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骊靬 西去东往>第二章 峡口偶遇救羌女 总管强势退官兵 五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峡口偶遇救羌女 总管强势退官兵 五

小说:骊靬 西去东往 作者:祁连高山 更新时间:2018/6/22 15:25:30

第二章 峡口偶遇救羌女 总管强势退官兵

这支商队目的地是哪里?

万里之遥西亚的帕提亚,

史书所称安息帝国是也。

达伊领袖阿尔萨克所立,

王朝之名就是国家之名,

不臣服塞琉古日渐强盛,

密特里达提赶走了塞人,

建立了国家与罗马抗衡。

(罗马亦即汉称之为骊靬,

看官莫烦提及此名频繁,

因与本篇所记大为有关。)

地域里海东南伊朗高原,

和两河流域叙利亚草原,

中亚部分游牧部落地盘,

经济落后却是国家盾牌,

西亚地块车船商贸兴盛,

道路四通八达商人云集,

可谓东方西方交流之地。

罗马帝国垂涎觊觎之地,

东方丝绸千里来此会聚,

少量安息贵族享有挥霍,

大部粟特商人贩卖罗马,

当然少不了会到达希腊,

还有高卢甚至埃及地界。

不难想象那位绝世艳后,

身穿丝绸幽会调情恺撒,

而这都离不开通道安息,

也就是此番商队目的地。

近年情况有变与前不同,

罗马指责安息阻断商路,

丝绸贸易即在安息止步。

安息享用丝茶富人剧增,

国力强盛导致财富洼地。

罗马奢靡之风逐渐兴起,

时尚丝茶自然趋之若骛,

需求大增却被阻在安息。

罗马商人随意被贬奴隶,

风传罗马为此将要征战,

畅通丝路不惜出征安息,

此为后话日后再表详细。

商队经番和过戈壁茫茫,

数日来到峡口城大道上,

寻道边平坦地扎营安帐。

驼主放话自主便宜半晌。

有人城中采货吃酒寻欢。

董柄进城寻一僻静沐浴。

拉东天生喜欢到处游览,

顺便观瞧奇珍异物把玩。

此城距删丹(今张掖山丹)近数十里远,

近距大道不足五里之地,

贩夫走卒多于此处停歇。

拉东远瞅董柄进一房舍,

跟将上来下马推门欲入。

董柄书童出来将其拦阻,

告其主人在里不可扰动,

浴房甚多为何独进此处。

拉东不理强入脱衣跳池,

“金川河中全族百人共浴,

白花花一片不分啥彼此,

汝一人赤条条有甚乐趣。”

董柄尴尬不快言语流露:

“沐浴净身乃人之大事,

岂能喧嚣适搔同流而污,

污浊之体怎容洁净心地。”

拉东不适热水跳将上来:

“闷肉汤怎比得河水清凉。”

穿好左衽衣又出得门来,

正撞见两兵士马上呵问:

“当家何在?”浴堂店主跑出

“可见生疑之人往来行走?

此人貌似匈奴可有通牒?”

兵士鞭指拉东叱问店主,

拉东摸出通行令牌高举。

店主掂脚看看高声念道:

“者来寨哈拉东西域经商。”

“难怪圈脸圈腿。”兵士嬉笑。

拉东横目攒拳激怒似狼,

“伏羌校尉手下怎能惹恼。”

店主强压那支铜臂铁棒,

近身贴耳还得声如蚊蝇。

转瞬高声对兵“官爷里请。”

“三日后再来叨饶热水烧好。

若有羌人现身即刻报告。”

伏羌兵士打马溜烟无影。

拉东气息渐平松肌释拳,

“湟水先零羌人大肆犯境,

汉廷大军征剿又筑长城,

严查羌人抓获役使城墙。

期盼霍爷转世护佑走廊。”

