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屠城日记>十二、渡部武二(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二、渡部武二(中)

小说:屠城日记 作者:页锋 更新时间:2018/8/20 11:30:11

一会儿,外面传来几声爆炸声,在宁静的夜晚里显得格外震耳。这是岸谷他们在往砖窑里投掷手雷,爆炸声离我们不远,我们能感觉到地面在抖动,房梁上也震落下些许灰尘。再瞧那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刚停止哭泣的小女孩又放开了声音,少妇也跟着哭了起来,瑟瑟发抖的两人已经忘了该做什么。又过了一阵,外面传来几声枪声,是岸谷他们在对没死的人补枪,少妇似乎也猜到了些什么,流着泪狠狠瞪了我几眼。我能感受到她眼神里透出的那种怨恨,不敢与她对视,默默地将头扭到一边,一股焦味从锅里散发出来……

“嘿,吃的弄好了吗?”岸谷和其他人说说笑笑闯了进来。

“弄好了,你们先休息一下。”我忙应道。

士兵们进屋后,有几人放下枪围坐在方桌四周,其他人随岸谷走到灶前,我则退到了一旁。坐在凳上的人取下枪上的刺刀擦拭,借着昏暗的灯光,隐约能看到刀上暗黑的血迹。瞥见这些,少妇一下瘫软下来,岸谷和石川上前将她扶起,少妇双手撑住灶台,腿脚却不听使唤,摇晃着身子几次险些摔倒。相反,小女孩此刻反倒安静下来,沾满碳灰的小黑脸一脸茫然,像是已被吓傻。岸谷伸手从锅里拿出一张表面焦黑的烙饼嗅了嗅,皱了皱眉,说道:“这是做的什么东西?是人吃的吗?真是浪费粮食。”

岸谷将手中烙饼使劲扔在地上,对我说:“渡部君,让你上战场杀敌,你没胆量,让你守住两个女人,瞧瞧这些弄焦的食物,我该说你什么好呢?你就该变成个女人留在家里绣花。”

岸谷的话引来队友们哄堂大笑,我的脸有些微微发烫。岸谷将身子靠近少妇,由于凑得太紧,看上去鼻尖几乎贴在了她头上,他嬉笑着说:“外面砖窑里肯定有你的男人,他现在已经死了,不过你很走运,死了一个换来十几个,等我们填饱肚子挨个陪你入洞房。”

岸谷的话又一次引来一阵狂笑,离少妇较近的士兵中有人在她脸上、屁股上摸了几把,她脸色苍白,扭动着身躯躲开伸来的手。岸谷止住他们不安分的行为,一手端起灶上的旧竹篮递给旁边的石川分饼,一手抓起一张饼放到嘴边狠咬了一口。石川最后一个走到我面前,这时篮子里仅剩下一张饼,石川拿起饼瞧了瞧空篮子,阴笑着对我说:“渡部君,我们出去这么长时间,想必你已吃过了吧?怎么样,告诉我味道如何?”

盯着他手里的饼,我咽了咽口水,说道:“石川君,我跟你一样坚守在岗位上。”

“坚守岗位?你们听见了吗?渡部君和我们一样在坚守岗位。”石川大笑着扭头望向其他人,其他人也跟着笑起来。

“是岸谷君安排我留在屋里,如果不是我守着,你能吃到食物吗?”我愤怒地瞪着石川。

“渡部君,你不留在这里,难道还能出去杀敌?要不这样吧,如果你现在把那小女孩杀掉,这张饼归你,如果没胆量就闭上你的嘴。”石川止住笑声扔掉篮子,从腰间拔出匕首递向我。

“拿刀杀了她,我的这张也给你。”从桌边和灶边传来几声附和。

其余人开始起哄,我不敢直视石川挑衅的眼神,更不敢接过他手中寒气逼人的匕首,只能无助地站在那里。我习惯了这样的场景,当然,他们都也习以为常,很快就像没事一样自顾自地啃着手中的大饼,石川收起匕首走到桌前和其他人说笑,丢下我傻傻地站在那里。津川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我的身边,他用手拐了拐我的手臂,将半张饼塞进我手里,小声说道:“别跟他们计较,你也饿了,吃吧。”

“这……那你呢?”我感激地问。

“我不饿,最近胃不太舒服,吃吧,趁热。”津川拍了拍我的肩膀。面对津川一直以来的照顾,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眼泪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

过了一会儿,岸谷见所有人都吃完了东西,拍拍手,大声说道:“饿得久了吃什么东西都香。诸位吃饱了吗?饼的味道刚才都已品尝,不知道这个支那女人味道如何?大家有没有兴趣尝一尝?”

