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高级动物>第五十五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五章

小说:高级动物 作者:泰州于伟 更新时间:2018/7/9 4:18:24

第五十五章(1)

光线阴暗的看守所。羁押女犯罪嫌疑人的号房里。

通长的通铺铺板上,只有小玉一个人倚墙而坐,她面前的铺板上放着一只盛满稀饭的塑料碗和一只塑料勺子。

早已过了开饭时间,那碗里的稀饭动都没动一口,已经凉的结了一层粥膜。

小玉抬起头透过头顶看守瞭望窗上的铁栅栏望着天窗外面的蓝天、白云,眼神里充满了委屈、仇恨和不屑!——小玉进了看守所已经两天了,这两天她水米未进。

同号房的几个女犯都在忙着打扫卫生,整理内务。一个年纪稍长的女犯嘀嘀咕咕地说:

“妈的!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酱。一个人不吃饭不按时作息,害得全号子人挨罚!拽什么拽!不就他妈的一个连破鞋都算不上的卖B货,还给惯上天了……”

小玉充耳不闻,似乎什么都没有听见,依旧坐在铺板上发呆。

那女犯见小玉无动于衷,对一旁被称作“大姐”的肥胖得有些臃肿外号“小蛮腰”的号头儿说:“姐!你看,你他妈的都亲自搞卫生了,这他妈的新来的姑奶奶就这样绝食,还不分时段的想坐就坐想睡就睡?!这样破坏《监规》,害得我们所有人被罚得不给放风不说,还得罚整内务!……”

小蛮腰听罢,想想也是。便顾不得送小玉进来时管教要她善待小玉的交待,邪恶地向一帮手下使了个眼色。

一帮女犯母狼般地扑向坐在床铺上的小玉。

这是没有丝毫预兆的偷袭!毫无准备的小玉被按在床铺上,三五只手撕扯着她的头发和衣服,拳头雨点般地落在她身上、盛着稀饭的塑料饭碗扣在了她的头上,黏糊糊的……

一刹那,倔强的小玉被激怒了。她贴着铺板深埋着头,使劲地向外张开双手,胡乱的抓摸着……

小玉的一只手抓住了一个女犯的长发,她冷静又迅速地把那头发在手指上绕了两圈、缠在了手上。接着,小玉使出全身的力气猛地揪着那把头发带动着一个脑袋使劲往铺板上摁着、撞着。另一只手慌乱中已经摸索着找到了那个已经被摁着贴着铺板的脑袋,并抠住了那脑袋上的两个小孔——鼻孔!

当小玉意识到那是鼻孔时,手上稍一停顿,但那只是瞬间,随即眼神中透着一股冷漠的煞气,抠住鼻孔的手上稍一使劲,只听得那脑袋发出一声瓮声瓮气的哀鸣:

“啊呀!救命、救命……”看来那女犯也知道这鼻孔禁不住折腾,连忙呼救。

“都给我松开!”这时小玉大声吼道:“不然老娘撕豁她的鼻孔。”

那伙女犯在小玉突如其来阴冷可怕的咆哮声的震慑下,纷纷愣住神,停住了手脚。

“不许动!”几乎同时,头顶上瞭望窗口传来了看守武警的喝令:“都给我从铺上下来,蹲在地上,双手抱头!……蹲着!”紧接着上面窗口又传来了“哗!啦、啦!”拉枪栓的声音。

几乎同时,“哐、当!”一声,号房的门被打开,手持警棍女管教刘芳带着两名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冲了进来……

第五十五章(2)

管教值班室里。

小玉坐在办公桌对面的审讯椅上,尽管双手被固定着,她依旧扬着头根本不把坐在对面办公桌里面的刘芳放在眼里。她正不服气地等着刘芳就她违反监规进行训话,小玉心里已经有了千百个答辩的理由。

“小玉!”女管教刘芳亲切地跟小玉拉家常似的沟通着:

“你的内心深处究竟怎样看待你和启明之间的感情的?”

