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屠城日记>十三、两个女人(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三、两个女人(下)

小说:屠城日记 作者:页锋 更新时间:2018/8/28 13:18:40

没料到昨晚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所有一切都令我毛骨悚然,感觉一股股寒气从四周袭来,我不由地裹紧了身上的衣服。

岸谷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揉了揉双眼,打着哈欠对我说:“渡部君,我和山口君被这女人又哭又闹的折腾了一整晚,现在很困倦,我去休息会儿,你先盯着她,千万别生出什么事端。”

“岸谷队长,你这是要回驻地吗?”我小声问道。

“屋里休息不太舒服,我去外面晒晒太阳,去去身上晦气,放心吧,就在院子里不会走远,有什么事情叫我一声。”岸谷道。

我应了一声,岸谷拾起靠在墙边的枪挎在肩上一摇一摆往外走去,走到房门口回过头来,笑着对我说:“我出去后,屋里就只剩下你和那个姑娘,要做什么事情动静小点,别扰了我睡觉。”

待岸谷走出屋子,我重新把目光移到丫环身上,也许是蜷缩时间太长,她会忍不住伸伸腿,微微活动一下手臂。偶尔,她会警惕地瞄我一眼,四目触及,她又闪电般躲避开,低头注视着床上的同一个地方。她如此这般模样,与我每次见到岛谷倒有几分相似,不知不觉对她产生了怜悯之心,这种心情渐渐累积起来,强烈的驱使我站起身来走向她。丫环见我靠近她,惊慌地缩紧身子,浑身颤抖的更加厉害。

我不敢靠她太近,怕刺激到她发生意外,小声叫她不要害怕,可她听不懂我在说什么,惊慌失措地将双手挡在胸前,我又试图通过手势让她收起戒备,可惜还是徒劳。正准备放弃与她交流回到桌边时,丫环放下手轻声说了句话,虽然不明白她在说什么,但心里仍然腾起一点激动、一点欣慰。忙连比带划告诉她,我没有任何恶意,有什么需要尽管告诉我,我会尽力帮助她。显然,她还没有领会我的意思,一脸茫然看着我。

“肚子饿了吗?桌上有东西,需要吃点吗?”我比划着说。

丫环注视了我很久,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我弄不懂那是什么意思,索性走到桌前把盛着馒头的碗端过来放在她身边。丫环愣了会儿,试探着慢慢移动被捆住的双手,手到碗边时迅速抓起一颗馒头塞进嘴里,瞧她这般狼吞虎咽,定是很久没有进食,我冲她友善笑了笑,让她慢些吃。吃完一颗,丫环又抓起一颗塞进嘴里,吃完两颗馒头后,她停下来冲我叽里咕噜说了句什么。我猜想她刚吃了馒头口渴,可能是在向我要水喝,于是我转身去端桌上的稀粥。刚转过身,身后传来“哐啷”碗碎声,再回头,只见丫环站在床上弓着身子,头顶对着床另一边的墙壁,她这个动作分明是要轻生,我来不及多想,冲上床一把抱住她的腰部。

丫环几番挣扎始终没能挣脱我的双手,被我摔倒在床上,压抑了许久的泪水从她眼里夺眶而出。把她扶起坐着,替她披上掉在床上的棉袄,她身子一软,瘫倒在床“呜呜”大哭起来。我想安慰一下眼前这个泪眼滂沱的苦命女人,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能傻傻地蹲在那里清理被她踩烂的碗碎片。还好,丫环哭声并没惊动院子里沉睡的岸谷,要是惊扰了他肯定没有什么好结果,收捡完馒头、碎片,我不敢离开她,怕她再做出轻生举动。许久,丫环哭的有些累了,只剩下重重的抽泣,我也蹲累了,脚有些发麻,不由得一屁股坐在床上。屋里气氛显得有些沉闷,沉闷的让人心烦意乱,让我联想起在部队被人欺负的时候,回忆往事,我竟鬼使神差地断断续续给丫环述说起过去,畅想起未来。她渐渐止住抽泣扭过头来盯着我,盯得让人不太自然,只是和先前想比,又黑又大的眸子里掺入了些许柔和。我越说越投入,越说越投入,已然忘了旁边这名女子是谁,忘了自己是谁,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忘了过去的茫然岁月……

