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星际三国英雄传>第五章 再访卧龙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再访卧龙

小说:星际三国英雄传 作者:东旭鹰 更新时间:2018/8/1 7:52:37

(张)建忠看清来者竟然是(赵)子龙,他冷笑回应:“师弟,你来救他们吗?就你一个人?”

“当然不止他一个,不过我们两个已经够了!”

说话者在包围圈外,有几个“虎贲”正想开枪,但几枚水羽瞬间钻入他们头颅,让他们昏迷过去。其他“虎贲”则发现眼前刹那间布满浮游水羽,顿时谁也不敢乱动。

建忠:(怒)你敢杀我们的人,“英魂”要在此向“虎贲”宣战吗?对了,你又是谁?

子龙:他是我的好兄弟,同样出身“雪羽”的陈叔至。他的水羽可以对人体产生不同效果,我还能听到被击倒者的呼吸声,看来只是昏迷过去。何况他是正当防卫、无可厚非!

建忠:(冷笑)子龙,多年不见,你有恙无恙我不清楚,但你倒是越来越能说了!

子龙:师兄,你对我的厌恶感是半点都没消除啊!我看这样吧,为了避免乱伤无辜,咱们两个单挑,谁赢听谁的!

建忠:哼,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竟敢挑战我?你真以为自己是命运榜上的“二赵”吗?别忘了,我是你师兄,我都没入命运榜,何况是你!

子龙:师兄还是像以前那样喜欢争名夺利啊!我是不是“二赵”都不重要,今天斗胆向师兄请教!

见子龙如此坚持,建忠只有让兄弟们闪开,叔至趁机到翼德身边,互相保护。

子龙与建忠同时伸出空手。光线从建忠手中射出,化为长枪,落入主人手中。子龙则手中似乎有空气流动,一支银白色的长枪也随即出现。这化风为枪的绝技,看起来已经比建忠高上一筹。

两人摆开架势,建忠说了句“十招把你拿下!”手中长枪立即化为数道自由弯曲摆动的长线,以不可思议的角度与速度扑向子龙。就在光线即将汇聚一处的时候,忽然子龙消失了,继而光线也消失了。

所有“虎贲”此时目瞪口呆,因为他们视野中,子龙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建忠眼前,那风枪枪尖对准了建忠咽喉。让对方慌忙撤掉异能,再也不敢胡乱动弹。

战斗前,建忠妄言十招,但子龙却只用了半招,真是实力打脸。此时,建忠忽然开始相信“二赵”真的是指子龙,难道说(吕)奉先一死,汉光十四星系内,就没有人再是子龙的对手了吗?

当如黄豆般的汗滴沿着建忠脸颊滴落,这位“师兄”以略带颤抖的声腔说:“子龙,你……你要杀我吗?”

子龙:(微笑收枪)我这希望师兄信守承诺,否则,就算你能伤到夏侯琳姑娘,只怕你跟你的兄弟们,谁也离不开这片树林。张翼德与陈叔至虽然“命运”榜九大高手中无名,但他们的实力比我差不了多少,我相信那个子虚乌有的高手榜一定是排错了,否则他们名次不会离我太远。

建忠:(强忍心惧)你……你别想让我投降,我已经发誓效忠总务长,效忠“虎贲”,不会再背叛!

子龙:我相信师兄的忠诚,我的要求很简单,既然你已经盯上了夏侯琳姑娘,她回去樊城也是凶多吉少,就让我们带走她吧!她与翼德情投意合,别再拆散他们了,师兄就当做做善事,积点德吧!

建忠:哼,技不如人,我还说什么呢?不过,夏侯琳,你如果不跟我们回去,不怕我杀夏侯兰吗?

夏侯琳:(惊)不要伤害我哥哥,不干他的事!……

翼德:(也怒吼)你这家伙如**伤害我大舅子,我就到樊城把你们杀个干净!

叔至:(笑)没事,翼德,夏侯姑娘,他不敢的。我们都知道,孟德、子孝、子廉等兄弟虽是曹家子孙,但他们的祖先本姓夏侯,是我汉光国开国功臣曹敬伯的部下,因为与敬伯前辈同生共死、结为兄弟,才改姓的曹。所以,夏侯家也是孟德的本家,两家又彼此联姻,形成庞大家族。而这位子龙的师兄,不知应该管你叫宣威,还是建忠。根据“赤魂”提供的情报,你曾经杀了曹家两名子弟,孟德麾下的曹姓与夏侯姓将军都恨你入骨,如果你再敢滥杀他本家子侄,后果是什么,你很清楚!

