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星际三国英雄传>第一章 合流为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合流为江

小说:星际三国英雄传 作者:东旭鹰 更新时间:2018/8/10 12:08:58

听到(荀)文若这么问,(曹)孟德不露声色地反问:“文若,你这是什么话?米教教主怎么会听我的?”

文若:据我所知,阎圃一向是张公祺的心腹、忠实的米教教徒。当您告诉我,阎圃已经被我们收买,我就有些不解。这一次公祺撕票的事也非常勉强,目前马孟起只是有投敌嫌疑,正好是利用人质威胁孟起不敢背叛的时候,为什么就把阿秋杀了?以公祺的智慧,绝对不会这么愚蠢。

孟德:(故作惊讶)对啊,公祺这件事做得实在愚蠢!不过,他一直监视着孟起家,不会不知道孟起妻子外出。或许,阎圃是两面间谍,一方面为我军效力,一方面还是不忍辜负他们教主的栽培之恩。所以,特意帮公祺施展“杀一留一”的恐吓法,杀了孟起儿子,留下孟起妻子,让孟起自己掂量何去何从。

文若:那也不对,众所周知,孟起是个大老粗,不懂怜香惜玉,又非常重视香火延续,所以他是出了名的疼儿子却对妻子关怀不够。如果要“杀一留一”,应该是杀董梦茵,而留阿秋,对孟起才更有震慑作用。现在反过来做,反而只会促使“铁骑”投向“英魂”。公祺绝对不会想不到这一点。

孟德:照你这么说,事情不是公祺做的?是有人嫁祸公祺?

文若:不,根据阎圃报告的情况,杀人者确实是公祺才能驾驭的恶鬼,而这恶鬼不杀阎圃,也恰恰说明此鬼是奉公祺命令行事,所以不会伤害公祺的亲信。

孟德:(笑)那文若你的推论就矛盾了,又是公祺干的,公祺又不会蠢到那种地步,还有什么解释吗?

文若:当然有,如果公祺早已经向你请降,而你为了让他彻底与孟起决裂,逼他杀阿秋呢?

孟德:如果是我逼公祺,我为什么不逼他连董梦茵一起杀掉?我留着孟起的妻子又有什么用?

文若:因为孟德你要收买人心。我可以看出,阎圃说到董梦茵时,眼神有异,虽然这个家伙已经结了婚,但看来对董梦茵始终还有想法。如果你杀了董梦茵,就一定会让这个已然向我**军效忠的阎圃心生恨意,不如让他以保护为名,将董梦茵藏起来,要怎么处置你都不过问,这样他反而有把柄握在我们手中。随着公祺将来的正式投降,阎圃最后会逐渐忠心于“虎贲”,而不再是米教。

孟德:(大笑)哈哈哈,果然从奉孝去世后,最了解我的人就是你荀文若啊!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没错,是我逼公祺杀阿秋,而把董梦茵赏给阎圃,他是保护也好,是要留着当小三也好,我不管!顺便再将那个庞令明收到我麾下,迟早用得着。孟起既然我控制不住、收服不了,干脆就逼他跟玄德在一起。益星系不是扬星系,有汉中星的米教引路,益星系外的浮游乱石区就不再是障碍,我大军可以在米教指引下进入益星系。没有了天险保护,以我大军实力,也绝对不会重蹈乌林的覆辙!

文若:这一点确实可行。不过,孟德,你刚才说我最了解你,这可说错了,我是越来越不了解你!

孟德:(惊愕)这话怎么说?难道你是怪我杀一个小孩子?

文若:以你一向“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的作风,杀阿秋我可以理解。我不理解的是,你为什么要担任魏尊社的顾问?

孟德:(笑)我当这是多大的事,子桓求我给他们当顾问,我当然勉为其难地同意了!

文若:但是你不要忘记,你可是我们英雄社的副社长,也是许昌政府的实质领袖。你现在为一个秉持玉虚“弱肉强食”信仰的社团作顾问,让他们的影响愈加扩张,一举成为几乎要超越英雄社的汉光最大社团。这对我们的信仰、对我们策划的未来是极其危险的!

孟德:(叹息)唉,文若啊!为什么都这么久了,你还要抱着那过时的英雄社理念不放呢?

