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窃天换日>第19章 前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9章 前奏

小说:窃天换日 作者:飘落的枫叶 更新时间:2018/6/24 7:10:09

“放钢水!”陈思鸣一声令下。

刹那间,钢花四溅,钢水沿着出钢槽流进钢包,工匠们用大铁钳抬着倒入摸具,炼钢车间一片火热的劳动景象……

第二天苏启他们带来了一小钢块说道:“东家,这比苏钢强多了。”随后拿出块苏钢进行了比较。

“现在钢已炼成了,接下来你们四人要总结下,建多大的炼铁高炉能满足平炉的需要。”

“请东家放心,我等保证尽心尽力。”

制辊车间,20名铁匠正在磨轧辊。昨天三吨钢水铸造成了30根轧辊。

他想用生铁制成机座,用现代轴承、电力拉动大齿轮机,传动轧机。

在没有机床精加工的情况下,采用铸造加人工打磨,辊的精度是没法保障的。好在现代支援团队中有车工、钳工。轧辊、伞型齿和涡杆,完全按照设计要求加工好。

李村长招来一百名一流铁匠,站在现代支援团队技术员身后,边听他们讲解安装要领,边打下手,干重活。学习组装扎钢机。

时间到了七月初,朱华他们准备进京了,从轧机搞好后,他知道没有几月的时间消化,轧机运转不起来。从此后,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信王书。

……

这天一大早里正屁颠屁颠的跑来了,“朱公子,可喜可贺。”

“喜什么?贺什么?你老人家睡不着,我年青可睡不醒呀。”朱华揉了揉没醒的眼睛。

“轧机试运行成功了!准备今天轧制料棒。”里正挤着眼说道。

“好!去看看”朱华迈腿就走。

红彤彤的钢棒料喂进了相向转动的轧辊,经几道轧辊后粗大啊棒料变小了、长了。最后吐出了小圆钢。

“东家,我们成了!”负责轧机制造的工头狄彪由衷的说道。

“所有参入轧机制造的工匠赏银十两,苏启,周松仁,王怀忠,龚诚,狄彪,初级电工毛时明学习认真赏银100两。所有作坊工匠加肉半斤。”朱华说完,对着李村长挤了挤眼睛。

人群沸腾了……

“李大人,不会心痛吧!”陈思鸣调侃道。

“只要是公子说的,老夫莫敢不听号令,以后为朱公子等马首是瞻。”李村长深深的施了一礼。

朱华为之一颤说道;“老人家言重了,有财一起发。这以后一段时期我要远行,作坊、公司就有劳大家了。”

“啊!公子要出门?里正惊诧道。

“明天走,他们三人会在这里,我会留下石村发展规划书,你们体会体会。”

第二天,大清早,四人俏俏的进京了。

京城信王府,朱由检悠哉的在王府内过过先生瘾,听听小曲,偶尔上街溜溜,上高升楼解解馋,小日子甜着。

管你九千岁还是九千九百九十九岁。我不动,我不想,政治的东东离我很遥远,一句话没奢求。

想想当今的皇上,自己的哥,五年来就没见上过,还能诉求?好在皇嫂不时的照看,要不,都想不起自己也是王。当好信王,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外面的黑白两道惹不起,那就躲,所以老魏同志没看上他。

八月,地上流火,皇宫里到是一遍阴森,老魏同志手忙脚乱的,要管的事太多,累的像狗,阴鸷的眼光扫过几位心腹.

现在他理解天启帝为何要自己来理朝政,皇帝不好当耶。天天摆弄自己的爱好,多舒服。

老魏本名姓李,无奈之下挥刀自宫,为了葵花宝典混进皇宫。那知他如鱼得水,施展卓越才华,得到了天启帝这本秘籍。“文攻武治”越发不可收拾。

病榻上的木匠难以回天,老魏心如冰窟,殿外似火的骄阳。也温暖不了随即散去热能的驱体。天启帝这本宝典怕是守不住了,张皇后、东林党张牙舞爪的影子时刻浮现在眼前。

“嗨,都别哭丧着脸。”

客氏打破了殿内紧张窒息的气氛,她,天启帝的奶妈,性教育大家。客氏乃皇宫高手,凭着一双肉弹,打败天启无敌手。搞得皇上无太子。

客氏用手推了推硕大的胸器,没想到,老魏正黑着脸注视着她的招牌动作,客奶却不管太监的想法,因为还有几个老男人在此。

“重要的是延续皇上的生命,比起挺而走险,仓促起兵靠谱多了。”客氏的话,直接否定了霍维华的建议。(霍维华;万历进士,兵部尚书。)