岸谷话刚说完,屋内一阵骚动,岸谷捋了一捋少妇的头发,突然从后腰将少妇抱起,少妇先是一怔,续而大叫着猛烈挣扎。岸谷大笑着说:“劲头挺大,一会儿我们会把你弄舒服,到时候你会很感激我们。”

石川和宫本嬉笑着上前紧抱住少妇两条大腿,小女孩见状,急奔到少妇跟前,试图掰开宫本的手。可小女孩用尽全力根本无法撬动宫本粗大的手掌,一急之下,她低头在宫本手背上狠咬了一口,宫本疼的一声大叫,松开了少妇左腿。宫本扬起左手一掌打在小女孩脸上,她头一歪踉跄几步摔倒在地,宫本嘴里叫骂着紧跟上前,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将她提起,左手拔出匕首在她眼前晃来晃去。她没有哭闹,异常的镇定显得和她年纪极不相符。那边,少妇大声哭喊,双手使劲抓扯岸谷手背和衣服。

“宫本君,住手。”岸谷喝住宫本。

宫本松开小女孩,应道:“难道岸谷君要留下这个小东西?”

“宫本君,别太鲁莽,你可是大日本帝国的勇士,怎么能对一个手无寸铁,丝毫不能构成威胁的小女孩下手呢?”岸谷说道。

“这类事件不是随时都在发生吗?这个村子的人已被清除干净,留她有何用?还请岸谷君多多指教。”宫本诧异道。

宫本说完,欲将小女孩往屋子中间扔,可小女孩双手死死抓住宫本的衣袖。他用另一只手掰开她的小手,但只要他的手一挪开,小女孩立刻又伸手将他紧抓住。“宫本君,她粘上你了,实在不行就带回日本去,把她养大给你做个儿媳妇也行啊。”岸谷笑道,众人跟着大笑。

被众人一激,宫本恼羞成怒,边骂边伸手去抓小女孩。说时迟,那时快,小女孩对准他伸来的左手,再一次张大嘴巴狠咬了下去,不偏不斜,正好咬了在他的虎口处。这次,小女孩使出了浑身力量,无论宫本使出什么解数,都无法松动她的小嘴,直痛的宫本一阵狼嚎。宫本气急败坏,腾出右手掏出盒子里的手枪,抵在她的脑门上,而她,并无一丝惧意。最终,宫本一声枪响结束了小女孩幼小的生命。随着那声枪响,少妇昏厥了过去。

“为什么?她只是个小孩子。为什么要这样?”我害怕的哭喊道。

“渡部君,也许这里真的不太适合你,你不配跟勇士们待在一起,去外面守着,这是给你的新岗位。”岸谷冲我说道。

我试图再争辩几句,却被津川拉出了屋外,他边走边说:“渡部君,你还很年轻,很多事情你都无法阻止,不想做的就看在眼里,不愿看的就闭上眼睛,没必要跟他们发生争执,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

在较远的土砖墙下,我甩开津川的手一屁股坐在地上,背靠砖墙,有些愤怒地说道:“杀人、放火、强奸、抢夺,津川君,为什么我们不能友好相处?请你告诉我,究竟是我有问题,还是他们有问题?”

津川没有搭话,蹲下身子紧挨我坐下,从兜里抽出一支香烟点上,吧嗒了几口递给我,说:“来,吸几口能减少些烦恼。”

我从来没吸过烟,可在目前这种心情下,我毫不犹豫地接过香烟放在嘴里猛吸了一口。烟雾顺着嘴吞进喉咙,吸进肺里,突然间像堵塞了我的所有肺泡,引起肺部强力收缩,引来我一阵剧烈咳嗽,呛得的我鼻涕、眼泪、口水全都流了出来。津川抽出我手指间夹着的烟,用力拍了拍我的后背。

此刻,屋子那边传来士兵们的欢呼声和打骂声,声音回荡在寂静的黑夜里。我用双手捂上耳朵,努力不让一丝声音钻入,努力让大脑不想任何东西。直到过了许久,当见到有人出门时,我才从耳朵上移开了双手。

“嘿,渡部,渡部君,过来。”岸谷站在屋门外冲这边喊道。

津川拉了拉我,我极不情愿地站起身跟在他屁股后面走了过去。岸谷伸出肮脏的手拍在我的肩上,阴阴一笑:“支那姑娘的味道比面饼好吃多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遇到,去吧,别错过这次机会,我们有耐心,在外面等你如何?还有你,津川君。”

“岸谷君,这几天肠胃不舒服,这会儿肚子疼的厉害。”津川捂着肚子说。我知道他是装的,刚才坐在地上时还好好的,刚走几步就肚子疼?

