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星际三国英雄传>第五章 凌晨黑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凌晨黑夜

小说:星际三国英雄传 作者:东旭鹰 更新时间:2018/8/8 7:26:24

听张任这么说,(刘)季玉再三思忖,终于同意了爱将建议。但是,他也提出一个条件,没有他的正式命令,绝对不可以向“英魂”任何人下手。在此之前,“巴蜀”务必要注意“英魂”动向,及时报告!

见季玉还有犹豫,张任也不敢坚持己见,领命后立即召集“巴蜀”骨干军官刘璝、泠苞、邓贤,都带齐麾下精英,立即前往涪水市。说起来,这群特战队中异能人只有张任一人,本来还有个能力非凡的老兵严颜,可惜因为过于耿直,得罪了官员,被调去巴星当该地“巴蜀”分队长,未能同行。

“英魂”驻扎在剑甲要塞,免不得要与周围城市发生交集,他们的优良作风与益军截然不同,让四周民众耳目一新,加上流传在星际的英雄传说,让他们纷纷前来要塞一睹“英魂”真貌。

还有不少民众找玄德哭诉遭遇的委屈,比如农田被污染、黑道猖獗、官僚不作为、贪官索贿等等。玄德没想到益星系如今已经败坏到这种地步,但他也是有心无力,只能答应将民情转告季玉政府。

不过,“英魂”也曾经忍不住出了手,因为有十几个不知死活的黑道分子追杀一人,那人逃到要塞附近,(赵)子龙正好率兵在这一带巡逻,见打手们正痛殴无辜,便上前喝止。

没想到,为首者自称“上面有人”,竟敢警告子龙不准多管闲事,后果可想而知,当这帮打手进入涪城警局,没有一个胳膊不脱臼的。当子龙亲手接上被他卸下的臂骨,又让这帮打手们大吃苦头。

然而,虽然打手被送进去时,警长都亲自出来迎接“英魂”,并向子龙保证一定严惩恶徒。但“英魂”离开没多久,打手们就都被放了出来,被追杀者第二天反而横死街头。

玄德闻讯大怒,率领一队“英魂”冲入涪城,当地益军与警察根本不敢阻拦,警长更是将责任推到部下身上,随后积极配合“英魂”彻底将那窝黑社会组织一网打尽,黑道老大逃跑时被叔至水羽击毙。

被消灭的黑帮其实只是涪城冰山一角,但玄德这么大干一场,贪官污吏、奸商黑道都纷纷互相警告:“‘英魂’在剑甲,大家都消停点,他们迟早要走,等他们走了,咱们再‘恢复正常’。”

玄德闻讯,干脆向季玉请命整顿涪城,而季玉有求于人被迫答应,让“英魂”正式入驻涪城,并任命玄德兼任当地英雄社社长。玄德随后便从英雄社内部整顿入手,清查涪城官场,稳定社会秩序,督促各部门严查贪官奸商,打击黑道势力,同时整治官僚保守不作为,鼓励各行业创新综合发展。一时间,涪城百业俱兴,民众终于感受到英雄社依然存在,奔走相告“终于苦尽甘来了!”

这一切,都被潜伏在城中的“巴蜀”看在眼中,张任一方面深恨这帮不争气的官僚无能混账,另一方面见“英魂”已经控制了涪城,并且深得民心,心中愈加恐惧。他密报(刘)季玉,玄德图谋不轨,应该早日争取先下手为强,防止他势力日益扩大。

季玉闻讯,也开始心有顾虑,但依然不肯与玄德翻脸,毕竟涪城官员败坏与他的佛系管理有关系。可是,为以防万一,季玉下令白水太空军,从现在开始,没有季玉的直接指示,不得服从“英魂”调遣。

而蜀都的部分官员愈加恐慌,唯恐玄德将逐渐蚕食益星系政坛,最终将他的“新型英雄社”模式扩展到整个益星系,那他们别说利益受到影响,性命都可能不保,谁也不想成为又一个青善。为此,他们决定瞒着季玉铤而走险。毕竟,能用钱解决的麻烦,将不再是麻烦,如果一万金币解决不了问题,就花十万金币……

