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冷的边关热的血>偷金者-望眼欲穿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偷金者-望眼欲穿

小说:冷的边关热的血 作者:高高挺挺 更新时间:2018/7/17 22:01:26

5分钟后,刘峰和其他几组队员全部赶到了医院。“怎么样了?”刘峰关切地问道,“在手术呢”郝春雷低沉道。刘峰看了一眼蹲着的齐斌,说,手术结束后会有一架直升机过来接大洪,我们先带人离开这,祁波的眼线可能已经摸到这了,得保证医院所有人的安全。

“大洪会没事的”刘峰安慰着还在痛苦中的郝春雷,郝春雷脑子里早已是茫然一片,虽然经历了连队的那次遇袭,但这次又是一个战友在眼前被伤害,郝春雷的心理承受能力在受到挑战。刘峰让其他队员押着齐斌,自己拉着郝春雷,所有队员往医院外走。

就在所有队员沿安全通道走到一楼大厅时,从医院大门口突然冲进十几个人,这十几个人从斜挎的黑色皮包中掏出一支支微型冲锋枪朝刘峰他们一通猛射。

“砰砰砰…”枪声一起整个医院大厅群众乱作一团,多名群众中弹,鲜血四溅!刘峰他们赶忙边出枪还击边隐蔽,“把这小子看好了!”刘峰喊道,“砰”一枪击中了押解齐斌的一名队员,齐斌被吓得哇哇大叫。

“郝春雷!”刘峰冲郝春雷喊道,“到”郝春雷的脑子里刚才还是赵洪中弹时血淋淋的场景,被刘峰的叫声给拉了回来。

“带他上顶楼!”刘峰命令道。“明白!”郝春雷大声回答后边躲着射来的子弹趁混乱之际,拽着齐斌就往楼上跑。医院总共十二层,二人跑到七层时齐斌说实在跑不动了,“我抱着你!”郝春雷的两支机械手臂抱起齐斌跟玩具一样扛在肩上就往上面跑。

郝春雷抱着齐斌冲上了楼顶平台,郝春雷往楼顶椭圆形管道跑去先要找个隐蔽点,“砰”从不远处射来一发子弹击中了郝春雷的右臂,“哧…”郝春雷右臂里面冒出了火星,“啊”郝春雷突然感到整个右半部身体失去了意识,瞬间摔倒在地上,齐斌趁机挣脱开郝春雷撒腿想跑,“砰”射来的一发子弹直接击穿了齐斌的腰部,齐斌倒地。

郝春雷脸颊上流下豆大的汗珠,用还有反应的左臂向前爬着,“砰、砰”又是两枪打在郝春雷的身旁,郝春雷顾不了自己了伸手将齐斌给拽扯到有通风管道的地方。

对方的狙击手还在朝郝春雷这边打枪,子弹啪啪在管道上蹦溅。郝春雷躲着子弹边用手摁住齐斌流血不止的伤口,齐斌嘴里流出了很多血,想要说什么但已经没有气力了,齐斌用手指了指右裤口袋,郝春雷明白了他的意思,用手掏出一部三星手机,再一看齐斌已经咽了气。

一架直20直升机嗡嗡地朝第一医院上空飞来,直升机舱门打开,一支硕大的M99狙击步枪枪口正对着目标区域。“发现目标,三点钟方向”观察员刘兵对葛清说,葛清将枪口迅速朝目标瞄去;“三点钟方向,百货大楼楼顶巨型广告牌下闪光点。”“好了,该我出手了”葛清调整瞄准焦距,瞄准镜中的十字线准确定位到了那个闪光点,就在葛清扣动扳机的一瞬间那个闪光点突然对准了葛清的光学瞄准镜。

“砰”“砰”一发子弹擦过了葛清的面颊打中了机舱盖,溅了葛清和刘兵一身的火星。“好险啊,你没事吧”刘兵看到葛清脸上被深深划了一道口子,“我没事,他被干掉了”刘兵用观瞄镜一看那个闪光点确实消失了。

医院遭袭后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春城公安特警、武警特战队、临近春城的解放军驻军都赶了过来,医院内的武装歹徒被全歼后各救援队伍赶紧抢救伤员。刘峰他们解决完战斗后马上冲上楼顶一看,郝春雷用身体死死压在齐斌的身上,而郝春雷身上已经中了好几枪鲜血横流,左手还死死攥着一部三星手机。

