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守墓族>第488节非尚道难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488节非尚道难来

小说:守墓族 作者:热龙侠 更新时间:2019/11/9 10:46:51

现在转到热报先那边看看吧,这边要从庄细臆想到什么开始说起。庄细臆就想了一下,就说到:“看来,我们误会大师的意思了,大师早就算到,热报先他们一定能得到画像的。所以,他就并不是让我们去阻止热报先他们得到画像,而是要我们去自首,这样,就算热报先他们拿到画像,我们也不用怕了。你们想想,大师是不是有这个意思,他一直在劝我们什么,就能明白了。”

项应想了想,就说到:“对,妈说得没有错,大师真是高人。我们看来是逃不了的,大师早就算到了,天意是这样,我们无论怎么逃也逃不掉的。”巩晓媚听了,她想了想,就说到:“妈,应应,大师都这样说了,那一定不会有错了,不如,我们现在自首吧?现在自首,就应了大师的话,我们也不会有事了。”

庄细臆看了一眼巩晓媚,一脸无奈的摇头说到:“你真是太嫩了,嫩得很呀!现在太晚了,我们都把热报族给弄进去了,现在自首,晚了。大师也说过了,我们不会有好报的,早自首可能会有一些,现在,晚了,恶报要来了,我们逃不了了。现在看来,我们无论再怎么努力也没有用了,等死吧,我们一家完了。”

巩晓媚听了,就说到:“那这事,可就不能怪我了。如果,一切大师都算到了,那都是天意了,天意要我们失败的,那真怪不得我了。”庄细臆就对着巩晓媚大声的说到:“你这个嫩嫩的,你还不明白吗?大师是早算到,一定是你出事的,才会让事情变成这样的,这都怪你,不然还能怪谁。”巩晓媚就强笑一下说到:“这只能怪我们做错事了,我们所想的事,都不是好事,大师不是说了,那是因为我们行恶,要怪,当然,我们全都得怪了。”

庄细臆听了,刚要对巩晓媚发火,项应就说到:“对了,我们还有逃的法子,妈,妈,你先别生气。你忘了吗?你不是问了那大师了吗?如果,我们被热报先他们找到,我们应该到那里才会不被热报先他们找到。那大师不是已经告诉我们了吗?妈,我们可以去大师说的地方,那样,热报先他们就找不到我们了。”

庄细臆听了,她心有所虑的说到:“可是,大师也说过了,就算到了那个地方,我们也不一定能逃过。大师有这样的暗示,好像,是不会让热报先他们找到,但是,迟早也会出事的,我们能在那里躲得了多久呢?”巩晓媚就说到:“能躲一时,是一时,总比在这里等死的好。”庄细臆听了,双眼瞪着巩晓媚说到:“你还要出什么坏主意,都是你搞的事。”

巩晓媚见庄细臆这么生气,她有些怕了,就躲到了项应的身后,项应安慰巩晓媚几句,就对庄细臆说到:“妈,好了,现在怪媚媚,生媚媚的气也没用,一家人,就别再怪来怪去了。我觉得,我们还是先躲过去,不管如何,只要先躲过热报先他们再说。要躲多久,以后再说,说不定,我们在这期间,事情会起到什么样的变化,或是想到什么办法。而且,我们要把事情都通知主人,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来帮我们的,可能,我们到时,还有生机。总比在这里,一点的生机都没有的好。”

庄细臆听了,她就在她心里念到:“现在看来,也只有听应儿的了,不管如何,先躲一躲吧。到时,说不定真有转机,说算到时,没有转机,可能也有办法,让应儿逃过这次。总比在这里,等热报先他们找到,那我们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我真很希望应儿能没事,我就怎么样也无所谓了。”庄细臆想到这里,她就点头同意。于是,项应一家人,就躲到了大师所说的地方去了。

不久之后,项应他们一家人,就的确到了大师所说的地方。他们是怕有个万一,就会马上被热报先他们找到,他们很明白,热报国先前所对战的李禾,就在他们心里深深留下了印子。他们也就要他们心里,有着一个担忧,和明白一些的事,他们知道,热报先一旦得到画像,看到他们,那他们就是跑不掉的了。他们深信大师的话,这是通过李禾事件之事,再加上他们之事,也使得他们不信不行。