店主言语不合拉东心情,

骠骑神威灭其先人英名,

千里走廊不再游牧四方,

万匹骏马不能戈壁脱缰,

恰似羔羊还得忍耐取笑,

可也心安理得不做虎狼。

董柄此时沐毕出得房外,

以为拉东专候心生感慨。

书童寻路牵马三人归队。

路过巷口撞见两女蒙面,

徒步行走步履轻盈婀娜。

柄与一女错身眼眼相对,

转头依然相望心头震颤,

已过数十步那女频回首,

柄欲回看生生忍住那心。

拉东回顾痴痴盯住那女,

索性拨马回转上钱搭话。

两女快步前走又频回瞅,

转进前巷倏然不见踪影。

拉东撇马去寻却瞅一人,

正是算子墙角与人接耳。

那人毡帽盖面好似匈奴,

感到被人瞅看一闪无踪。

拉东寻女搭话不着返回,

好比赶鹰捉兔空手无果,

“那女人目光利如刮骨刀。”

似告诫董柄又自我解嘲。

“有人追着挨刀还要适骚。”

书童揶揄拉东董柄暗笑。

三人行至峡口马羊榷场。

自霍将军驱除河西匈奴,

汉设四郡走廊尽属王土,

与匈和亲化干戈为玉帛。

赵充国屯田万民多安居。

峡口要道商贾东西云集,

虽百里外羌人时常扰袭,

但有汉卒屏障一如平常,

马羊茶叶丝绸交易自若。

却说拉东三人穿行人群,

忽又前面蒙纱女辈闪现,

可听身后传来马蹄声急,

尘土飞扬中现出五六骑,

“月支人休再走原地待查。”

拉东看清汉军兵卒喊话,

猛然下马抽马飞奔而去,

“啊呔上马速走莫使捕捉。”

回首一道目光钢中见柔,

一女跃上马背面纱掉地,

长发披面抓另一女趴马背,

马不停蹄卷尘城外直奔。

“捉拿羌人。”汉骑眼看就至,

拉东拽缰跨马董柄身后,

弯腰绸起书童横放置中,

双脚狠踢马肚扬蹄惊奔,

侧身不忘捡起落纱嗅闻。

及到城门一哨人马突入,

张弓搭箭射翻身后追骑。

忽有一箭飞临董柄面门,

拉东揪柄发髻后仰闪过,

“发肤受之父母安能扯揪。”

董柄忍痛斥责拉东鲁莽。

“几缕发丝救汝一命大值。”

拉东笑吹手中发风中扬。

出城但见两女人马簇拥,

决尘而去转眼消失无迹。

“披发覆面必是羌人无疑,

为何月支装扮掩人耳目?”

拉东端详捡拾丝绸感慨,

百多年前月氏游牧河西,

匈奴强盛逼迫千里迁徙,

西迁西域伊梨河谷繁衍,

后被乌孙攻击退阿姆河流域。

尚有一族滞留祁连生息。

“追兵又至发呆何益快逃。”

书童趴于马背忽地叫嚷。

果然远处得得马蹄急促。

“转滩逃脱不能祸殃商队,

甩掉追兵伺机寻路返队。”

拉东欲与商队南辕北辙。

“不必周折商队自会解脱。”

拉东见柄自信决意从其。

不多时辰三人回到商队。

十余兵骑随后飞奔跟来,

为首勒马高呼“头领何在?”

驼主总管应声疑惑上前。

“尔等胆敢窝藏羌人奸细。”

军卒挥舞马鞭盛气凌人。

驼主不明就里微汗渗出,

素来劫匪尚可但怕官骑,

心怀忐忑暗里把总管觑。

总管面色不敢招手护队。

秦护队驱马前撩起衣袍,

拉东偷眼看有牌系起腰。

“速速悄然退去不可造次。”

护队声小可也斩钉截铁。

军卒呆楞片刻拨马回撤。

驼主安然心中石头落地。

身旁总管肃然眼望戈壁,

“严加管束少惹麻烦切记。”

驼主诺诺心中自是不乐。

拉东背对总管凑近低声:

“那总管何来头受其数落。”

“日久可知晓无事莫惹。”

驼主转身高声通告大伙:

“今日起离队报告规矩从事,

人已到齐收拾妥当出发。”

4

第二章 峡口偶遇救羌女 总管强势退官兵 五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