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星际三国英雄传>第五章 玄德求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玄德求亲

小说:星际三国英雄传 作者:东旭鹰 更新时间:2018/8/6 7:42:10

为了以防万一,(诸葛)孔明派遣了(魏)文长率领几名“英魂”对(关)云长和(赵)子龙暗中保护。没想到,最后救下两位高手一命的却是女猎人马芸与(黄)汉升。

虽然道荣是刘贤的部下,但经过调查,刘贤根本不知道道荣来到长沙的事,反而有录像显示,道荣是被赵范接来。看起来,这位赵范从一开始就心怀鬼胎。

(刘)玄德与孔明带着一批“英魂”匆忙赶到长沙,接受了韩玄、金璇、刘贤的投降,汉升也正式加入了“英魂”。

子龙汇报了赵范企图以寡嫂收买他的事情,足以看出赵范是早有准备,能分化就分化,能暗算就暗算,居心叵测。玄德决定,派子龙率领一队“英魂”和一队江夏空军前去桂阳星逮捕赵范。

不知为什么,马芸也嚷着要去,玄德等人也不忍拒绝这位替汉升鸣不平、出手救云长与子龙的恩人。

于是,赤红色的舰队浩浩荡荡前往桂阳星,本以为一场恶战势难避免,没想到对面缓行而来的桂阳空军纷纷亮起了白灯,竟然表示了投降。不仅是空军,当江夏军降落到桂阳星上,所有桂阳部队无人敢抵抗。

开始子龙以为这必然有诈,但随着他仔细调查才知道,这桂阳星的核心人物本来就只有赵范、陈应、鲍信。这三个都是“四人党”余孽,提拔军队与政府官员也都是任人唯亲,无一不是谄上欺下的小人。赵范在长沙暗算失败,竟然逃得不知去向,连桂阳星都没敢回。如今“英魂”前来,桂阳星留守官员大部分也逃之夭夭,剩下的无所适从,纷纷同意投降。

进入桂阳星,马芸出于好奇,还特意去**了被赵范弃之不顾的嫂子,果然是难得一见、气质高雅的大美人。马芸特地拍了照片给子龙看,子龙却不屑一顾说:“不是同路人,修不成白首同心,我一个粗鲁军人,配不上这样的绝代佳人!”

听了子龙的话,马芸似乎心有所动,可是当子龙邀请她加入“英魂”时,马芸只留下一句“有缘自会再见,何必急于一时”,随后这位女侠便跟赵范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子龙为此心中略感怅然,但又觉得这也是赏金猎人的江湖本色,唯有期待来日再会。至于赵范的嫂子,按照玄德的指示,没有任何为难,根据对方的意愿,“英魂”送她返回其故乡,并让地方政府安排好相关一切。

就这样,荆星系重新归于一统,名义上是由刘琦领导,实际上则是在“英魂”的主导之下,成为了“英魂”的根据地。

(周)公瑾万万没有想到,那四颗星球竟然如此轻而易举地归入“英魂”麾下,病情更加沉重。

此时,(孙)仲谋刚刚从扬星系与徐星系边界回来,在公瑾图谋荆星系时,仲谋则领军意图拔除扬、徐之间的一颗人造星——肥水星。这颗星球如同赤壁星般,是**军打造的军事基地,本意是想寻机从此处在扬星系防线上打出缺口,伺机攻入。后来,因为荆星系得手,这颗人造星便没有用于进攻。

但是,对于扬军来说,肥水星依然如同眼中钉、肉中刺,不除不快。所以,仲谋趁议会还没有从他手中收回军权,便迫不及待领军杀出防线,希望摧毁肥水星。可是没想到,**军早有准备,竟然将仲谋指挥的扬太空军主力击退。

无奈之下,又被议会催促返回,仲谋只能遗憾结束此次行动,回到柴桑向议会述职,继而又匆匆来看望公瑾。

得知荆星系发生的一切,仲谋不由对“英魂”火冒三丈,但议会已经开始收回他的军权,再调兵进攻任何星系都已不可能。

公瑾苦笑说:“仲谋,我们已经失去了合适的机会,但仔细想想,荆星系落入‘英魂’手中,未必对我们不利。”

仲谋:(不解)这话怎么说?

