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黄月英有一身毛病>第七十四章 良师(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四章 良师(七)

小说:黄月英有一身毛病 作者:一言搁雨 更新时间:2019/7/9 16:39:02

  “樊亭侯无论如何都要抓人吗?”司马徽伸手攥紧蒯越的胳膊,眉宇中一片哀求。

蒯越丝毫不为所动。

庞德公却怎么也忍不住了,讽刺道:“蒯越是非黑白你又并非不了解,如此作为,真当对侯守之名这么自豪?”

蒯越不敢得罪庞德公,只好拱手,拜罪道:“越非尸位素食之人,不敢不尽职。此非越之本意也,望庞公勿怪。”

蒯祺:“叔父,其实……”

“闭嘴!”蒯越立马就火了,怒道:“你难不成还想要把整个蒯家搭进去不成!”

蒯祺:“可是……”

蒯越:“回去闭门思过好好想想!”蒯祺一提,蒯越就气得不行。“你想想这次给多少人添麻烦了!”

司马徽:“樊亭侯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蒯越:“这情没得可求。”

话音刚落,诸葛亮推门而入。

“听说太守大人找我,请原谅我来迟了。”诸葛亮拱手行礼道。

司马徽:“你!”

诸葛亮一笑,道:“先生和太守说的我都听到了,一人做事一人当,亮自问无愧于天地,愿意跟太守大人走上这么一遭。”

蒯越不禁欣赏其勇,笑道:“那便赶紧跟我走吧。”也是不想再被司马徽拉扯在这里了。

——

“我要去。”司马徽一句话就明了他的决心。

“水镜!”庞德公抓着他,道:“这件事情,他也是背着你做的吧。既然他做了,就应该他自己来承受。”

司马徽闭目。

诸葛亮也确实没给他说过得到了《隽永》的事儿,蒯越说诸葛亮偷窃了蒯家的藏书,诸葛亮也没有反驳。(蒯祺被蒯越强行捂嘴带走。)

他睁开眼睛。

“庞公。”

庞德公见他回心转意,松开手,道:“水镜,先坐下来休息会儿吧。”

“我是他的老师,我相信……”

——

夺门而出。

“我相信我的学生不是那样的人。”

长袖拖洒。

“即使他真的做错了事情。”

摆晃失律。

“也是我这个先生的不足。”

——

蒯越恼了,道:“你追上来想干什么呀?”

司马徽停下,喘着气,道:“学生的错误,先生是不可以推辞的,樊亭侯……樊亭侯请留步!”

蒯越哪里还听得进去司马徽的话,出几个下人把司马徽拦在路上。

司马徽被拦着,一不小心滑倒在地。

诸葛亮眼红了起来,在学堂里,司马徽做什么都是慢条斯理、从容不迫地,从没有过如此慌张急忙地时候。

来到襄阳,是为了帮自己找书,还是因为那么可笑的理由。

一路劝说,是为了让自己学更广阔的知识,自己却没有听进去。

去鹿门山,也是为了自己……

沾湿风尘。

诸葛亮从来没有这么恨过自己,他已经不想要什么“真正”的《隽永》了。即使他能隐隐感受到那本书的重要,但他无比后悔自己得到了这本书。

诸葛亮喃喃道:“抱歉。”

看向蒯祺,蒯祺也正看向他,或者说,等着他看过来。

蒯祺嘴里被塞着布,一左一右两个仆人架在他两边,没有哼哼,但是眼神里却透露着赞许、期待、认同。

蒯祺心道:笑话,我的错还能扔给别人?

虽然诸葛亮这么做有些对不起他,但是如果诸葛亮为了他而牵连到师长。。。。。。他会鄙视诸葛亮的,他也不会认为这样是所谓的对他好。这样的好,他不需要!

——

蒯越就郁闷了,司马徽你是盲人么?还是傻子?你自己得罪了刘景升你不知道吗?我趁这件事责罚下你的学生诸葛亮至少为了向刘表示好呀,能把诸葛亮怎么样啊?顶多打几棒教训一下,你至于一副我要抓他杀头的模样吗?

但这话蒯越能说出来吗?谁知道自己家仆是不是刘表的眼线呢?

虽然司马徽也有意识地试探问道要不要借一步说话,但是蒯越又怎么有可能答应?万一刘表知道两人还私下谈了谈,难免不会多想呀。

总算进了府,蒯越吩咐下人把司马徽拦在外面,带着诸葛亮蒯祺进了后花园。

——

主簿是个什么官,蒯良对此的理解是——长官亲信、机要常参、权势不高、工作繁多。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昨夜熬夜工作的他,白天睡睡懒觉也是可以的吧?白天睡懒觉是为了晚上更好的熬夜呀!有什么问题吗?

被吵醒的蒯家主一脸疲惫地推开房门,勉强感觉到声音是从蒯府大门传来的,顿时眉头紧皱如在纠结,抬头,望青天白云意欲观测,低头,仿佛在心中思量天地乾坤。

终于,他道。

“太远了,不管了,睡觉。”

——

蒯越:“经人供认,诸葛亮你偷拿蒯家藏书,此书如今在你身上么!”

诸葛亮:“我没有偷拿。”

蒯越不快,挥手,两个下人在诸葛亮身上摸索,没摸几下,就把怀着的《隽永》找了出来。

下人:“大人,找到赃物了。”

蒯越:“哦?诸葛亮你还说你没有偷拿?”

诸葛亮:“并不是我偷拿的,那是蒯祺兄送给我的。”

蒯越眉头一紧,大声道:“还敢狡辩,书不轻传,经不轻授,蒯祺乃我蒯家子弟,岂会把蒯家先祖的著作轻易交出去?”

诸葛亮无词,蒯祺把书给他,确实给得太简单了,只好道:“可他就是给我了,不信你可以问他。”

蒯越:“我自然会问,用不着你说。”

蒯越让下人把蒯祺架到面前,先狠狠地强调:“莫要再给蒯家惹事了!”才令下人松手放开蒯祺。

蒯祺自己拽出来塞嘴的布,往地上一丢,咳嗽几声,道:“给书的事情就是我做,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范不得连累到蒯家……呜呜呜。”

蒯祺没说完,蒯越就让下人把他重新架上,丢到地上的白布沾了点脏,也重新回到蒯祺嘴里。(蒯祺反抗:呜呜呜。)

让下人把这个不成器的家伙带走,蒯越换了几口气。

蒯越道:“肯定是你暗地里胁迫他,他才如此做的!”

诸葛亮心道:大人,你都明面胁迫了好不好!

0

第七十四章 良师(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