阴谋的气味弥漫在蜀都的空气中,(张)子乔与(法)孝直都捕捉到一些端倪,就连素来迟钝的(孟)子度也听到一些传闻,急忙跑来跟两位好友商议。

最后,(法)孝直去找季玉,说将涪城让外来“英魂”管理,必然会引起地方官员的不满,孝直愿意作为特使,去平衡“英魂”与广汉星政府之间的关系。季玉深觉有理,没有任何怀疑,就将孝直派往广汉。但他并不知道,孝直的目的不是制约玄德,恰恰是希望以季玉授予的特权去保护玄德。

虽然孝直已经出发,但子乔心中还是闷闷不乐,他知道玄德还是破除不了心中的执着,不忍英雄社兄弟相残。可是,如果再不尽快采取行动,不仅益星系未来无望,就连玄德都随时会被暗算。

由于心中郁闷,子乔在去哥哥“(张)君矫”家吃饭时一反常态、沉默寡言,这与他往常的表现大相径庭。君矫看出弟弟心中有事,又见平常很少沾酒的弟弟喝起闷酒,顿觉不妙。

君矫将弟弟请到书房内,看弟弟依然不肯撒开酒瓶酒杯,顿时怒上心头呵斥说:“你是怎么回事?平常说喝酒误事,又说众人皆醉你独醒,你看看现在醉的到底是谁?”

子乔:(醉醺醺)哥,你,你看事情总是太,太表面。我根本就,没,没醉,心里,比谁都清醒!

君矫:(夺过酒瓶)你都开始说醉话了,还清醒什么?

子乔:我,不过是,是喝点酒。那,那些人,都在干,干什么?他们被,被钱蒙了,心!什么,信仰,什么,是非,都,都不管。益,益星系危险,危险了!他们还,还为了,自己,那,那一点点,利益,还要,杀,杀人!

君矫:(惊)子乔,你真是喝醉了,那些人不就是贪了一点,也不至于杀人啊!他们要杀谁啊?

子乔:杀,杀玄德!

君矫:(惊愕)他们要杀“英魂”的玄德……嗨,那你也不用醉成这个样子。我知道你很欣赏玄德,他现在又帮我们抵御米教,但别忘了,他毕竟是个外人,这人又喜欢多管闲事。跟那些人迟早会闹翻。可是,玄德是“英魂”的领袖,不是那么好杀的!

子乔:他们,从,从命运,雇,雇凶杀,杀人!

君矫:(汗颜)那就没办法了,这帮人就是有钱,别人就算要个合法批条,不花个上万金币根本办不下来,他们则从“命运”花钱雇凶,就算找一支雇佣军也不成问题。在益星系,一般连我们“英魂”也斗不过他们的!子乔,认命吧!咱们不能改变环境,就适应环境吧!

子乔:(连连摆手)不,不,“英魂”、玄德,能,能改变,改变环境!

君矫:(笑)子乔,你真是喝醉了,“英魂”是来这里抵御米教的,别看他们现在管了小小涪城,那个玄德如果能死里逃生,迟早要撤回荆星系去。你啊,从当官就说要改变益星系风气,现在非但不死心,还把希望寄托在外人身上,真是够了!

子乔:哥,你,你不知道。我,我找玄德,不,不是为了,为了抵御米教,是,是为了,以,以新代,代旧。他,他是我们的,我们的救星!

说到这里,子乔倒头就睡,可他睡前的最后一句话,却把君矫吓得不轻。

子乔并不太了解自己的哥哥,虽然他们兄弟当初走上仕途时,一样的意气风发、胸怀壮志,但如今已与过去大相径庭。子乔不改初心,屡遇挫折依然不放弃希望。而君矫,在官场上已经被磨得愈加圆滑,与“那些人”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不仅参与过那些人不少的秘密勾当,自己也有秘密掌握在那些人手中,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所以,对于玄德、对于“英魂”,君矫同样感到恐惧,唯恐季玉信任玄德而改弦易章,一旦所有秘密都被揭发出来,他也将死无葬身之地。不过,君矫不是那种激进派,他只希望“英魂”早点**完米教离开,万万没想到弟弟建议引入“英魂”根本就是为了重整益星系社会体系而来。

想到这里,君矫汗如雨下。他把熟睡的弟弟反锁在书房里,嘱咐妻子不要去打扰,便冒着外面的磅礴大雨去拜访几位“老前辈”,随后又匆匆前往季玉住所,按照前辈指示告发了子乔与玄德。

当子乔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被绑在监狱的柱子上,而眼前的审讯官正是帮助“那些人”解决问题的警局高层人员,哥哥君矫也战战兢兢在一边。

如今,这几位警官可不是瞒着季玉私刑办事,而是奉命审查子乔。别看季玉主张佛性管理,但进到这里的人可半点感觉不到佛性的存在,不知多少案子是在这里被屈打成招,换来的是警官们“破案神速”的美誉。

但是今天,警官们非常有底气,他们知道自己绝对没有委屈错人,因为哪有哥哥诬陷自己弟弟的?子乔也一向知道他们的手段,他根本不理会警官们的质问,反而怒问哥哥:“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你应该知道我心意的!”