可是,就在项应他们一家人刚到达,那个地方,这里,是一个破旧的房子,就在一处山脚下,即是明明山的山脚下。他们就很惊讶的发现,在这个地方,这个破房子里,有一个人站在那里。他们把眼睛张大,他们看清楚了,就是那位大师非尚,就在站这房子的中间处,一脸笑容。

项应一家人马上迎上去,庄细臆就笑着说到:“大师,你怎么会在这里呢?你在这里有什么事吗?”项应也笑着说到:“真没有想到,大师您会在这里,刚才真吓了我们一跳了,不知大师到此,有何贵干呢?”巩晓媚也一脸笑的说到:“大师,你怎么会在这里呢?真是没有想到,真吓着我们了,还以为热报先他们找到了。没想到,细细一看,原来是大师在此呢。大师,您不会是太无聊了,来这里玩的吧?不是这样说,应该说,大师您是否闲在无事,到此处闲游否?还请大师指教?”

非尚笑一笑,行个佛礼说到:“你们就不用跟我文来文去的,你们只要说现代话就行了,不用学关足虎的,他跟你们不一样,你们就请便一些好了。贫僧并非来闲玩的,贫僧特意到此处等候各位的,我就早算你们一家人会来,贫僧就在此候着。各位施主,如何?被找到了吗?热报先得到了画像了,正在查找各位施主呢?贫僧算得如何?”

庄细臆一笑说到:“大师是高人!当然算得很准了。只是,大师看来,早算到我们会来此躲难的。先前有大师的指点,可惜,我们会错意了,事情才搞到现在的地步,真有负大师的指点了。不过,看来,大师已经明了,我们一定会错意的,当初大师为何不早说明呢?如此,就不用大师来此候着了。”

非尚微笑的说到:“天意如此,贫僧不能违了天意,天意是让贫僧指点,至于错,那就并非贫僧之意。贫僧早算到,贫僧之意是要各位施主自首,以得轻罚。可是,天意也定,各位施主定会会错贫僧之意,这正为天意!虽贫僧早算到,早知,但,天意要贫僧指点,贫僧也不能违。天意如此,贫僧今就在此候着各位施主了。”

巩晓媚听了,就一想,她就笑着说到:“那大师今天在这里候着我们,又有何事呢?天意如此,大师是再来指点我们的吗?那请问大师,我们接下来会如何?我们能逃过这一难吗?怎么逃呢?我们现在在这里,就到了大师当初,所指点的地方,那么,这样一来,热报先他们一定就找不到我们了,是吗?我们到了这里,就能躲过这一难吗?请问?大师指教一下吧?”

非尚微笑的说到:“女施主说得没错,你们到了这里,热报先一定不会找来的,一定找不到你们,只要你们不离开这里,热报先定不会找到。你们在此躲,不离开,那热报先这一难,你们算是躲过了。可是,恶终有报应不错,另一难将来,你们难以躲过的,施主,还请早作打算吧。”

庄细臆听了,她很不明白,她就在她心里想到:“大师所说的,热报先这一难,我们在此就能躲过了,真的假的呢?还有另一难?什么难呢?我们只要躲过了热报先,我们就算没有难了,还会有什么难呢?难道大师所说的,还有别人找来,难道是吴所长吗?热报先找不到这里,吴所长他们会找到这里来吗?如果,是这样,那我们看来,是逃不过了。”庄细臆想到这里,她就对非尚说到:“大师,你的意思,我还是不太明白的,我们还会有什么难呢?我们……。”

非尚一举手,打断了庄细臆的话,然后微笑的说到:“女施主,你想错了,吴所长是找不到这里的,热报先这一难,你们真的是躲过了。另一难,你们能否躲过,那很难说了。而且,事情恐怕不是像女施主所想,被吴所长找到,你们也就是坐牢罢了,这是女施主所想。可惜,这难,不是因吴所长,而是另有其人,怕是,不只是坐牢罢了。你们的命,能不能保住,还很难说。”

项应他们一家人听了,一惊,都不明白非尚所讲之意,但非尚的话,倒有些吓到他们了。项应就问到:“大师,大师的话,说得有些可怕了点吧?而且,我们还能有什么难呢?还能危及性命,可不是我们怕死,只是不用死得太不明白吧?大师请细细说来,指教指教好吗?”这节就说到这里了,至于非尚会给项应他们的如何的答案呢?项应他们一家能否躲过大师所说之难呢?这难是什么难呢?就请看以下的节数吧!

0

第488节非尚道难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