子龙:(笑)没错,师兄,寄人篱下的日子不好过,还是谨慎从事吧!再说,夏侯兰是我故友,虽然现在各为其主,他因为血缘关系,只能跟随“虎贲”,我因为信仰,誓死追随“英魂”。但如果你伤害他,不仅“虎贲”放不过你,我保证“英魂”也放不过你,我也一定要代师父清理门户!

建忠:(咬牙切齿)算你们狠!哼,你们绑架夏侯家的女人,就是公开挑衅**军、挑衅“虎贲”,我看你们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放完狠话,建忠便匆匆率领部下逃走,一枪都不敢再放。“英魂”出动三位高手,就算真是抢亲,那也是实力抢亲,他又能怎么样?

夏侯琳听到建忠最后的警告,却不由花容失色,忙说:“我,我是不是会给你们‘英魂’带来灭顶之灾?”

翼德坚定否认:“胡说什么!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没有你,我们双方迟早还要一战,既然这是注定的,就算抢,我也要把你抢过来,只有我亲自来守护你,我才放心,有我在,谁也别想伤害你!”

看到夏侯琳感激地与翼德抱在一起,偷偷跟踪翼德而来才会及时现身的子龙与叔至相对苦笑,虽然他们知道“英魂”与“虎贲”的开战不可避免,但翼德确实给了敌人一个不大不小的借口。

当建忠狼狈不堪地回到樊城,却发现城内又来了一批精锐“虎贲”,堂而皇之巡走在城内,明显不是飞熊军旧部。而统领这批“虎贲”的军官有四个,其中吕旷和吕翔来自“庭柱”,另外两个就是“虎贲”宿将(曹)子孝与(李)曼成。

建忠只有硬着头皮去拜见大名鼎鼎的“虎贲”第一守将——子孝。子孝见面头一句话就问:“建忠,夏侯兰做错了什么事,竟然被你囚禁起来了?”

建忠:(慌忙回答)报告将军,夏侯兰私自进入新野,又私放他妹妹夏侯琳出城,违反军纪,所以我暂时关他禁闭,正想请示总部再予以处罚。

曼成:(不满)胡闹,夏侯兰不仅有监军职责,还身负侦察敌军重任,他进新野查看敌情名正言顺。至于夏侯琳是战地记者,被总务长亲自赋予自由采访权,除了不能进入一级机密的军政要地,其他地方来去自由,夏侯兰放她出城,并没有违规啊!

建忠:但是夏侯兰未经请示,就私自放行,如今导致夏侯琳被“英魂”掳掠走了!

子孝:(大惊)什么?怎么会这样?夏侯琳不仅是我们本家孩子,还是我沐节侄女的好朋友,她竟然被掳走了,你是怎么做事的?

曼成:子孝,你先别着急!建忠,你刚才是干什么去了?

建忠:我知道夏侯琳的重要,也深知外面危险重重,所以特意率兵去保护,但还是被“英魂”把她抢走了!

曼成:(惊愕)你的本事不差,又带了那么多人走,怎么会让敌人得逞?他们出动了多少人?

建忠:只有三个,却是翼德、子龙、叔至,他们三个都是异能高手,我不是对手!

子孝:(冷冷)那你损失多少人?

建忠:……说起来惭愧,他们不仅武功高强,而且卑鄙无耻,竟然用夏侯琳的安全威胁我们。我们怕误伤夏侯琳,又自知实力不够,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逃走!

子孝:(大怒)废物,都是一群废物!

