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黄月英有一身毛病>第四十二章 花言非语(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二章 花言非语(中)

小说:黄月英有一身毛病 作者:一言搁雨 更新时间:2018/8/8 16:49:36

并不是决定难下,而是一遍又一遍下同样决定的过程很难像用手掐花那样轻易地结束。

下了早朝,万象更新,夏蝉悲鸣。

王允到家里,毫无气势地塌在凳子上,就看着自己门前济粮的地方,麻雀叽叽喳喳。

“啾啾。”麻雀四散开来,又重新飞回不远处。

是一辆马车来了。

车夫放下小凳,扶着穿着私服的司马老爷下来。

“子师。”

王允下意识地端起笑容,拍拍身上的阳光,拱起手来仿佛是要道贺一般。也只不过是普通的礼节罢了。

“建公可算来了。”

“哈哈,子师久等了吧......”

“不曾不曾,来,快,外面太晒,屋里说话......”

一壶清茶,总要兑上几句客套,王允总觉得壶里有些腥气,但客人在前浑然不觉,故不能言。

司马防打量打量,玩笑道:“见了子师这里,防才能找到心里的一丝安稳呀!”

“建公玩笑了,估计允才是心里最不安稳的呀。”

司马防放下茶杯,两目四顾。

王允会意,赶走下人,紧闭门窗。

“不知子师计可成?”

王允低头看着简单的小杯子里,有着不相配的人。

“天子年幼,尚且不知此般做法,反而容易使得百姓娇气起来,若是都让陛下养着了,还要他们百姓怎么样。”

司马防暗暗皱眉。这王允在扯开话题?

但他也没说破。“哈哈,董卓毕竟一介武夫,又怎能担当大事?诸葛暗乳臭未干,献出这种计谋,狐假虎威而已。若非当今陛下软弱无能,董贼又势大妄为,防必定冒死直谏之。”

“是也是也。”王允抿了一口茶,至半杯不满才叹出口气。

“奈何允与司马兄空有才知,却疏于人脉了。”

“子师竟然还记得当初的事情?”司马防撇撇嘴,还是那句“子师若是没有人脉,又怎么能活到今天”强行咽了下去。携恩挟报太明显。

但王允当初被张让再三陷害,若非士族集团替他求情,王允真的活不到今天。

“即使抛开提拔之恩,献刀之事,子师真以为董贼身边没有人替他猜到吗?”司马防冷哼道。

一句“当年大将军赏识我王允的,不是清正吗?”也被王允咽下,看着建公,眼神竟然有几分哀求。

建公无动于衷。

罢了,既然已经开始,那即使前面是黑暗,也要走下去。

王允干脆喝干净了杯子里的水。

“老夫后院有各种毒药,大人若是愿意,全带走就好。”口气毫无恭敬和亲切,明显就是在赶人。

手心里握着的只是简单的杯子。

“不忙,此事还需好好谋划一番。”笑着。看来王允并不是对这件事情没有上心呀。毒药,只是因为黄月英当初那句话使王允为备不时之需而贮备的罢了。

后来这个简单的杯子被王允捏碎了。

下了某次有着特殊意义的早朝,王允一边走着台阶下殿,一边想着小皇帝那句“宣朕旨意,下诏招贤,只问才干,不问出身”,好几次迈错了步子差点摔了下去。

有才之人,岂能看不出来招贤令的好坏?但王允更在意的,是天子的主见。

“王太仆心不在焉呀。”司马防紧跟在其后。

王允很想说一句“丞相废长立贤真是高见”怼过去,但还是忍了下去,道:“年来眼花,京兆尹大人莫要挂怀。”

“哼。”司马防不再说话。

但当天晚上,司马防就带着一人鬼鬼祟祟敲了王府的大门。

“京兆尹大人还有何事?”王允明着皱了皱眉头。“老夫身体有恙,已经想要休息了。”

那躲躲藏藏的人摘下遮掩。“子师倒是疏远了。”

“袁隗你!”王允眨眨眼。“你们先进来吧。”

蹑手蹑脚地关上门,夜静,云弄月。

“太傅光临寒舍,不知有何指教?”

司马防明白王允并不想理睬他,只管喝茶。

袁隗并不介意,一笑道:“不知子师对天子所谓的招贤令有何见解?”

“臣不私议君。”

袁隗点点头。没有说死,就说明还是有商议的空间的。

“子师可愿替士族迎此大劫?”

招贤令的变动,对占据上层建筑的士族利益,确实是无以伦比的晃动。

“足下何出此言。”

就王允看来,士族占据的资源,书籍,名师,家教,又岂能是寒门所能相提并论的?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这就是典型的只让州官点火了。

王允眉头一皱。很想反驳,想说:“这并不是能够称为责任的事情,凭什么以此要挟老夫”,但是他冷静下来想一想,发现没有退路。即使他想责问,凭什么要他做他已经认为错误的事情来掩盖士族的腐朽。但也只是“想问”、“想说”。

没有发火,也发不出火。

“足下有话直说,允言听计从便是。”

或许,像傀儡一样,未尝是一件错事。

“天子年幼,如果有个三长两短,内外必将错乱......先帝在上,真是希望天子龙体安康呀。”

袁隗担忧的眼中,仿佛有厉鬼在狞笑,王允失了神,他实在想到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可能是天子的“主见”,又得到了别人的“赞扬”了吧。

这个念头浮现在脑海时,王允竟然有些想同时大笑大哭一场。

“子师难道觉得我袁隗四世三公的人脉还不够宽阔么?”

臣弑君。王允觉得那不是人脉。

“说实话。”袁隗道:“子师你并不是唯一的人选,但你自从被士族选中,就说明你该这么做。”

违心?做仅仅违心但能苟得自己、家人、族人生命甚至只是一系血脉的事情,除了王允,明里暗里也有千千万万的人在做。

自己走的路,本来就是自己给自己留下的路,又能怪谁呢?

送走了袁隗和司马防,扶着门框的王允第一次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当初选择相信曹操刺杀董卓得太早、认为董卓只是害虫得太早......偏偏一切都做得那么早,看出谁是真正豺狼得又太晚。

感受着一个药瓶的重量,王允抿了抿嘴唇,用很小很小的声音对管家说:“找个时间,把太医吉平偷偷请过来......就说我有事情要请教他......事情不要让第四个人知道,明白了么?”

可是管家还是听清了,还很明白。

“是。”

甚至一点都没有再问。

或许,最不明白的人其实是他吧。

1

第四十二章 花言非语(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