公瑾:扬商控制的议会毕竟制约着我们的军事行动,如果**军再有什么行动,我们难免会落入被动。而“英魂”主导下的体系,是英雄社与政府一体,军队接受英雄社领导,他们在政治与军事上的主动性要强于我们。在我们还无法制衡扬商的情况下,“英魂”可以为我们分散**军的注意力,也能防止**军再从荆星系攻过来。

仲谋:可是……可是“英魂”毕竟不是“紫鲸”,跟咱们不是一条心啊!

公瑾:虽然不是一条心,却有共同点。我们从骨子里讨厌扬商,他们从骨子里也讨厌扬商。扬商不害怕我们,却会害怕“英魂”、害怕**军的复仇,必要的时候可以再拿“英魂”与**军作文章,抑制扬商,把军权再想办法要回来。

仲谋:(颓丧)唉,再要军权,难啊!我想夺下肥水星,都受到议会的限制。

公瑾:……肥水星确实是我们的心腹大患,要让扬商支持我们攻下肥水星,必须做到两点。

仲谋:(好奇)哪两点?

公瑾:第一,要让扬商确信,至少在目前,“英魂”会与我们友好,不足为虑,还会对他们的生意有好处。所以我们要想方设法与“英魂”搞好关系,争取荆扬两个星系间的贸易互动。

仲谋:这个应该不难做到,只是具体怎么做,我还要想想。第二呢?

公瑾:第二,子布、子敬与扬商关系密切,让他们去说服扬商,确认肥水星对扬星系危害极大,如果不拿下来,我们的炮台都将形同虚设。而**军一旦从那个缺口突入进来,必定会对他们支持我军的赤壁之战进行报复,也肯定不会对扬商留情。

仲谋:看起来,第二件事比第一件事好办得多!

公瑾:这两件事相辅相成,如果扬商不能确认“英魂”暂时无害,他们又怎么肯让你去拔掉肥水星?

仲谋:(皱眉)可是“英魂”刚刚摆了我们一道,扬商已经知道了,他们唯恐“英魂”得寸进尺,恐怕不会放下戒心啊!

公瑾:我建议联姻。

仲谋:(惊)什么?联姻?谁跟谁联姻。(恍然大悟)你是说仁香与玄德,他们两个年纪差得很大啊!

公瑾:年龄不是问题。只是仁香心高气傲,谁都看不上。但刘玄德也算盖世英雄,加上仁香那么喜欢刘玄德的儿子,你不妨尝试去说说看。

这一脚球踢给了仲谋,仲谋的脑袋立即大了三圈,可是为了“紫鲸”大业,为了与扬商周旋,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去试试。

结果,仲谋刚小心翼翼地提出这个建议,果然仁香立即闹翻了天,还跑到母亲吴蕊钰那里大哭大闹。这下子,仲谋不由暗暗叫苦,因为吴蕊钰实际上是他与(孙)伯符的小姨,他们的亲生母亲去世后,文台按照亡妻的遗愿,娶了吴蕊钰,并生下了仁香。现在仁香一口一个“哥哥要把她轰出去”,怎能不令吴蕊钰怀疑仲谋欺负她们孤儿寡母?

仲谋急忙与后妈密谈,说清楚事情原委。吴蕊钰毕竟也是看着伯符如何重兴“江虎”、创立“紫鲸”,知道扬星系今天这基业来之不易。但她依然舍不得让女儿成为政治婚姻的牺牲品。考虑再三,老人家决定要亲眼见见这个传说中与(曹)孟德并称汉光英雄的“英魂”领袖。

见母亲松了口,仲谋急忙让(鲁)子敬去襄阳与“英魂”接洽。

玄德听说了仲谋的建议,倒吸一口冷气。仁香那丫头他见过,两人年龄实在相差太大,恐怕代沟也不小,这怎么能过日子?何况,听说这仁香一向眼高于顶,多少年轻帅气的小伙子都看不上,又怎能看上他这老头子?

