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星际三国英雄传>第一章 取舍之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取舍之间

小说:星际三国英雄传 作者:东旭鹰 更新时间:2018/8/13 12:21:23

听(关)云长语气,这位完全被吸在金属柱上的名将,似乎还有能力再战。(庞)令明心中大惊,急忙握紧光刃长刀,全力砍去。

可是,不等令明接近,不知从哪里又窜出藤蔓,眨眼之间便将令明连人带刀捆得结结实实。

望着令明目瞪口呆的神情,云长冷笑说:“看来,你的异能需要靠双手来施放,但是我的异能,可以将能量通过身体毛孔施放出去,从而在空气中幻化出藤蔓!你的异能跟我相比,实在太小儿科了!”

话音未落,随着藤蔓紧缚,立时将令明勒晕过去。随着令明失去意识,云长躯体与金属柱上的磁性顿时完全消失,让云长重获自由。

一身轻松的云长,毫不顾及昏迷过去的令明,一旦被他的异能藤蔓束缚,就注定成为云长的俘虏。云长随即手中藤刀立现、藤龙狂冲,沿着楼道一路冲下去。

此时,大楼已经乱作一团,噩耗不断传来。指挥官(于)文则惊闻董衡与董超全部阵亡,渐渐城内洪水水面上尽是赤红色的冲锋艇。这种能承载三百人的冲锋艇已经遍布全城,无疑证明英雄军即将完全占据樊城。

现在地面撤退已经完全不可能,而天台方向,两架电梯已经被云长所毁,楼梯则由云长一路杀来,这等于完全断绝了文则的退路。

现在,天空赤红战机已经占据了主动权,城外机场也同时遭到了英雄军的攻击。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墨黑战机没有提前起飞助战。谁想到,一子错,满盘皆落索,这反而被英雄军趁机抢占了制空权,再难支援樊城。

云长一路杀来,警卫们纵然心如死灰,依旧坚持誓死抵抗,却根本不堪一击,无论是乱枪射击,还是光刃拼杀,都避免不了毙命于云长异能之下的下场。

当云长杀进指挥部时,屋内警卫们正咬牙切齿准备拼死一搏,却听到文则大嚷一句:“够了,就到这里吧!你们还年轻,不要再作无谓牺牲了!”

文则的怒嚷,让警卫们都不由身法一滞,本来准备继续大开杀戒的云长也将发出的藤蔓收回。文则从部下中挤过来,神色凝重地对云长敬礼说:“云长,别再打了,我军已经败了,我刚刚打开了楼顶的指令灯,颜色是代表投降令的白色。你知道这意味什么。”

云长:(笑)文则,你终于决定弃暗投明了,那我代表“英魂”欢迎你!

文则:不,我不是打算投入“英魂”,只不过,如果云长肯饶过我们这一班残兵败将,我愿意进入你的战俘营,就让樊城之战到此停止吧!咱们的年纪都不小了,但这些士兵都还年轻,别让他们白白牺牲了!兄弟们,我作为你们长官发出最后的命令,都放下武器,投降吧!都是汉光人,别再自相残杀了!

听上司这么说,指挥部里的“虎贲”们哭泣着纷纷放下了武器,举起了双手……

在“投降灯”的命令下,樊城各处已经狼狈不堪的残余**军,终于如释重负地纷纷弃枪投降。赤红战士很快冲入指挥中心,将已经投降的文则等官兵带走,连天台上的令明也不例外。

随着云长下令,在南郡星擅长治理水患的荆军将士,很快启动了外力排水装置,加上机械河道的改道,不出一个小时,便将全城的洪水排回到原河道之中。

全城俘虏安置完毕,云长分别接见了被异能手铐控制的文则与令明。文则依然要求按照俘虏被对待,而不肯被视为反正军官。至于随后来的令明,提出的要求更直接,那就是只求一死。

云长冷冷说:“令明,你以为死在我们‘英魂’的枪口下,就是英雄?你助纣为虐,明明出身英雄社,却与英雄社部队为敌,只会留下千古骂名!”

