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黄月英有一身毛病>第五十六章 人心篇(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六章 人心篇(四)

小说:黄月英有一身毛病 作者:一言搁雨 更新时间:2018/8/19 15:54:49

  蔡邕手持抹布,将竹简上所刻字里的灰土轻轻擦掉。

  再拿出一块干布,擦一遍竹简上的水。

  做完这些细致地活计,感有清风拂面,蜡烛一个晃荡。

  “禀告大人,问外有一姑娘,自称荆州黄家黄月英,欲想见大人。”护卫如此说。

  “哦?才女黄月英?”一开始还不想见客,听到黄月英的名字,顿时改变了主意。

  至于为什么不想见,如此时机又没有提前递交拜帖,见什么见?

  “把她先待到正厅里去吧。”

  “是,大人。”护卫就此离开。

  蔡邕把手里的抹布搭在盛水的木桶边上,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尘。

  “我今日倒想看看,能让尚长破例出山的才女,到底是怎样一个人物。”

  黄月英在正厅久等,方见蔡邕穿着一身青色儒服、带着一个比自己年龄略大的女子过来。

  “蔡大人。”黄月英礼貌地行礼。

  米黄色外衫内掺着雪白的内衫,长发没有束带任其飘逸。前短,是汉代人们不尝留过的V型刘海;两侧略长,擦着脖颈;后长垂落至腰间。

  蔡琰蔡昭姬眼中不免出现一丝惊讶,同样身为才女的她,从未敢也从未想到过能如此打扮。

  蔡文姬,名蔡琰,字昭姬。后世用“蔡文姬”来称呼她,其实是晋时避司马昭的名讳,所以改字文姬。(当然,就像张机名机字仲景,前文就一直叫张机为张仲景一样,后文就用大众都比较熟悉的蔡文姬来称呼她。)

  而尊崇儒家的蔡伯喈,眼中也不免闪过一丝愤怒。

  自从孔子说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损伤”的圣训后,头顶的青丝就不单单只是一种审美的需求了,而是代表了一个人的尊严。于是,绾发结缨戴冠,郑重其事,丝毫也马虎不得。

  和许韶待在一起时,黄月英也偶尔披头散发,许韶倒是不以为然。

  既不美观,也不卫生,都留着又有什么好的。

  至于孔圣人?能当饭吃?你能在灾难来临之际能指望他从墓里冲出来和敌人讲讲道理么?

  “黄月英,你身为女子,怎能如此不修边幅!”蔡邕厉声道。

  黄月英顿了一秒,答道:“家父尝道蔡郎中乃旷世逸才,自然知道落苏吧?”

  “落苏?”

  蔡邕皱了皱眉,隐隐约约在哪里知道过这个东西。

  “父亲。”蔡文姬见蔡邕好像想不起来,道:“落苏就是茄子呀。”

  “茄子?”蔡邕一拍头。

  他想起来了。

  战国时期,吴王阖闾有个瘸腿的儿子,为了避免“茄子”的谐音“瘸子”,让手下发布告示,告知天下百姓:今后一律将“茄子”叫做“落苏”。

  “言此何意?”

  “蔡郎中可知道为何如今落苏又改名叫回茄子?”

  “这……”蔡郎中摸摸胡须,道:“秦王扫六合,一统六国文字、货币,茄是处处都有的食物,而吴王起的流苏之名又仅仅兴起在吴、丹扬、会(kuài)稽几郡,所以随着秦汉几代,还能把茄子叫做流苏的地方即使有,想来也应该不多了。”

  “然。”黄月英点点头。

  “随着时间的发展,只有对人们真正方便、有实际用途的事物才会被流传下来。”

  “你的意思是——你觉得孔夫子的训诫仅仅是对世人的一种束缚么?”蔡邕怒道:“荒谬至极!”

  黄月英言道:“蔡郎中不妨道其益处。”

  “你你你!”蔡邕气得火冒三丈,要不是蔡文姬死死地拽着,估计蔡邕就要上去扇黄月英两巴掌了。

  “你给我出去!”

  “月英今日来,绝非为了如此出去。”

  “还有何事!”蔡邕按捺下心中的怒火问道。

  “当今太傅手持朝纲,手下虎狼无人不惧,长安洛阳人心惶惶,岂知没有骂茄之人?”

  骂茄?是说百姓如今已经开始明骂太阳,实骂暴桀了么?

  “骂茄之人,不知茄子之甘也。”

  他心中还抱着对董卓的最后一丝希望。本已经打算远离官场的他如今受到了董卓的赏识,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但他愿意试一试。

  “看来蔡郎中还是不知道呀!”黄月英捋了捋刘海。

  “茄子并不是适合入药的。”

  “咳咳咳。”蔡邕气得咳嗽。

  “你怎么能如此对我父亲说话!”蔡文姬一边帮忙拍着蔡邕的背一边责问道:“父亲与你相论流苏,并非意在流苏。”

  “你是?”黄月英基本已经猜到了蔡文姬的身份。

  “我是蔡琰。”

  “素来听闻蔡文姬之名,若下次有空闲,我再前来讨教音律,不过此时应该先讨论当下紧急的事情。”

  (我是字昭姬呀。蔡文姬撇了撇小嘴,什么都不知道就不要瞎说。)

  “紧急之事?”蔡邕顺了顺气,道:“不递拜帖,到底有何事?速言之。”

  完全是赶人的语气,黄月英也不计较。

  “蔡中郎觉得太傅董卓此人如何?”