孔明却知道,这场政治联姻不仅对于“紫鲸”重要,对“英魂”更加重要,如果不能巩固与扬军的联盟,将会严重影响下一步战略的实施。所以,他极力劝说玄德前去一试。

在孔明一口一个“大局为重”的劝说下,玄德只有在子龙的陪伴下,前往扬星系。

就在玄德动身之际,一个男子在扬星系某城市一个阴暗小屋中浏览着“命运”网,玄德前来柴桑相亲的信息忽然蹦到他的屏幕上。

读完信息,他不由冷笑说:“‘英魂’,你们要是这么玩,可就不好玩了!或许也到了我该收拾这个国家英雄社余孽的时候了。刘玄德,我就从你开始,好不好?”

接着,此人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敲打着键盘,发出了一连串命令,程序不断被接通,最后他的屏幕上出现了一个蒙面黑衣人。蒙面人发出一连串古怪的笑声,然后问:“猎人巴尔,你终于又要行动了,这次需要什么?”

巴尔的回答非常干脆:“我要一些小家伙,越多越好,该是恶作剧的时间了!”……

玄德来到柴桑,还是住在上次酒店同一房间。望着熟悉的环境,玄德不由感慨万分,上次还是来与“紫鲸”联盟,以共同对抗孟德的**军,如今居然是为了娶一个任性的小丫头,想想真是有点脸红。

这时,突然响起急促的敲门声。出于职业本能,子龙手中风枪立现,玄德则谨慎打开门铃屏。看清是气冲冲的仁香,玄德不由苦笑着示意子龙收起异能。

没想到,玄德刚打开门,还来不及说话,脑门前就多了一根枪管,被迫步步后退进屋。子龙看清是仁香用激光枪对准了玄德,正要动手,却被玄德打手势制止,而仁香带的两个女兵跟着上司进屋,随手将门紧闭。

仁香:(怒问)玄德,你是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玄德:(微笑)算是吧!

仁香:(气急败坏)你怎么可以这样?我虽然喜欢阿斗,但我可以做他干妈,我才不要做他亲妈!

子龙:(忍不住提醒)对不起,仁香姑娘,你就算嫁给玄德,也只是阿斗的后妈,当不了亲妈!

仁香:(一愣)对啊,那我不是成后妈了!(更怒)我不能当后妈,小朋友故事书里,后妈都不是好人,阿斗会因此恨我的!

玄德:那么请问伯符与仲谋恨不恨伯母?

仁香:我哥哥为什么要恨我妈?

玄德:因为伯母也是他们的后妈啊!

仁香:(又是一愣)对啊,我哥哥就不很我妈啊!

子龙:我说仁香姑娘,有话能不能好好说,先把枪放下,不然走了火,可是会引起“英魂”与“紫鲸”的战争的!

仁香:哼,我们“紫鲸”会怕跟你们打仗吗?

玄德:当然不怕!但是两个星系的民众就会再度遭受战乱之苦,你身为扬星系行政长的妹妹,难道不为民众着想吗?

仁香:(犹豫地放下枪)那你说,为什么要娶我?

玄德:为公也为私。

仁香:公怎么说,私怎么说?

玄德:为公,仁香姑娘是女中豪杰,继承了孙文台军团长的英雄气概,同时还代表着扬星系政府。如果我们能够成亲,不仅可以巩固我们两家联盟,也可以鼓舞我军士气!

仁香:(怒)你果然跟我哥哥一样,把我当作政治牺牲品,为了你们的大业,就要牺牲我的幸福吗?

玄德:没错,如果是为公,确实对姑娘不公平。

仁香:那你说说,为私是什么意思?

玄德:为私,很简单,喜欢你的不仅仅是阿斗,我也喜欢你!

仁香,哼,喜欢我?你有什么资格喜欢我?

子龙:(怒)姑娘怎么可以轻视我们领袖?!

玄德:子龙,仁香说得很对,你何必要生气呢?我确实没有资格喜欢她!

仁香:哼,原来你也有自知之明,那你就说说怎么个没资格!

玄德:(感慨)想我刘玄德征战半生,已经是四十多岁,不再是青春少年。但依然痴心于英雄社的信仰、痴心于汉光民众的未来幸福,结果为此害得妻子逝世、阿斗失去了母亲,还害得像子龙这样的英雄豪杰,跟我到处奔波,吃尽了苦头!(潸然泪下)更有许多兄弟,为了我的这点痴心,出于对我的信任,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子龙:(忍不住热泪盈眶)玄德,你别说了!这都是我们心甘情愿,是为了我们共同的理想信仰!