曼成:子孝息怒,现在关键是尽快报告总务长,请示我们的行动时间,并公开声讨“英魂”的强盗行径!我看,夏侯兰先放出来吧!要救他妹妹,还需要他的情报侦察能力与渗透能力。

于是,夏侯兰及时结束了禁闭,但对妹妹被“绑架”的事实也深感震惊。明明妹妹告诉自己,是要跟翼德来个了断局,怎么了断成这个样子?但是仓促之间,夏侯兰也无计可施,只有积极侦察情况。

新野城中,对于翼德的“壮举”,玄德等人也一时无言,但他们知道两人情投意合,而且夏侯琳也是糜玉的好朋友,有翼德和糜玉破天荒一致联手“护花”,谁敢把夏侯琳硬送回去。

无奈之下,知道“虎贲”随时会借口此事攻击的玄德,只要带着云长、翼德离开南阳星,前往襄阳市进行解释。结果,虽然景升认同“狼要吃羊迟早事”的现实,但在蔡萍一党的鼓动下,襄阳官员纷纷抗议,认为此事必须让玄德自己解决,不能把荆星系其他星球牵扯其中。景升最终只能无奈表示,同情翼德与夏侯琳的感情,但如果“虎贲”进攻,荆军与“荆襄”暂时无法援助。

苦闷之中的玄德,还有一丝希望。他这次来襄阳,如果需要解释缘由,只带翼德就可以,之所以还要带云长来,就是为了去二次拜访卧龙。

凭着上回的记忆,摆脱了“荆襄”密探,玄德跟两位兄弟再度租车,带着事先准备好的礼物前往隆中,跟上回一样,步行进入村中。按照善福预测每次孔明前往“鬼谷”的时间,也该返回家中。

这次看到孔明家门大开,里面有一青年在房中读书,而且很显然不是(崔)州平。玄德大喜,迫不及待进入放下礼物询问:“请问,您就是‘卧龙’孔明吗?”

见玄德对一个年轻人使用敬称,同样手提着礼物却伫立原地的云长与翼德面面相觑,感觉无论是什么样的人才,反正都是来“英魂”赚工资的,至于要如此礼敬吗?

那青年听到玄德的问话,也是受宠若惊,赶紧起身回答:“不敢当您,我也不是孔明,叫我阿均好了!”

玄德:(略感失望)是吗?实在不好意思,请问您也是孔明的朋友吗?

阿均:不是朋友,我是二哥的弟弟,我二嫂在“鬼谷”生了病,二哥为了照顾嫂子暂时回不来。可是州平大哥还有事情要去做,我反正是闲着没事的单身狗,就赶过来替二哥看家几天。您就是玄德先生吧?州平大哥跟我提过,说您一定会来的,可是让您又白跑一趟,实在不好意思!

玄德:(尴尬)没事,没事。对了,不知道“鬼谷”怎么去?竟然孔明的夫人病了,我理应去看望一下。

阿均:不用,不用,“鬼谷”那地方也不好过去。您的心意我会转达,这些礼物我看还是先拿回去吧!

翼德:(大怒)怎么?我们辛辛苦苦拿过来的,还让我们搬回去啊!你们兄弟谁啊!英雄社社长啊!

阿均:(笑)我们兄弟当然不是英雄社社长,却是这屋子的主人,收不收礼物,应该还能做主吧!

玄德:(怒对翼德)你哪来的那么多废话,放下礼物!云长,把他拽出去!

见玄德发怒,云长和翼德赶紧放下礼物在屋里,便匆忙离开。玄德这才致歉说:“我这兄弟不会说话,还请您不要见怪!”

阿均:(笑)没事,没事,这样的人我见过很多,有时候来拜访的主客是彬彬有礼,本来可以得到我二哥的尊重,但是手下人一粒老鼠屎坏了满锅汤,最后还是功败垂成。玄德先生,要想成就大事,不仅要敬重人才,更要管好手下,尤其是自己的亲信啊!

玄德:(惊愕)至理名言啊!我英雄社高层如果能听到这句话并实施,我汉光国也不会到今天这地步,早已人才济济、共渡难关了!不知道您是否有意到我“英魂”共襄盛举?

阿均:按道理说,我虽然不是英雄社弟子,但自幼受到二哥影响,信奉玉虚理想,参加“英魂”责无旁贷。可是,我的才能,最多只能教化人心,却不能兼济天下,“英魂”现在需要的是实干家,而不是理论家,我认为论信仰忠诚与才能,没有谁比我二哥更合适。还希望您有时间再来亲自说服我二哥,他比我更适合“英魂”!