“我对你们干的那些事情不感兴趣,出来这么长时间,我想我们该归队了。”我说。

“年轻人,别着急,还有些事情需要你处理,是岛谷队长特意安排的。”岸谷挪开手对我说道。

“大家都已填饱肚子,你们刚才不是也得到了满足,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我有些疑惑。

“里面的支那女人已经失去了价值,我们不再需要,你现在进去将她处理掉。”岸谷淡淡地说。

“为什么要杀她?为什么是我?”我有些慌乱。

“她们只是帝国勇士的玩偶,难道你要将她们带在身边?不处理掉,万一以后生下子女,谁知道是支那人的,还是我们的,如果是我们的,谁知道是我的,还是田中、石川的。在支那留下种是件耻辱的事情,所以没有别的选择。”岸谷轻笑几声,接着拉下了脸,“至于为什么是你,这是岛谷队长安排的。渡部君,你不是害怕见到血,害怕杀人吗?从今天起,我们将着力培养你克服这些毛病的能力,让你战胜恐惧,战胜自己。眼前就是一次机会,你先从里面没有抵抗力的女人开始,去吧。”

“可是,我……我……”

“岸谷君,你瞧他这么紧张,还是让别人去合适些。”津川插嘴道。

“为什么让别人去?这可是岛谷队长吩咐的,是命令,难道你也要违抗命令?”岸谷提高了音量,然后扭头道,“田中、宫本,你们出来帮助帮助渡部君。”

田中、宫本跳出门外,他们按照岸谷的吩咐,一人抓住我一只手臂往屋子里拽,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扑通扑通”蹦个不停,津川摇着头无奈地站在一旁。

进入屋内,跨过躺在门口地上的大黄狗尸体,当看清屋里情形的一刹那,我浑身一凉,像被从头浇下一盆冰水。小女孩瞪大双眼躺在地上,脑袋上的血流了一地,少妇光着身子,披头散发蜷缩在灶角,木讷地盯着地上,嘴里不停地嘀咕着什么。石川等人围在少妇身边指指点点,我一句也听不进去他们说的话。

“大家都让开,渡部君要做事了。”田中对石川等人说。

石川等人转过头来疑惑地看了看狼狈不堪的我。“你们不是要强迫渡部君做他不愿意做的事吧?他可是未成年人,还不知发育成熟没有。”石川表情夸张地说。

“诶,石川君,这你就猜错了,为了渡部早日成为真正的男人,岛谷队长决定让他拿起武器磨炼意志。”田中应道。

“他要杀人?我没听错吧,岛谷队长的想法很是奇特。”石川用怪异的眼神望着我,所有人的眼光都聚集到了我的身上。

田中放开我的手臂,拔出匕首递到我的胸前,我很惶恐,不敢伸手去接,结巴着说:“我……我不要……不要……不要杀人,你……你们别……别逼我。”

“你们瞧瞧,还没动手就被吓成了这个样子,小心吓尿裤子。”石川嘲笑道。

耳边传来几声“懦夫”、“胆小鬼”的羞辱,我低着头的脸越发滚烫。不知什么时候,岸谷站在了我身旁,他接过田中的匕首硬塞进我手里,大声吼道:“上,这是命令。”

头皮有些发麻,我轻握匕首的手不听使唤颤抖不停,呼吸变得异常急促起来。不知是谁在背后推了一把,双腿跌跌撞撞地往前冲出几步,停在距离少妇不足两米的地方。少妇猛地抬起头来,游离的目光瞬间凝聚在一起死死地盯着我,犹如一道烈焰直射进我的心里,烧得我浑身每根汗毛都竖了起来,手不由自主一松,匕首“哐啷”一声掉在地上。岸谷上前狠踹了我一脚,骂了句:“捡起来,没用的东西。”

