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黄月英有一身毛病>第六十二章 人心篇(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二章 人心篇(十)

小说:黄月英有一身毛病 作者:一言搁雨 更新时间:2019/1/12 10:44:49

夜,静,灯眠。

  董卓走到桌边,桌子上积压着几张写满字迹的纸。

  “诸葛暗,你真是大胆呀!”

  月光都洗不清字与字缝隙间的黑色。

  “哗!”

  刀被他从桌上的框架里抽出,刀光闪掠。

  黄月英没有躲,面无波澜。

  “嘻。”

  董卓一笑。

  “诸葛暗,你还有什么遗言可说么!”

  黄月英微微皱眉。

  “什么意思?”

  “哦?还不明白?”董卓一刀挥下。

  “咔嚓。”

  断的是桌子一角。

  “就是如此意思。”

  伴随着木块落地声,两个手持刀斧的人从暗处冲出来,一左一右把房门紧紧按住。

  “这就是当初十常侍对付何进的方法么?”黄月英不知是不是自嘲。

  何进是被十常侍骗入宫中杀害的。

  “何进?”董卓一愣,随即大笑道:“何进愚昧,怎么能和你相提并论!”

  黄月英也并不觉得自己有多聪明……

  “诸葛大人!”外面的义士们慌了起来,使劲敲打着木门。

  “又怎么不能!”黄月英讽刺道:“何进信你而死,暗也信你而死,同样是因为相信你而死,又怎么不能说是相提并论呢!”

  董卓不言,缓缓朝她走去。

  在她眼中,那刀上的刀芒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刺眼。

  黄月英从袖中拿出一把带鞘的小刀,微微拔出一点,黏黏的毒液在刀刃上慢慢滑落。

  很快,董卓走到了黄月英身前,近了,黄月英才发现他的嘴角也带着那么一丝讽刺的弧度。

  “你知道何进什么?你又知道我什么?”

  黄月英一愣,疑惑地看他一眼,刀就已经架在了黄月英的脖子上.....

  董卓随后的话更是使她震惊。

  “不过我却知道你,黄家才女黄月英。”

  ……

  “你认错人了。”

  “是么?”董卓笑笑。

  “但对外面的人来说,真假其实并不重要不是么?”

  董卓把刀从黄月英脖子上移开,摆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诸葛……不,黄姑娘你要想,如果那些‘义军’得知了你的真实身份,岂不是要欣喜若狂?”

  黄月英眉头皱得更紧了。

  如果世人都知道诸葛暗就是黄月英,不仅她会因为女子的身份给自己引起一连串麻烦,也必然因自己所做的事情而给黄家带来麻烦。

  “还是黄姑娘觉得,那些人会好心帮你掩盖身份?”董卓扬眉笑道。

  对“义军”整体,能把黄家拖下水无疑是增强了“义军”的名望;对于“义军”个体,这样的情报简直就相当于握住了黄月英的小辫子。

  “董卓!你这么做的一切到底有何意义!”

  董卓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刀劈入地砖,支着刀笑了起来。

  “意义?意义!黄月英,你说说看,你从荆州到洛阳到底有何意义!”

  “帮曹操掩谎,为王允支计,向李儒献策……”

  “你所图为何?”

  黄月英答道:“天下太平,百姓安居……”

  “呵!”

  董卓一手拽着黄月英,把她提起来。

  “那为何要逃出洛阳?为何又回到长安?为何要逃出天牢?为何要聚集义兵围攻这里!”

  黄月英冷冷地看着他。

  “还是为了天下太平。”

  她自认为,在这一点上,她没有变过,但他却变了。

  不是关系“和”和“不和”,是道“同”和“不同”。

  卸鞘,刀出,液体贱在桌上的纸上。

  “天下从来都没有太平过……”

  刀被董卓用手握住,血液和毒液滴答落下。

  “砰!”

