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窃天换日>第20章 换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0章 换日

小说:窃天换日 作者:飘落的枫叶 更新时间:2018/6/24 7:10:09

八月十一日中午,秋懆似火,信王打了个冷颤,带着8名随从打道回府,马车离开宫门拐了个弯,太监徐应元见信王满脸通红,踹着粗气。道;“王爷受惊了!”

他不知道信王心中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坐上龙椅是每个皇家子孙的銮愿,可这是条血腥之路。

还过一条胡同就到信王府了,卫士们早就是汗如雨下,想快点回去,在中午的太阳下赶路喉干舌糙的,脚步无形的加快了,前面的和马车拉开了10米左右的距离。

几个黑点从天空飞下,在正午的阳光下留下一点阴影。

“嘭、嘭。”的炸响声不决于耳。疲劳的卫士们看看散落地面的瓷瓶碎片,有人出声;“是那个醉鬼活腻了!”

大家都闻到了一种酒香,再抬头向四周看去;“有~”字没喊出口,

“嗦-嗦-嗦”胡同两边的屋顶上,快速的射出了4枚箭,前面的卫兵发出嘶哑的喊叫,3个倒在地上,一个则掐着颈脖,血迅速漫过手掌,大滴的掉落在地上。

剩下的卫兵,立马下车向后辆马车靠拢,第二轮4只箭飞射而来。李杰和朱华从屋顶跳下。正好和卫兵的眼神对上。“嗦嗦”飞弩朝目标急速飞奔而去。

徐应元听到响声,撩开马车的布帘只见满地的碎瓷片,空气中有点刺鼻,前面的卫士东倒西歪的,张嘴想喊:“有刺客”,有字还未出口,“嗉!”倒在一边。没入左肩的箭尾还在轻微的震动,

李杰一气呵成,后面的两名士兵同时受到攻击,被快速飞来弩箭射杀。

信王看到徐应元倒下就知不妙,魏忠贤杀来了,刚冒出念头,一个戴脸子(防毒面具)的人手中拿着刀冲上来了,刀背砍倒朱由检……

“快!脱下他的衣衫。”思鸣被摧得手忙脚乱的。

“内裤,信王的。”晕,一股尿骚味充斥马车。

“哥,这也换?”思鸣调侃道。

“信王是有老婆的,细节决定成败。”

思鸣哭笑不得;“难为华哥了”

“别贫啦,思鸣!发信号要李杰他们撤,医生下面看你的啦。”

朱华有点小激动,说话都不连贯,手指不自觉的跳动着。 思鸣对着前面砍杀的挥了挥手。

换装完毕的朱华,定了定神,深深的吸了口气,用短剑从徐应元的背后刺入。他怕没死透,血溅了朱华满身的。

王渊拍了拍颤抖的朱华,示意他坐下。用注射器小剂量的在朱华的脖子上注入乙醚,连忙用手术刀刺破他的右母指、刺伤喉部,再注射抗生素。

把徐应元放在朱华身上,启下防毒面具和高级硅胶真面。两人合力抬信王上了身后的马车,医生快速的把镇静剂注射进信王的颈脖。

“驾!”扬鞭绝尘而去。火辣的石板街道上,八名卫士横七竖八倒在地上,前后不到五分钟。

等到路人用水浇醒有脉跳的两卫士,两人拨开看热闹的人群,跑到马车前,掀开布帘一看,吓破了胆,其中的一个卫士甩了甩头,上前摸了摸信王的脉,傻笑了。

“王爷没死,快回府,请太医。”……

信王被刺的消息满天飞,搅乱人心,老魏同志立马招集手下旬问,都一脸茫然。

“有高人.”老魏自语道。

张皇后的心情跌至冰点,美丽的脸蛋惨白惨白。围着软塌转了几圈;“招王承恩!”

执事宫女快步找人去了。

王太监本是信王府的人,皇后于前几月要来的,看来皇后早就有计划了。

这里面正史里一笔带过,鲜为人知的事消失在历史长河中。按照受益人的推断,叔嫂之间必有关联。

小片刻,身才中等,枸着背,眼神内敛的太监王承恩向皇后施礼后道;

“皇后,不要过于担心,说的是被刺,并没说身亡,事情还有转机。奴才去联系联系。”。

信王运回府后,太医立马来会诊,并安慰床边的三个王妃;“信王无恙,身上的血迹是徐太监的,受了皮外伤,只是惊吓过度。”周妃提在嗓尖的心放下了。

“梅儿,把王爷全身的衣衫洗干净。”

一个长相白净的小萝莉颤颤巍巍的跑了过来,古时女人都要缠脚,跑不快的,走路是颤颤巍巍的姿态。清理起信王的血衣来;“王妃,太多血了,怕是难于洗涤干净,不如扔了。”

