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隐谋>第五章 咒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咒杀

小说:隐谋 作者:骄阳皓月 更新时间:2018/10/28 7:58:36

烈火熊熊燃烧,照亮了整条慌乱的街道,也照亮了男人拿着望远镜的脸。

  距离马路很远的一座居民楼顶,一个男人拿着望远镜对车祸发生的马路仔细观察。

  因为之前的车祸和爆炸,住在附近的人们先后抵达现场。警车、消防车、救护车一个接一个地排着队从路边经过。火光映衬着车顶红蓝相见的光芒,在每个人脸上留下形形色色的表情。光是用看的,就知道那里一定是一个喧闹的空间。

  “老板放心,非常干净。”浑厚的声音从身后不远处传来,火光中映照出不合时宜的黑色眼睛,和一道横亘下颌的伤疤。

  “还好有你在。这个废物,按着剧本都会演错,还要我来擦屁股。”男人放下望远镜,发出一个气恼的鼻音,“严峰可不是白给的,应该很快就会查到关键证据吧,选他真是个错误。”

  “放心。所有线索都已经掐断,绝对不会查到我们身上的。”黑眼镜走到男人身边,接过望远镜,向远处张望。

  望远镜里,景物异常清晰。迸射的火花,溅在消防人员的身前。高压水管中喷吐的水龙,在火光中映出宝石一般的光晕。四周围观的人们,脸上带着或惊恐或呆滞的表情,和警车边那张熟悉却紧张的脸对比鲜明。

  “很顺利。”黑眼镜扫了一眼混乱的现场,又将望远镜递给男人,“老板,我们可以……”

  “那个女人!”男人的凉薄嘴角突然抿成尖锐的锋刃,嘴唇中发出切齿的咒骂,“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路边围观的人群里,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女孩,正从前排挤向人群外。女孩看起来不到二十岁,长发利落地绑在脑后。小巧的耳垂上,精致的金色耳线在火光中光芒闪烁。

  已经准备离开的黑眼镜,突然停下脚步。“早就应该用她做文章,”火光在他黑色的眼镜片上晃出一道寒冷的反光,“老板,你就是太仁慈了。居然放任这样的人出生、成长,我早就提醒过你,她会是个麻烦。”

  男人看着望远镜中,女孩俏丽的脸,突然冷冰冰的吐出几个字:“那就用她吧。顺便带上那个野种。”

  黑眼镜按住男人的肩膀,浑厚的嗓音带着些许威严:“老板,我们走吧。”

  男人最后看了一眼女孩的背影,放下望远镜,跟着黑眼镜离开。

  马路上,围观人群几乎水泄不通。黑衣女孩凭借小巧的身材,挤出一条血路才好不容易地离开人群,走上黑暗的荒野小路。转了一个弯,马路上的火光和人声已经远去,出现在眼前的是一辆亚光黑色轿车。夜已经快要过去,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轿车表面没有一点反光,和黑夜完美的契合在一起。女孩走近,打开车门,坐进去。

  “真慢啊凌墨,原来你就是这么照顾病患的。”本该烧成灰烬的高明瑞,躺在车后座上,额头上贴着一块纱布。

  “你还活着,就是最好的照顾。”女孩没有一点惊讶的样子,甚至连头也没有回一下,拿过一瓶水来喝。

  高明瑞撇撇嘴:“凌墨啊凌墨,难怪明轩叫你小冰雕,还真是人随主人型,和韩弈一个德行。”他揉着额头上被纱布包扎过的伤口,苦起脸,“韩弈也真是的,既然知道会有事情。就早点告诉我嘛,”

  被叫做凌墨的女孩,终于放下水瓶,转身面向后座上的高明瑞:“少爷只是要我贴身保护,今晚来演戏的人。不要得寸进尺!”

  “好好好,”高明瑞选择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重新躺回后座上,“那,接下来怎么办?”

  凌墨转回去,高明瑞只能隐约看到她翘起的嘴角:“等。”

  “等?”高明瑞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凌墨的脸上显出一抹温柔:“少爷说,现在严队应该已经行动了,趁着这场骚乱。”

  高明瑞看着窗外渐渐泛起的鱼肚白,若有所思。

  这一夜太漫长了,漫长到高明瑞怀疑,自己过去的无数个夜晚,究竟是如何毫无知觉地渡过的。细细想来,他不过是在严队身边站了一会儿,然后听到了一老一小两只狐狸的密谋全过程。好吧,然后顺便被抓苦力,做了一回临时演员。这么想起来,自己的演技还不错,不想当演员的警察不是好公务员,果然是一句至理名言。高明瑞再次看向晨光中,凌墨渐渐清晰的侧脸。这个女孩,只是因为韩弈离开学校前,对她的吩咐,就在这里等了一夜。

