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星火——长征之路>(十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四)

小说:星火——长征之路 作者:虫儿不飞 更新时间:2018/7/29 11:07:13

张二狗靠在一棵大树下,他睡不着。想起赵湘家就在不远处就气不打一处来,王福生被害死的惨状还历历在目。杨波就坐在他身边,问道:“你怎么不休息会?”

张二狗说:“杨哥,我们去跟队长说说,观游这里最大最坏的地主就是赵家,请部队给观游的老百姓做主,为冤死的王叔讨个公道。”他的话正是杨波心里所想,当然是点头赞同。俩人先把这事跟程强说了,程强听了之后对他们的遭遇非常同情。立即把这事向王绍南反映。王绍南说:“刚才当地的老百姓也有跟我们讲过姓赵的地主家横行霸道、草菅人命的事。既然我们来了,就要给大家除害。”

李志国问道:“村里有多少地方武装?”

张二狗介绍说:“村里有个乡保团,大约有三十几个人,实际上就是赵家养的私人武装。仗着手里有枪,平日在村里作威作福,实际上没有什么战斗力。”

弄清楚了情况,王绍南决定带一部分人立即前往赵家。张二狗和杨波在前带路,侦察队一路来到村口。张二狗见村口的乡保团的哨所空荡荡的,早已人去楼空。一行人进了村,村里家家户户大门紧闭,走到王福生家门口,杨波上前去推门,门没有锁,屋里乱成一团,稍微值点钱的铁水壶、铁锅这些物品都没了,看来是被赵家人刮走了。

杨波心中感慨,好在丫头现在也加入了红军,此时正跟着医疗队行动。他心中暗暗向冥冥中的王福生保证一定保护丫头周全。张二狗急着和赵家算账,没有注意到杨波离队,只顾带着王绍南等人径直朝赵家走去。走到岔路口时,有人大声喊道:“二狗!”

张二狗寻声望去,喊话的人穿得破破烂烂,正是和他一起放牛的小罗子。小罗子问道:“二狗,还真的是你啊!这段时间你跑哪去了?赵家人说你还欠着他家钱跑了,找到你后要打断你的腿。”

张二狗骂道:“我呸!我现在参加红军了,这次回来就是找他家算账的。”

小罗子睁大了眼睛,眼神游离在和张二狗同行的侦查队员身上。张二狗被他看得有些不舒服,问道:“你看什么看?我们脸上又没有贴金。”

“你们真是红军?”

“对,我们是红军。”王绍南答道。

小罗子笑道:“都说红军是活菩萨下凡,还以为你们都长着三头六臂的,原来和我们长得都一样。”

张二狗骂道:“你不是废话吗?没事别胡闹,我们还要去赵家找赵湘算账。”

小罗子说:“赵大老爷已经走了,有人给他说红军来了,就在村外的猫跳河边搭桥,吓得他带着那几个姨太太、胖幺儿和一大马车宝贝在保丁的保护下往卫城方向跑了。”

王绍南追问道:“他们走了多久?”

小罗子说:“大概走了半个多时辰。”

程强对王绍南说:“队长,姓赵的带着几个女眷,走得肯定慢。我想带一个班去追他回来。”

王绍南说:“立即去,千万不要让他跑到卫城去了。”

张二狗对程强说:“我知道有一条去卫城的小路,肯定能赶上。”他说得就是当日杨波带他离开观游时走得那条路,此路宽不过三尺,到处坑坑洼洼,加上下了一早上的毛雨,路面全是稀泥。张二狗带着程强等人穿过满是枯草的小路,沾得裤脚全是稀泥巴。众人来到一处地势较高长满松树的半坡,站在坡上往下看,可以看到一条可供马车行走的大路。他们刚下行一半的路,就听见远处传来一阵铃声,张二狗望去,见两辆花顶子马车从观游方向驶来,马车周围还有拿着枪的保丁士兵守护着,其中走在头车靠边上的一人是越看越熟悉,那不是赵湘家的管家马锅儿还能有谁。

张二狗心里焦急,害怕让赵湘跑了,他从坡上往下赶。程强说:“二狗,对方手里都有枪,步枪的射程比手枪远,你不要急着下去。我们寻个有利的位置在行动。”

此时已经被仇恨蒙蔽眼睛的张二狗哪里还听得进去,他两步并一步,又跑又滑地冲下山。程强担心他的安危,带着战士们也跟着下山。张二狗跑到离大路只有几米的斜坡处,车队正好经过,他抬着枪,对着走在前面的马锅儿的腿就是一枪。