  “这……”就是蔡邕也不免犹豫一下,才咬咬牙,道:“想我半生四处获罪……”

  “打住打住!”黄月英自然记得蔡邕在董卓死后为其叹息从而无辜遇害。可她想要的是长安的一手情报。

  “如今长安动荡不堪,蔡中郎能否将西迁以来的大小事情告诉月英。“

  “为何?“

  “那就又要说在茄子上了。”

  “能不能别提茄子!”

  “哦,西凉虎狼不仅没有才华,更擅长摆弄权职,强抢百姓。就怕太傅言削茄子,西凉兵却去削瘸子……”

  蔡邕一愣,细细摸着胡子,揣测一番,道:“虽然老夫承认你的话很有道理,但是……你能不能不要再提茄子了!”

  黄月英自知有些理亏,挠挠脸蛋。她本来就是随口举了个例子。

  “此事我自会向太傅表明,不知黄小姐可还有要事?”

  此言一出,本来还打算在蔡邕府内小住的黄月英摇了摇头。

  “月英这就离去。”

  “且慢。“

  就在黄月英回头之时,蔡邕道:“茄事已尽,家常难完。黄小姐不如在西房暂歇,明日再出行。“

  待黄月英走后,蔡文姬拉着父亲的袖子,道:“父亲,人家既然是好心好意来的,你又为何着急赶她走呢?”

  蔡文姬才不是因为觉得黄月英长得漂亮才想要留下她的,她一个人在家久了,也想听听别人讲一讲外面的世界。

  蔡邕一脸严肃地摇摇,道:“不仅仅她要走,你也要走。”

  “我?”

  蔡文姬之前出嫁给河东卫家的卫仲道,奈何刚嫁过去,卫仲道就死了。有没有一儿半女的蔡文姬只好跑回洛阳,还好董卓对蔡邕赏识,派兵保护这一对父女,蔡文姬才和父亲安全地到达长安。

  “我走什么?”

  “回老家!”

  “什么!为什么?”

  大晚上,夜空晴朗,月牙高升。

  音符仿若翠鸟,落到西房的枝头。还没睡熟的黄月英揉揉眼睛。

  听着音乐,隐约能透过世间,看到青山绿水、鸟雀齐鸣的美景。

  “哈~谁在大晚上扰民呢。”

  头发已经睡得没了型,乱糟糟的。

  “就不知道睡眠不足是美容的大敌么。”她才不会承认蔡府的床睡得舒服呢。

  目光撇到一旁用来点缀书香意气的木琴。

  手指接触冰冷的琴弦,目光渐渐变得空洞下来。

  原本沉浸在女儿清脆琴声的蔡邕,仿佛突然在绿林其中看到一只黑色的鸟。

  与其说是黑色,不如说全身长满了参差不齐的杂毛,在尘埃与雨水的掺杂下,成为了让人作呕、异常恶心的黑色。

  仿佛发觉了蔡邕的视线,仿佛听懂了蔡邕的心情,它向他转过头来。

  “蛤!”

  黑鸟悲鸣一声,怒翼而飞。

  一瞬间,河水枯竭,树叶赤红,百花凋零,秋风吹来,一切都化作灰土。

  他仿佛听到更赢在说。

  “这是只身上有旧伤的鸟。”

  “蛤!”

  它落泪,青山绿水就愈加荒芜;它悲鸣,蓝天白云逐渐染成一片黑红。

  它停到树上想要休息片刻,就会马上有人用石子把它打落。

  它环视着周围,从人望过来的眼里,没有丝毫善意。

  “那是什么?好丑。”露出一脸嫌弃。

  “那是不详的鸟。”厌恶。

  “害人精。”憎恨。

  “……”身受千夫所指。

  “蛤!”

  它低下头,已经认命。

  蔡邕的手已经在颤抖起来。

  “我这里……我这里……”

  “蛤!”它颤抖翅膀,洒落上面的灰尘。

  飞。

  它一路飞过来。

  但是……

  更赢又张开嘴。

  “不要,不要呀!”蔡邕一代文豪,又怎么可能忘记这个故事。

  更赢说。

  “其飞徐而鸣悲。飞徐者,故疮痛也;鸣悲者,久失群也。(飞得慢,因为它受过箭伤,伤口没有愈合,还在作痛;叫得悲惨,因为它离开同伴,孤单失群,得不到帮助。)”

  拉住并没有箭的弓弦,仅仅就像是弹动了一下。

  “蛤!”最后一个音节,是它在费力避开那支不存在的箭所发出的悲鸣。

  它在半空中跌落,坠入万丈深渊,离蔡邕,尚不到一步的距离。

  一曲尽。

  蔡邕最后恍惚间,看到更赢看都不看那只黑鸟,只顾对魏王解释道:“离弦音,引而高飞,故疮陨也。”

  惊弓之鸟,文人都很熟知的典故。

  夜静静的。

  黄月英收回来自己的手,握了握有些酸痛的手指。

  “哈~”黄月英懒懒地打了个哈欠。

  “嘛,偶尔弹一次还能抒发自己心中的负能呢。”

  黄月英软趴趴地在床上缩起身来,睡着了。

  “呼~呼,停了么……”蔡邕喘着气。

  蔡邕曾经从别人的琴声中听出杀心,自然也能够从蔡文姬的琴声中听出百鸟齐鸣的场景,但……这样的惊弓之鸟,他也是第一次见……或许说,第一次听到。

  本应寂静的夜,却有敲门声。因为他敲着蔡文姬的房门。

  “乖女儿,你睡了么?”

  “还没有呢,爹。”

  蔡文姬推开了门,眼泪汪汪的,直接就扑到蔡邕怀里。

  “文姬,那琴声,果然不是你弹的曲子是吧?”

0

第五十六章 人心篇(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