朱氏江山延续了二百七十多多年,有他的生存法则。殿内这些魏系干部,都是靠天启帝起家的,天启活,他们好,天启亡,他们倒。

商量来商量去,保住秘籍最重要。老魏说;“应急措施为;救命,生太子。”

上策为救命,所以老魏同志忙。公告天下;为皇帝寻找药方。

人对权利的欲望是可怕的,兵部尚书霍维华不知在那里捡到了一张破纸,献上一个药方说;“此方有启死回生之功效。”

老魏半信,宫里的御医都在吃屎吗?没法子,那死马当活马医。

客氏走到病榻边,泪眼婆娑的抱起天启,脑海里浮现小时侯,天启含着自己的大奶哇哇大叫时的场景。

“皇上,皇上,奴婢伺候您喝药。”

天启帝微睁着眼,肉体上散发的是熟悉气味,他感到是在客氏怀中,焦急的小魏子站在病榻前。

天启帝点了点头,张开了嘴。客氏用瓷杯缓缓的喂着药。当然,他们都不知道,天启帝喝完仙药是往死的道路越走越快了。

药物并没兵部尚书说的那样启死回生。而是天启越来越弱。老魏同志见此不秒,立马启动第二方案,忽悠张嫣皇后。

“娘娘,你没儿子,奴才帮里找一个,过继给您,圣上升仙后,你马照跑,舞照跳。”

花瓶似的张皇后,是经过层层海选上来的,美丽和智慧并存,甜甜的声音在宫殿里回荡。

“魏公公,难得你有心,本宫打算孤老终身。”

这句话让老魏差点背过气,这棉里藏针的手段,还真有一股子傲气。张皇后的确有玩政治前途,死杆杆的就是不答应。

明朝的皇后是经全国海选,一般是平民皇后,这样外戚掀不起浪花来。

当然,皇后并不是可以忽视的政治力量,处于风暴眼的后宫,老魏前脚走,东林党的人立马溜进来了。

张嫣皇后听了老魏的说辞后,再听东林党的说法,开始出自己的底牌。

台风、龙旋风就不如枕头风。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很快信王府里的朱由检被召进皇宫面圣。

朱由检临出门望了眼长长的卫队,倒吸了口冷气,这不是没事找事。

“徐应元!”

一个胖墩的太监屁颠的跑过来;“奴俾在这,王爷有何吩咐?”“你是长的是猪脑子吧,想被人扣上带兵谋反的死罪?”

朱由检黑着脸,眼里冒着火,真想一脚踹死这奴才。

“王爷……”

高起潜哭丧着脸刚想辩解。信王却朝人群挥了挥手。

“散开!八人足夷。”

京城的另一处地方,日月斋。日夜看着监视视频的王渊喜上心头,仨哥们在京城几个节点上,作贼般的架设中继通信器有了回报。

李杰把一公升装的乙醚和王渊通过沙林树脂提取的沙林气体通过阀门混合在一起。

朱华把戴凯夫拉盔,迷彩防刺服,套上防弹背心,防毒装备装兰夏布包袱中,现代弩用麻布包裹好,身上藏好手枪,身上套上防弹背心,再罩好衣衫。

“各位清楚了自己的任务了吗?撤退的路线记住了吗?”

三人同声回答道;“清楚了!”

朱华对李杰竖起了大母指。“出发!”

王渊,陈思鸣背着包装好的弩紧随其后,有点风啸啸兮易水寒的味道。一会儿,日月斋大门驶出了两辆篷布马车。

皇宫。

快要归西的皇上哥哥一把紧紧的拉住弟弟的手,泪水无声的溢出,抽泣的说:“检弟,哥快熬不住了,小时候,你说要帮哥坐龙椅!这回真的要你坐龙椅,帮哥照顾你皇嫂。”

朱由检呆了,从小到大皇帝哥哥很照顾自己,三个老婆都是皇后操心的。哥俩的老爹生有七个儿女,现在只剩他哥俩。亲情,悲情交只在一起。

“哥,你不会有事的。”

朱由检抹掉泪水,平伏了一下心情,像这种国家大事,正常的法律程序;要经大臣们讨论。

中国封建社会发展到了完美的地步,明朝还搞过在番王中选皇上的事,在文官眼里,皇上是象征性的。

皇帝哥政治反应比较慢,这事透着诡异,是不是老魏同志挖的坑?

立马跪地说道;“臣死罪”

天启无赖的望着他,呼吸粗重。他怎么点不透呢?还是皇后没和他沟通好?

关键时刻,关键人物张皇后从屏风后冲出来吼道;“叔叔,事情紧急,不得推辞。”

朱由检望着张嫣皇后的美目,里面流淌的悲情、亲情、还有复杂的情愫,知道这是玩真的了。

“哥,你放心,我会继承你的志愿。全听哥的安排。”

……

2

第19章 前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