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西游九头虫——息壤——聊斋鬼书生>九头虫 第2章 盗宝金光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九头虫 第2章 盗宝金光寺

小说:西游九头虫——息壤——聊斋鬼书生 作者:息壤 更新时间:2018/6/28 13:49:05

九头虫(作者:息壤)

第2章盗宝金光寺

是夜,酒足饭饱的凤九,将上百年来收集的所有畜血,纳缩为丁点大一团虚握于右掌。随手招一片水云,托起主仆三人,向着祭赛国方向腾空而去。

百十里地瞬息即至。

将水云停驻在祭赛国上空,凤九并未急于按落云头。

今夜本就月明如昼,又兼宝塔添光放彩,无须点灯,下方的祭赛国就已经被照映得如同佛国仙境。

因法会解了宵禁,城中六街三市尽皆游人如织、车水马龙,端的热闹!

而位于城中央的祭赛国王宫,尤甚一筹:

鲜花着锦,不足以状其殿阁楼台之辉煌璀璨;烈火烹油,亦绝难描摹其饮宴氛围之熙攘喧嚣。

但无论前来朝贡的列国宾客,还是席间陪宴的本朝文武,觥筹之间,都时不时会朝着金光寺内夜放霞光的千尺宝塔望上一眼,目注笼罩其上的祥云瑞霭,饮一杯水酒,念一句我佛;吃一口大肉,道一声庇佑!

因时辰尚早,又见灞波儿奔和奔波儿灞哥俩儿尽皆放足目力眼巴巴打量着下方都市,凤九捻一个诀,将云头慢悠悠降了下去。

“平日拘得你们紧了,难得这样机会,你们便化了人形四处逛逛松散松散吧。”

在临街一户人家墙角暗影里敛了法术,凤九将血团暂时收起,迈步走出暗影的同时转头对二仆言道。

末了又补充一句:“夜半子时阴阳转换之际,还在此处汇合。”

言罢,也不管二仆忙不迭答应着欢欢喜喜原地转一圈化作一对胞兄弟,便径自走上街头。

这还是融合以来第一次在街市上游逛,又是这样一个灯下视物美三分的晚上,凤九不禁看什么都觉得新鲜。

这条街多是卖些小吃。

取一兜蚌珠拢在袖中,过一个摊位,凤九便掏出一粒买上一点,边走边吃。

遇上贫困孤寡,就额外多给两颗。

这般散漫撒钱,不一时,整条街便都传开:有一位英姿貌美兼又怜贫惜弱的神人公子,摊儿摊儿不落最少给付一颗珍珠!

凤九身边不知不觉就渐渐拥挤了起来。

等抬头发现时,前方已密匝匝挤满人群,身后亦挤挤挨挨跟了老长一条“尾巴”。

还没意会到发生了何事,对面一位眼神火辣的姑娘,突然就将手中扭成一团的锦帕朝他抛了过来!

凤九脸色一变,暗道:“要糟!”

正要设法脱身,无数环佩绣帕已自四面八方蜂拥而至!

即使原身这几日曾狠狠在秦淮花舫流连过一番,凤九自身又是来自男女平等且女粉尤为痴狂的千百年后,两世合一的他,也着实未曾遭遇过如此境况。

懵了一瞬,才想起使用法术——匆忙从人群中摄来一位身形打扮皆与己相近的男子替换了位置!

“啊呀!怎么回事?”

“哎~错了错了!你们别朝我抛啊!”

“啊,啊!谁在捏我屁股!”

耳听着被替换男子声声惊呼,刻意模糊了形貌的凤九,下意识抹一把额头,匆匆离了人群,拐向通往金光寺的窄巷。

走出好一段路,脸色才恢复如初。

这一镇定下来,熟悉的悸动再次涌上了心头!

凤九这才发觉,距离金光寺已不足千米,不由停住了脚步。

“距离这般远,就已隐隐无法抵御宝塔佛光逸散出的排斥度化之意,这宝塔,怕是不下百佛之力护持!难怪祭赛国方圆大妖环伺,塔中佛宝却能安然无恙,强如原身,也要耗费上百年来收集畜血了。”

眼见偶出寺墙的松枝上都是佛光流溢,凤九不禁皱了皱眉头。

“之前还担忧多出的血雨腐坏后会使城中瘟疫蔓延,现在来看——只单照宝塔这一片儿下,畜血怕都不一定足够,更遑论全城普降了!传记小说,果然不能尽信。”

看看离子时尚有一段时间,凤九按下心中疑虑,重又返回六街三市。

很快便进了一条挂满各色灯笼的热闹街巷。

这条街上的灯笼,虽以买卖为主,但每家店前俱都专门摆了一排,供游客猜谜赋诗玩耍。

凤九凑热闹般轻轻松松就赢下许多,皆随手散予了身边孩童。

所幸这些孩童大都有家人相伴,怕人多走失,多被拘在大人旁侧,凤九一盏盏灯笼送下来,才未如之前一般引得众童簇拥跟随。

不过,也有例外。

眼看再有几家就要到巷子顶头,已然尽兴的凤九,本打算原路折回再到他处游逛些时候也就差不多到了子时,忽然被两个尚不及他大腿高的小和尚拽住了衣摆,且双双眼神晶亮的仰头看他。

凤九讶然一瞬,眼中便溢出了一抹微笑。

未及开口,两个小家伙倒像被他的笑容煞到一般,齐齐松了手。

“施、施主!”后退几步站定,两个小和尚同时合十行礼。

“施、施主……”被旁边的师弟拿小肉手偷摸连捅了几下,看起来年龄稍大的师兄,才鼓着小脸低声嗫嚅道,“那边……有一盏灯笼,施主可不可以……帮我们赢来啊?”

