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空心月球之天局魔影>第23章,原来咱是阵前起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3章,原来咱是阵前起义

小说:空心月球之天局魔影 作者:深巷流香 更新时间:2018/6/28 18:10:47

朱政委此时早已忍不住要下城去看看,多年前,那可是他的地盘。

此时故地巡查,终于如愿,夺了回来,那滋味比几年前偷偷占据阜安县城可高兴太多了。

以前是乘虚而入,占了天时地利人和,不算本事,这次可是凭实力收复失地,心中感慨万千,颇多豪壮,决胜的信心也长起了不少!

他忽然想起第一次失去阜安时,那心里可比死还难受!

现在,他顿时觉得太扬眉吐气了,比吃那大力丸都还来劲!

刘团长见政委摩拳擦掌,憧憬大展宏图的样子,呵呵道:“老朱!好戏还多着呢!当下,去接收你的地盘吧!”

朱政委见刘团长对收复失地好像并不是如自己这般在乎,就狐疑道:“你不去?”

刘团长看着敌人逃跑的方向,悠悠道:“我还有任务,这战斗,咱才刚吃了道头菜......”

朱政委愣了愣!

他一脸好奇道:“我去说服付将军协调统一作战,刚回来,没参加作战计划启动会,你跟我说下情况,透透风,不然我没法与你步调一致!”

刘团长呵呵笑道:“我正要高耸你这个大计划,我们的真正目的是娘子关……”

朱政委唏嘘道:“要是真拿下娘子关,就相当于掐住了太行山的七寸,那战略形势将随之而变啊!”

刘团长点头道:“纵队司令就是这个意思。但难度极大,量力而为吧!”

朱政委看着刘团长带着警卫连走远,抽了抽鼻子,嗅着那充满火药味的硝烟,心里就像过年了一样,拉了拉衣襟,让自己的新衣服更挺些,显得更体面些。

临时的政务一把手可不能在百姓面前太寒蝉,至少也要精神些!

也凑巧,他几天前换了这件新衣服。

他这件新衣服是专门换的,可不是为了接收城池,而是为了见付将军,几天前才换的,但他这一路往回赶,风尘仆仆,老泥和汗水早将白领子染黑,发亮,脏的已经不行了。

当下,清洗衣服已经来不急,朱政委无奈,就摩挲着扣好最上面的扣子,挺了挺几天骑马累的酸疼的老腰,赶走疲倦,硬是摆出一副精气神,大摇大摆的走入城门,巡视街道,安抚群众,慰问伤员,检视清扫内城的战士们。

事情繁多,一团乱麻,朱政委好一阵忙活!

朱政委也没忘了去给投降的伪军们训话一番。

那个得了三块大洋的老兵油子也在人群里,大家都等着八路长官训话解散,好去瞄几眼漂亮的小娘们儿。

他一向不显山露水,就找了个靠墙的地方蹲着,继续吧唧黑乎乎脏兮兮的老烟斗。

旱烟味很浓,一阵微风吹来,冒起的烟转向,径直飘向身旁的一个年轻后生,呛得那个小老乡一阵咳嗦。

小老乡埋怨道:“你这老烟枪,都能把人熏死!怪不得,老哥您讨不到婆娘!”

伪军老兵油子见了朱政委和警卫排刚好过来,捅了捅小老乡,提醒道:

“大官来了!”

小老乡瞄了瞄那一行人,“八路没军衔,很难认,看那一脸黑灰的样,能有多大官哩,顶多是个连副!”

老兵油子骂了句,“小毛崽子,你懂啥?”

小老乡被老哥挤兑的一阵脸红,还不服气的争辩道:“那你说他是啥大官?”

老兵油子没回答他的疑问,反而撺掇他,“老兄弟,你想不想娶媳妇?”

小老乡脸庞又是一红,咽了口唾沫,带着饥渴,“谁不想!本想跟鬼子混些大洋,没成想竟被当枪使了,大洋没捞到,命倒是差点丢了,还落了个臭名声,后悔死了!”

老兵油子狠狠地吸了一口老旱烟,喷出一股浓重的烟气,又把小老乡给呛的一阵咳嗦。

小老乡躲了躲,又蹲了下来,低着头,想着心事……

老兵油子一把扯过小老乡的衣角,拽的他一阵咧斜,直接坐到了老兵油子身边。

老兵油子眼中闪过一丝神采,小声提醒道:“翻身的机会来了!”

小老乡吓的小脸一白,“你想找死吗?他们可有枪!你看那几个年轻的,腰上都是驳壳枪二十响……”

老兵油子老脸一黑,直接给了小老乡几个巴掌,骂了句,“你吃了几天鬼子粮,就不知道祖宗是谁了?”

小老乡被搂头几巴掌打醒,挠挠头,忍着疼,嘟囔道:“能有啥好事?都成俘虏了……”

老兵油子老脸一沉,点着后生的脑袋,解释道:“咱这叫阵前起义,懂不懂!榆木疙瘩!”

小老乡一阵抓肝挠心的苦想,也没明白自己原来是阵前起义!

咱不就是用鬼子的三八大盖儿换了八路的银元吗?

怎么个就阵前起义了?

老兵油子知道说不开这榆木疙瘩,就摇头苦笑道:“跟着我,就说咱要当八路!”

小老乡一脸迷惑,还是云里雾里,但他知道,这老哥待他像亲侄子,一定不会坑他!

二人正商量着,朱政委就过来了,摆手示意,让一旁警戒的战士放下枪,就大声道:

“相亲们!咱都是中国人,一家人……”

所有的伪军足足有百十来人,个个神情一松,都停止闲聊,将注意力投向这新来的八路军官。

“首长!我们可把您给盼来了!”

