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星火——长征之路>(十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二)

小说:星火——长征之路 作者:虫儿不飞 更新时间:2018/7/27 18:04:36

苗民们打着火把,一直送到村口。这时村口也站着一些老人,他(她)端着簸箕,里面装着煮熟的鸡蛋和黄粑。红军的纪律是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大家没有任何人主动伸手去拿。老人们就站在路口边,把鸡蛋和黄粑往经过的侦察员衣兜里塞。

张二狗也被老人不容推辞地硬塞了两个鸡蛋和一个黄粑。老人说:“娃儿,你们打仗是为了我们老百姓有好日子过。苦了你们,多揣两个鸡蛋,在路上饿了就拿出来填肚子。”

张二狗听了这话,感动得眼角都红了,想起被国军拉去当保安团士兵时,部队开拔到哪里,当地的老百姓都唯恐躲避不及,更别说主动来给部队送行,说些像亲人一样的家常话。

“张二狗。”王绍南朝他喊了一声。

“到!”张二狗立马回答。

“过来一下。”

“是!”

张二狗小跑到王绍南的面前,王绍南将五个银元放在他手掌心,嘱咐道:“老百姓不容易。这些鸡蛋平常他们自己都舍不得吃,指望着拿到乌栗去卖几个钱补贴家用。不能让他们吃亏了,你把这些银元拿去给苗王,请他帮忙分给大家。”

张二狗拿着银元跑回村口,将钱交给苗王,苗王执意不收。张二狗就把王绍南的话重复了一遍,然后放下银元撒腿就跑,苗王感慨地说::“红军,真的是我们自己的部队。”

  

(四)

路上侦察队用电筒照亮前进的路,到了乌栗时天已经微微发亮,王绍南下令大家暂时在街道口坐着休息。

  程强对张二狗说:“现在不会害怕了吧?”

  张二哥摇摇头答道:“不会了。刚才要是我不开枪打他,他就会在背后偷袭你。”

  “不错啊!以后我在战场上就不会为你操心了。”

  “班长放心吧,我还会立功的。”张二狗有些得意,俩人聊着聊着就睡着了。

  “出了乌栗不远就是谷堡乡绿水村,过了就是清镇地界。不过中间隔了一条猫跳河。”陈绍南对围在身旁而坐的战士们说道。

  杨波在旁听到了,跑到在一间民屋墙角下休息的张二狗面前,激动地说:“二狗、二狗!你猜我们的目标是哪里?”

  张二狗被他喊醒,眯着眼睛说:“杨哥,不管是哪里,你还是先休息吧!”

  杨波说:“过去就到了猫跳河!就是观游出村不到十里路的那条河!”

  张二狗猛地睁开眼睛,瞌睡瞬间就没有了。

  “杨哥,猫跳河河段这么长,过去不一定就是观游村。”

  杨波说:“村外三里外不是有条河吗?上面索桥,听河边的渔民说索桥过去就是修文县谷堡乡。刚才我听到王队长说过去就是谷堡乡的绿水村,看来过了河后肯定就是观游村了。”

  张二狗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这是他才跟着程强学会的。程强是河南人,幼年住在少林寺山下的小村子,常言道近朱者赤,他住在习武氛围很浓的地方自然而然地爱上了习武,十八岁时就练了一身好武艺,在闲着时他就会打打拳活动一下身体,每次打拳时士兵都爱看,甚至还有人在旁依葫芦画瓢,比划几下。程强见大家都挺喜欢学,于是时不时给他们传授一些基本功。张二狗来得晚,也就学会了一招鲤鱼打挺。

  “回去之后,我们要和赵湘好好算算帐。”杨波咬牙切齿地说。

  休息几个时辰,天已经大亮了。侦察队起身继续前进,翻过几座山就到了绿水村。村子傍水而建,面积不大,也就住着二、三十户人家,房子都是山上山下零零散散地分布着。

  斜坡而下就是猫跳河,河水湍急,从高到低而下,河底淤泥凹凸不平,河水冲入低洼处,在水面形成一些螺旋状的小漩涡。再看两岸怪石嶙峋,离水面大概十五、六米处有一条索桥。这桥是用一根大绵竹和茅草扭成的粗索子,绑在两岸悬岩凿成的石孔中。竹索粗大如拳,横卧于两山之间的河心上空,犹如一条腾空长龙。两岸悬崖峭壁,河谷幽深,雄奇险峻。

  张二狗吐吐舌头,感叹道:“怎么从索桥过去?”

