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理想怡乐园>第七十八章 食不甘请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八章 食不甘请客

小说:理想怡乐园 作者:爹的诺言 更新时间:2018/9/1 9:24:29

十问见食不甘,食不甘在院亭中接待十问。

十问问:“户成的案子惊动了南王,究竟该如何处理?”

食不甘说:“户成杀神事出有因。法律理应惩恶扬善,如果法律让善良的神感到绝望,那是法律的错误,应当修正法律。”

十问吃惊的说:“都说食不甘铁面执法,难道法律也是可以随便变的吗?”

食不甘正色道:“有发展的法律,才有发展的国家。法不可以随便变,但一定要认真的不断完善。非常时期,我们需要一种倒逼机制,逼迫法律对存在的问题做出快速反应。”

十问想不到食不甘能说出这样的话,好奇的问:“什么机制能倒逼法律做出快速的反应?”

食不甘严肃的说:“任何神都要为自己的错误承担责任,国家也不例外。安全是一个国家给予一个公民的最基本保证。国家既拥有管理黑暗势力的权力,又拥有消灭黑暗势力的武力。因为国家不作为,逼迫着老百姓自发组织对抗黑暗实力,出了事情国家能没有责任吗?”

十问说:“黑社会势力,古来有之,凭什么说是国家的责任?”

食不甘说:“一个社会是否有黑暗势力的存在,是衡量这个国家是否腐败的一个重要指标。先不说官员是否与黑社会沆瀣一气,互相勾结。最起码官员懒政、不作为,放纵甚至纵容黑暗势力滋生是逃不掉的。国家有责任就要国家承担,不能把板子只打在老百姓身上。只有让国家承担了法律责任,才能倒逼国家尽快采取措施,解决问题。所以,必须有一个‘国家责任法’,来倒逼国家对管理上的问题做出反应。”

十问说:“管束黑社会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食不甘既然要国家解决黑社会的问题,食不甘有什么办法呢?”

食不甘摇摇头说:“我也没想到一个能一劳永逸解决黑社会问题的法律。但只要我们勇于承认错误,群策群力,就一定能想到解决的办法。”

说话间,公仆为十问夫妇送上清茶两杯。

十问笑带蕴藉的说:“我喜欢吃鱼。”

食不甘经老君开导早已释怀,哈哈一笑回说:“我不吃鱼。贵客清高,我用清茶招待。”

十问顾左右而言他:“立法与执法,缺一不可。先生破费再准备两杯清茶如何?”

食不甘自嘲道:“是我考虑不周。我这就派府中公仆去请寝不寐先生。”

不一会儿,就听得院门外寝不寐说:“一毛不拔的食不甘竟然请客吃饭,难得,难得。”

食不甘头也不抬说:“我请的是十问先生,你是蹭吃蹭喝。”

进得院门,寝不寐看到食不甘和十问都在院亭中。 他不喜欢十问张扬性格,便径自到食不甘身边落座。

寒暄之后,寝不寐隔着十问问食不甘有什么事请。

十问戏谑道:“先生只请你喝茶。”

寝不寐客气说:“平日我来连茶都没有,沾光沾光。”

寐妇问:“神农闹事是怎么回事?听说有神兵受伤,农户的房子都被点着了。”

食不甘说:“袭神兵、烧民房的都是泼皮无赖,现在都已经被抓了起来。冲突是因为百户按劳分粮,农户阻止神兵护法引起的。”

十问总结说:“食不甘帮懒汉讨粮,兵民冲突,懒汉趁火打劫。”

食不甘自嘲说:“照十问说法,食不甘岂不和懒汉一伙!”

十问笑言:“结果如此,岂是十问胡说。”

“哈哈哈哈”大家都跟着笑了起来。

甘妇脸色一红,替食不甘分辨道:“按口分粮,是怡乐园大法。大法怎能被随意践踏?”

怡乐园有拿洗衣服出息懒汉的习惯。寝不寐开玩笑说:“嫂子别急,我有证据,食不甘确与懒汉一伙。不信,你问问甘娃。在和你牵手中之前,他的衣服都是谁帮他洗的?”

寐妇甘娃是食不甘的共生阿妹,闻言也笑呵呵的看着甘妇。

甘妇嫣然一笑知趣的说:“你们高官议事,我不插嘴。今日我只做一个看客。”

寐妇、问妇也随声附和:“对对,我们只做看客。看南国大臣舌舞。”

十问年幼活泼,听到舌舞,滑稽的把舌头弄的呜里哇啦乱响,逗得几位贵妇几乎笑厥。

接下来,十问又把食不甘的国家责任法对寝不寐讲了一遍,把自己到赤田调研的结果也告诉了大家。最后,十问肯定了土橙的做法,严肃的说:“公平是神类交往的最基本准则。按户口分粮虽然是大法,但保护了好逸恶劳的无赖。别说神农们抵制,换了是我,我也会抵制。”

食不甘说:“我今天把大家叫到一起主要就是商量这个事情。按户口分粮,是怡乐园古文明时期的大法。那时候神类的主要劳动都集中在发明创造上,生产劳动基本都由机器完成。社会物质条件丰富,完全可以满足群众的正常需求。现今怡乐园,文明倒退,社会的主要劳动仍集中在生存劳动上。如果仍按户口分粮,劳动与不劳动一个样,必然会影响人们的劳动积极性,影响社会的发展。”

十问听到这里眉飞色舞的说:“我们就从土橙开始,把分配法修改一下,这样土橙的责任就可以免除。如果可以把以命抵命的法律也修改一下,户成的问题不就也解决了嘛。”

寝不寐觉得十问太过幼稚,抬头看了眼天空,打哈欠说:“说了半天,没我什么事情嘛,我可走了啊。”

“没你的事情怎么敢劳动大驾?!”十问半玩笑半认真的说。

“就是”食不甘随声附和道:“十问说得对,咱俩一个执法一个立法缺一不可。就说这按劳分配吧,大家都习惯了原有的分配制度,不通过天坛辩论,老百姓怎能明白其中含义?”