令明:(冷笑)身为军人,如果战败则降,不管当时他提了什么条件,用什么作借口,也不管他是不是先明哲保身,以后再对收留者叛变,返回原部队,都是军人的耻辱!这样的人,才会留下千古骂名!

周仓:(怒)你小子胡说什么?有话挑明了说!

令明:好,我就说明了,我是庞令明,不是你主子云长!既然我投身“虎贲”,就不会再反复无常!

云长:(阴沉着脸)你还真是是非不分、善恶不明,我为了嫂子与兄弟,也为了英雄社暂时向“虎贲”效力,为击败野心勃勃的本初斩杀了他的爱将。此举,既是为我英雄社,也对孟德有利,算是报答了他保全我嫂子与兄弟的恩情。但是我信仰始终未变,初心始终未改,所以明白来、明白去,堂而皇之回返“英魂”。我问心无愧,赤胆忠心可对日月!

令明:(大笑)哈哈哈,无论你把自己说得如何伟大,也改变不了你反复叛变的事实。你一叛再叛、反复无常,跟那个无耻的奉先有什么区别?你们都是军人的耻辱!

(廖)元俭:(大怒)云长大哥,跟这个家伙还废什么话?这种颠倒黑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家伙,留着他只会误导世人,以私心去侮辱正义、毁灭信仰!这样的喷子,不杀不足以彰显公道!

云长:(冷然)庞令明,我念你也算受过英雄社的教育,也曾是英雄社的战士,有心留你一命。但是你为了掩饰自己对信仰的背叛,竟然用奉先那种两面三刀的小人,来侮辱我矢志不移的选择,用表面形式的相似,来混淆本质的根本区别。现在你这样不分善恶、固执己见的小人实在太多,我今日就杀一儆百,以儆效尤!

令明想要反驳,却一时无话可说,干脆梗着脖子、硬充好汉走了出去,最终被公开枪决于樊城内。

樊城大败的消息,很快通过宛城的(曹)子孝以密电报告给太空援军处。墨黑舰队前锋为此由(徐)公明统领加快了行程,奔赴南郡,但孟德所在的部队反而停在太空。

由于汉中大战的影响,**军部队能调动的极为有限,大部分军队还在休整之中,而且为了防止英雄军同时从益星系攻来,还有部分主力部署在雍星系。此次,孟德带来的兵力不多,本来寄希望于和樊城七军会合,共同抗敌,没想到援军未到,七军尽灭,这让孟德踌躇不前。

随孟德前来的智囊团中没有了(贾)文和,因为孟德需要文和指挥雍星系部队,一旦敌军攻来,或许文和的毒计还能与(诸葛)孔明的谋划来抗衡。

如果说孟德身边的参谋有谁还比较有智谋,那就只有孟德从两个儿子那里分别“借”来的(杨)德祖与(司马)仲达。所以,孟德单独约见了他们,向两人询问如何应对眼前的情况?

德祖:(建议)副执政长,现在敌人势力太大,就算是公明将军领队杀过去,怎么可能有把握杀得过名震十四星系的云长?如今的南阳星,如同鸡肋,吃了没有味道,扔掉了又可惜。可是,成大事者要先弃后得,能舍才能赢。所以我建议,先撤回颍川,再带着英雄社总部迁往雍星系,集结我们全部兵力,再伺机收复失地。

仲达:不可!如果撤到雍星系,一旦玄德率领英雄军从益星系前来,云长又趁势杀过去,两面夹击,我军将十分被动!

德祖:(笑)仲达,你忘记了。雍星系与益星系之间有乱石区,我军打不过去,英雄军也打不过来啊!

仲达:德祖,忘记的是你!一旦南阳星被占领,益星系与荆星系便完全连成一片,他们可以会师于南阳星。

德祖:如果他们要会师,在南郡星也可以会师,为什么偏偏要等到占领南阳星呢?我看,汉中大战,虽然我军战败,但益星系英雄军也损失不小,短期内不可能再出兵。如果他们要会师,也是未来之事。

仲达:说得好,既然是未来之事,那么未来让敌军占据益、荆、豫三星系乃至更多星系,我军形势将会更加危急。英雄军已经在汉中赢了我们一局,如果他们在荆星系再赢了,别人就会认为英雄军是我**军的克星,那么他们妄借“英雄”之名也就坐实了!因此,我们不可以再输!