君矫:(叹息)唉,弟弟,你呀,为什么执着到这种地步?我都告诉过你多少次要适应环境、适应环境,你为什么还是不死心要改变它?你不愁吃、不愁穿,季玉行政长又那么信任你,为什么你要叛变呢?

子乔:我从来没有叛变过,我始终忠于自己的信仰,没有改变过我的初心!

君矫:你还谈什么信仰,谈什么初心?这些都早就过时了,你不看看今天的汉光国是什么样子。连英雄社总部都朝不保夕,我们现实一点,过好自己的日子不行吗?

子乔:过好自己的日子?谁的日子?这不是劳动者们的好日子,是自私自利官僚者昧着良心的日子!这样的日子,你过着不心痛吗?

君矫:(冷笑)我的心早就不痛了,因为我已经不再像年轻时那么傻了。弟弟,你的傻,是要付出代价的!几位警官,前辈们有话,如果我弟弟冥顽不灵,就不用给他机会了!唉,我的傻弟弟,这是你自找的!

说完,君矫便转身离开,他身后很快传来了子乔的惨叫声,而君矫只是叹了口气便迅速离去。很快,季玉得到报告,子乔在狱中死不悔改、畏罪自尽。

季玉收到这消息,极其郁闷,他对子乔的才干一向很欣赏,如果没有这样的人为他尽心办事,那又怎么安心过好日子?季玉实在不明白,子乔为什么会背叛自己,而且宁愿死也不回头?

另外,子乔一死,死无对证,自然不能堂而皇之去问罪“英魂”,季玉只有发密电给“巴蜀”、白水空军、孝直,让他们见机行事,对涪城“英魂”能驱逐就驱逐,不能驱逐就突袭消灭!大不了事后说是米教给了假情报,导致他们误伤友军。

孝直收到密电,得知子乔已经牺牲,心中大惊。他不露声色,将情报写在纸条上,在与“英魂”代表(庞)士元会晤时,交给了士元。看清字条内容,士元立即偷偷吞掉。

张任得到命令,也是大为头疼,因为通过对“英魂”的观察,他深深感到“巴蜀”实在不足以对抗“英魂”。就在这时,以厨子身份埋伏在“英魂”基地的“巴蜀”传出情报,说第二天玄德将带少数士兵回剑甲要塞,由于路途不远,涪城又有太多事务需要办理,子龙将和士元留在城内,不会随行。

听到这情报,张任眼睛一亮,如果能在半途截杀玄德,“英魂”必然群龙无首,那么局势岂不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为此,张任积极部署,准备在城外伏击玄德。

时间一点点过去,但始终没有见到“英魂”的身影,张任开始怀疑情报的准确性,甚至为了防止被反伏击,他已准备撤走。就在张任准备下令撤退时,却听到远处传来了引擎声。

张任急忙通过**望远镜循声看去,不由大喜过望,因为三辆战车正往这里开来,中间那辆就是大名鼎鼎的“的卢”。看起来,情报没有问题,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英魂”车队的出发时间稍微晚了一些。

随着张任发出指令,负责爆破的泠苞等人,紧盯着这三辆战车的行进轨迹,随时准备按下引爆器。在地面下早已设置了大量足以炸碎坦克的破甲式激光雷,只要它们在汽车下展现威力,就算是“的卢”战车也会粉身碎骨。

然而,眼看即将接近雷区,三辆汽车都突然停在爆炸范围之外,而且前车后退,“的卢”前进至最前方。只见的卢下方突然放出无数小滚珠,这些滚珠仿佛具有生命般,很快就布满了雷区。

泠苞不知道玄德玩什么花样,更不知道这些小滚珠究竟是什么东西,根本不敢轻举妄动,唯恐打草惊蛇。不过,他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因为那些滚珠突然陷入地面,接着所有激光雷几乎在同一时间被引爆。