文若:(惊)孟德,你这是什么话?难道你入戏太深,忘记了我们当初的计划了吗?我们不过是要用军国主义来加速对汉光的重新统一,终究我们还是要回到英雄社的光明大道上来啊!

孟德:好一个光明大道?可是文若,我问你一个问题,既然我们用激光枪作战更顺手,我们还有必要像原始人那样用木棍、石块来作战吗?既然我们可以依靠军国主义来成为汉光国最强大的势力,我们为什么还要回头去捡那不实用的英雄社理念。玄德,他倒是英雄社的忠实信徒,也聚集了不少英雄社的死硬分子,结果又怎么样,至今也不能与我一分高下,只能避开我,去欺负更加孱弱的益星系。文若,该醒醒了,别再执迷不悟了!

文若:(急)执迷不悟是你啊!孟德!军国主义只能治标,它治不了本!现在我们管辖下的民众不是真心拥护我们,只是被迫服从我们的管理。而越来越多的英雄社人才,也开始向玄德那边凝聚,这是危险的信号,如此下去,我们还会打败仗的!

孟德:(怒)不会!我们在乌林的失败,恰恰是过于心慈手软,杀的人太少,顾虑太多,才会给那些小虫子可乘之机!怎么,文若,你后悔在我“虎贲”了?那你也去投奔“英魂”啊!可是你别忘了,你为“虎贲”策划了多少事情,如果我双手沾满鲜血,你的双手也干净不了多少!你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只能跟着我一条道走到黑了!你回去仔细想想吧!

说完,孟德便甩门离去。回到自己卧室,他大口大口喝着醇酒,或许是因为心中烦闷好友至今还如此顽固,孟德很快就昏昏睡去。

当孟德迷迷糊糊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他这才隐约想起,昨天与文若的争论,似乎言语有些过分。

就在孟德犹豫是否要去向文若道个歉时,电子手表响起急促的蜂鸣声,而打来电话者则是文若的侄子(荀)公达,他悲痛欲绝地报告了一个令孟德如遭雷轰的消息:“我叔叔,昨晚自杀了!”……

就在文若自杀的这一晚,被益军当作援军的“铁骑”已经顺利降落在蜀星上,驻扎在距离蜀都市不远处。(刘)季玉正要邀请(马)孟起入城一叙,但蜀都守军却慌张报告,“铁骑”摆出了准备攻城的态势。

听到这消息,季玉顿时吓得魂不附体。他开始还以为是米教打算趁火打劫,便抱着通过向公祺让步来换取“临时反‘英魂’联盟”的侥幸心理,联络孟起问:“孟起兄弟啊,你们米教如果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胆小,千万不要这么剑拔弩张的!”

孟起:(怒)什么米教!季玉,你也忘了本吗?别忘了,我们都是英雄社弟子!跟玄德才是一家!

季玉:(惊)孟起,难道你投奔“英魂”了?

孟起:不是投奔“英魂”,而是我们英雄社弟子到了应该万众一心、共赴国难的时候了!现在汉光国很快就要被孟德这个军国主义者完全颠覆了,我们英雄社弟子为什么还要自相残杀?

季玉:(慌)这话你跟我说不着啊!不是我要自相残杀,是“英魂”来打我呀!

孟起:哼,我问你,张子乔怎么死的?庞士元又是怎么死的?

季玉:张子乔是畏罪自杀,庞士元的死要问你们……不是,问公祺的米教啊!庞士元不是被米教暗杀的吗?

孟起:(冷笑)广汉星上,你的“巴蜀”总指挥张任多次亲自承认,是他暗杀的庞士元。至于张子乔,法孝直派人验过尸,是被人故意严刑拷打致死。

季玉:(大惊)这,这怎么可能?对了,这一定都是玄德他在造谣!孟起,张任已死,死无对证,孝直也跟子乔一样是**,都暗中勾结“英魂”,他自然会混淆是非来诬陷我啊!