仁香:(也忍不住安慰)好了,玄德将军,那些人牺牲,子龙他们吃苦,还不是因为那个可恶的孟德!如果不是那个坏人,我们扬军也不会牺牲那么多将士。这不怪你啊!你也不能因为这个,就说没资格娶我啊!

玄德:当然还有,我还很傻。现在汉光国已经是分崩离析,各地割据军阀各怀私心,追名逐利、信仰不存。像你哥哥,也已经放弃了英雄社信仰。但我依然初心不改,还是要在这乱世中证明英雄社信仰的正确。最要命的是,我甘心做这样的傻子,万死而不悔。

仁香:(黯然)你是这样的傻子,我父亲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傻子?他当时害怕英雄戒落入坏人手里,宁愿自己背负起保护英雄戒的重任,结果为此被杀。你们啊,我看是一样的傻。这也不能说明你没资格啊!

玄德:我不仅是傻啊!论潇洒,我不如公瑾,论伟岸,我不如子龙……

子龙:(急)玄德,你不能这样说。

玄德:子龙,我说的是实话,让我说完。

子龙:(无奈)那……好吧,你说。

玄德:(对仁香)还有,论事业,我不如你的哥哥仲谋;论实力,我更不如被咱们击败的孟德。而且我是丧偶的鳏夫,还有阿斗这个可怜的孩子当拖油瓶。仁香姑娘青春年少、美丽活泼,我这样一个毫无优点的老头子,哪里有资格配得上你?

仁香:哼,你既然知道配不上我,还敢来求亲。你又凭什么?

玄德:就凭我的缺点。

仁香:(不解)你的缺点?

玄德:没错,我的缺点是痴傻,但在感情上这也是优点。如果我跟姑娘可以结合,我对国家与信仰如何痴傻,我对姑娘、对我们的爱情也会是一样痴傻。我愿意与你同悲共喜,也愿意与你同甘共苦。我保证不会三心二意、拈花惹草,一定会对自己的妻子忠诚!当然,如果姑娘嫌我没有资格,我也绝不强求,我会祝你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爱情不是占有,而是要让对方幸福!不是吗?

仁香:(若有所触)你,你,你也算有自知之明!哼,我们走!对了,明天我妈要见你,她最喜欢吃酥糖,你可要记住了!

说完,仁香便甩门而去,在大门关闭的刹那,她忍不住偷笑一声。当女兵们问上司笑什么,她立即瞬间变脸,一句“要你们管”,就让女兵们不敢再多话。

屋内,子龙正想夸玄德说得好,却见玄德泪水依然止不住地流下。子龙忽然明白了什么,他轻声问:“后面那段话,难道是玄德你跟甘霖说过的?”

玄德摇头泣语:“不,我没有跟甘霖说过,我只是后悔不能早点跟甘霖说这些话。我真的是没资格追求仁香姑娘,我甚至没有资格追求任何好女孩。甘霖就是被我害死的,被我害死的啊!……”

子龙不知道如何安慰领袖,谁能了解这位坚守信仰的盖世英雄,承受了多少痛苦和悲伤啊……

第二天,买好酥糖的玄德主动去拜见了吴老夫人,两人谈了很久,仁香溜到院子里去偷听,却只听到两个人的哭泣声。

接着,仁香又听见母亲说:“好,好,如果文台在天有灵,知道你这样的英雄还能继续他未了的心愿、继续走他没有走完的路,他也会感到安慰的。仲谋这帮孩子,已经被现实征服了,我无法左右他们的选择。幸运的是,至少还有你在,如果你能做仁香的丈夫,我相信文台也会高兴的!”

听母亲这么说,仁香立即脸红起来,偷偷嘀咕:“妈也真是的,怎么能这么轻易就答应他呢?那不是……那不是显得我也太廉价了!”

这时,仁香忽然感受到大量杀气。她心中一惊,仔细看去,只见仲谋的高级警卫贾华,带着不少士兵正向院门走来。由于院子不大,藏身窗下的仁香可以看清这帮人的样子。更让她惊惧的是,这些人不仅散发着怪异的黑气,眼珠还竟然都是血红色的……

1

第五章 玄德求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