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黄月英有一身毛病>第二十七章 身旁伫立清雅之芳香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七章 身旁伫立清雅之芳香

小说:黄月英有一身毛病 作者:一言搁雨 更新时间:2018/7/20 18:28:58

  “不过老夫早就料到如此,早已上报朝廷,然而此事紧急,来不及等到回复。公台还是早日出发,莫要耽误。”不知有心还是无意,诸葛先生突然咳嗽了几下,让陈宫有些担心。

  “不然还是让宫来看看先生吧,宫知道县里有一家药店,专门卖治疗创伤擦伤的药。”

  “咳咳......多谢公台好意,然而老夫一向与张仲景(医圣)交好,自己的伤势自己知晓,不必再劳公台费心。”

  陈宫恭敬地对着屏风鞠了躬,道:“如此,就祝愿太守身体康健了。”

  “哈哈哈。”

  陈宫仿佛已经透过屏风见到诸葛先生一边笑一边摸着自己的胡须了。

  “那就望先生告知在下,这信要送至谁人手里了。”

  之前诸葛先生不提,陈宫一个聪明人,自然不会在自己都没答应下来的情况下问,但如今自己已经答应下来,就不得不认真地问一下了。

  “哈哈,不是老夫信不过公台,那个人大隐隐于市,却关注豫州一草一木,想要见他,必须要有小童陪你同去才可。“

  “这......”陈宫眨了眨眼,问道:“不知先生可否告诉在下他的名讳?宫或许见过也说不定。”

  黄月英拿笔的手突然晃荡个不停。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姓名控黄月英】已经上线。

  等了一会儿,见诸葛先生不予回复,陈宫以为是自己失礼了,连忙赔礼道:“先生若有不便之处,宫便不问就是,是宫难为先生了。”

  黄月英总算松了一口气,左手抹汗,右手写字。

  “公台说那里话,此去豫州,路上小心呀。”

  “......”

  一谈便是两壶茶,一谈便是四个时辰,天色都有些昏暗了,只是因为两人谈完正事后,又谈了一些雅文趣谈,与正常先轻后重的习惯有些不符合,不过两人谈得十分融洽就够了。

  “那宫就此告辞了。”

  “老夫不便相送,公台一路小心。”

  走出房间,陈宫也没有发现小童不见了,站在门口,细细品味着诸葛先生说过的话,仿佛心底的莫根弦被莫名触动。

  终于有人发现自己的光芒了。这么想着的陈宫终于走出了第一步。

  “咯吱。”把另一扇门推开的黄月英一脸得逞笑容地走了出来,随即发现出来已经有一段时间的陈宫竟然还在门口。

  “先生吩咐我去买些东西。”黄月英尴尬地编着蹩脚的理由,随后头也不回,慌慌张张地跑掉了。

  “这小童......怎么连自己名字都不说一下。”本想叫住黄月英、问问带着银子是否足够的陈宫叹息一声,当真以为诸葛先生是大晚上让他出去置办行李的。

  不过这倒是提醒他自己也要赶紧准备一下行囊了。陈宫再次迈出一步,一个想法如同闪电划过,他的步子再次停了下来。

  看这里的房间空间,难道这个“小童”是从屏风“那边”出来的?会不会......

  真相只有一个,黄月英才是那个“诸葛先生”的灵魂。

  陈宫毕竟是陈宫。疑惑,转头,悄悄地透过一层纱布向房里看过去。

  在来自窗外的最后的也是最微弱的一丝光亮的照映下,一个模糊正在喝茶的身影使陈宫那颗跳动的心平复下来。

  再次确认道:“诸葛先生,宫走了。”

  喝水的人咳嗽了几下,仿佛是喝茶呛到了。陈宫竟然萌生了想要借机会一面尊容的想法。

  但诸葛先生的声音还是及时传来了。

  “嗯,公台早点会去吧,老夫也该睡了。”

  “好,宫走了。”

  陈宫真正离开后,诸葛先生松了口气,还好这种回答即使“没有灵魂”,他也能给予答复。

  当天晚上,落卿楼关门之时。

  “凭什么打扫的活都由我一个人干呀!你们想要累死我呀!“

  “得了吧。”钱二碎了一口,道:“张三你一天都在楼上坐着,干什么活了,干这么点活都敢抱怨,真当你成了大爷了?”

  三楼,拿着银票买新衣服换了点散银的黄月英侧躺在床上,看着那面白绿相间的屏风,感受着从窗户外面吹来的风轻轻拂过脸颊。

  白天,苍翠的竹子不曾触及天空中懒散漂浮的白云,但二者却随着山川的呼吸,一同以某种不为人所知的旋律相互协调着。

  黄月英不会骑马,陈宫只好牵了两匹马,一匹承载着几个包,一匹承载着两个人。

  闻着身后小童传来的香味,陈宫问道:“诸葛隐,你与朝堂之上风头正盛的诸葛暗可否有血缘关系?”

  诸葛暗的名字已经不能用了,但是在这段时间里,做梦也是在琢磨名字的黄月英早已发现,隐字虽然没有暗字明显,但也是一个不错的字。

  虽然知道陈宫看不见,黄月英还是摇摇脑袋,道:“隐从小到大,从未听说过这个人,不过听说这个人是个美男子。”

  陈宫满头黑线,鬼使神差地说道:“那较之你如何?”

  “世界上怎么还会有比我还优秀的人呢!”黄月英摆出一副“问这种问题的人真傻“的表情。

  陈宫苦笑,心道:这可能就是这孩子的天性了。

  “喂,公台。”

  两马奔驰过田间小道。

  “怎么了?”

  奔驰于林间树隙。

  “你好像跑反了。”

  黄月英拿出一副新买来的地图说道。至于之前的地图,早在到达中牟县之前不发光不发热的被埋进土里了,谁让她早早地在图上标画了目的地——兖州。

  “没有吧?”陈宫停下马,接过地图,解释道:“不一定要走过并州的这条路,要知道如果遇到黄巾残党,你我可就危险了。”

  谋士,第一步谋己。

  “先生长夸公台是有大智慧的人,公台难道想不出来什么厉害的点子?”黄月英经过几天相处已经与陈宫很熟悉了,这时候就假装考校一下又有何妨?

  “不是宫没有方法,但是比起宫的方法来,直接绕路明显是更好的选择。”

  算是体谅吧。陈宫又说道:“小友想要走那条道,难道是有什么隐情?不妨说说,若是宫觉得可以,陪小友同入虎口也好。”

  嘴上这么说,但黄月英还是能察觉到陈宫的目的是骗话。

  那好。黄月英点了点头,道:“那敢不敢跟我赌一把,如果我能够安然解决危险,那么我提出的一个条件你不得不接受。”

0

第二十七章 身旁伫立清雅之芳香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