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冷的边关热的血>维护正义-最后一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维护正义-最后一战

小说:冷的边关热的血 作者:高高挺挺 更新时间:2018/9/20 23:48:11

最后一击

茫茫的西伯利亚草原上,刚刚袭来入秋后的第一场暴风雪,雪后天晴,地面呈现一片纯白色就仿若一名少女披上了一层圣洁的白衣。空中,一架伊尔76MD型运输机正隆隆穿梭过这片雪野的云层。刘峰与郝春雷在硕大的机舱中紧挨着舱窗坐着,一动不动望着数百英尺下面的茫茫原野,而臧勇的尸体也被放置在机舱中,尸体的上面披着一面国旗。

两小时前,北西伯利亚俄军北极部队某机场。刘峰与郝春雷用担架抬着臧勇的尸体要登上运输机,“他不是坏蛋吗?你们怎么还把他尸体送回去呢?”俄军翻译官好奇地问刘峰与郝春雷。

“他是英雄”“什么,他是英雄。明明他袭击过你们?”“不,他是我们的一员。虽然他犯过很大的错,但”刘峰说到这与郝春雷对视了一下眼睛,二人一起用坚定地口吻说:“他救了国家、救了人民,所以他是英雄,他配用国旗覆身!”

俄制KS172“匕首”超高声速巡航导弹,装配有核发动机可绕地球无限次飞行。在紧要关头郝春雷用臧勇的导弹攻击修正程序篡改了导弹的攻击目标。

B国反叛武装总部-溪京里。“匕首”巡航导弹不断变换飞行高度自动规避了反叛武装的一切防空武器,导弹内置的攻击方位已确认―反叛武装总部大楼。

当导弹进入溪京里这座反叛武装控制的城市上空时,没有任何人任何防空系统觉察到有异物飞了过来。等到导弹完全以超低空状态高速冲向反叛武装总部大楼的那一刻,地面上所有反叛武装人员全部傻了眼,眼睁睁看着这枚喷着巨大尾焰的巨兽撞向大楼。

“轰、轰…”导弹配有锥形弹头,直接鱼贯而入大楼,当撞钻进地下坚固的混凝土结构修筑的指挥中枢时才发生了的巨大爆炸,整座大楼被从下至上炸成了碎块!

运输机上,“真要感谢臧勇,如果不是他拿出U盘上面的导弹修改程序,现在国内恐怕又要有很多无辜的人民遇难了”“臧勇他骨子里还是把自己当成是Z部队的一员,只不过是受王冰的胁迫才上的贼船。等回去了我一定要向上级说明情况给臧勇一个公正的评价”“还有我”郝春雷对刘峰说,“我跟你一起去说”

56小时后,“维护正义”行动开始。由美国、中国、俄罗斯等国组成国际维和部队决定对仍盘踞在B国中央政府所在地―平城府的反叛武装势力展开军事行动…

四架F22、三架歼20与三架苏57组成的联合空中打击编队划破沉寂许久的夜空,呼啸着掠过平城府城北地区的反叛武装控制区,十几枚精确制导空对地导弹射向反叛武装据点。

“轰轰轰…”隆隆爆炸声在反叛武装控制区此起彼伏,巨大浓烈的火光将处于黑夜中的整个平城府再次点亮。联合空中打击编队第一轮投弹后紧接着朝反叛武装后方的重型支援武器阵地投放高爆制导炸弹。

反叛武装控制区空域已完全被国际维和部队空中力量主导,空中美军数架F15G电子战飞机与俄军苏35战机一道在空中掷放电子干扰弹;空天领域、在近地表飞行的数颗军用卫星在指挥中端的操控下实施了对反叛武装指挥中枢系统的电磁脉冲攻击。

在各型战机对反叛武装关键部位进行点状攻击后,由A10攻击机、苏25强击机和歼10C一同对反叛武装的前沿阵地展开大面积散状攻击。

无数航空火箭弹与非制导高爆炸弹如雨点般砸在了反叛武装盘踞的楼房、街道和搭建的野战工事上。整个平城府的反叛武装控制区沸腾了,犹如一座人间地狱般烈焰直冲云霄!

洛潜里大桥,一座位于平城府郊外的跨河大桥。说是座桥实际桥下面的河水早已干涸了,但最近一段时间的降雨缘故河床非常的松软,人一脚踩下去还是会陷得很深。

此刻在大桥北侧桥头的是两个班的反叛武装人员在看守。望着平城府方向浓烟火光骤起,地面防空火力虽零星还击但空中不断倾泻下来的火箭弹让地面根本无还手之力。

还在这看守的反叛武装士兵们已经心慌了,互相嘀咕着想着怎么抓紧往后方撤的办法。

就在他们惶恐不安时半空中突然出现两束刺眼的灯光照向他们。反叛武装的士兵们被照得几乎睁不开眼,照明光逐渐接近,随之是直升机的嗡鸣声。

“砰砰砰…”直升机射来一连串子弹,地面上的反叛武装人员还未来得及还击就纷纷中弹倒地。桥头的两辆嘎斯吉普车后座上的14.5毫米重机枪刚被对准直升机的一刹那,“砰砰砰”三发威力巨大的狙击子弹射爆了机枪手的脑袋。