孟德:(顿时来了兴趣)哦?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应该全力援救南阳星?

德祖:(大惊)不可以啊!我们去南阳星是赢不了的!

仲达:没错,我们现在看起来是赢不了的,而且公明将军带去的都是军中精英,我们这支部队再过去也是杯水车薪、于事无补。

德祖:既然你知道这一点,我们就应该撤回去!

仲达:撤回去就是认输,我们很难再挽回局面!

孟德:(若有所悟)你的意思是,我们既不能撤,也不必进,就在这里等着,像个缩头乌龟一样?

仲达:没错,该缩头时就要缩头,该忍则当忍,才能成就汉光一统的大业!

德祖:既然要忍,为什么不退?

仲达:忍未必是退,不退不进,等待时机,才是真忍!否则,以忍为借口的撤退,不过是胆小鬼而已,连乌龟都不如!

德祖:(怒)你这是什么意思?!骂我是乌龟吗?

仲达:乌龟也好,鸡肋也好,只是比喻而已。德祖你不要多想,我还有话要单独跟副执政长讲,可以行个方便吗?

在孟德的示意下,德祖才悻悻然离去。当舱房内只剩下两个人,仲达忽然轻声说:“副执政长,您不是要问我们该如何做,而是在选择杀我们其中的一个人吧?”

孟德:(强抑心惊)你这是什么意思?

仲达:我猜副执政长一定有了应对当前状况的方法,向我们咨询,只是要决定杀谁留谁。

孟德: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仲达:汉中大战之后,您身体越来越差,并且不断在考核英雄社与魏尊社的业绩。我如果没猜错,您是要为自己身后的道路做出选择。

孟德:那我为什么要杀你们两个人中的一个?

仲达:您百年之后,魏尊社与英雄社的竞争将愈加激烈。伯和社长可以依靠的人已经杀得差不多了,在**军统辖区内,英雄社内最有影响的就是您的四儿徒曹子建,他将成为我魏尊社社长曹子桓最有竞争力的对手。至于谁能在这场竞争中脱颖而出,就要看各自身边的智囊,也就是我与杨德祖,我们两个的才能也将决定,哪个组织可以更好地继承您的事业。可是,汉光十四星系尚未统一,如果我们陷入长期的政治纷争中,就会给扬军与英雄军可乘之机,所以谁的智囊没了,谁就会尽快退出这场政治旋涡,让我军局势早日平定下来。

孟德:你分析得倒是头头是道,但你认为说出这么一大堆没有根据的猜测,我就会认同的你的能力吗?

仲达:这当然不算是什么能力。不过,论能力,也许文采与学识,我确实不如杨德祖,但政治与军事,德祖还是太幼稚了!

孟德:怎么讲?

仲达:樊城大败,我想肯定不在您预料之中。不过,您本来就没打算靠援军取胜,否则您明知道短期内益星系的英雄军不可能发动进攻,为什么还不肯将那边的主力调过来?

孟德:(冷笑)你说我是为什么?

仲达:因为您只想延缓云长部队的攻势,却并不打算靠**军再去硬碰硬。我们在汉中失去了不少将士,不能再损耗更多实力,您只是在制造机会,让云长毁灭在自大之中,而我们坐收渔利。您很清楚,不能忍受英雄军继续扩张的不仅仅是我们,所以不必将所有责任都由**军来扛!

孟德:(惊愕)你真的是太厉害了,有人传说你的能力足以抗衡“英魂”的孔明,果然如此!

仲达:(微微鞠躬)谢谢副执政长夸奖!

孟德:(猛然拔枪)不过,恰恰如此,我觉得该死的是你!

仲达:(惊)为什么?

