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星火——长征之路>(二十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二)

小说:星火——长征之路 作者:虫儿不飞 更新时间:2018/9/8 10:15:22

张二狗说:“我去问问四连,找他们借锅碗瓢盆来。”

这时从侧面来了一群老百姓,张二狗上前询问,原来六甲一带的群众得红军午后还饿着肚子与敌军作战,有的就主动煮好饭,烧好开水,拿出自己家的牛肉干巴、鸡蛋、腊肉、酸菜等做好了送到阵地上。

张二狗愣了愣,心里感动,但是也不得不提防,万一这些群众是国名党派来的,在食物里下了毒,可就糟了。

老百姓们也知道张二狗的顾虑,一位老人从袋子里拿出一块牛肉干巴,放在嘴里咀嚼,又从木桶里倒出一杯热水喝了。张二狗打消了疑虑,忙请老百姓们进入阵地。

程强紧握着老人的手不住地说:“老乡们,谢谢你们了。我给你们打个欠条,以后一定会还给你们”

老人说:“孩子,你们红军在我们这里把地主的米分给我们穷人,你们给大家打坏人,我们也要感谢你们,哪里会需要你们打什么欠条。”

张二狗狼吞虎咽地吃下两个鸡蛋,蛋黄哽得他连拍胸脯。给他送鸡蛋的老妇人忙给他一杯水,然后操着一口云南话说:“不要急,慢慢吃,还有的给是。”

程强说:“老乡们,一会敌人又要进攻了,你们赶紧离开这里。”

老人们临走时说:“年轻人顺便搭个手,帮忙抬一下伤员。”

  张二狗笑嘻嘻地对程强说:“连长,有老百姓支持我们,还有不打胜仗的道理?”

程强说:“吃饱了,准备打仗,可别糟蹋了老乡们的粮食。”

大概是敌人被十六团揍怕了,整整一个中午只听到从十七团、十八团阵地传来的枪声,却不见敌人朝十六团阵地进攻。但是大家都不敢懈怠,三营长王绍南也在阵地前沿一个连一个连的走了一圈,当他走到五连时,曾经的老部下大多已经牺牲了,能叫得出名字的也只有程强、张二狗、李大炮等几个为数不多的人。

王绍南说:“五连今天又打了头阵,我要感谢大家,继续发挥着不怕牺牲、不畏艰险的勇者精神。”

下午,滇军第七旅旅长龚顺壁调集了整个旅的兵力,开始了对十六团阵地新一轮的进攻,这次进攻的部队明显增多,且有山炮营在后进行炮火覆盖,从昆明携弹起飞的敌机在空中进行支援,整个六甲地区被国民党军队轮着炸了个遍。面对敌人猛烈的火力,团长肖启云决定放弃占领的敌人阵地,退回山北侧,与扼守山上制高点的一营相互配合,守住阵地。

张二狗恋恋不舍,又不得不撤退,临走时张二狗使了一个心眼,叫新任的一班长把全班唯一的几颗地雷埋在壕沟里。他的方法很好,刚退到半山腰的阵地就听到轰轰轰的爆炸声。

吴懿夸道:“张二狗,真有你的。这招干得好,不得哪些个倒霉鬼踩到了。”

张二狗并没有因为吴懿的夸奖而高兴,反而露出一副遗憾的表情说:“可惜没有多余的地雷,要是在坑里埋个百儿八十个,爆炸起来的场面不比敌人飞机丢下的炸弹威力小。”

战机在天空中盘旋,不断朝红六师的阵地投下炸弹。滇军开始分别向十六团、十七团、十八团三个团的阵地进行反攻。战斗一直持续到傍晚,五连又一次打退了敌人的进攻后,程强从壕沟向山脚看去,敌阵的敌人蠢蠢欲动。

程强问道:“大家还有多少弹药?”

吴懿说:“没有多少了,二排每人差不多就只剩一、两个弹匣。”

李大炮也叫苦道:“我们四排也差不多。”

张二狗说:“都差不多,我寻思着怎么去搞点子弹来。”

李大炮瞧着张二狗,说道:“一排长,你有什么法子?”

张二狗笑道:“放一点敌人进来拼刺刀,不但有弹药,说不定还有外国罐头吃。”

吴懿骂道:“美得你!滇军又不是中央军,哪有什么外国罐头。再说了,普通士兵也没有这么好的待遇。”

程强在旁说道:“我觉得二狗的办法可行。但是我有一个疑虑,如果敌人一窝蜂冲上来,我们肯定抵挡不住。”

张二狗说:“都这时候了,想这么多干嘛?再说了有一连在山顶增援,周围还有其他连的阵地。”

“我觉得张二狗说得有道理,可以一试。”宋瑞说道。

程强看了看干瘪的弹袋,点点头说:“既然指导员都这么说了,也只有冒险一试,大家都要小心。”

敌人又一次进攻五连的阵地,先是山炮噼里啪啦的一阵乱轰,随后步兵在炮火的支援下向山腰的五连发起冲锋。

“要是我们人数够多,老子就给他娘来个反冲锋。”程强遗憾地说。

张二狗握住大刀,战士们有大刀的也抽出拿在手上,没有大刀的把雪亮的刺刀安装在步枪上,大家都没有开枪。五连一枪不发,在山顶的一连长疑惑地说:“五连这是要干嘛?想和一个营的敌人拼刺刀吗?”