听阿均这么说,玄德知道遇上一位既有骨气又有自知之明的真君子,连弟弟都是如此,那么他推崇的二哥岂不更是人中龙凤?玄德在好奇心驱使下,还问了阿均大哥的情况,才知道他大哥子瑜早已投身扬星系,不过政治理念却与英雄社大相径庭,信奉自由经济主义,并非同道中人。

带着遗憾,玄德带着云长、翼德只好先行离去,不过两位兄弟还是不信那个什么卧龙真有经天纬地之才,始终怀疑大哥连同那善福都被人忽悠了。

三人刚走到村口,却发现车前站满了赤底绿纹战斗服的“荆襄”,为首的就是(蔡)德珪。不等玄德开口,德珪怒气冲冲地质问:“玄德,你不回新野,来这里干什么?”

云长:(冷笑)哪条法律规定,我们不能来这里?

翼德:(怒吼)我们来了又怎么样?你咬我们啊!

玄德:(不满)翼德,不得无礼!但是德珪啊,翼德说得对!

德珪:(怒)怎么,你们刚惹怒“虎贲”,想同时向“荆襄”宣战吗?

云长:(亮出藤刀)我们连“虎贲”都不怕,还会怕“荆襄”吗?

翼德:(亮出电矛)要不然我们先收拾了你的“荆襄”,再跟孟德的“虎贲”一较高下。

德珪:(惊恐后退两步)那个……玄德,你怎么说?

玄德:啊……我觉得他们两个说得都对!

德珪:(怒)玄德,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厚道了?

玄德:不是我不厚道,以前我处处让着你,是考虑到景升的身体。可是你又是怎么对待我的?提醒你一句,当初的卢快要掉下山崖时,我是能看到谁开枪打我的!再提醒你一句,我们三个能联手几次大战吕奉先,就不把你们放在眼里。要不要我现在就报当初掉下深渊的仇?(手中凝聚光剑)

德珪:(慌张)你们,你们不要乱来,看看周围!

随着德珪的叫嚷,四周顿时涌出不少“荆襄”,虽然他们个个手持激光枪,对准了三人,但他们个个紧张得满头冷汗。玄德三兄弟名声远扬,就算这场战斗能惨胜,在场的“荆襄”又有几人能活下来?何况,这一百人对三人的战斗,未必能胜,云长和翼德可是都号称“万人敌”啊!

就在剑拔弩张,无所畏惧的三人准备对战战兢兢的一百人出手时,忽然响起一声咳嗽,接着出现一名老人。这老人完全无惧眼前紧张的形势,穿过全副武装的士兵,来到德珪面前问:“小舅子,你这是要弄啥咧?”

德珪急忙大喊:“都放下武器,有没有素质,没看到有老人家在这里?伤到老人家怎么办?就算是什么名震十四星系的英雄好汉,也不能不尊老爱幼啊!”

于是,“荆襄”们名正言顺地放下了武器,玄德虽然散了双剑,但云长和翼德依然不肯收起异能武器。德珪也无可奈何,佯装不见地跟老人打起了招呼:“姐夫,你怎么来了?”

老人:我来女儿、女婿家啊,你呢?

德珪:啊!我也是来看望外甥女、外甥女婿。

老人:(故作惊讶)你这是得罪了多少人啊!来串门还要带这么多护卫啊!有很多人要杀你吗?

德珪:(尴尬)那个,我只是听说有人骚扰外甥女婿,所以派人来保护他!

老人:你外甥女婿虽然没什么惊天动地的本事,但懒人有懒聪明,你外甥女又那么聪明,别说外人,就算是你的“荆襄”也未必能骚扰得了他!好了,孔明和月英都不在,我来帮孔明弟弟看看房子,你们改日再来拜访吧!

见老人如此说,德珪只能离开,临走不忘嘱咐自己的姐夫:“现在坏人多,别让孔明走错路。”

老人的轻声回答也简单:“孔明一向很懒,轻易不走路,更不会走错路,放心吧!那个人已经来两趟了,连孔明面都没见着。”

姐夫的回应顿时让德珪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这才放心离去。而玄德这时才明白,孔明就是在机场的那位蔡萍外甥女婿,原来他们早就见过面。这位老人自然就是蔡萍、德珪的姐夫,也是孔明的岳父——黄承彦。

玄德正要说什么,黄承彦却似乎根本无意与三兄弟交流,然而就在他与玄德擦肩而过的时候,三兄弟都听到短短一句话:“有志者事竟成!”

注:

敬伯:对应西汉开国功臣“曹参”。

子孝:对应曹魏集团的“曹仁”。

建忠:对应曹魏集团的“张绣”。

曼成:对应曹魏集团的“李典”。

1

第五章 再访卧龙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