  只有两个普通的仆人支持的木门终究抵挡不住太多次碰撞,两个仆人各自被推倒在门的左右边,看到手举火把冲进来的义军,相视一眼,含笑地闭上了双眼。

  二人身上有不少的刀伤,血流出来。是义军在破门前捅进的。

  他们尽力了。

  董卓和黄月英被举着火把的义军包围起来。

  两人距离太近,虽然貌似黄月英占了上风,但这种上风并没有卵用,董卓如果死前反扑,弄死黄月英简直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

  “义军?”董卓不屑地呸了一口。

  握住小刀的手一拽,黄月英就被拽到董卓怀中,小刀也叮当掉到地上。

  右手拔出那把刀来,笑道:“此刀是我年少时挖地偶得,不久前找蔡郎中问过,说这是项羽宝刀。”

  “项羽四面楚歌依旧能三胜汉军,我董卓又怎么不能!”

  黄月英微微扬了扬眉,女生的第六感让她觉得这整件事仿佛有点蹊跷。

  ……

  车上,荀爽被绑得结结实实,脑门有紫有青,看得出来经历了一顿胖揍。

  马车的晃动使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呜?呜!”

  叫唤几下,车帘被掀开,来者帮他拿出口中的白布。

  “咳咳~”咳嗽几嗓子,荀爽叱喝道:“荀衢!你这是把荀家往火坑里推!”

  荀衢捋捋眉头,道:“慈明啊,堵不如疏,既然公达想要试一试,那我们不妨给他一试的机会。”

  “胡说八道!”荀爽怒骂道:“天命难为,汉室已衰。”

  “哦?”荀衢摆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

  “哼!天命有去就,五行不常盛,代火者土也,承汉者魏也,能安天下者,曹姓也,唯委任曹氏而已。”荀爽一时嘴快,说完才发现荀衢已经面色阴沉到了能够滴下水的程度。

  “胡言乱语!”原本只是好奇一问的荀衢彻底愤怒起来。

  “哗啦。”

  从腰间的剑鞘中取出宝剑。

  “看来已经没有接你回荀家的必要了。”

  “荀衢!你想干什么!”荀爽恐慌道:“你可不要忘了你只是荀家的代理族长而已!”

  荀衢,在荀昙死后代理族务。

  “代理族长?”荀衢不屑地哼了一声。

  “能审判罪恶的,只要是正义就可以!”

  荀爽内心吐槽:“这是什么中二爆表的羞耻言论!!!”

  但还是很“配合”地说……但还是苟全性命道:“不是我说的!是太史令,都是太史令王立蛊惑我的。”

  完美的发言……配合着颤抖的小腿,一副标准反派屈服投降。

  荀衢摇摇头,收回手中的宝剑。

  “慈明,你毕竟好歹还是家族里的长辈,请重视好自己的言行,不然……”

  “可不要怪我荀衢灭亲了。”

  荀爽板着脸哼了一声,心里暗道:“等我先回到家族里,之后有你好看!”

  却不知荀衢捕捉到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狠辣。

  ……

  不提长辈之间的恩怨隔阂,荀攸在手指再三颤抖后还是骑上了一匹快马。

  直奔长安,经过几日的路程,到达的时候,刚好是东、南、西三路大军已经被调走的时候。

  等着他的,是北城门的若干辅兵。

  “荀大人回来了!”

  “快报告给太傅大人!”

  “……”

  荀攸甚至看得到士兵眼中的激动,以及激动之下的信任。

  看着北城门若干辅兵,荀攸健步走上城墙。

  “今日只要我荀攸荀公达还在!那么长安城就不会被攻下!”

  豪言与他是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无关。

  但是……

  存亡也与到底有多少士兵心中的豪情被点燃了无关。

  “荀大人!”

  跑回的士兵手臂上的伤口还有血在流出。

  “太傅府被乱贼包围了!”

  匆忙的喘气声外还带有一丝啜泣的感觉,说不出是染了风寒还是怎么样了。

  “太傅和皇帝都被包围在里面了。”

  荀攸愣在原地,经历了不下上次打击的打击。

  “走!”他喊。

  “召集所有人马,回去。”

  “去救太傅和陛下!”