他命令一连朝着山下的敌人射击,打退敌人的进攻,最终只有一个连的敌人冲入五连的阵地,程强喊道:“兄弟们,杀啊!”

李大炮本来就是闻着血腥味就兴奋地主,操起他得鬼头刀,扑向敌人。张二狗也不甘示弱,提着他的大刀大声喊道:“都别抢,把当官的留给我!我要拿他祭旗。”明显自己这边的人数还没有敌人多,他却自信满满地,好像五连已经稳操胜券。

双方杀得眼红,有的战士被砍断了脚站不起来了,他们就拿着刺刀往穿布鞋的脚上刺,因为红军穿的都是草鞋,所以也不怕误伤自己人。有的战士肚子被敌人划开了,紫色的肠子流出肚子,临死前他也要死死掐住敌人脖子。特别是一排的战士,都是疯子,他们拼刺刀的技术并不高超,每一招每一式虽然平凡,但是都是在拼命,丝毫不顾自身的安危。

冲入五连阵地的敌人留下二十多具尸体逃走了,在差不多一比二的不利情况下,五连奇迹般的取得了白刃战的胜利。

打退敌人第一件事就是缴获敌人遗留的武器弹药,搜刮了一下,推在一起由程强分配,全连每个人都可以分到几十发子弹,虽然不多,也在一定程度下缓和了窘境。

山顶的一连长哭笑不得,五连是以这种方法获得弹药,他不得不苦恼起来,因为一连的弹药也不够了。

战斗依然在继续,敌人新一轮的炮击开始了,嘶吼的火炮再一次把五连阵地炸了个底朝天。张二狗恨恨地说:“这些狗日的,怎么人越打越多?”

“估计是敌人增援部队来了,继续下去情况不妙啊!”吴懿在他旁边说道。

张二狗甩落头上的泥土屑,说:“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了,这点事算不了什么,退一万步来讲,子弹打光了我们还可以又把敌人引进来拼刺刀嘛!”

李大炮嘿嘿笑道:“俺就喜欢拼刺刀。”

吴懿叹口气,张二狗轻描淡写的话,却是整个五连即将面临的事,面对潮水般的敌人,已经弹尽粮绝的五连已经没有退路了。其实张二狗他们并不知道,这时整个六师都陷入窘境,师长郭鹏,第十八团政治委员杨秀山、参谋长陈刚都负了伤,营连长伤亡更大,更别说士兵,仅十六团就没有一个营是满编的。

炮击结束后,一小股敌人又朝五连阵地扑来。程强喊道:“节省子弹,不要浪费。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吴懿凑在张二狗耳边说:“按说这话应该是你说才对,就你那不吃亏的性格,巴心不得一枪打两敌人。”

张二狗说:“去去去,敌人都上来了你还在废哪样话?”

战斗又开始了,在离五连阵地三十米的距离时,敌人吹响了冲锋号。程强喊道:“打!”

又是一场激烈的战斗,战士们的子弹终于打完了,面对数倍于己的滇军,五连没有向后退一步。制高点的一连也没有了弹药,一连长拔出插在后背的大刀,挥舞着朝战士喊道:“弟兄们,跟老子下去增援五连。”

一连的加入,阵地上更加混乱了,身经百战的老兵特别喜欢肉搏,血腥味能让他们更加兴奋,就像张二狗这样的老兵,就连牙齿都成了武器,他居然在和一名敌人扭打在一起时,张嘴咬下了敌人的鼻子,这时另外一名敌人正要用刺刀捅向他时,离他不远处的吴懿轮起大刀从侧面把这名敌人劈了,转身又拉起和张二狗扭在一起的敌人,一刀捅了。他笑道:“这大刀还真好用,你张二狗欠了老子一条命,等打完仗了得拿两箱手榴弹还我,不对,加上上次扎草人那两箱,你差老子四箱了。我不信你张二狗的命还不值四箱手榴弹。”

张二狗气喘吁吁地爬起来,吐出半坨血淋淋的鼻子,说道:“狗日的力气真大,差点把老子掐背过气。”然后说道:“你说的没错,我的命还真不值四箱手榴弹。”周围的敌人又朝他围过来,吴懿笑道:“抠门!”他挥舞着大刀,又朝敌人冲去。

天色渐暗,滇军又一次被打退了。五连和一连的战士们都累得一屁股坐在战壕里休息。张二狗的军装上全是被被刺刀划破的洞,有的破洞边还有血流下来。他挨着宋瑞坐下,说道:“指导员,还真没看出来,你一个文秀才拿起大刀拼命不比我们这些粗人差。”

宋瑞拿着水壶,笑道:“要是还拼个刺刀都不行,还起来闹哪样革命?”