老兵油子早就将旱烟枪熄灭,插在后腰,见朱政委来了,就拉着小老乡往前面跑,二人一下就跪在了朱政委面前。

“首长,您可把我们解救了!我们也是被逼的,谁愿意给鬼子卖命啊,都是被连绑带骗给坑来的老实巴交的土坷垃……”

小老乡看到老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傻傻一愣,但脑子忽然开窍,也嚷嚷着,“我和老哥愿意加入八路,打鬼子!保家卫国!”

老兵油子心里一松,这榆木疙瘩总算开窍了!

朱政委心头一喜,这下好了,有人带头,省去了自己一番口舌!

“好!好样的!只要你们愿意加入我们,一心打鬼子,为国家,为人民,做出贡献,我们是举双手赞成的!”

老兵油子又控诉道:“鬼子平时竟欺负我们,不是打,就是骂,我们可没过过一天的好日子!

当狗腿子伪军也是无奈,都是被鬼子用枪逼着!

我可以用祖宗发誓,我俩可都是往天上放枪的,从没打中过一个中国人……”

这时所有的其他伪军们才明白过味来,这老家伙平时竟是往天上放枪,嘴上喊的凶,可见了八路就往犄角旮旯躲,贼精了!

他们一直以为他怕死,但现在他们终于知道,这老家伙原来是早留了后路啊!

有人带头,其他伪军也都怕落了后,保不齐惹了八路大爷不高兴,抓自己一个典型,就倒霉了!

“我们也要参加八路!打鬼子!为乡亲们报仇!”

朱政委呵呵笑,压了压手,安抚道:“我们不强求,愿意参加革命队伍,一起抗日的我们欢迎;想回家种田的,我们发两块大洋路费,脱去黄皮,就自顾回家吧……”

这时,有人开始动心了,纷纷嚷嚷,“我想回家种田!”

朱政委点头道:“请想回家种田的过来领大洋……”

众人交头接耳,嗡嗡响,就是没人敢冒头!

朱政委见状,呵呵笑道:“我们八路军一向说话算数!咱都是中国人,没必要互相残杀,那只会让鬼子高兴!”

终于有个粗壮汉子肯出来领钱了!

他是个本分汉子,走路一瘸一拐,是个伤兵。

登记,领钱,脱下伪军装,感激的点点头,就走了……

有了示范效果,其他人开始骚动起来,都往登记处挤!

那位小老乡也忍不住想去领大洋走人,一把就被老兵油子抓住,“机会就在眼前,别丢了!只要鬼子跑了,咱就是大功臣!”

小老乡忽然脑中浮现出小媳妇的样子,就像画报上的一样漂亮,就停住了脚,身子没有再动!

维持秩序的八路不知从哪搞来了一个纸片糊成的聚声通,扯着沙哑的嗓子喊着,

“排队!别挤!……”

一群乌合之众,见八路战士一抬枪,就立马老实了,乖乖的开始排队……

没多久,仅仅剩下十几个人,街道小广场显得空唠唠地。

朱政委满意的点点头,道:“剩下的都是真心抗日的义士!请你们脱下黄皮,换上革命战士的军装!”

随即,一群小兵就跑来将几捆衣服放下,拆开包裹,将一件件新军装分发给剩下的人。

朱政委见这些人穿好,点点头,

“洗心革面,身份新生!

你们现在就是革命大家庭的一份子!

来!我们呱唧一下,欢迎新同志入伍!”

周围的八路战士都放下了枪,开始鼓掌欢迎……

随后,几个民夫上来,扛来了几捆枪,都是他们这些伪军投降时,上交的。

“新同志们,你们过来排队领武器……”

老兵油子拉了拉小老乡,带他第一个抢先去领枪。

各个新战士拿到手似曾相识的家伙,心里就是一热,眼圈一红,泪都差点掉下来!

终于有人忍不住,呜呜地哭了出来!

身份瞬间斗转,他们忽然就觉得有了依靠,有了底气,再也不想混日子了!

老兵油子哽咽的喊道:“以后,哪个孬种不打鬼子就不是爹娘养的!”

“打鬼子!打鬼子!”

众人领到枪后,感受到首长的信任,那心里没有不激动的,群情激昂,就想着怎么招呼鬼子的脑袋了,以解这几年的憋屈!

朱政委见火候到了,就鼓劲道:“好样的!都是中国人!都不是孬种!我相信你们!”

众人止住喧闹,开始听首长讲话。

“等下,你们跟这位排长走。

他将带你们去新兵训练营地,接受无产阶级革命教育。

之后,你们将作为新生的革命战士,与其他新兵一道,被党分派到各个分队,加入驱除外辱,振兴中华的革命事业!

未来属于你们,属于我们新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

新生活的大门,也将为你们豁然洞开……”

老兵油子也是心里一热!

他知道跟新兵一道被分配,就是无差别待遇了,看样子百姓口中的传言是真的!

他眼中一闪,喜上心头,忽然在朱团长讲话完毕后,嚷嚷道:“首长,我有重要情报汇报!”

朱团长赶忙问道:“请这位新战士直言!”

“首长,我知道鬼子的军火藏在哪!”

朱团长心头一喜,忍着激动,忙问道:“在哪?”

“在县城司令部的仓库地窖里,好像还有药品!我曾经被赶去做苦力,抬东西,那绿箱子死沉了,一定是军火!”

这时那位刚才被提到的排长一脸不信的问道:“我们搜过,仓库是空的!”

老兵油子赶紧扯着嗓子解释道:“仓库地窖有个隔间,很隐蔽,一定是藏到了里边!太君……狗日的鬼子!他们可狡猾了,可坏了!”

众人一阵哄笑!

老兵油子习惯性地顺了嘴,紧张下说错了话,那尴尬劲别提了!

12

第23章,原来咱是阵前起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