直升机上猛烈的火力很快将地面的武装分子击溃,在确认桥头没有抵抗时直升机悬停放下绳索。二十几名特战队员顺绳索滑降下来,下来后迅速控制了北桥头。

直升机卸完人员后飞离了现场,“头,一会儿他们真能从这跑?”郝春雷边检查自己的枪械边问刘峰。“放心,这是通往他们控制区的最主要道路。天上有咱们的飞机和卫星看着,他们想往其它路跑都会被截住,只有往这跑”“那我们就这么点人不是成靶子了吗?”“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这地势宽阔、土质还松软便于全歼他们的重装甲部队”刘峰解释道。“那我们这活可真艰巨啊!”郝春雷用略带惊讶地口吻说。“你来这不就是想玩狠的吗。这下让你爽个够。”

特战队员们在桥头还未完全布置好防御阵地,不远处就传来隆隆重型车辆的轰鸣声。

“看样子他们提前到了,准备战斗!”刘峰下令道。所有队员立即进入战斗状态,“要跟他们好好干一仗了”郝春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状。“别着急,先把弹药备好了,省着一会儿尴尬”一旁的葛清提醒道。

“哎,现在想回去还来得及”刘峰拍了一下郝春雷肩膀问道。郝春雷被刘峰这么一问怔了一下,回过味时脱口而出道,“既然来了我就没想过活着回去”“吱!”郝春雷拉了一下枪栓,对刘峰说:“我申请来这就是想好好干干这帮畜牲,您不也一样吗?”“哈哈…”刘峰冲郝春雷笑了一下后转头说,记着省点弹药,别着急全打秃噜了后面没法打了。“得嘞!”郝春雷顺口回了一句,其实刘峰与郝春雷心里明白,在执行这次任务前上级并没有要派遣Z部队的意思,但当刘峰和郝春雷听说要去执行这项任务时,所有队员全部划破了手指写了请战书。结果经老K队长与上级的一个电话临时调换了参战部队刘峰等人才领受了这次任务。

这次任务必须完成好,不光是为Z部队争得一份至高荣誉,还有为了历次与B国反叛武装作斗争牺牲的同志报仇的一次机会,郝春雷珍惜这机会、刘峰和其他参战队员同样珍惜这次机会,一定要好好收拾这帮作恶之徒!

“隆隆…”装甲车辆的轰鸣声近了,能听到桥对岸的干芦苇丛被碾压的丝丝声音。

“他们已经是惊弓之鸟了,等离近了打”刘峰下令道。所有队员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扣动扳机的时刻。

桥对岸的芦苇丛中轰鸣声震耳欲聋了,“隆…!”突然十几辆各型装甲车辆从芦苇丛中钻了出来,桥对面昏暗的光线下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能用肉眼看到很多持枪的反叛武装分子慌乱地朝桥头冲过来。

“准备开火”刘峰命令道。葛清用手中的AMR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瞄准了最接近阵地的一辆BTR80轮式步战车。

“砰!”大威力狙击步枪弹击发出去后直接穿透战车前视镜防弹玻璃,“扑!”驾驶员脑袋被打开了花,战车瞬间失速与旁边战车撞在一起。

“打!”特战队员们轻重火力一起开火,数具反坦克导弹发射筒向装甲车辆发射了数枚红箭10式反坦克导弹,“轰、轰轰”数辆反叛武装装甲车辆被炸得粉碎燃起熊熊烈火,后面的车辆躲闪不及纷纷撞到一起,紧接着是连环的爆炸起火。

桥面上急忙撤退的武装分子则被对岸桥头一通轻重火力打得死伤惨重,被逼退回到桥对岸。

“隆…”这时桥对岸突然出现了数辆披挂反应装甲的T72坦克,“坦克!”葛清透过红外瞄准镜看到后大喊。“反坦克导弹呢”刘峰问。“就剩一枚了”操纵发射筒的小张回答道。

“要不要这玩意都行,反正咱们都准备好最后一战了,对不,头?”郝春雷满不在乎地整理着自己的弹药,将枪身下挂载的榴弹发射器装填上榴弹。

“春雷说得对,咱们准备好了没有?”刘峰大声问道。“准备好了。准备好了…”所有队员高声回答道。

“为了祖国,好好教训这帮孙子,好让他们知道敢侵犯我国是什么样的后果!打!”

“呼!”仅有的一枚反坦克导弹被射了出去,导弹导引头自动瞄准了冲在桥对岸最前面的一辆T72坦克,“嗖!”“轰”坦克炮塔被炸飞了出去,车身燃起了熊熊大火。后面几辆坦克全被堵在后面,桥上是冲不过去了,狗急跳墙的武装分子们只好从桥两侧的芦苇丛中冲下去。反叛武装的装甲车辆纷纷驶到河床松软的沙土地上,反叛武装的步兵们紧随其后。

“砰砰砰…哒哒哒…!”所有特战队员拼尽全力用轻重火力组成一道严密的火力网,将武装分子的撤退之路牢牢挡了下来。

密集的子弹和不时崩下来的榴弹将反叛武装们打得溃不成军,装甲车辆纷纷起火,那些反叛武装步兵们或是被子弹纷纷扫倒或是被炸上了天…

“隆…”“不好!坦克!”就在武装分子们四散奔逃时,从芦苇丛中突然钻出两辆T72坦克,这两辆坦克的炮口对准了桥头。“轰轰”两发125毫米榴弹被瞬间射了出来。

“卧倒!”郝春雷被一个人扑倒在地,紧接着是两声巨烈的爆炸声音。郝春雷失去了知觉…

0

维护正义-最后一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