张二狗感到口渴,他捡起自己方才拼刺刀前嫌麻烦丢地上的水壶,里面的水是中午老百姓送来的,还热乎着。

宋瑞把他的水壶递给张二狗,张二狗推辞说:“我有。”

宋瑞说:“我这是酒。”

张二狗说:“我不怎么喝酒,以前给人放牛,买不起酒喝。”

宋瑞笑道:“今天我请你喝。”

程强走过来,一把接过水壶,笑道:“喝酒的男人最靠谱,二狗不喝我喝。”

张二狗瞪圆了眼睛说:“以前营长还在五连当连长时不是说过部队不准喝酒吗?”

程强往嘴里灌了两口,笑道:“不喝醉就行。”

张二狗也笑了,他接过酒喝了一口,喉咙里辣辣的挺舒服。

一连长也凑了过来,他仿佛长了一只天生对酒敏感的鼻子,离得远远的也能闻到味道。他笑道:“五连长,你们这就不仗义了。我们一连下来陪你们一起拼刺刀,有苦咱们一起吃了,现在有酒是不是应该一起喝?”

程强和宋瑞笑了,张二狗将酒水壶丢了过去。一连长敏捷地伸手抓在手里,咕噜咕噜喝了几口,说道:“好酒!就是度数低了些。”

宋瑞说:“南方酒度数都不高,这是贵阳附近酿酒人拿新苞谷酿的酒。”

一连长把水壶还给宋瑞说:“有机会到了我家那边,我请你们喝点烈酒,那才带劲。”

这时从敌人北侧方向传来一阵连续密集的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不久与六师交战的滇军第七旅后方出现混乱。

程强激动地说:“大家快看,敌人后面打起来了。一定是我们的增援!”

一连长说:“那还等啥?大家一起冲上去,把敌人包饺子。奶奶的,总算等到让老子报仇的机会了。

程强有些犹豫,他说:“我们没有多少子弹了!”

张二狗把大刀捏在手上,说道:“一排愿打头阵,就是用刀,也要完成任务。”

吴懿说:“扯犊子,我们也不孬。”

李大炮也催促说:“连长、指导员,下命令吧!”

张二狗心里有些不痛快,他说:“你看人家一连长多豪迈!二话不说已经带着队伍冲过去了!我们再不去,功劳都被一连抢光了。”

程强看了一眼宋瑞,宋瑞朝他微微点了一下头表明了自己的立场。程强终于下定了决心,跟着一连后面朝敌人冲了过去……

红五师十四团在红六师与滇军第七旅双方在阵地前呈胶着状时,出奇不意地从第七旅左翼阵地进攻,把注意力集中在六师身上的敌人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显得不知所措,红五师势如破竹,敌人的进攻被完全打散,纷纷溃退,十四团一直打到了滇军的指挥所。

战斗结束了,张二狗站在跟废墟差不多的阵地上,感到天旋地转,这一天仿佛过了很久,逝去战友们的容颜还在他的脑海里打转。

在掩埋战友的尸体时,程强说:“二狗,你难过吗?”

张二狗说:“心疼。”

程强说:“几个月前是我把你招进部队的,你成长得很快。”

张二狗无奈地说:“基本上每天都和敌人打打停停,看惯了,也就习惯了,这跟成长没有多大关系。记得第一次在扎佐参战时,我躲在碉堡里,被震耳的炮声吓得只差没尿裤子。那时候我也挺幸运,因为胆小所以没有做错事,不然这辈子都是愧对党和部队的。”

程强笑道:“那时各为其主,也不怪你。徐排长不也是那样过来的吗?”

张二狗笑了,他问道:“连长,我们渡过金沙江后要去哪里?”

程强说:“抗日,到北方去。”

张二狗有些好奇地问:“听说日本人长得跟矮冬瓜似的,他们还敢跑我们这里来撒野?”

程强朝宋瑞喊道:“指导员,请过来一下,我们张排长有问题请教。”

宋瑞走过来,问道:“一排长有啥子事?”

程强把话重复了一遍,张二狗插嘴说:“既然指导员要说,我就把其他排长都叫过来一道听了,也给指导员省点事。”

吴懿和李大炮被张二狗的大嗓子喊了过来,宋瑞说:“瞎胡闹,把战场打扫了,我估计部队就快撤退了。”

宋瑞的话刚说完,通讯员就跑来说道:“报告,营部命令全营集合。”

李大炮瞪着眼睛说:“神了!指导员一猜就中。”

张二狗笑嘻嘻地和他说道:“读书人都是文曲星下凡,你以为跟我们一样都是大老粗吗?”

“五连,集合!”程强不想听他们啰嗦,朝着剩下的三十几个士兵大声喊道……

六甲阻击战中,红六师、五师十四团在二、六军团总指挥部的指挥下,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机动灵活的战术,歼敌四百余人,粉碎了敌人妄图围歼红军的阴谋,红军得以从容调整部署,为横扫滇西、顺利渡过金沙江。

2

(二十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