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明越坡>第九十九章 抵达安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十九章 抵达安庆

小说:明越坡 作者:国之祯祥 更新时间:2018/9/4 7:50:29

最后,还是张士荣说话了:

“胡老弟啊,你的仗义我们都知道了。

这正如汪耀南所说,你在我们危难时刻出手,救了我们一船货。现在在我们资金吃紧之际,又把船投给我们入股。如果我们真的只分你两成,我们以后也会被别的朋友耻笑的。

要不这样,你再多拿一点儿。拿三成,我们几个人分剩下的七成。你看怎么样?”

这也真是好笑。一般人谈生意,都是希望自己多占点股份,自己多分点红。但今天却反过来了,我们都是劝对方多拿点儿。

我看这事儿僵持下去也没什么太大意义了,于是对他们三个说道:

“既然你们都这么看得起我胡某人,我就按张大哥的提议拿三成。

如果你们以后要是觉得我拿得多了,我们可以坐下来再商讨。毕竟我只出了一条船,这以后风里来雨里去还得麻烦你们三位了。”

三人一听我这番话,都表示我太过客气了。于是,我们又商讨了一下下一步的行船计划。

今天已经是在鄱阳湖停泊的第三天了,雪还没停,但下得小了些。估计也就是明后两天,雪肯定会停。

我们打算雪一停就入长江直奔安庆,在安庆休整。估计到安庆的时候也差不多是快过年了。正好上次在安庆认识了傅友广,我当时提议大家都在安庆过个年。

过完年后,我们在安庆改走陆路,他们则走水路。

沈万三他们听说我跟安庆的黑蛟帮也有些交情,都是大喜过望。

原来他们从苏州去景德镇一路上,遇到收过路费最多的关卡就是这安庆、池州一带的黑蛟帮。听说我救过黑蛟帮二当家的命,他们肯定高兴了,这以后黑蛟帮的过路费是不是就可以免了。

那这个是自然,我肯定得跟傅友广说说,他肯定也得给我这个面子。好歹这些生意里面,我也占三成的股份。

当下,我们又谈起了这跑船做生意的事儿。

沈万三表示他当前也比较缺人手。他带的这四个人,张士荣比较有驾船经验。汪耀南虽然以前在泉州当过水手,但时间不长,毕竟他年龄也不大,跑水路的经验还是不足。

另外两个人都是沈万三以前跑生意的跟班,就更没有当水手的经验了。

这话既然说到这里,我想起这船上原来还有一个跟着毛憨子的水手啊。昨天问他回不回去,他说他没地方可去,愿意跟着我们。

要不让他跟着沈万三他们去吧。也可以算得上是我为了这生意不光投资出了船,也出了人嘛。

于是,我对他们三个说道:“这船上原来还有个水手,那小子也还不错。待会儿我问问他,看他愿不愿意跟着你们去。如果行的话,就让他跟着你们吧。我这要拿你们三成的利润,我派一个人也算是我的一点儿诚意吧。”

沈万三他们三人一听,都表示赞同。让我一定要给这小子说通,这去苏州还这么远的路程,多一个有经验的水手,就更多了一份保障。而且这个水手以前就是这艘船上的,他对这艘船的情况也比较熟悉。

我对汪耀南的父亲汪大渊的事情还是比较感兴趣,于是也问了些相关情况。

汪耀南见我也不是外人,也没对我隐瞒他父亲的行踪。他只是告诉我他曾在泉州码头问过一些他父亲的旧相识,他父亲是搭的一艘开往南洋的货轮走的,但具体去了什么位置他也不清楚。

他现在孤身一人离开家乡跟着沈万三做生意,就是为了多挣些钱,以后带着他母亲去南洋找他父亲。

他父亲以前在家编写《岛夷志》的时候,也经常给他讲一些他的所见所闻。

他父亲曾反复提到从泉州出海后一直向南走,到达一个海峡的南口,有一个岛屿叫“龙头”。那里有一些土著居民,还有一些汉人居住。

那个地方森林、河流很多,全年降雨量也很丰富。关键是那个地方的气温不管是年温差,还是日温差都很小,有种四季如春的感觉,非常适合人类居住。

他父亲以前还说将来要带他出海,让他去那个地方亲身体会一下。

所以,汪耀南自己估计,他父亲很可能就是去了那个叫“龙头”的地方。

而且他父亲给他起“耀南”这个名字也是有两层意思。这其一是他们祖籍南昌,所以叫耀南;这另一层意思是,他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也能到南洋走一走,甚至希望自己的儿子在南洋有所作为。

