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骊靬 西去东往>第四十七章 云月昏倒谁操心 拉东劝归真婆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七章 云月昏倒谁操心 拉东劝归真婆心

小说:骊靬 西去东往 作者:祁连高山 更新时间:2019/5/9 9:08:16

  第四十七章 云月昏倒谁操心 拉东劝归真婆心

  一六一

  三公子猛夺短剑抹脖颈倒地而亡,

  临断气前慨言:“吾夫人云月,

  不愧为豪杰,其言如雷使吾等羞愧,

  还有何等脸面面对俄博城千百族众,

  吾有幸能与云月公主在俄博城成亲,

  天地可鉴祁连山可鉴此生已无憾。”

  鲜血喷溅而出与雨水交融混流地面。

  烧当大公子接替成为俄博城新城主,

  准许云月等送亲队伍出西城门西行。

  云月对董柄微笑言“婢女来扶吾上马。”

  董柄书童拦住董柄言“真是没羞没臊,

  还想让吾家先生一辈子为汝奴受汝唤。”

  云月好似有气无力的过来踢开书童:

  “管汝甚事,小屁孩知道个什么。”

  慢悠悠的来到董柄面前手扶董柄肩。

  就在董柄条件反射似的要躲开,

  云月竟然一下子倒向董柄之怀,

  董柄下意识的伸手抱住了云月,

  伊昏了过去,身体本来就不适,

  在成亲现场,伊强力忍耐支撑,

  挟三公子时,已然忘却了生病。

  等能够安然出城西行,心中石头落地,

  身心放松之时已无法或不想再撑,

  便想找一个可以倚靠之人或地方,

  身体陡然一下酥软头脑倏然发困,

  倒在董柄怀里是有意还是无意,

  是故意而为还是懵懵懂懂而为,

  只有伊心中伊念头里清楚明白。

  哈拉东吓一跳以为其要驾鹤而去,

  手指在其鼻孔处试探才知其昏迷,

  董柄似乎知道云月累困了要昏睡,

  示意书童两人抬手抬脚放其于马上,

  书童言抬不动要董柄一人抱过去。

  哈拉董嫌两人磨磨蹭蹭没利索劲,

  大步过去抱起云月横卧骊骓马背,

  牵起缰绳为云月牵马心中甚情愿。

  董柄则想到伊在马背上甚是颠簸,

  便去和风雪莲商议云月暂坐马车,

  说了云月的情形由于生病和劳累,

  昏迷不醒不能再卧于马背受颠簸。

  虽然云月实为送亲队伍的掌管者,

  但表面上要装出是风雪莲的婢女,

  因而风雪莲出嫁的公主要坐马车,

  云月只是个婢女没有坐马车的份,

  只能骑马跟随在风雪莲马车前后。

  风雪莲自然爽快答应没有啥二话,

  很清楚自己真实身份担当何角色,

  虽然曾经以往自己的确也是公主,

  但是现在小月支公主已不复存在,

  自己已成为婢女主人是羌人云月,

  世事变幻就在恍惚之间白狗过隙,

  人生轮回反复无常世事难料难测,

  认命顺从天意风雪莲顺其自然,

  西行路上坐马车看云月骑马随前后,

  起先内心惴惴不安窃以为不成体统,

  但很快心安理得因为遵从了主人令。

  风雪莲就是这样正如悬崖上的雪莲,

  风雪严寒给予与恶劣环境共存共生,

  不断适应宽容包容自足常乐之品行。

  答应董柄只是不明为何是其来出面,

  隐约觉得此中定有隐情又不想深究。

  董柄又请风口着两个下人去抬云月。

  哈拉东没想到董柄比自己想得周到,

  暗自不服拨开两下人自己抱起云月,

  三步并两步将云月抱至马车放里面。

  一六二

  送亲队伍离开俄博城西行在祁连山,

  一路经过卓尔山越过马拉河及黑河,

  在鹦鸽嘴因大雨滂沱停歇了一两天,

  期间一阵冰雹砸在荒原山坡及河湾,

  天气已经越来越凉甚至冰冷于早晚。

  这日晨起董柄在马车内听嘈杂声传,

  见商队护卫副头领安平突然大声喊:

  “死人了,什么鬼天气,赶快离开。”

  董柄过去才看到了一护卫已没气息,

  看尸身全身僵硬如冻僵发丝已结冰,

  显然被冻死于山谷在这山中寒冷天,

  虽然时令尚未到中秋时节树叶未黄,

  然而祁连山里气候不同于山外绿洲,

  此时已经如初冬一般冰冷浸入骨髓。

  哈拉东蹲下细看尸身又看了看安平,

  半响没说话像在思谋什么很大一会,

  才言语道:“祁连山马上越来越寒冷,

  吾们进山时没想到会呆这么长的时间,

  未准备过冬衣物大家都穿着单薄少暖,

  干粮干肉所带不多天冷兽禽多将冬眠,

  狩猎难寻野味踪迹野果野草也将枯败,

  若继续行进祁连山必将冻馁死亡伤残,

  因此要尽快离开祁连山赶往张掖郡城,

  与商队汇合一同经酒泉敦煌再到西域,

  自此西行百里至肋巴湾有山道通向北,

  经草场过丹霞向东经甘泉到张掖郡城。”

  哈拉东说完便看着董柄好似就为其言,

  董柄知道哈拉东此言就是在说给其听,

  让其内心纠结从而做出决定回归商队,

  但小觑了董柄的决心和毅力以及耐心,

  瀣谷求学邵阳卑鄙残忍尽杀众多儒生,

  宿儒名师已如星般坠落令人扼腕伤悲,

  因此董柄心中发誓绝不再见邵阳总管,

  那是魔鬼的化身邪恶的替身不能容忍,

  对其只有愤怒和心中充满愤恨永世永生,

  不会与此人同行连一面也不愿不屑相见。

  西行只有一个目的唯一的目标敦煌求学,

  在长安就已听说了河西有两大儒家圣地,

  一是瀣谷如今已不存在一是敦煌在召唤。

  内心意志如铁口中自然发出果断的声音:

  “要去汝等尽可自去吾独行祁连山西行。”

  “还有吾跟随吾家先生把艰难困苦走遍。”

  书童连忙表态要始终不渝追随先生。

  “扯淡,书童小孩,汝满脑子之乎者也

  也像小孩般不识时务不明事理倔强之人,

  两人一大一小独行祁连再无同伴照应,

  必冻死于路上饿死于途中或走兽腹中葬身。

  吾们结伴西行同食过一锅饭同饮过一袋水,

  岂能忍心见汝奔赴死地即便路人相遇定相助。

  如同汝救女奴索娅从来未曾见过其面。”

  “君子不强人所难不夺人之志不屈人所愿。”

  董柄言语斩钉截铁不容劝解如水不倒流。

  哈拉东并不就此死心因要兑现承诺向总管,

  同时也为了交差后满足云月要求一同向北,

  突然哈拉东灵光乍现想到一计搬出一个人,

  定能劝说董柄迷途知返心甘情愿回归商队

0

第四十七章 云月昏倒谁操心 拉东劝归真婆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