“替我报仇!替我们报仇啊!”断断续续的低鸣声让郝春雷分不清自己是在梦境里还是在现实中。一片荒凉的大地上,火焰四起、烧焦的尸体和正在燃烧的车辆,郝春雷不敢相信自己置身于这个炼狱之中。下半身有很多支手在紧紧抱着自己,郝春雷向下一看,“啊!”竟然是陈波黄忠发向小五他们在扒着自己的身体,他们浑身是血下半身像是陷在黑暗的沼泽中一般无法自拔。

“啊!”郝春雷惊叫一声,两眼猛地一睁身子想动却动弹不了,视觉恢复后看见的是自己躺在一间病房里。身体被高强度医用尼龙带固定在病床上,左右两边是两台液晶医学显示器,上面分别显示的是心率和血压,还有…。郝春雷没搭理那些仪器用眼睛环顾了一下,病房通体全白色,除了正对着自己的医用照明灯非常刺眼外其余没有什么显眼的东西。

“嘎吱”病房的门被打开了,进来了两个人,头一个是Z部队的队长,郝春雷还不知道他的名字,看岁数在心里叫他中年男。中年男后面跟着的是刘峰,二人走到郝春雷病床前,刘峰从郝春雷病房下面拿出两把圆椅,二人坐了下来。

“怎么样小伙子,这觉睡得香不?”郝春雷听出中年男队长调侃自己的意思,“托您的福,还成。就是在鬼门关转悠一圈又回来了”“挺会说话呀,照你这么说我不成了‘黑白无常’了”中年男队长咧嘴笑了笑。

“队长听说你受伤了这专程从北京总部开完会就过来了,你小子挺有‘面’的”刘峰这话郝春雷打心里不怎么爱听,“那谢谢队长了,刘参谋你也不用溜这个缝。你们对我怎么样我自己心里明镜儿呢”

“哦,哼哼,那你说老Z对你怎么样啊?”队长一脸和蔼地问郝春雷,“吃的挺好住的也挺好,就是总换地;来Z部队有一年了也没时间休假,这倒是次要的总出任务挺好的。关键是我还有一个贼遭罪的事”“你说说啥遭罪了?”中年队长作出一脸疑惑地问,“我这俩胳膊呗。这你们好心给我换了俩机械智能手臂,说实在的这俩玩意儿安我这肩膀上是比以前更MAN了,可我上厕所就费劲了,怎么弄都不如以前自己的手舒服”

“哈哈…”郝春雷这番“申诉”逗得中年队长哈哈直笑,旁边的刘峰绷着脸对郝春雷说,“诶,什么态度啊。智能手臂不是给敷上一层仿真皮质了吗,再说你要没有这俩手臂现在早成残废了,还在这跟队长泄什么火啊!”

“诶,刘峰别把官僚架子摆出来啊”队长用手点点刘峰,郝春雷一扭过头谁也不瞅了。“队长你看这小子态度”没等刘峰说完中年队长悄悄挥了挥手,刘峰起身离开了病房。

“还跟自个儿较劲呢”中年队长伸手拍拍郝春雷的小腿,“我现在还不能拍你的胳膊,医生刚给你换的芯片,两条胳膊的弹片都取出来了,刘峰有一句话说的好,金属的就是比肉身的好,最起码让打着了不疼呀”

“谁说我不疼啊”郝春雷头扭了过来,冲中年队长说道,郝春雷来到Z部队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和队长面对面的交流,郝春雷看到中年队长脸颊间布满了皱纹、还有两鬓间的缕缕白发,说明中年队长由于长期的劳累已经提前出现了衰老的痕迹。

“这胳膊自打换完了我就没舒坦过,吃饭上厕所都感觉不得劲”

“哈哈,谁让你提前进入‘人工智能’时代了”中年队长乐呵地对郝春雷说,“怎么样,是不是睡着的时候还在作恶梦?”“说实话队长,我自打连队遇袭后就没睡过几个好觉;自己在睡着后总会掉进一个地狱般的梦境里,里面全是我牺牲的战友,在呼嚎着让我替他们复仇…”“这次又多了一个赵洪,对不?”中年队长补充道。郝春雷沉默了。

“听着小伙子”中年队长调整了一下语气,开始用严肃但平和的声调对郝春雷说,“三十多年前我还是一个毛头小子的时候随部队南下打仗。整个侦察连就属我岁数最小,连长为了照顾我让我给他当通讯员结果你猜怎么着”中年队长停顿了一下,看看郝春雷全神贯注的样子接着说,“我随连长上前线的第二天深夜,敌人特工队就摸了上来就两枚手榴弹,整个连指挥所里连长加上其他几名干部就这么全牺牲了,当时连长把我压在了身下事后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野战医院了,就跟你现在是一样的”