十问等了半天,没人理会自己的建议,忍不住问:“寝不寐认为我的建议怎么样?”

寝不寐故意撇开十问的问题说:“还是食不甘老谋深算。前法管前事,现法管今事。要想户成不死,土橙无责,必须有一条追究以往责任的法律。我觉得国家责任法倒是生得其时。况且以命抵命的法律是生命平等的法律,怎可以随便改变?”

听了寝不寐的回话,十问才知道自己幼稚。深思之后,他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天坛议事一季度才有一次,要想通过变法救户成和土橙,等的时间太长了。户成事大,有南王保驾,应该没有问题。土橙事小,无论如何也等不了一个季度。

十问这个问题终于想到了点子上。

怡乐园是公有社会,一切管理办法均称为法。

寝不寐突然精神的说:“南王新政依法治国,各种立法层出不穷。但法是死的,事是活的。在具体管理过程中,不能让事等法。神游节每季一次,如果法不分大、小、急、缓,都要等到神游节才去审定,不知又会产生多少新的问题。所以必须把天坛变成一个常设的办事机构,形成一种动态的法律进步模式,才能及时解决管理中出现的一切问题。”

寝不寐的建议得到了十问和食不甘的一致赞同,十问说:“天坛如能实现这一变化,就好像为法治装上了跳动的心脏,是伟大创举,可喜可贺。”

问妇不失时机的端起茶杯提议“为寝不寐干一杯”。大家纷纷响应。

寝不寐沉吟有顷,欲言又止。十问将军道:“寝不寐言犹未尽,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寝不寐吞吞吐吐的说:“这个,不是我不说,什么事情,能,瞒住十问,早晚一天大家都要知道……”

“那就说呗,还犹豫什么!”十问年少心急,忍不住催促。

寝不寐环视一周突然问:“凭良心说,你们觉得南王怎么样?”

“南王智慧、开明,是天下难得的好君……你怎么想起问这个事情?”大家七嘴八舌,不明白寝不寐为什么有这个想法。

寝不寐从怀中掏出一叠文书说:“这是我收到南王的三份提案。一份是细法提案,一份是关于国王的权力和选举提案,还有一份是关于紧急事态的法案。”

“什么?!”大家都对南王的第二份提案感到万分吃惊。

十问不拘小节一把从寝不寐手中夺过文书,一目十行的看了起来。

寝不寐解释说:“南王在提案中讲到,法治国家公民的一切行为都必须有法可依。法越细,特权越少,社会越公平。法律是否明细,就好像大树是否枝繁叶茂一样,是法律健全的判定标准。南王还说,国王也是普通公民,没有超越法律的任何特权。既然所有的官员都是通过选举产生的,国王也不能例外。普通百姓通过论坛发表自己的治国主张,只要得到群众拥护同样也可以当选国王。”

说到这里,寝不寐声音有些哽咽,停了下来。

甘妇流泪道:“上天赐予我们如此伟大的国王,我们没有理由更换南王。”

“对,对,我们绝不改选!”问妇和寐妇也流泪附和。

凉亭内陷入短暂的静默。

厨房那边有人在吵架。刚好有一对公仆过来换茶。食不甘让他把管厨房的厨神叫过来问:“厨房为什么争吵?”

厨神回答说:“负责清洁的度姆妻子怀了孕。厨房两天没有倒泔水,污水横流。刚才老积汶不小心滑了一跤,骂了他们两句。双方吵了起来。”

食不甘叫负责卫生的公仆度姆过来一看,他的妻子果然大腹便便。

食不甘质问管厨房的厨神:“厨房的分工可是由你安排?”

厨神答:“是。”

食不甘又问:“你分工时是否想到这种情况呢?”

厨神老老实实回答:“没有。”

食不甘命令道:“是你考虑不周,你又没有发现问题及时补救。在没有安排新神倒泔水之前,罚你去厨房倒泔水!”

食不甘对公仆一向和蔼。厨神头一次见食不甘发火,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赶快转身去倒泔水。

“食不甘处理问题真特别!”食神走后,十问取笑问:“府中的公仆没有管好,你有没有责任呢?”

食不甘闻言一愣,然后说“有”,起身立刻去倒泔水。

十问没有料到一个南国重臣,会干倒泔水这种小事,忙站起来拦住食不甘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是开玩笑的,让一个大臣倒泔水,说出去会让神笑话。”

十问一本正经的回说:“不打板子就没有记性,但打板子不能只打在公仆身上,把自己的问题忽略不计。”

十问眼看拦不住食不甘,求援的看寝不寐。寝不寐说:“他要去你就让他去,食不甘就是食不甘,食不甘就是如此。”

十问一脸歉意。

1

第七十八章 食不甘请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