  ……

  还有二三十把刀指向董卓,却不敢再上前。

  董卓年轻气盛时或许一人一刀真能像项羽一样,在百万大军里杀个来回。

  但是他毕竟已经不再年轻。

  十几个,是已经被他用项羽宝刀杀掉的人;几十处,是他奋力一战后还留下的伤痕。

  新伤压着旧伤,压着他往日驻守边疆的功勋。

  “董贼的军队已经发现我们,并且赶来了!”黑衣人对领头的黑衣人说着。

  领头者压了压眉,道:“把皇帝带上来。”

  被牵来的刘协,面上占着点灰土,双手绑着缭铐,哪里有半分君王的样子!

  黄月英还被董卓掐着脖子,叱问道:“你什么意思!”

  领头者直接无视了黄月英愤怒的眼神。

  “董贼!皇帝已经在我们手上了,再不投降的话,就别乖我们不客气了!”

  “他是皇帝!”黄月英咬牙切齿道。

  用皇帝来威胁,这和乱民暴民有什么区别!!!

  一些黑衣义军也露出了迟疑的表情。

  “老子哪管他是不是皇帝!”领头者露出的则是狰狞的面容。

  “皇帝难道管过我们的死活么!皇帝是给我们发粮了还是给我们准备住宅了?”

  “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他仅仅是派士兵拿出刀枪,去恐吓,去逼迫,去强迫我们跟他迁都!跟他来到这里!”

  “我们得到了什么!什么都没有!”

  “这样的皇帝,即使是留着,难道就又用了么!!!”

  领头者大声喊着,仿佛经历了什么撕心裂肺的痛苦。

  “可是我也不想呀!”刘协大声叫道。

  “我也很想让你们有饭吃,有地方住呀!”泪水流出双框。

  “你也想?”领头者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你一个皇帝过得三餐有肉,怎么能知道我们的艰辛!你真的想过么!”他嘲讽道:“难道你说一句你想就够了么!你真的为我们百姓的事情操心了么?你真的体察民情去考察我们的遭遇了么!你知道现在每天都会有许多人饿死或冻死在官府大门前么!”

  “你……”

  “哗。”

  一道箭矢划过他的耳边,狠狠扎入墙壁。

  “看来你似乎忘了……”黄月英握着从黑衣左袖口下,抽出的弓弩。

  “谁才是真正的领头人。”

  领头者冷汗沾湿后背。

  “当然……当然是诸葛大人您呀。”

  董卓也松开了手。

  黄月英不讲情面地把弓弩对准了董卓。

  “你能改正么?”

  董卓盯着弓弩,咧牙,靠着墙软靠下去。

  是因为刀上的毒已经彻底扩散了。

  “不能呢~”

  “诸葛暗!”大喊的是献帝刘协。

  带着缭铐跑到她面前,张开双臂。

  “如果你一定要杀太傅的话……”

  眼神无比坚定。

  “先杀了我。”

  黄月英微微动了动嘴唇,道:“你已经中了剧毒,绝对再无生还的可能。”

  “没事儿。”董卓推开刘协,从怀中抽出一封信,道:“我已经写好遗书了。”

  “什么!”黄月英惊讶了,同时,一丝不安涌上心头。

  “或许你从一开始就觉得我迟迟不进洛阳就是等何进和十常侍两虎相斗吧?”董卓回忆起了那个喝醉酒的姑娘。

  “没有。”

  “那你可知道?如果何进不犯傻的话……”董卓接下来的话让她瞬间崩溃起来。

  “那我就根本没有进洛阳的必要。要知道呀……西凉兵的残暴,对付异族很好……但镇压内部……”

  黄月英竟然从董卓眼中看到了一丝释然!

  董卓竟然从一开始,对官职也好,大权也好,根本没有所谓的渴望。

  只是局势迫不得已,何进死了,他不得不进京威慑其他诸侯,洛阳没有其他可以依靠的军队,他不得不留在洛阳守护国都……

  自己一开始就错了……

  “诸葛暗,大汉就交待给你了。”董卓摸着刘协的头,眼前一黑。

  “爱卿!!!”

  刘协的喊声传遍整个府中。

0

第六十二章 人心篇(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