连绵不绝的爆炸让“巴蜀”们人人惊惧万分,因为这意味着他们的行动已经暴露。泠苞当然不肯就此认输,虽然爆炸的火光与烟雾遮掩了他的视线,但他还是亲手操纵解除伪装的组装炮,向记忆中的战车方向发出轰击式激光。

激光引发了新的爆炸,却未能让泠苞有任何喜悦。因为,以他的经验,听声音就知道,被炸碎的只有土地,没有任何金属物。果然,当烟雾散尽,“英魂”车队方向早已空空如也。

看清这一点,张任立即高呼:“防守,提防敌人突击。”

负责防御战斗的刘璝,命部下瞬间设置好防御武器,并且打开检测车辆的雷达系统,如果战车通过不同路径来反袭击他们,一定逃不过这地面雷达。

然而,敌人的袭击不是来自地面,而是空中。原来“的卢”以外的两辆汽车是空陆两用,刚才在烟雾掩护下已经飞去空中,随即对地面开始扫射。“巴蜀”仓促启用防空武器反击,但因为速度太慢已死伤不少战士。

此刻,张任的位置却没有暴露,因为他负责的是狙击,所以与数名部下都藏身在更为隐蔽处,之所以让其他“巴蜀”集中埋伏,也是为了吸引敌人注意。张任等狙击手则负责直接击毙目标人物。

这时候,刚才消失的“的卢”战车终于出现,它化身白马,闯入混乱不堪的“巴蜀”阵地,大开杀戒。狙击手们立即将手中多功能激光枪,调整为高爆模式,瞄准马腿开枪。

“的卢”显然没有注意到狙击手的事先埋伏,更低估了“巴蜀”的狙击技术,四条马腿有两条被击中。幸亏“的卢”迅速重新变形为战车,准备在空中两架飞车掩护下高速驶离战场。

就在这时,张任施展了异能,这异能每次施展时无论敌友都毫无察觉,但对于张任来说,周围的一切无论是耳边呼啸而过的疾风,还是风驰电掣的战车,在他眼前就像是慢动作一样。他甚至可以感受到车内生命体的存在,手中激光枪一旦融入异能,便具有穿透能力,虽然发出后,速度与周围环境般减缓到相对比例,但它可以在铁甲毫无损伤的情况下,穿越入飞机或汽车内击毙目标生命体。

当张任发出这道特殊激光时,“的卢”内的乘客竟然在异能影响下,察觉到了变化,而且他似乎根本不受张任异能影响,马上就要作出反应闪避。这时,忽然一道黑影从他座位后出现,此人也仿佛摆脱了张任的异能,猛地将“的卢”主人紧紧摁住。

两位完全不受慢速环境异能影响者,几乎同时发出疑问。

乘客:(惊愕)你是怎么进来的?

神秘人:(惊)你不是刘玄德?

乘客:哼,我是他的顾问庞士元,怎么样,很失望吧?

神秘人:(笑)无所谓,“命运”交给我巴尔的任务,是杀掉涪城“英魂”关键人物,也包括你。杀了你,我再去杀刘玄德不迟。

士元:(咬牙切齿)我绝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的!

原来,这神秘人就是杀害(太史)子义的猎人巴尔。士元话说到这里,立即拼命挣扎,但巴尔的力量实在超出想象,根本不让士元有任何机会动弹,激光也不断向这里接近,士元似乎也知道张任异能的厉害,顿时汗流满面。

忽然,士元浑身发出火光,不但让神秘人瞬间烈火焚身,整个“的卢”无论内外也都被火焰点燃。

巴尔惨叫着放开手,大吼着“你疯了,你彻底疯了”,随即撞破“的卢”车体而出,瞬间失去了踪迹。而这时,那激光已经穿透了车甲,径直冲向已来不及躲闪的士元……

张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他的异能作用下,竟然有人可以用正常速度从“的卢”中冲出,而且的卢也在刹那陷入火海之中,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但张任也可以确定,他一开始就认定的生命体目标未能离开“的卢”。虽然张任不知道自己发出的激光究竟是否击中目标,但整个“的卢”随之发生大爆炸,在爆炸之后,残骸处再也没有任何生命反应,看来他的任务终于完成了……

注:君矫:对应刘璋集团的“张肃”。

1

第五章 凌晨黑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