大约下午3点过,岸谷夸张的一声大叫把我拉回到现实,我慌乱地抓起碎片跳下床,刚走到圆桌前,岛谷带着一名少尉士官和我们分队的几名士兵闯了进来。听岛谷称他为赤坂君,我想,他应该就是与岛谷比赛杀敌的炮兵小队长赤坂太郎,这阵子随处可见他们的事迹报道。岛谷令岸谷带着分队所有人到宅门外守候,当然也包括我,从赤坂刚跨进屋盯着床上丫环的表情,我就猜到他要干什么。我们5人退到宅子外掩上门,岸谷和其他3人聚在石狮旁,时而开怀大笑,时而低声议论,而我,又独自背靠在了昨晚靠过的那面墙上。

白天声音很嘈杂,城里的敌人还没被全部消灭,枪炮声此起彼伏,完全掩盖了宅子里传出的声音。然而十几分钟后,丫环的几声惨叫让人听的真切,听得揪心,令所有人为之一怔,宫本端起枪欲冲进去看个究竟,却被岸谷拦了下来。岸谷笑道:“宫本君,你这是要干什么?”

“你们没听见吗?里面弄出这么大动静,我进去看看。”宫本答道。

“听见什么?我们什么也没听见,你想想,两名训练有素的士官在里面,你冲进去能做些什么?最好还是耐心在外面等着,免得进去后弄得大家尴尬。”岸谷说道。

宫本收起枪说:“提醒的好,还是岸谷君有经验,我们大家都该向你学习。”

“宫本君,你谦虚了……”

他们正说着,岛谷和赤坂打开大门走了出来。岛谷吩咐岸谷带领队员到街上巡逻,回去后找人来把这里收拾干净,说完,两人头也不回地走了。岛谷的话让所有人摸不着头脑,为何要找人来收拾这里,而不留下人继续看守?待他俩远去,岸谷带着好奇率先进入了宅子,其他人也跟着冲了进去,我走在最后。

推开厢房门,房里的一切让所有人一惊,就连岸谷也似乎有些害怕,情不自禁发出一声轻叹,我的双腿更是不听使唤颤抖起来。房里,丫环光着身子横仰在床与地之间,腰部以下搭在床上,身子从床沿边仰下来,两只手和辫子垂在地上。细看之下,丫环双眼被刀挖去,留下两个鸽蛋大的血窟窿,鼻尖也被削平,鲜血填满了露出的鼻洞,颈上致命的刀口上还在不停流血,腹部肚脐上横着一道十多厘米的口子,花白的肠子和着血液、腹腔液体涌出体外……

无法想象几分钟前厢房里发生了什么,不明白岛谷和赤坂为什么要对一名弱女子下如此毒手,若只是要她的命,颈部那刀就已足够,为何还要留下那么多惨不忍睹的伤口。

“渡部君,拿着。”田中捧起圆桌上的碗递了过来。

接过碗,当看清碗里的东西时,我发疯一般将它扔在地上。原来碗里稀粥上漂浮着从丫环眼眶里挖出的眼珠,稀粥已被染成红色,眼珠上布满了血丝,在碗里荡来荡去直盯着我。

岸谷招呼我们离开这里,他也同样不愿在这里多待片刻,我们5人迅速走出了宅子。按岛谷命令,岸谷整理好队列,5人排成一列从巷子里钻出来到大街上巡逻,我跟在队伍最后面。街上到处是我们的士兵,有的和我们一样在巡逻,有的在搞防疫,有的在整理街道上的杂物,有的在搬运城里搜集来的东西。汽车、摩托、装甲车、坦克、火炮拖车不断从我们身边经过。今天天气虽然不错,四处未散去的硝烟却让太阳失去了光芒,走到任何一条大街上都能闻到火药的味道。我低着头不敢四处张望,害怕又看到不该看的东西,走过几条大街,我们都感到有些疲累,岸谷让大家停在街边休息。我背靠一根墙柱席地而坐,双手把枪紧抱在怀里,岸谷等人蹲坐在一旁说笑,看着街上晃来晃去的身影,一阵睡意袭来,我接连打了几个哈欠。