孟起:真不知道造谣的究竟是谁?!季玉,只怕真正隐瞒你的,是你纵容的那些贪官庸吏!他们胡作非为,你却听之任之,多少益星系的事情,全汉光国都知道了,你这个行政长还被瞒在鼓里!何况,法孝直跟张子乔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清楚。李正方与吴壹远是什么样的人,你也该清楚。恐怕你麾下德才兼备者也是以他们四个为首吧?你为什么不想想,现在投向“英魂”的都是些什么人,那些对你谄媚讨好的又都是些什么人?另外,民心何在,军心何在,你还没看清楚吗?

季玉:(不解大吼)我就不明白了,他玄德是英雄社,我也是英雄社,为什么那些老百姓都说他好,稍微有点用的人都投降他?现在连你们“铁骑”都中了“英魂”的邪!他玄德做事太较真,治理严苛,我刘季玉一向宽厚待人、法外开恩,人民应该拥护的是我啊!我到底哪里错了?

孟起:季玉,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你跟我都走错路了!我以武力强迫人们顺从、滥杀无辜、罪孽深重;你用私情纵容官员欺下媚上、**受贿、压制人才、庸碌混日。我们两个都是忘记了英雄社的根本,忽略了绝大部分人的民心,忽略了对劳动者的公平正义,所以我们的所作所为都失去了人民的支持。玄德这次是来拨乱反正、重兴英雄社的,我已经知错了,难道你还不懂吗?玄德让我带句话给你,他不想杀你,只是想为人民、为我们英雄社结束一个旧时代,开启一个新时代而已!如果你还冥顽不灵,我“铁骑”愿代表“英魂”先与你一战!

季玉:(苦笑)还战什么战?我的“巴蜀”不是投降,就是战死,军队谁也不肯出头,都找茬不肯来援助。现在凡是跟我嚷着要死战到底的,都是逼我征兵出战、自己却不肯上阵的主儿。而且,就在刚才,防空中心以孟子度为代表的官兵也宣布起义。我早就败了,或许从张子乔背叛我开始,我就已经彻底败了……

于是,过不了多久,玄德领军降临蜀星与“铁骑”合流,季玉统领政府官员出城投降,并献出忠烈戒——(一直无人能开启的)巴蜀戒,“英魂”从此正式接管益星系。

在(法)孝直与(孟)子度的指引下,参与迫害子乔与暗杀士元的所谓“老前辈”们及其爪牙被迅速逮捕,等候审判。至于子乔的哥哥(张)君矫,虽然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却失去了所有职务。

同时,玄德任命(诸葛)孔明、孝直、(李)正方、(伊)机伯以及本地被压制的荆籍人才——(刘)子初,五人组成临时立法委员会,以汉光宪法为依据,重新修订益星系法律,并严格执行。

玄德还根据英雄社纪律对各级官员率先按纪问罪,该警告的警告,该剥夺英雄社资格的剥夺,在进行纪律处分后,再交予法庭按新修订的法律从严制裁。

与此同时,玄德广开言路、调查民生、寻访人才、打击庸碌,益星系政坛及社会为之一新,军政队伍得到迅速换血。在严厉的司法打击下,黑帮奸商都得到应有惩罚,民众被官僚拖延而长期未决的问题一件件被接连解决,人民纷纷欢呼“英雄社终于回来了!”

目睹益星系新时代的降临,粳星分裂派深深感受到玄德与季玉的不同,再也不敢随意妄动,表示愿意维持现状。另外,有不少本就支持汉光国的犬戎人,搬到“英魂”统治区域居住,脱离了那前途不明的粳星,以求安居乐业。

孟起得知妻子失踪、儿子被杀,愤怒下建议立即攻击汉中星。但玄德与孔明因为益星系初定,暂时不宜立即进攻米教,于是让孟起在广汉星先作军备,等实力充足再行进攻。

季玉目睹眼前巨大变化,也深有感触,主动提出让“英魂”总部定驻蜀都,自己申请去荆星系辅佐刘琦,这也算是对多年来他怠政、懒政的惩罚。

如今,虽然万象更新,但刚刚尝到甜头的益星系百姓,唯恐玄德不过是过路神仙,迟早要离开。

玄德考虑再三,答应让子龙护送季玉前往襄阳,同时让子龙将(孙)仁香与(刘)阿斗接来,以让益星系民众放心。

就这样,仁香很快接到了玄德的通知,让她作好准备,等待与子龙会合前往蜀都。然而,仁香对此却大为不快,因为荆星系毕竟与扬星系相连,她可以随时回家探望母亲与哥哥,而一旦前往益星系,那就真是远离了家乡,以后回娘家哪有这么方便?

