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黄月英有一身毛病>第五十八章 人心篇(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八章 人心篇(六)

小说:黄月英有一身毛病 作者:一言搁雨 更新时间:2018/8/21 7:44:46

  有的时候,尤其是对于小孩儿,你越是诚恳得一副把身家性命都托付给他的样子,他就越难以把你轻易舍弃。

  李儒知道自己再不出场,没准刘协就要被忽悠住了。进门刻意先咳了咳,清清嗓子。

  “文优?”刘协苦笑一声。

  “能不能……”小皇帝自然是想要给大臣们求求情。

  李儒挥手、摇头,打断他,道:“不是臣有意违背,但此事……就算儒不说,太傅也一样会知道的。”

  站在李儒的角度上,他自然可以当作听不到,但作为董卓的心腹,这样只会造成两人之间的间隙。就算小皇帝下令让在场的人都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又能怎么样?难保这件事不会被某些人挑到董卓那里。

  既然已经打算站在那一边,那么即使不在那一边的眼皮下,也不能做出有违那边的事情。

  小皇帝刘协不懂,冕冠略略低下,脸上略略暗淡了些。

  “陛下!”群臣哭号着。拼命磕头。

  咚咚的声音,血粘着头发、贴着额头流下。

  郑泰抬起头,头沾血,脸沾泪,悲伤到了极致,跪着缓缓向前,和郑浑一人一边抱住了刘协的两条腿。

  哭泣,胜过一切言语。

  “文优!”刘协心软了。

  李儒摇摇头。

  这时,终于有一个大臣愤然出身,从衣袖里取出一把锋利的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刘协。

  李儒大惊,疾步上前,道:“何颙你给我站住!”

  刘协身旁的郑泰、郑浑见此,连忙用身体拦住何颙何伯求。

  “哼。”何颙一笑。

  刘协瞳孔一大,意识到了不对,想要上前,却被郑泰和郑浑死死保护住。

  刘协只好大喊道:“文优小心!”

  但何颙已经回头,仓促之间的李儒也来不及停下。

  当刘协推开郑泰后,趴在那个身穿儒服的人身上,血从李儒的腹部流出,染红了地毯上的花纹,地上的血红都是他的。

  “文优!”

  “陛下。”腹部重伤的李儒笑着。

  “要……相信……太傅……”

  “文优,你快,快别说了。”刘协愤怒地转过头,对围成圈地群臣喊道:“尔等……到底想要干什么!”

  “陛下,我们这是为了您能摆脱董贼的控制呀。”何颙笑了笑,仿佛只是随手杀了一只麻雀。

  (又是我害的。)

  “陛下,李儒已死,我们需要在董贼反应过来前先下手为强呀,不然董贼那么多疑,以后恐怕陛下就又要被困在一殿之中,做他人傀儡了呀!”郑浑阴阳怪气道。

  (又是我的过错。)

  “陛下,臣真的不是有意如此的。“郑泰诚恳地跪下道:”如今李儒已经不成问题,希望陛下能够趁此机会先逃离长安,奔赴袁绍,待袁绍重整兵马,必然能挽救大汉于水火之中!“

  (我真没用。)

  “……“

  刘协听到背后大臣们的“进谏“,眼前有些昏花,咳嗽几声。

  李儒微弱的声音传来。

  “陛……下……“

  “你们都先给我闭嘴!”刘协大喊道。

  大臣们不由得停止了“进谏“的声音。但刘协却能听清背后的轻笑声。

  “文优,文优,你还好么。”

  弱小的君主,握住濒死大臣的手。泪,落入血中。

  “我会叫太医的。”

  “太医快来呀!”

  “太医!“

  刘协哭着大喊道。

  “太医!”

  转过身,向大臣们大喊。

  “快传太医呀!”

  “我劝陛下还是别喊了,半个时辰之内,是不会有人管你的。“郑泰站起来,摸了摸胡子。

  “单凭如今董贼的这点人,怎么可能支持起来整个长安?”何颙笑道。

  可问题是,在你哭的时候,他们对你不一点有恻隐之心呀。

  “公达……不是公达让我见你们的么?公达呢!”