  “谢谢你,救了我的命。”他情不自禁地开口。

  凌墨摇摇头:“救你的人是少爷。他在看到字条的时候就知道,对方一定有后招。而你,就是保证后招失效的一步棋。”

  “一步棋啊。”高明瑞重新躺好,任第一缕晨光照亮他额头上的伤,“还挺厉害的嘛。两只狐狸。”

  几辆警车,在清晨的第一缕眼光中,开进了安大校园。刚刚泛白的天空和光线晦暗的路灯交织成难以形容的颜色。严峰从警车上下来,用力敲打男生宿舍的门。

  程青大着呵欠很快出来开门,看得出,他休息得不算太好,眼睛下面一片乌青的黑眼圈:“发生了什么事?”

  严峰拿出一张搜查证,递到程青面前:“我们怀疑你和昨晚的一起案件有关,这是搜查证。”

  程青张着嘴,打哈欠的表情停留在脸上,眼睛里的不解瞬间化为恐惧:“你说什么?”

  严峰面无表情:“你不会以为,在现场留下了血迹,还能逃脱法律的制裁吧。”

  程青的喉结动了改一下,眼睛不自觉地向那张搜查令上瞟了瞟,摇摇头:“你说的话,我完全听不懂。”

  “我们已经查到,死者李岩曾经砍伤过你,但是因为是精神病患者而免于刑事处罚。你怀恨在心,绑架了死者,并假装他,袭击同样有动机杀人的韩弈。等韩弈逃走,你再将死者杀死,伪装成韩弈行凶的假象。”严峰看着程青的眼睛,说话的时候没有一丝停顿,“但是你犯了一个错误,你真的被韩弈刺伤了,所以现场有你的血迹。这是你无可辩驳的证据。”

  “你胡说,你怎么知道那是我的血迹!”程青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被严峰打压得差点委顿的表情突然硬挺了起来,“我懂法,只要我不愿意,你们就不能化验我的DNA。你说的就都是推测。”他用力的呼吸两下,摸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就算有我的血出现在现场,也可能是我之前留下的。或者,是韩弈故意留下的。反正,你们没有证据。”

  “我想你搞错了。”声音从程青的身后传来,臭屁、自大、自以为是的讨厌语气,和伴随着脚步,有韵律的声音,这是那可恶的明轩的最后一击,“警方在韩弈的衣服上,检验出两种不同的血迹。其中一种属于他自己,另外一种,却奇怪的不属于死者。”明轩的身影从楼梯口出现,金色的朝阳从他背后的窗口照射进来,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相反,在死者的衣服上,警方检测出三种不同的血迹。除了死者和韩弈,另外一种血迹,和韩弈身上的完全相同。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明轩渐渐走近,英俊的脸从金色朝阳中慢慢出现:“现场出现过第三人,而凶手,证实这个第三人,或者说,血迹的主人。”他走到程青身边,摆出一个可以倾倒众生的poss,“so,警方只需要从你的房间里搜到相关证据,当然,包括你的垃圾里,擦拭过伤口丢掉纱布或者药棉,检测上面的DNA,就可以破案了。”

  程青的脸上阵青阵白,眩晕恶心的感觉,不断袭击他已经脆弱无比的神经,胸口一紧一紧的疼。他大口呼吸,却依然觉得胸闷气短,双腿无力。努力靠在墙上,支撑起已经软弱无力的身体:“不要胡说八道了。”

  明轩凑到程青身边,往日戏谑的脸上带着一丝阴森:“你和韩弈无冤无仇,我不相信你会无缘无故陷害他。说,指使你的人是谁,给你出谋划策的人是谁,教你拿韩弈当替罪羊的又是谁!”

  程青用力抓住胸口,脸上泛起不自然的潮红。他用力张着嘴,却好像上岸的鱼一般无法呼吸。眼前的明轩,变成了索命的恶鬼,灿烂的朝阳变成了地狱的业火。“怎么会这样……”程青无力地张着嘴,“他不是这么说的。他说,我可以活下去,我可以活下去的。”

  院中的警员见此情景,立即跑过来帮忙抢救。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程青在惊惧地抽搐了几下之后,终于停止了无力的挣扎。他的外套,因为挣扎而掉落在地。衬衫底下,刚刚包扎好的伤口全部崩裂,血肉模糊,鲜血染红了他的衬衫。

  “这个,惨了点吧。”明轩抽了抽嘴角,拉住严峰的衣袖,“我怎么觉得像是小说里那诅咒杀人的。太诡异了吧。”

  严峰看着倒在地上,死得不能再死的程青,叹了口气。

9

第五章 咒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