“你家很有钱?”周妃给了小萝莉一白眼。

城外野地。

王渊和思鸣赶着马车在通往石厂村的官道上会合,几人在事前勘探好的树林内藏好了一个木箱和蓝布工作服,手忙脚乱的把信王套上衣服用绳索邦定,装进木箱中运送到了村中一处密迷地牢中。由此,计划第一步圆满完成。

思鸣将利用这段时间,优化作坊、公司的生产程序,降低成本提高质量。加大教育投入,李杰则扩大保安队伍至1500人,成立了300人石厂村民团。等到朝廷告示新皇登基大典尘埃落下后,王渊会到外城日月斎行医,便于朱华联系。

在清水的作用下朱华慢慢的清醒了,映入眼帘的是;三位美女在榻前忙碌,几个老头应该是太医。

“王爷!”

三美女齐声喊道。泪水便像开了阀门的自来水。朱华微笑的看着仨,点了点头,端庄秀丽的是周妃,有文艺范的是田妃,剩下的是袁妃,和视频上见到的差不多。

张了张嘴发出沙沙的声音,指了指喉部,痛苦的笑了笑,挥了挥手示意她们退下。其实是要减少见面,怕那个细微处出岔子。

一觉醒来,日上三篙。朱华沙哑的声音告诉小太监,招周妃来见。一会儿周妃随小太监来见,只见周妃端庄秀丽,杏眼、猪胆鼻、樱桃小嘴、身材匀称大慨是155cm,历代画家眼中的标准。妈·的,就是不高。

“王妃见过王爷。”

朱华摆了摆手沙哑道;“爱妃坐过来,没想到本王还能见着你。”

周妃起身,扭捏的走到了朱华身边,轻轻的抚摸着他的伤口,满眼的关爱;“痛吗?”

朱华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然后心虚的摸着周妃的手说;“爱妃,皇哥答应传位给本王了,这几天不想见人,要静下来想想登基后的谋划。张皇后那里派人报个平安。”

摸着摸着人家老婆,有种心动的感觉,怪不得古云;“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周妃嘴里应着,但感觉王爷的手比平常重些,听到能母仪天下,心里是激动的,充淡了这些感觉。

经常体力劳动的手比不体力劳动的手要有力,给他人的感触是手重重的。

天启年,八月二十二,干了七年皇帝的木匠朱由校驾崩了。老魏同志立马全面封所消息,在没有控制朝政前,不能有上位者。当然,这是他一面的想法,被他打压的东林党会放过千载难逢的机会?

郁闷中,看见了进宫的英国公张维贤。此人世袭公爵,朝廷里走马换灯样的人事变动,他老人家慨不动。张皇后先手发布了遗诏。老魏同志心虚了,说穿了太监是皇家的狗。

英国公接到皇后的第一个命令是接信王进宫。事情不以老魏同志为转移,掌控力下降,知道只能由着皇后了。

既然能掌控天启这废柴,老朱家的人还是能忽悠滴。 老魏有了新想法。皇后先手,何不顺势而为?想通了个中关节。派出了亲信太监迎接。

信王府,太监高时明跑进内院大声喊道;“王爷,英国公来了!”朱华立马穿戴好,来到大堂,张惟贤快步走进来,一撩下摆,双膝跪地,四体匍匐;“张惟贤奉皇后懿旨,迎信王进宫!”

朱华识得这是君臣大礼,上前一步双手托起张惟贤;“国公如此大礼,折杀小王了。皇后召见小王,想必是皇兄不大好?”

张惟贤听到信王念道皇兄,鼻子一酸;“王爷,皇上——皇上驾崩了!”

大院的人听到此话,全都跪倒在地。朱华心一紧,尼玛机会来了,转眼,想起为了自己一己私欲,老朱家要死个目前不该死的人,心沉沉的,高时明赶紧扶着信王。

张惟贤上前一步小声道;“事出紧要,宫中形势危急,请王爷快速进宫。”

张惟贤是皇后的哥哥,一荣具荣,脸色颇有焦虑,朱华深揖一躬;“谢娘娘恩典!请!”

刚走到门口,又是一声传报;“锦衣卫忠勇营涂大人到。”一番跪礼后,涂太监道;“奉魏公公之命,接信王入宫。”

朱华手一挥“走!入宫!”他的心情太迫切。稳坐龙椅,比现在狗斗强。

朱华正了正保和冠服,抚摸了下胸前的方龙补子,想来点皇家弟子的气势。深深的吸了口气,龙行虎步的走向懋德殿。老魏同志能屈能伸,拜倒在朱华脚下;“帝,乘鹤西归了”

朱华还了礼,跟着老魏进门跪到了灵床前磕头,转个身向皇后磕头。张皇后边还礼,边小声道;“有劳叔叔了。”

“应该的。”至于宫中的葬礼如何,他只能照做。看形势,老魏采取了曲线套路,并没取代自己的计划。

2

第20章 换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