孟德:你的能力太厉害了,心性也异于常人,我甚至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只不过我那时信仰“为劳动者打造公平正义社会”的玉虚理念,而你却选择了“弱肉强食”的碧游理念!子桓的能力,不足以驾驭与他父亲相似的人物。或许杀了你,汉光才能安全,我的后代才能安全。

仲达:(笑)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您不会杀我的!我看,您还是对英雄社留有感情,唯恐我辅助子桓社长取得政权,会对曹子建乃至整个英雄社斩尽杀绝吧?

孟德:难道你不会吗?

仲达:当然不会,汉光国如果换了主导,为了安定民心,必须尽量少开杀戮,以保证社会稳定、民心不慌。何况,**军内势力多样化,来自英雄社的军事人才与政治人才不少,如果我们连您的儿徒子建都不能容下,必然个个人心惶惶,暗中通敌,那形势就危急了!所以别说我不会,即便社长起了杀心,我们也会极力劝阻。另外,以我现在的地位和影响,我是不可能成为第二个您的,只能像孔明一样,做个高参而已。

孟德:那我为什么不选择子建?以子建的宽仁,你们魏尊社一定可以被保全。何况我以军事治国,初衷就是为了统一乱世之后,再用英雄社的理念凝聚人心、重兴汉光。我完成不了的事情,让我儿子去完成,有什么不对?

仲达:副执政长,您这么端着枪不累吗?放下枪,请听我一言,千万不可以让英雄社来继承您的事业,否则您的一切努力将尽成泡影!

孟德:(放下枪,惊问)你为什么这样说?

仲达:请问副执政长,现在汉光十四星系英雄社大部分成员的人心,究竟是在您这里,还是在玄德那里?

孟德:(一怔)你的意思是……

仲达:如果放在以前,玄德的“英魂”不过是一支流浪军、逃亡者,让曹子建来领导英雄社,英雄社成员们若想要有所作为,不会去投奔自由经济主义者的扬星系,也不会投奔滥杀无辜的凉星系、怙恶纵奸的益星系、“四人党”横行的荆星系,只能像荀文若那样来投奔**军。然而……

孟德:(黯然)然而,文若与公达因为对我的误解自杀了,“英魂”形成了势力,他们在汉中星已经给予我军致命打击,声威遍及十四星系。相反,我**军辖区内的那些顽固英雄社分子,被我公开处决。兔死狐悲、同类相吸,绝大部分英雄社弟子会因此投奔玄德而不会效忠子建。所以……(顿时惊悟)如果英雄社继承我的基业,他们会逼迫子建去与玄德合作!不可以,不可以,不能让我的敌人染指我的事业!

仲达:所以,为了抵御“英魂”,当您不在了,子桓社长与曹子建又没有您的能力与魄力,只有彻底断了我军辖区内英雄社弟子的念想,才有稳定局势的可能。到时,能够不受玄德影响,而坚守您基业者,只有靠我们日益壮大的魏尊社。这,才是保全您后代和事业的唯一选择啊!

仲达一番话,让孟德不由紧闭双眼,挥手令仲达离去。孟德踉踉跄跄地走到床前,颓然躺下,口中喃喃说:“文若、公达,对不起了,我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你们两个都走之后,我确实有认真反省,但时势逼人,我已经无路可退,就算要按你们的心愿来安排我的身后事,都不可能了!希望真有来世、真有另一个时空,我可以静下心来,再耐心听你们的建议,不要让自己一错再错,改无可改。不过,这一世,只能这样了,只能这样了……”

大约太空时间一小时后,德祖被处决。原因是,当他听到孟德传达的口令“鸡肋”后,竟然误以为自己的建议被接受,兴奋地告诉军中战友即将归家,结果被孟德以“动摇军心”的借口枪毙……

注:

令明:对应曹魏集团的“庞德”

文则:对应曹魏集团的“于禁”。

子孝:对应曹魏集团的“曹仁”。

公明:对应曹魏集团的“徐晃”。

德祖:对应曹魏集团的“杨修”。

子桓:对应曹魏集团的“曹丕”。

子建:对应曹魏集团的“曹植”

仲达:对应曹魏集团的“司马懿”

0

第一章 取舍之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