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守墓族>第412节项应家庭难念的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412节项应家庭难念的经

小说:守墓族 作者:热龙侠 更新时间:2019/8/25 18:11:06

现在转到热护灵那边看看吧,这边要从项应说他母亲和老婆开始说起。项应说完叹了口气再说到:“老是吵,老是顶嘴,相互看不顺眼,这能商量出个结果来吗?你们所说的话,那像在商量,根本就是在为维护自己的观点,在顶嘴,你们俩个有好好听过对方的意见,好好思考过对方的话当中有什么办法在其中吗?对方提出的意见,你们细想过了吗?行不行得通,其中有没有所能用的意见在里面呢?你们完全没有,就只是在顶嘴,想把对方给顶下去。”

项应说到这里,分别看了一眼庄细臆和巩娆媚,见她们有些生气的样子,他知道,他这样说她们,不管对不对,她们都会有所生气的,他了解俩人的个性,他就再说到:“我不是想说你们,更不是说你们烦,你们都是我最爱的人,我愿意为你们说和。但是,现是这个时候,我们家都处在险境了,我不想你们有任何的事。现在,我只想你们和和气气的,一致对外,一起来想办法解决我们家的险境。就不要再顶嘴了,先为眼前的事,好好商量行吗?我求着你们了!”

庄细臆听项应这么一说,知道儿子为自己好,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她就点头说到:“好吧,我不跟她顶嘴了,就算我再不想要这个儿媳,我也先忍了。我就为家里着想,一切都能忍的。”巩娆媚一听,心里有些气不顺,更觉得好屈,她就要她心里念到:“我就知道,妈打一开始就看不上我,处处挑我毛病。我就那么不好吗?还要用忍来说吗?算了,现在真不是跟她争论的时候,我想得到她的认同,看来要很长的时间呢?我就先算了,但我一定会让她看到,我是最孝顺的儿媳。”

巩娆媚想到这里,她也点头说到:“好吧,一切为大局着想,不管妈怎么说我,我都不计较了。至于现在这事,我的意见很明白,应应,你有什么别的意见吗?”项应还没有开口,庄细臆就说到:“我就觉得不能光等着,什么也不做,我觉得,我们现在可以找找主子,让他来想想办法,也应该让他知道现在的情况。小应,你认为怎么样?”

项应刚要开口,巩娆媚就先说到:“我觉得找不找主子,关系不大,主子又真能帮上忙,那李禾他们就不会有事了。看来主子,也是没什么好办法了,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况且,有一些麻烦就找主子,不显得我们很没用,将来怎么再为主子效力呢?我们是主子手下的能将,很多的事情,都要自己来搞定。自己的事情,更应该要自己来解决,难道要让主子以为,我们做不了大事吗?事事找主子出手吗?那谁才是主子呢?只要我们听从主子的命令做事,那有我们让主子做事的道理呢?有情况报告主子,这点我同意,但让主子帮忙,就不必了。”

庄细臆一听到巩娆媚又跟她打对头了,气不打一处来,脸都要气红了,就大声的对巩娆媚说到:“你就会顶嘴,你还会什么呀?我有让主子做事吗?我是要把事情报告给主子知道,请求主子,给我们下令,让我们接下来要如何行事。我们既然是主子手下的能将,那事先行事,就该请示主子,听他的命令行事。我说得有错吗?你根本就是为了跟我顶嘴,总找理由来跟我顶嘴,你那像个儿媳样子,处处不尊老,处处顶撞我。”

巩娆媚听了,一脸委屈样说到:“妈,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我那不是你儿媳样了,我没有不尊重你,我只是说出我的意见,这那叫顶撞您呢?我也不敢顶撞您!大家不是在商量,我也好好的跟您说,没有冲您生气,也不想惹您生气,也不敢惹您生气。您要是不想商量着来,不想我发表意见,那您就明说,不让我说话不就好了。”

庄细臆听了,脸上还是很生气的表情说到:“你什么意思?你是在暗示什么吗?在暗示我很专制是吧?不肯听从别人好的意见是吧?暗示我就是一个不通情理的婆婆吗?我说的话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全都只是为了针对你吗?好啊,原来我在你心中,就是这样的形象,你很看不顺眼我个这婆婆是吧,那你为什么非要嫁给我儿子呢?”