郝春雷听到这注视着中年队长的眼睛,眼眶里已经在闪烁着泪花,中年队长瞬间又换成了刚才轻松幽默的状态,脸色一变,一脸笑容道,现在感觉好点了吗小伙子?“好多了,队长”郝春雷回答道。

“这样就好了嘛,咱们都是军人,而且是Z部队的军人,我们Z部队是干什么的”“打击一切隐藏的敌对势力,保卫党的领导,保卫…”“如果我们每名队员在执行完任务后都没法面对战友的牺牲自己身上的伤痕,我们还怎么执行下一次的秘密任务。党和人民还怎么相信我们”“我明白了队长,我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郝春雷认真回答道。“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几天,相信我几天后我们会有大行动!”

第十二章

望眼欲穿-偷金者

B国北部丰溪里地区,反叛武装21军团特种部队基地。一处昏暗的地下室内,一名年轻男子被双手反绑着吊了起来,全身上下已经是遍体鳞伤,嘴里还在流血,脑袋耷拉着昏了过去。

“扑”一桶凉水泼了上去,年轻男子被泼醒了,双目睁开看见眼前站着几名身着B国军装的人,其中一人走近自己,年轻男子看清这人是谁,是B国反叛势力的领袖车将军。

“祁波先生,你给我们的援助都停两个多月了,什么时候能有援助呀”车将军用生涩的中文问祁波。

“您、您听我说,我、我这边出了点状况,中国情报部门把我爸的财务总监给控制了,整个V讯集团的资金链条全被冻结了。我手下的专门、专门给您这边汇款的人泄密、泄密了,我的网上加密汇款通道被黑了,所以、所以”“所以你没钱了,祁波先生,对吧”车将军脸色一黑,转身对后面站着的李熙点了个头,李熙拨出枪套中的马卡洛夫手枪对准了祁波的脑袋。

“别、别杀、别杀我呀!”祁波结巴地嚎叫哀求着,车将军又转过来,问:“难道您还有钱吗?”“有、有,我在内地E省新海市有一笔活期存款”“你不是早让通缉了吗,你的钱还能取吗?”“我用的假身份证注册的账号”“多少钱?”车将军眼神里透着贪婪,追问道。“大概、大概有两千多万人民币,是我这几年背着我爸从集团挪走的”“那就有劳祁波先生带我的人去一趟吧”“好、好”

晋中某地、Z部队秘密基地。“砰、砰、砰”葛清一人在靶场射击,“好枪法!”走过来一人,葛清回头一看,“这么快就好了”“好了”郝春雷身着一身陆军标准数码迷彩服,手中握了一把USP手枪,瞄准前方200米移动靶,“砰砰砰”三发连射,“还是你这套AI玩意先进,中了好几枪,这才几天呀就好得这么快”“你这是咒我呢还是损我呢”郝春雷脸往葛清这边一撇,“赶明儿让刘峰也给你安两条金属的胳膊,看你还能像现在这样潇洒不”

“打住,我可没你这好命,这一条胳膊好几百万呢,我可安不起”葛清抱起国产7.62毫米高精度狙击步枪,站在郝春雷身后,聊扯道,你这刚痊愈就动上家伙了。“砰砰”郝春雷又是两枪,子弹全打到靶后沙土上。“呦,这打得尘土飞扬的”葛清拿郝春雷开涮道。

“在这用功呢”中年队长和刘峰这时走了过来,郝春雷赶紧收枪和葛清一起立正敬礼。“要练等任务完成换个大点的靶场再练”“有任务啊队长?”“马上跟我回去开会”

一间大型会议室,只有Z部队的二十几名作战队员聚拢在室内显示器前观看情报视频。“同志们,这是10小时前在E省新海市几个工商银行网点拍摄的画面,认出这个穿花色T恤戴帽子的男人了吗?”中年队长示意让把监视画面停下放大,画面上一名身形佝偻的年轻男子在银行里一个窗口前取钱办业务,身后还跟着一名身形较为魁梧的男子,男子戴着口罩看不清脸。

“经过我们研判人员和分析专家的比对确认,这名取钱的年轻男子就是我们苦苦找的祁波”“那抓他呀!”郝春雷一听是祁波蹭的一下跳起来喊道,“他在哪派我去”

“坐下郝春雷,开会呢”刘峰赶紧命令道。“别着急,我会派你去的,先要了解他此行行踪和目的才能确保逮着他,先坐下”中年队长冲郝春雷挥了下手,郝春雷平复了一下情绪坐回到椅子上。

中年队长接着说,“祁波这小子连续从新海的几个银行网点取走大笔现金后乘一辆银灰色江淮商务客车离开了新海市,画面切过去”刘峰按了一下摇控器,画面切换成好几个小画面,画面中是不同的交通路口,路口中出现了银灰色江淮客车的影像。“这是我们的公安同志通过网情中心传来的该车的实时监控图像,现在该车已经驶近J省吉春地区,估计他们一小时后就会到达边境,给我们的时间不多,大伙回去马上准备,15分钟后集训场集合”“明白!”