子弹从马锅儿的右腿侧擦过,打在躺在路面的石块上,碎石四溅,吓得马锅儿从怀里掏出手枪,转身躲在马车后面。保丁们躬着腰,纷纷寻找掩体还击。

张二狗埋头在石头后,他的身体感受得到子弹撞击石头传递来的剧烈的震动感。周围被掀起的枯草叶和泥屑落在他的头发和衣服上,这一刻他懂得了战斗的残酷,个人的力量在战场上有多么渺小,他开始嘲笑自己的无知和疯狂。

危机时刻,程强和一个班的战友们迅速投入战斗,他们依靠高处向大路上的保丁射击,解了张二狗的围。子弹横飞,保丁们平常在乡里欺负老百姓是把好手,叫他们去打仗,也只是程咬金的斧头,就那么三把手,打完就不知道该干什么了。更何况他们的对手是红二军团一万八千多人里选出来的精锐。刚一交手就有两名保丁被击毙。剩下的人开始慌了,他们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吓得心惊胆寒,纷纷开始后退,准备夺路而逃。

张二狗哪里会让他们逃走,从大石头后面探出头,抬枪射击。一名保丁刚站起来往后跑,子弹唰地一下从他右腿穿过,只听他一声惨叫,跌倒在地。其他保丁更加慌乱了,跌跌撞撞,一个劲地跑,连回头放一枪的勇气都没有了,成猢狲散。

张二狗看到了马锅儿,大声喊道:“姓马的,你给我站住。”

他这一喊,马锅儿加快了脚步,往另一侧的山坡跑去,从坡脚延伸到山顶都是树林,长着各种不同种类的树木,人一但进入很容易隐蔽起来。张二狗紧追不舍,跑到坡上,马锅儿见甩不脱张二狗,矮身躲在一根树下的草丛中。张二狗追了上来,见失去了马锅儿的踪影,他可不相信马锅儿跑得会有多快,能够把自己甩得太远。静寂的树林只有风刮树枝左右摇摆发出的沙沙声,张二狗小心翼翼地踏在混合着腐烂落叶的稀泥巴上,他的身后自己留下了一串深浅不一的脚印。张二狗心中灵机一动,心想既然自己走路都会在稀泥巴上留下脚印,那么马锅儿走过还会没有脚印吗?想到这里,他仔细观察前方已经没有脚印,这说明马锅儿并没有从这里走过,他回过头,顺着地上的脚印往回走,果然看到与自己不同的脚印在小路旁边的杂草丛边消失了。

张二狗走到脚印消失的位置,将枪口对准了草丛,大声喊道:“马锅儿,马大管家。我知道你就躲在里面,出来吧!不然我开枪了。”

“别、别开枪。”马锅儿从草丛里露出半个身子,被二狗这么一吓,赶紧站了起来。

张二狗说:“把枪丢在地上,快点。”

马锅儿把手枪丢在地上,尴尬地说:“枪里没有子弹,刚才打完了。”

张二狗一把将他的手反扭住,弯腰捡起地上的手枪插在裤腰带上。马锅儿疼得大声喊道:“二狗子!咱们乡里乡亲的,你这是干什么?”

张二狗冷笑道:“马大管家,没有想到吧?你也有今天!”

马锅儿说:“二狗,你马大哥可没有欺负过你吧?”

张二狗骂道:“少废话,跟我走。”

……

程强没有继续追赶溃兵,他把人集合起来时没有看到张二狗,心里有些紧张。却见张二狗妞着马锅儿从对面山坡小路走下来。

张二狗笑嘻嘻地问道:“班长,赵湘在车里没有?”

程强说:“你自己来看看吧。”

张二狗把马锅儿拿绳子绑了交给战友和其他几个俘虏一起看管,自己走到马车前伸手掀开碎花布帘子,里面有三个脸色被吓得发绿的女人,张二狗又去另外一个车,上面也坐了三个女人。

张二狗愣住了,赵湘到哪里去了?他转身扭住马锅儿的手臂问道:“赵湘到哪里去了?”

马锅儿疼得冷汗直流,他大声说:“哎呦呦!痛!二狗,你把手松了,我给你说。”

张二狗满脸怒容地放下他的手,掏出手枪顶在马锅儿的太阳穴上,大声逼问:“说,他去哪了?

马锅儿吓得连声:“不敢骗人。车上坐的是赵老爷的六个姨太太。他就只叫我送她们去卫城,至于老爷现在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啊!”

张二狗将枪口往前戳了一下,说:“别想骗老子,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

“我说的都是真话啊!要是我有半句假话,叫我生儿子没屁眼。”马锅儿身子都软了,背心全是汗。

张二狗见问不出什么,缓缓放下枪。马锅儿一下子瘫倒在地。

张二狗鄙夷地说:“你放心,我不会为难你。要等观游的老百姓们来决定如何处置你。”

5

(十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