颤颤巍巍弯下身子拾起地上的匕首,我握住它机械地靠近少妇,她仍然目光如炬死盯着我,令我不得不避开她的眼神,真恨不得一刀扎在自己身上。距离她半米时,我不敢再前进,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见我没有行动,背后又传来岸谷的声音:“该死的家伙,你让我们分队在小队里丢尽了颜面,以前没人责怪你,可现在每个分队都在竞赛,你这是在拖我们所有人的后腿。田中君、宫本君,拜托你们两位帮助他一下,不要再浪费大家时间。”

岸谷说完,田中、宫本迅速上前一左一右牢牢控制住我的身体,他们一人伸出一只手紧握住我握刀的右手,使劲将我往少妇身上拽去,刀尖正对着她的胸膛。我拼命往后退,但无论如何也敌不过他们二人的合力,刀尖渐渐移近她,40厘米、30厘米、20厘米……我紧紧闭上眼不敢再看前方。

“这样也能杀人?真受不了你们。”背后再次响起岸谷的咆哮。

紧接着,我的后腰部被重重踹了一脚,本来就已往前倾斜的身子猛地扑到少妇身上。瞬间,我能感觉到匕首穿过她的肌肤,摩擦过肋骨深深扎进体内,她轻轻的一声闷哼清晰地响在耳边。我的身子软了下来,田中和宫本趁机抓住我的手在她身上又刺了几刀,每拔出一刀,一股粘稠的鲜血就会溅到我的手上、脸上,我发疯一样大声叫喊,直到他俩放手走开。我松开手,双腿像灌了铅般沉重,刚退后一步便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慢慢睁开眼睛,让我此生难忘的一幕呈现在眼前——少妇靠在墙角耷拉下脑袋,一头散发垂在胸前,匕首插在她的胸膛上,腹部、腰部各有两处伤口,腹部刀口上除了鲜血还有团白色的东西被身体压迫着往外蠕动,应该是大肠,几处伤口的血正汩汩往外涌着,顺着她的腰、腿流到地上汇聚成滩,再流向我的脚跟。它像一条被恶魔附体的暗红色毒蛇,慢悠悠向我游来,我惊恐地叫喊着往后退缩,一低头,蓦然看见衣服上、手上全是鲜血,脑袋顿时嗡嗡作响。岸谷的骂声、队友们的嘲笑声环绕在我周围,渐渐地、渐渐地,我失去了知觉。在岸谷他们眼里,我就是一只猴子,一只没见过世面的猴子。

脑袋晕晕沉沉,当我稍微有点意识的时候,我已经被津川和二等兵志田架着走出了很远。身后传来“噼噼啪啪”的声音,回头望去,远处的草棚正被大火吞噬着,大火引燃了土砖墙上的干草,火光照亮了附近的树木、砖窑、田地,映红了无尽的夜空。

回到小队临时营地已是夜里10点过后,其他分队的人早已归队,岛谷和一些士兵在屋外空地上围着几个火堆烤火。见一分队回来,传令兵立刻跑来通知我们今晚执勤的人员,由于上半夜执勤人员已全部安排在回来较早的分队,所以我们分队被安排在凌晨4点至6点,一共两组人员,每组两人。我被安排和石川一组,负责守在西北面的一个制高点,另一组是志田和田中,负责守在南面的一个制高点。接受完命令,岸谷等人围到火堆旁与其他分队的人高谈阔论起来,我和津川领过背包静静地走向传令兵安排的屋子。

屋檐下有一口水缸,我冲过去趴在缸边反复搓洗双手,再捧起冰凉的水泼在脸上、身上,洗净浑身上下的血迹。缓缓气进入屋里,里面没有床,我选择了一个靠墙角落,解开背包铺上毯子,感觉头还很晕,手脚依然有些乏力,索性合着湿润的衣服裹上被子躺下,我很快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被津川叫醒,睁开涩涩的双眼,津川告知换岗时间快到了。撑起酸软的身体,感觉脑袋晕的更加厉害,大脑像是松散开来,额头上、手心里都有些发烫。打起精神站起来,整理衣帽,捆好背包,检查装备,背上步枪出了门。门外不远处还燃着一堆篝火,石川、志田、田中三人蹲坐在火堆旁,见我出来,石川直起身挎上枪向我挥了挥手,我走过去与志田、田中二人告别,随石川一道往西北面的岗哨位走去。

0

十二、渡部武二(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