许久,我瞧见有两人从不远的街道拐角处钻出来径直朝我们走来。他们的相貌看上去有些模糊,从身形上看却有几分熟悉,近了,还是看不清相貌,不过我已清楚她们是谁,一人穿着红绸外衣,一人穿着蓝色翠花棉袄,这不正是那名孕妇和丫环吗?奇怪的是,孕妇的肚子竟然凹了下去,丫环的辫子披散在胸前挡住了整张脸。

见到她们,我的心里直犯怵,急忙扭头呼叫岸谷等人。我的嘴张开很大,但却叫不出声音,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试图扶着枪站起来,可怎么也动不了身,身子像被什么东西死死拽住。岸谷他们一点都没察觉两个女人正向我们靠近,也没发现我的异常,仍旧毫无顾忌的高谈阔论。两个女人越走越近,越走越近,直到离我三、四米远才停下脚步。

“你……你们怎么没死?你……你们要干……干什么?”我使劲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

“姐姐,是他对你下的手吗?”丫环扭头对孕妇说。

“是他,就是他,下手好狠毒。”孕妇指着我应道。

“不……不是我,我……我是被……被逼的。”我费力地说道。

“姐姐,你死的那样惨,还有未出生的少爷、小姐,无论如何要让这个畜生下到地狱。”丫环仍旧没有理会我。

“妹妹,你也死得惨,也是他下得手吗?”孕妇道。

“是……是岛谷……赤坂他们干……干的,我……我在外面,什么……什么都不知道。”我忙为自己澄清。

“就是他,他本该守在我身边,却让两个禽兽来残害我,这个帐一并算在他头上。”丫环道。

“对,这个人罪孽太深,我们杀了他,免得让他再祸害别人。”孕妇道。

“姐姐,让我先来,渡部,拿命来吧。”丫环说着向我伸出了双手。

望着她枯柴般苍白的手,我头皮一紧,浑身直冒冷汗,扭头大声向岸谷他们求救,岸谷等人此时已停止交谈,全都转过身嬉笑着看着我,好像根本不关他们的事,也丝毫不在意我的生死。我颤抖着端起枪上膛对着丫环,一阵风刮来,丫环胸前的长发飘了起来,一张带血的脸猛然显现在眼前,挺拔的鼻梁已被削平,露出两个塌陷的鼻洞,一双眼睛凸出眼眶,轻轻一抖,两颗眼珠一下掉到地上,留下两个鸽蛋大的血窟窿。我心惊胆战地握住枪大叫道:“别……别过来,别过来……”

“等一下,还有我们呢。”一个稚嫩的声音从孕妇后面发出。紧接着,孕妇身后蹦出两个赤身小孩,一个光着脑袋,一个头上顶着两个小辫子。两个小孩分别站到孕妇左右两旁,孕妇牵着他们的手与丫环并排在一起,4个人同时迈出步子向我逼来。

眼看丫环的身子快要碰到枪口,我大叫一声扳动了扳机,拉栓上膛,开枪,再拉栓上膛,再开枪,一口气将弹仓里的子弹全部打完。再看眼前4人,丫环和孕妇身上都有中枪,她们不但没有任何反应,反而分散开向我围过来。我慌忙往岸谷那边退去,边退边拉开枪栓,从弹盒里掏出子弹往弹仓里填,我的手哆嗦着不听使唤,子弹全都掉到了地上,一颗也没装进弹仓。眨眼之间,两个小孩蹦跶到我的身边,他们一人抱住我一条大腿,力气之大,让我无法挪动脚步,孕妇和丫环瞬间便到了身前,她们伸手搭在我脖子上,两双手慢慢箍拢,越箍越紧,越箍越紧……

1

十三、两个女人(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