巩娆媚听了,一脸哭笑不得的样子,她完全没有这个意思,也不知为什么庄细臆那来的这种想法,她就说到:“妈,我完全没有这个意思。而且嫁人跟这个没什么关系吧?我是爱应应,才嫁给他的,这事那能这样扯到一起来说呢?妈,我真的完全没有你说的意思,我没有觉得你不好,我一心要孝顺您的。只是,您好像处处看我不顺而已。”项应看到这情形,他不由的叹口气,一脸的无奈,在他心里念到:“怎么又来了?刚刚就明明白白的说了,怎么又顶嘴起来了。真的是,完全没有她们办法了,我都不知要怎么做,怎么说才好了。”

项应这样想着,但他不能明说出来,不然,他知道他妈她们就会冲他来了,于是,他就笑着说到:“妈,媚媚,不如,现在也让我发表一下意见吧?我还没有发表过任何的意见呢?让我也说上几句怎么样?都说好了,为了解决我们家的险境,大家商量着来,可是,好像就只有你们在商量,像是把我给排除在外了。也让我发表一下意见,看起来也像我也参与了商量,这样才像一家人在商量,这样好吗?”

庄细臆和巩娆媚听项应这样一说,她们那争论的心情也没了,她们也觉得是这样,项应真的没有发表过任何有关这事的意见,于是,她们就点头说到:“好,那你也来说一说吧。”“行,你也说上一个意见,让我们听一听吧。”项应看到庄细臆和巩娆媚的态度,他觉得他成功劝解她们了,成功的把话题给转移回来了,从婆媳顶嘴转移回原来的正确话题了。他心里暗喜:这样才像是在商量家事,不然总是像婆媳大战,没完没了了。

项应就说到:“妈,媚媚,我觉得,你们的意见当中,都有可取之处。我们不能什么也不做,总要做一些防范的,所以,我就觉得,我们要暗中盯紧热报族,不能再让热报族插手进这个案子里。但是,不能乱动,要在暗中行事,绝不能让热报族发现我们。先暗中盯着热报族,看他怎么做,我们再见机行事,暗中破坏他,不能让他再插手这个案子。绝不能让他找到任何关于我们的线索,更不能让他得到我们的画像,更加的不能让他见到热护灵。我们只要在暗中行事,要坚决做到,要在不露脸的情况下,来个神不知鬼不觉的破坏热报族的行动,要做得很自然一些,就好像意外一般。”

项应说到这里,他看了看庄细臆和巩娆媚,就再说到:“让我说完,至于主子那边的事,我们只要报告给主子知道,也不必要非请求主子的帮忙。到时,就看主子怎么做,他有好办法,我们就依他的办法来做,没有,就我们自己来做。如果主子不帮忙,也没关系,我们就自己解决,不强求主子的意见。所以,我们要做好两手的准备,一手,我们要自己行事,不靠主子,不光等待。一手,就是主子下令,或插手,我们就配合,两不误。这样一来,我们就不是光靠主子了。你们觉得如何呢?这样行不行得通?”

巩娆媚和庄细臆听了,一想,现在好像也只能依这个办法行事最好了。但是,庄细臆觉得还是有些不合意,她就说到:“可是,我觉得办法是好的,就是还有一些问题。我们不等主子下令,自己先动手,我怕主子会怪罪。一直暗中盯着热报族,是可以,但是暗中做手脚完全不被发觉,这有些难,做起来怕是到时,行不通。这事情,不可能完全由我们所掌控的。而且,我们要盯的,也不只是热报族他们,还有吴所长那边,也不能大意了,只注意一方,就有可能无意撞到另一方上了。还有那个热护灵,他会出什么招,那很难预料,我们也盯不住他。”

巩娆媚也发表意见说到:“还有,我们这样一来,要是在盯着的时候,或是暗中行事的时候,反而被发觉了,那怎么办?到时,热报族他们就会直冲我们来了,他们不就有着线索可查了吗?那他们就必然会追着我们来查,这不正是我们自己给了他们线索,好来查我们吗?”

项应听了,一笑说到:“没事,主子那边好说,就说我们能自己解决,不想劳烦主子就行了。妈说得也对,也要盯着吴所长,不能让他横插一杠。有些事情,到时再想办法,也行,做不好被发觉的行动,那就先别行动,找到好办法再说。至少我们知道他们有什么行动,只要先做到不被发觉,破坏他们下一步的行动也行。”这节就说到这里了,至于项应他们到底会怎样个暗中行动法呢?热报族会否会中计呢?就请看以下的节数吧!

0

第412节项应家庭难念的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