我又问汪耀南还有没有他父亲编写《岛夷志》一书,我很想看看这本书。

汪耀南说他家没有。当年他父亲从南昌逃到泉州的时候就将此书带走了,因为留在南昌家中必然被官府查出来。

如果我真想看这本书的话,他以后可以介绍我去找泉州路的达鲁花赤偰玉立,他那里还保存有父亲的这本书。

不知不觉,我们三个就在舱室中谈了一上午。都已是过了午时的时分了,罗仁才摆了些吃的到桌上喊我们吃饭。

罗仁本来和我睡在一个舱室。这一上午,罗仁都跑到旁边陈元贵他们那舱室去跟他们下棋去了。

这罗仁摆上了吃食,我们才发觉这肚子还真是饿了。于是,我让他把其他几个人都叫来了,一起在这里吃东西。

当然除了张思淑。我现在很怕与这丫头打照面,但又怕她一个人闷坏了,我只好让裴德龙、崔道远给她送了点吃的过去了,并有事儿没事儿地让他们两个过去陪她说说话。

吃过饭之后,大家都散了。

沈万三他们三个说早上起了个大早,这会儿想去舱室里眯一会儿。

罗仁又要去陈元贵那边下棋,拉我也一起去。

我惦记着那水手小子的事儿,就让他们先过去。我让那水手小子留下,跟他谈谈正事儿。

原来这小子叫郑奇,以前在这船上大家都叫他“小七子”。

他是个吃百家饭长大的孤儿,现在已经二十一岁了,算起来小我两岁。

他十四岁那年遇见了毛憨子的父亲,毛憨子的父亲就让他上船跟着当水手。

后来毛憨子的父亲故去了,他又跟着毛憨子在船上当水手。这一晃他到这条船上都七年多了。

昨天毛憨子跳湖逃走后,他也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他也没地方可去,而且在这条船上七年多了,对这艘船也有了感情,感觉这条船就跟自己的家一样,因此昨天他选择了留下来。

我一听他说跟这艘船有感情,那就好办了。

于是,我对他说道:

“今天上午,我跟那沈老板他们都谈好了。这毛憨子跑了,这艘船也就算是我的了。

那沈老板他们的船算是毁了,他们运着瓷器要去苏州。我用这艘船入股和他们合伙做生意,以后他们挣了钱分我三成。

但他们总共就五个人,只有两个人会驾船。你既然对这艘船有感情,那就好办了。以后你就在这艘船上继续当水手,也算得上是我们合伙做生意,你就是我这方面的代理人。

你放心,跟着沈老板跑生意,他以后不会亏待你的。而且我这将来要是分了红,也少不了你的好处。

你这将来娶老婆、成家立业的钱,我都会从分红钱里面给你准备的。”

这郑奇听了我这番话,当即给我跪下了。正要给我磕头,被我强行拉了起来。

我说:“咱们不搞这一套。如果你认为我这个人值得交往,认可我,以后就叫我一声‘胡大哥’。你好好在这船上跟着沈老板他们干,我将来绝对不会亏待你。”

这下郑奇也对我表态了,让我放心,他以后就是我的小弟。有他在,这边生意上的事儿就跟我在一个样。

这事儿就算这么谈妥了。

晚饭时,我又把他和沈万三他们几个拉到了一起,互相介绍了一遍,事情就算是定下来了。

第二天早上,雪果然是停了。我们大家一商量,趁着天气好,出发吧。

于是,张士荣当船长,郑奇、汪耀南两个正宗水手,再加上沈万三的两个跟班及我带的罗仁、陈定邦他们也客串一下水手,我们就开始上路了。

这一路上无话,到达安庆码头的时候,是腊月二十七午后了。

船一靠岸,我让罗仁带着郑奇去采购一些物资。毕竟过完年,我们就要改走陆路了,得准备点东西,当然也顺便给沈万三他们准备点儿。

我则带着陈定邦、陈元贵二人去傅友广以前告诉我们他们黑蛟帮的联络点。这回了安庆,肯定得会会他,我还有生意上的事儿要跟他谈呢。

裴德龙、崔道远的任务当然是陪着张思淑,这丫头的确是让我操心。

至于沈万三他们几个,我让他们看着船,或者轮流上岸到安庆城耍耍也是可以的。

很快,我们到了黑蛟帮这个联络点。这联络点是个杂货铺,做生意其实只是个幌子。

这杂货铺也不大,也没有伙计,就是老板两口子。

那杂货铺的老板还记得我,因为上次傅友广带我来的时候,他知道我是他们二当家的救命恩人,所以特意记住了我。

51

第九十九章 抵达安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