说完又垂头小声加了一句,“我们可以……帮施主、帮施主每日诵经!”

凤九“噗”一声笑了!

在两个小家伙紧张望过来时,忙敛了笑容,颔首应道:“灯笼在哪儿?叔叔帮你们赢来!”

闻言,两个小和尚“唰”地同时抬起了脑袋,眼睛几乎要放出光来。

凤九轻笑一声,趋前一步拿指尖勉强触住两人圆圆的后脑勺,将他们虚虚圈护了,相跟着移步到顶头一家铺面。

“就是那只鬼车鸟!”

师弟指着灯笼堆里一盏足有两米高的大灯笼,兴奋地向凤九言道。

许久未听到回应,两人齐齐转头回望,却见施主叔叔正盯着那只鬼车鸟愣住。

以为得到它需要赋得诗太难,师弟半晌摇摇“施主叔叔”拉着自己的左手,眨巴着双眼艰难放弃:“施主叔叔,是不是题目很难?赢不到也、也没关系,我们就、就不要了。”

经这一唤,凤九才回过神。

将眼中震惊掩去,冲两个小家伙安抚一笑,上前问店家讨来笔墨,于宣纸上挥毫书就:

昔时周公居东周,厌闻此鸟憎若仇。

夜呼庭氏率其属,弯弧俾逐出九州。

自从狗啮一首落,断头至今清血流。

迩来相距逾千秋,昼藏夜出如鸺鶹。

每逢阴黑天外过,乍见火光辄惊堕。

有时余血下点污,所遭之家家必破。

却是记忆中欧阳修的一首《鬼车》。

这首几百年后才会现世的诗作,自然轻而易举赢下了那盏灯笼。

目注两个小和尚抬着九头攒环一处的鬼车鸟灯笼,边道谢边兴奋的远去,凤九识海中依旧不停回旋着刚刚突然觉醒的一段灌顶传承:“……天生血带诅咒……克佛……强鬼车百千倍……”

良久,蹙眉自语道,“到时姑且一试吧!”

直到子时将近,街面上的游人方渐渐散尽。

又过一刻,便连宫中的宴席也到了尾声。

凤九不再迟疑,裹了前来汇合的奔波儿灞和灞波儿奔,晃身飞临金光寺上方万米高空。

端立云头,将之前收起的血团随手一抛,定在了空中。

右手五指偾张着对其遥遥一旋——那团丁点大畜血,瞬间膨胀成了一朵恰好覆盖寺内宝塔的煌煌血云。

凤九捻一个诀,瓢泼血雨,瞬间如天河倒倾,直直“砸”向下方宝塔!

如意料中一般,血雨刚落到半空,金光寺内如实质般冲天而起的佛光便与之迎头撞上!漫天“滋滋”声中,互相抵消湮灭的如火如荼!

于此同时,宝塔左侧伽蓝殿忽然殿门齐开!

“美音”、“遍观”等十八护寺伽蓝,身被佛光,或庄严或怒目的踏云而起,手中法宝,齐齐攻向空中血云。

凤九挥袖射出十数圈龙形白光,轻描淡写地便将行至半途的一众伽蓝连同法宝一起逼回了地面,并悉数捆禁!

见血雨佛光相抵相消一时难分高下,凤九迟疑片刻,终是撩起左臂衣袖,右手食中二指在小臂上虚虚一划,在鲜血汩汩流出的同时将指一引,使其混杂在血雨中,朝塔身疾疾射落!

空中原本已渐渐占了上风的佛光,刹时如雪遇烈阳一般迅速消融!

此时,宫城内外,凡尚未就寝的官员民众,都已经注意到了金光寺上空异状。在血雨和佛光此长彼消的明灭对抗间,瑟瑟抖作了一团。

凤九单手负后驻立云端,一任鲜血淋漓……

奔波儿灞和灞波儿奔二仆,亦早各执了随身兵器,警惕地守望着四围天空,惟恐哪方神佛骤然来援,伤害到正在“施法”的公子。

可惜,直到凤九止了左臂创口,收起未曾耗完的“血云”,令二人暂驻云头,只身落向已被彻底污灭、但塔顶却依旧含光吐瑞的宝塔,也未能见到一位神佛踪影。

遁入宝塔顶层,凤九直接将中央玉瓶上光彩缤然的佛宝裹了,旋即出塔。

整个祭赛国骤然一黯!

惊慌失措的人们,下意识望向金光寺方向,果见霞光瑞气不复存在,宝塔已失了光明!

不提祭赛国上下如何慌恐、众和尚怎样痛哭,身在半空的凤九,心思电转间念及灯市声称会帮他诵经祈福的两个小和尚,一声长唳,毅然现出凤首蛇身的九头原相,展翅在祭赛国上空遮天蔽月的巡游数周,方化回人身裹了奔波儿灞和灞波儿奔二仆,半云半雾的直奔乱石山而去……

1

九头虫 第2章 盗宝金光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