出乎意料,刘芳另辟蹊径,竟然只字不提打架的事情。原本憋着气准备顶撞管教的小玉象吹足了气的气球,一下子气泄了一半。但是,她沉默着,一言不发。

“据我所知,启明对你和你的孩子都不错,直到现在还在帮你照顾儿子……你究竟喜欢不喜欢他,或者说爱不爱他呢?”刘芳笑嘻嘻地拉家常似的问。

听刘芳提到儿子,小玉情不自禁,幽幽地说:

“我当然是爱他的,因为我知道他对我好,对孩子好……可是,没有物质条件,没有房子,甚至连饭都吃不上,光有所谓的感情有用吗?我永远不能忘记为了钱我曾经给别人下跪的情形。”

小玉自以为揣摩到刘芳的语义,抢白道。

“是啊!人要吃饭穿衣,要考虑衣食住行,光有感情是不行的,但是你有没有考虑过换一种方式去靠劳动获取物质基础呢?据我所知你的好朋友,曾经的工友同事玲玲不是靠自己的双手就打拼得很好嘛!”刘芳心平气和地说:

“……你知道!你这样做就算侥幸获得了物质基础,有了钱了,有了房了,而且有了车了……什么都有了!然后,你享用着、消费着靠自己的肉体换来的一切,你幸福吗?你想想……”

刘芳稍一停顿,故意用轻松的口吻说:“我不想刺激你,但是你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包括人生观都必须改变……当初赵明的意外就应该对你有所触动,你想想,帅帅他爸为了给你生日礼物把命都搭上了,如果不是你过分看重钱,如果那天你让他放弃半天挣钱的时间,让他跟你一起去,就不会出事。何况,生活中的夫妻也需要一些情调。”

看来,为了小玉的管教工作,刘芳做了不少功课。见到小玉微微低下了头,刘芳继续说:“过去的暂且不说,就眼下的情况,也许你体会不出来,可是你应该想象得到,你这样做对启明产生的伤害有多大?……你知道他现在的心情吗?你可以不要自尊,可你了解什么叫男人的尊严吗?”

小玉没有吱声,眼睛里有了泪花。刘芳接着说:

“还有……你知道你那被你气病了的母亲现在的心情吗?你让她怎么去面对社会言论?怎样面对人家的眼光?……还有,你儿子,是的,你什么都为你儿子准备好了。可你儿子一旦知道你的情况,他会怎么想?他会心甘情愿用你赚回来的钱吗?除非他是个没有理想没有志气,或者直接就是个没有出息的男人!否则,你让他怎样面对社会舆论的压力?……再进一步想,你以后也要有儿媳妇,你希望你儿媳妇怎样看待你?……,或者你希望你儿媳妇像你这样吗?”

刘芳趁热打铁,一口气问了一连串的为什么。尽管语气平淡,但是句句都说到了小玉的心坎儿上。刘芳顿了顿,又微笑着说:

“不过!世界上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事情既然做出来了我们就要正确地去面对!据我所知,启明正在悉心照顾帅帅和你的家人,你要好好改造,痛改前非,才能对得起家人对得起启明……”

刘芳一番掏心窝的知心话语,说得小玉进看守所这段日子以来第一次流下了眼泪。刘芳接着说:

“……我知道你不是绝食,是心里有事吃不下饭。既然进来了就别想太多,要对自己罪行的社会危害性有所认识,积极改造,不得违反《监规》,更不能打架斗殴!”

刘芳站起身,打开身边的柜子,从里面拿出一只装满袋装方便面的方便袋:

“你的好朋友玲玲来过了,还托我把这些方便面带给你……”

刘芳再一次提起玲玲,特别是看到玲玲捎来的方便面,小玉内心翻江倒海似的翻腾开来:她想起她们同甘共苦度过的苦难、想到玲玲苦干实干干出的成就禁不住呜咽起来。

刘芳从桌上纸巾盒里随手扯了一张纸巾,起身递到小玉手上。

小玉接过纸巾,低头把分别把眼睛凑到手边擦了擦……

小玉抬起头透过铁窗瞭望着外面的蓝天白云,发现有两只鸟儿在窗外的铁删栏上自由自在地“叽叽喳喳”地在嬉戏着,忽而又往天空中飞去。恍然间,小玉突然发现自己是那么可怜,可怜得不如那对可以自由飞翔的小鸟……

顷刻间,小玉再一次禁不住泪流满面……,小玉发现她是那么的需要母亲、需要启明和孩子……更需要自由!——是啊!什么房子车子票子,全他妈的是浮云……,小玉不知道她该怎样才能走出去,更不知道怎样去面对未来……

此时此刻,小玉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启明经常听的那首叫做《杀生》的电影的主题曲:

“我要我要高高飞,

飞越这无尽的黑;

风吹吹不干眼泪,

梦里渐渐沉睡;

我要我要深深坠,

坠入无边的海水,

那儿不会有伤悲,

绝望不再跟随随。

谁来指引迷途的游鲑?

谁去安慰离群的夜?

狼狈哦徘徊,

幻想支离破碎。

谁会赞美干枯的花蕾?

谁能理会死木的叶?

哦!崩溃。哦!憔悴。

体温慢慢消退,

我要我要高高飞,

飞入无边的海水,

阳光散发着香味,

蝴蝶破茧而飞……”

1

第五十五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