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黄月英有一身毛病>第七十二章 良师(五)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二章 良师(五)

小说:黄月英有一身毛病 作者:一言搁雨 更新时间:2019/7/8 13:20:56

  刘表拱手,道:“听闻司马先生是奇士,特来拜访。”

司马徽淡淡一笑,道:“世人过赞了,徽只是一平凡书生,担不得奇士的名号。”

刘表:“唉,司马先生这就谦虚了。庞公昨日也在我面前夸赞了你。”

司马徽内心无奈,昨夜庞德公已经给他道清中个缘由,他怎么不知道是刘表心存刁难才惹得庞德公不快的。

“做不得(数),做不得。”司马徽拱手推辞道:“徽只是一个平凡的教书先生,并不谙世事,不知刘大人拜访,有何指教?”

刘表听出了司马徽的推辞——谈别的可以,时势什么的我不知道别问我。

可是整个的荆州里能问的人,庞德公也好,蒯良也罢,都被他一一问过了,最后一根稻草,总不能说放弃就放弃吧?

刘表:“司马先生,你我虽初次相见未曾亲近,但也没有结上仇怨吧?表好歹乃是一方刺史,亲自叩门拜访,难道先生就好意思让我空手而归么?”

司马徽:“刘大人既然是一方刺史,官威如此浓厚,还有什么是大人求不到的?”刘表本来以为司马徽服软,又听他道:“但偌大的荆州,又何必到我这里来求?”

刘表:“我非有意相逼迫,先生若是一介庸才反是罢了,奇士司马操徳却直言不谙世事,怕是先生有些……欺人太甚了吧。”

见司马徽不言,刘表又道:“先生若能助我,我愿如像看重庞公一样看重先生。”

饶是好好先生司马徽,也不禁暗暗攥紧了拳头。

司马徽怎么会不晓得刘表对内的计策,如蔡瑁和蒯良两家之所以摆出一副完全相互针对的样子,一武一文,一动一静,只不过为了显得相互矛盾而突出刘表刺史的地位而已。若是两方默契如一,刘表又岂会好过?

若是他真与庞德公同坐其幕下,那是要主动演出一副不和睦来给他看,还是等着刘表来挑拨他与庞德公二人之间的感情?

当初他和庞德公隐居不出,真是淡泊名利?有一点,但是最主要刘表这里能得到名利?

即使得到了,也是令人恶心作呕的名利。

司马徽:“徽谢刘大人看好,但徽胸无济世之志。”

刘表微怒,道:“那不知先生有何须何求?只要先生开口,刘表定不推辞。”

静默了好一会儿。

司马徽开口道:“还不知道刘大人来此,所谓何事?”

刘表平舒了一口恶气,笑道:“荆州八郡平定不到两年,袁术已经派大军前来,祸乱已经在前往荆州的路上,我希望能把敌军打败,但是怕荆州家底薄,想要减少损失,不知道先生有什么对策?”

司马徽内心鄙视:减少损失?你根本连赢的把握都没有,还减少什么损失?袁术派军?那是因为你交好袁术后又交好袁绍,两面三刀墙头草不打你打谁?况且孙文台何等人!其会让你这种交好朝廷又交好关东军的墙头草占着荆州八郡?退一百步讲,荆州内部矛盾众多一堆烂摊子不也是你闹出来的?

司马徽:“刘大人何必畏惧,襄阳城深沟高垒,足以避其锋芒,只需要谨守城池,待敌军粮草用尽即可。”

刘表的笑容僵硬在脸上,又问道:“仅此?”

司马徽深思,又道:“若群众不附,是出于仁的不足,未能兴治,是出于义的不足;如果仁义之道能行,荆州百姓必然拥护刘大人,那敌军也会被刘大人的仁义震慑而退去。”

司马徽一口一个“刘大人”,刘表却只觉得好生刺耳。

这不是拐弯抹角骂自己缺乏仁义道德吗?

刘表还想要饮杯茶水压下火气好好再说说,不料这茶水端是难喝,直接一口喷了出来。

司马徽用袖子抹了抹自己的脸,道:“就算刘大人认为徽说的不对,也不能用喷徽一脸的方法来侮辱徽吧?”

刘表怒了,伸出手指着司马徽。

“你……你……你!”

“怎么?”

司马徽笑道:“刘大人还有什么指教?”

“哼!”

刘表摔了茶杯。自顾自地离去了。

刘表走了,诸葛亮从门后走进来,他在门后面待了一会儿了。他之前问庞德公,庞德公让他来这里找司马徽。

“诸葛亮?”司马徽看到他,挥手引他过来。

“什么时候来的?”司马徽问道。

“学生虽来,不敢偷听。”诸葛亮道。

司马徽不禁笑了。

“切记一件事儿。”司马徽道:“不要轻易地投靠别人。即使是隐居山林,也比不仁义的君主好。”

诸葛亮不免有些疑惑,道:“那什么样的人算是仁义的?”

司马徽露出皎洁的白牙。

“能尽你之才的。”

“噗!”诸葛亮不禁莞尔,又问道:“这算什么道理啊?为什么能以是否尽我之才来衡量别人的仁义?”

——

夏至前二十三天。

诸葛亮已经在房内苦思冥想,翻书挠头了几日,还是想不出来说服蒯良的方法。

敲门声来,来人道:“诸葛亮,可在?”

诸葛亮认出是司马徽声音,开了门,问道:“先生有什么事儿吗?”

司马徽:“我和庞德公打算明天去一趟鹿门山。”

诸葛亮:“明天么?”

司马徽:“怎么?有什么问题?”

诸葛亮想了想,决定坦白,就把之前与庞仙民去找蒯祺以及劝说蒯良的事情一一说给司马徽听。

司马徽之前也并不是完全不知,但听到蒯良还会说“误墨为茶”这种话,还是不禁笑了出来。

诸葛亮:“其实他应该并不是把墨当茶了。”

“应该是舐笔和墨了。”司马徽感慨道:“蒯良应当是害怕晚一步就会忘记庞公等人的文章,才做出此举的。蒯良此人保守古派,但其对古文学的喜爱却已超出常人。诸葛亮你要好好向他学习呀。”

诸葛亮:“知道了。不过先生觉得如何才能说服蒯主簿呢?”

司马徽看着诸葛亮,想来小孩儿还不懂得其中曲折,苦笑道:“很难很难的。”

司马徽疏导几句,诸葛亮也只好放弃了说服蒯良的念头,打算按照先生的吩咐到外面采购东西了。

虽然说有什么需要庞德公都能亲自补齐,但是……这茶真是太难喝了,呸,破树叶子还妄称茶,要是树叶能和茶一个味道,早就被人揪光了好吧。

刚出了房门没几步,却见到了庞仙民和蒯祺。

0

第七十二章 良师(五)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