  杨波说:“听说绿水村有家姓王的管理这桥。”

  张二狗急道:“我们赶紧跟连长说去。”

  王绍南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现在的关键就是如何从这条索桥,如果不能过岸,就得从这里绕几百里路过去,光从时间上来看,就不能够完成任务。

  李志国建议说:“要不我们到村里去问问,既然有索桥,肯定能过去。”

  这时张二狗拉着杨波跑过来说道:“连长、指导员,杨哥说索桥有个王姓人家管理,就住在绿水村里。”

  李志国向杨波问道:“这个消息可靠吗?”

  杨波点点头说:“河对面就是我和二狗的家乡观游村,我在村里时就听人说起过。”

  王绍南喜道:“我们正愁这事,你们这消息来得太及时了。”他转头对李志国说:“我去村里登门拜访,请王家人来帮我们渡河。”

  李志国说:“张二狗和杨波是本地人,你叫上程强带着他俩去比较方便。”

  进了村子,村中劳作的百姓并没有因为王绍南四人的到来而感到惊讶。王绍南向在民房门口喂鸡的老妇人问道:“老阿姨,我想向您打听一下管索桥的王家在哪里?”

  老妇人听到王绍南的口音不是本地人,一语不达,转身准备进屋。张二狗忙说:“老人家,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是红军,要去河对面。”

  张二狗是本地口音,老妇人回过头来问道:“你们是红军?怎么穿的是寻常人家的衣服?”

  王绍南说:“老人家,我们是红军,要去对面执行任务。”

  老妇人将信将疑,说道:“你问的是管索桥的王老四,就顺着路往上走,看到屋前有棵梧桐树就是他家了。”

  谢过老人之后,四人就沿着泥巴小路往上走。途中经过几户人家,终于看到一间茅顶土房前有一棵很高大的梧桐树。土房的木门开着却不见人,门口有一条大黄狗警惕地望着他们。

  张二狗朝着门里喊道:“里面有人没有?”他连续喊了三声,这才有个中年男人拿着旱烟袋从门里慢悠悠地走出来。

  “你们找谁?”男人身材瘦高,高鼻头厚嘴巴,皮肤很黑,穿着老旧的土灰布褂子,一屁股坐在门槛上吧嗒吧嗒地抽起烟,大黄狗跑到他脚边蹭来蹭去。

  王绍南说:“老乡,请问你是王老四吗?”

  “嗯,是我。”男子伸手抚摸着大黄狗柔顺的毛发。其实从他出来时就知道王绍南此行的来意了,所以也不是很客气。

  “我们想过桥。”王绍南也没有拐弯抹角,直话直说了。

  王老四伸出右手食指,说道:“一个人一个银元,少了不干。”

  程强冷笑着说:“你这是在抢人吧?”

  王老四看都不看他一眼说:“过不过桥随你们。我要关门谢客了。”

  王绍南说:“老乡,我们没有这么多钱。你能不能便宜点。”

  王老四将烟头往门槛上敲了几下,把吸过燃尽的烟丝抖落,然后站起身,拍拍沾在屁股上的灰尘,准备回屋了。张二狗喊道:“老哥,上次在卫城门外,你那半个饼可真好吃。”

  王老四身子一顿,寻声望去,看到站在王绍南身后的张二狗,冷冰冰的神色中居然露出一丝笑容。

  “这不是张二狗吗?怎么?没在卫城‘八大碗’找到你哥张大狗吗?”原来这个王老四正是那日在卫城门外帮助张二狗进城的樵夫。

  张二狗笑道:“托您的福,找是找到了,不过又给陈家凑了当兵的人头。我现在已经参加红军了,此事说来话长,有时间在和你摆。”

  王老四问道:“你真参加红军了?”他的声音有些激动。

  张二狗说:“如假包换。”

  王老四向王绍南问道:“莫非你们都是红军?”

  王绍南点头说:“老乡,我们是红军。”

  王老四拍拍大腿,说:“你们怎么不早说。我这辈子让天王老子过索桥都得收费,唯独红军不敢收。说吧,你们准备什么时候过桥?”

  王绍南说:“我们有任务在身,自然越快越好。”

王老四叫他们先到猫跳河边等待,他准备一下工具就来。回到河边,天上下起蒙蒙细雨。王绍南把情况跟李志国商议道:“我们到了对岸,就留下一部分人寻浅水地搭浮桥,以保证后面的六师顺利通过。”

李志国赞同他的想法,说道:“问题是谁去寻地搭桥?”

王绍南笑道:“自然是老李,你是指导员嘛!心思缜密,不像我大老粗一个,只能打仗,搭不了桥。”

李志国笑骂道:“滚犊子!我就知道你安的什么心。”他和王绍南共事多年,对他的脾气没有不知道的,只需听他一张口就能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一会王老四叼着旱烟斗,肩上斜挎二卷麻绳、背着一个牛枷担来了。张二狗认得这是贵州本地平常人家耕田时套在牛脖子上的工具,就笑问道:“老哥,你拿这玩意来干嘛?”

5

(十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