就在这时,一人忽然来到仁香家中,他是(孙)仲谋亲信警卫之一的“周善”。周善也是“紫鲸”侦察组的老兵,擅长渗透与查探敌情,所以他这次绕开所有卫兵,突然出现在仁香面前,连仁香都吓一跳,差点出手打错人。好在仁香对周善十分熟悉,看清对方模样,就立即停止施展异能。

仁香:(没好气)你怎么跟做贼似的?来了也不事先打个招呼,如果不是看在你从我父亲那时就追随“紫鲸”,我绝饶不了你!

周善:(毕恭毕敬)小姐,对不起,我也是奉命行事。

仁香:奉命行事也不能鬼鬼祟祟的,万一吓到阿斗怎么办?……(好奇)等等,奉命?奉谁的命?我哥,还是鲁子敬参谋?

周善:是行政长的命令。现在玄德已经占领了益星系,是不是打算让您也搬过去?

仁香:当然,我是他的妻子,自然要过去。

周善:“紫鲸”得到情报,“英魂”定下策略,要让小姐远离扬星系,完全沦为人质,以此来要挟我们“紫鲸”,以求解除我方对荆星系的威胁。

仁香:(怒)胡说,玄德不是这种人!

周善:玄德当然不是这种人,但孔明是个什么样的人?您清楚吗?何况现在的“英魂”成员越来越复杂,一群欺软怕硬的益星系官员加入其中,那凉星系嗜杀成性的马孟起也成了“英魂”,他们怎么想,谁知道?玄德又能左右其他所有人吗?

仁香:(犹豫不决)会是这样吗?玄德……他耳朵根是有点软,但他是爱我的!

周善:小姐,有句话我或许不该说,但玄德真是因为爱您才娶您吗?他“英魂”当初只有大半个荆星系,为了让**军不敢对他们轻举妄动,才以婚姻加强与扬星系之间的联盟。现在,他又拥有了大半个益星系,实力已经超过我们扬军,您对他的价值将大大减低,最终只能沦为人质啊!

仁香:(捂着耳朵)你胡说,胡说,不听不听,蛤蟆念经。

周善:我当然可能是胡说,但为什么您不试试玄德呢?

仁香:(好奇)试?怎么试?

周善:您不如先回扬星系,如果玄德心中还有您,一定会亲自来柴桑接您,否则他就不是真的爱您。您还年轻,也不必再在这老头子身上耽误时间。

仁香:(不满)不许你说玄德是老头子……不过,(微微一笑)你讲得倒是有些道理,可以试试。(又有所犹豫)但如果我离开了,阿斗会不开心的,没有我,他睡觉都睡不着。

周善:那就带阿斗一起回扬星系,老太太也想见见这个可爱的外孙,虽然不是亲的,老太太也会当作您亲生的一起照顾的。

仁香:(小声嘀咕)这样也好,他就算心中没我,也一定会有阿斗,只要他来接我,我大哥就不会胡猜乱猜了。

周善:(疑惑)小姐,您在说什么?

仁香:(掩饰)啊,没什么,你说得有道理!好,我现在就去买票。

周善:不必买票,我带来一艘小飞船,是以商船登记的。小姐明天上午来机场找我就可以。对了,如果这件事情告诉云长,他跟我们“紫鲸”一向不和,恐怕会阻碍您,还是瞒着他吧!

听周善这么说,仁香才知道对方是早有准备,既然打定了主意,直性子的仁香自然满口答应。周善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玄德住处,来到大街僻静处。

这时,周善忽然双眼变得血红,并自言自语说:“哼,‘英魂’玄德,我不会让你舒舒服服地继续捣乱下去,只要你老婆孩子到了我手里,我看你还怎么给我添乱!”

注:

文若:对应曹操集团的“荀彧”

公达:对应曹操集团的“荀攸”

季玉:对应东汉末年军阀“刘璋”

仁香:对应孙权妹妹、刘备妻子——孙夫人。

1

第一章 合流为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