  “荀攸?反正你是见不到他了。”郑浑上前,同样抽出一把匕首。

  “公达他怎么了!你……你们还想怎样!”刘协颤抖的身体护住李儒。

  郑浑笑道:”我们明明都没来到过这里,杀他的,是陛下你呀。“

  “文优,坚持住。“刘协喃喃道。

  颤抖的小手摸到了冰冷的刃。冰冷的刃上,沾着滚烫的血。

  握着那只伤害过李儒的匕首,刘协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

  最弱小,最无力,最愚蠢的人,是他这个皇帝。

  “你们快派人治好他,不然朕就死给你们看!“

  李儒的嘴角笑了笑,苦笑。

  “哈哈哈。“何颙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

  “陛下。“郑浑摸着匕首,巨大的阴影罩住刘协。

  ”陛下玩笑了,明明是你们二人互杀呀。“

  “你……你是要弑君!“刘协感到震惊,内心忽然想到:不听话的君主,对他们来说也没必要留着。那……死就死吧。

  郑浑郑文公内心想着“一君一臣同死在匕首之下,可惜没有人知道这个佳话喽“,匕首就捅了过去。内心还是很敬佩的。

  刘协下意识右手狠狠刺过去,同时挥起左臂阻挡……宽大的衣袍阻挡住双眼。

  想象中的剧痛没有到来,手上的匕首却有刺入血肉之感,以及……某个人怀抱的温暖、血的味道。刘协放下右胳膊,拼命搀住他,是李儒,还是李儒,一把匕首刺进了他的胸口,一把匕首刺入了他的背后。

  “文优!“刘协心中一时无比后悔。

  “没事……将死之人,陛下……陛下快跑。“

  “没事,朕不逃了。“笑、哭,融为一体,在刘协脸上呈现,保住了本不能抱住的李儒。

  郑浑把匕首取出,血喷了出来。郑浑连退几步,避过可能在衣服上留下痕迹的血液。

  何颙笑道:“文公你这把匕首不行呀,小孩儿手里的那把匕首可是荆轲刺秦时用过,自含毒性,中者必死,自从高祖在函谷关得到这把匕首后,可当作宝物贴身携带,可千万要当心。“

  表面在打趣,其实也是为了提醒郑浑不要掉以轻心。

  “小子。“郑浑不屑道:”如果匕首取出,李儒可能就直接失血死亡了,你当真想要取出来么?“

  何颙内心冷笑。寒月刃即使不拔出来,也不见得比拔出来好。

  刘协仿佛呆滞在那里,右手颤抖着不敢握住毒刃。

  “文公,不要再闹了,迟则生变。“身为兄长的郑泰对郑浑道。

  “好!“郑浑刺过去,毫无阻拦地插入刘协胸膛。

  ……

  生气、愤怒、自责,以及后悔,构成了刘协眼中的颜色。

  看到的只有在一片昏黑中发亮的匕首,唯一能听到的是自己扑通的心跳。

  是去拔出匕首拼命,还是放弃匕首等死?

  郑浑自以为成功的攻心,其实全无意义。

  当李儒因他而伤时,他就不在意生死了。或许,他也从来没有在意过生死。

  已经铸成大错的他,第一次渴望死亡,消极,但是却又单纯。

  没人看到寒月刃在那一瞬发出了稀薄的白光。

  “我是……“刺中心脏的匕首打断了刘协的回想。

当匕首捅进刘协的胸口后,刘协只是一愣,随后脸上十分痛苦。

  “啊!“

  但是没有丝毫血液流出。

  “怎么会这样!“郑浑大惊,拔出匕首,连刺几次,每次刘协都发出撕心裂肺的声音,但偏偏没有丝毫血液流出。

  “怪物!天子是怪物!“郑泰慌了神。

  “让开!“何颙一把拽开郑浑,抢过他手中的匕首,狠狠握住,扎进刘协的眼中。

  “啊!!!“

  没血,没血,丝毫没有血。

  何颙拽过刘协的脑袋,攥着天子的冠,用手撇开天子被刺的那只眼睛,眼睛只有浅浅一道裂痕。

  “放火!烧死他!“何颙大喊。

  几炷香的时间。

  当何颙最后看了一眼被火海包围的皇宫,像之前其他的大臣那样,在仆人的搀扶下进了马车。

  宫殿中,刘协感受着身体各处传来的剧痛、烈火的高温、烟的呛鼻,扛着李儒,用手敲着被从外面锁起来的木门。

0

第五十八章 人心篇(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