J省与B国接壤某林区,“这回将军放心、放心了吧,我、我说的没错吧我还有这钱呢。”祁波结结巴巴地说,“将军能饶我了吧?”祁波一脸茫然地问身旁的李熙,李熙手里的马卡洛夫手枪枪口顶了一下祁波,“饶不饶你等问了将军再说”李熙用生硬的中文说。

一行十来个人穿过边境林区后抵达两国另一条界河-们图河。们图河不宽,但水流湍急还有很多碎石险滩。“过去”李熙押着祁波让他先涉水过河,“隆隆…”一阵引擎声忽然从林间传来,“嗡”两辆山猫全地形突击车突然从林中冲了过来。“哒哒哒哒”山猫车上12.7毫米机枪对李熙一行人一阵狂扫,李熙身后的七八名武装分子来不及躲避纷纷中弹,李熙忙推搡着祁波往河里跑。

山猫车掉转枪口朝河水中的李熙祁波二人射击,子弹纷纷打在二人身边,溅得水花滚滚飞舞。祁波被吓得抽搐起来,李熙一手硬拽着祁波就往岸上跑,山猫车没有进行追击看着二人钻进了一片灌木丛中。

15分钟后,李熙带着失魂落魄的祁波跑上了B国北部的1号边境公路。“我,我不会死吧”祁波嘴里直嘀咕着,身上一阵阵打颤。

“别叫了!一会儿有车接咱俩”李熙冲祁波骂道。整个1号边境公路由于B国内战等原因早已没了生气,整个公路两侧长满了高高的杂草,公路很久都看不到一辆过往的车辆,给人以一种幽暗恐惧的感觉。

李熙带着祁波在公路边等候了整整四个小时,终于看见有车缓缓驶过来。“起来”李熙一把拉起祁波,静静等待车来接他俩。

两辆俄制虎式装甲越野车由远及近驶了过来,等到了二人眼前车停了下来。李熙一手拉着祁波一手敬了个礼,用B国语言向里面的人问好。

褐色的防弹车门一打开,伸出来的不是手而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李熙和祁波。“礼敬的不错呀!”郝春雷等人从车里走了下来,“祁波可算逮着你小子了,等回去再找你算账!”郝春雷一把摁住祁波的脑袋将人往车里送,“你好呀李队长”刘峰戴着一副深棕色墨镜笑着对李熙说,“你也跟我们一起走吧,回去好好唠唠,听懂不”李熙的枪也被缴了双手被反绑押上了车。

两辆虎式越野车一路高速朝目标地驶去,“还有20分钟就到地方了,到时会有海军的快艇接我们回去”刘峰在车上对郝春雷等人说,回头瞅瞅后面的李熙,“放心我们不会杀你的,我们国家会进行正常的司法程序,然后决定对你的量刑”李熙哼笑了一下,一脸不屑地盯着刘峰。

“这小子回去以后先交给我审行不?”郝春雷通过车内后视镜扫了一眼李熙,看到李熙的那副骄横的嘴脸心里的怒火在积聚着,边开车边对刘峰说,“这小子他妈的欠收拾,我回去一定要整整他”“你开好车,等回去了再商量”

“胳膊好了?”郝春雷开始还没听清,“你胳膊好了?”等后面的声音清晰的传到耳朵里时郝春雷才听清这是李熙在跟自己说话,郝春雷看了看后视镜中的李熙,一脸张狂的样子,眼神中满是轻蔑。

“你等着小子,咱俩的账还没算呢”“我等着”李熙撇了撇嘴笑着说。郝春雷真想现在就一枪蹦了这小子,但任务在身只能极力压抑心中的怒火。

“呼!呼!”两束刺眼的火光突然从车旁闪过,“轰轰”两枚导弹落在虎式越野车前,郝春雷开的头一辆车来不及急转弯被突如其来的爆炸冲击波掀起来好几米,“咣”车子重重摔在地上差点摔翻了过去,车内几个人都没有系安全带被摔了个底朝天。

第二辆虎式越野车赶紧踩了急刹车,“哒哒哒哒”半空中呼啸飞来两架米24武装直升机,机上携带的机枪朝虎式越野车一通射击。

“快跑!”第二辆虎式越野车上臧勇押着祁波还有葛清几人冒着弹雨跳下了车,边还击边往路边密林中钻。

郝春雷等人被摔后头还嗡嗡作响,“啪”郝春雷睁眼看后面李熙把车门踢开了,“别跑!”郝春雷伸出右臂拽住李熙的衣领,李熙回手一个肘击正打在郝春雷的脸上,“啪”郝春雷一捂脸感到鼻子一热,鲜血从鼻孔里流了下来。

郝春雷气得掏出车内一把俄制AK12突击步枪,冒着车外落下的弹雨朝李熙追去。“快隐蔽!”刘峰这时和其他人也清醒过来赶紧离开车躲进高草中,两辆越野车很快被打着了火爆炸后火光冲天。两架米24顺势追踪躲藏在草丛中的刘峰等人,“猎隼、猎隼,找到位置,干掉它”“猎隼明白!”

两架米24直升机在公路附近的草丛上空盘旋搜索着,“我、我在这呢!”米24直升机飞行员通过肉眼看见右前方500米处一人在挥舞着手臂,直升机掉转机头,飞行员将手指放在手柄上的机载火箭发射按钮上,飞行员按下按钮的一瞬间一发7.62毫米高精度狙击子弹穿透了挡风防弹玻璃,“砰”飞行员当场毙命,“砰”又一发子弹打穿挡风玻璃,后排驾驶员当场毙命,米24直升机刹那间失控坠地爆炸。

另一架米24见势不妙掉头就跑,葛清从一棵浓密枝叶的松树上爬了下来,臧勇押着祁波从草丛间走了出来,“真有你的”“还是给我配的这枪好”“也不知道刘参谋他们脱险了没有”“咱先去集结点吧,得把这小子押过去”“好”

“砰砰…,你给我站住!”郝春雷在浓密高草间追捕李熙,李熙跑的很快,哗拉哗拉的草丛拨动声挑动着郝春雷的神经,郝春雷举着AK12步枪朝拨动的草丛一阵点射,追过去一看地上有血迹,李熙这小子肯定是受伤了。

郝春雷嘴里大吼着,“你跑不掉了,老子今天非要逮着你!”“砰砰、砰砰砰”又是一阵点射,听见了不远处中的哀嚎声,郝春雷跑了过去,李熙的一条腿被打断了还挣扎着往前爬呢。

郝春雷上前抬起右腿照李熙的伤腿猛踩下去,“啊!”疼得李熙嗷嗷直叫。“老子原想等回国了让国家判你死刑,现在看来不用了,老子现在就为牺牲的兄弟们报仇!”郝春雷将枪口对准了李熙脑袋,李熙嘴里吐了一口血,抬头不屑地看着郝春雷,举起右手作了个下流的手势。郝春雷刚要扣动扳机时,“砰砰砰砰”一阵机枪子弹袭来,郝春雷一个后翻滚到草丛里,“砰砰”这时刘峰他们也赶了过来,半空中悬停了一架米8直升机,直升机朝草丛间发射了多枚火箭弹,“轰、轰轰”“快撤!”刘峰硬拽着郝春雷从爆炸火光中冲了出去,郝春雷怒目圆睁,眼看着李熙爬上了直升机放下的悬梯。

们图河河口,刘峰带着郝春雷来到河岸边,葛清和臧勇等人早已在快艇上等候了。接完人后快艇高速驶离B国水域向我海军某军港驶去。

离军港还有6海里左右时,Z部队作战队员们坐在一起休息,刘峰安慰郝春雷,“这次让李熙跑了只是他侥幸,等我们掌握了他们的一切计划后再收拾他不晚”郝春雷没吭声,眼神通红神情很低落的样子。“放松点”刘峰拍拍郝春雷的肩膀笑着说。

“这小子回去得好好审审”郝春雷的眼神滑到还在瑟瑟发抖的祁波身上,“一切恶源都是他制造的”“没错,他会受到应有的惩罚的”刘峰和葛清等人用严厉的目光盯着祁波。“对不起了各位战友,我只能先行处置他了,抱歉!”

所有人还没回过神来,一枚爆震弹突然被拉响了。“啪!”刹时间整个快艇上的人都被震晕了过去,郝春雷在行将昏迷时双眼看见臧勇持枪对准了祁波的脑袋,“砰”一枪爆了祁波的头,臧勇看了看郝春雷,随后一跃跳进了海里。

0

偷金者-望眼欲穿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