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星际三国英雄传>第五章 敌友永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敌友永别

小说:星际三国英雄传 作者:东旭鹰 更新时间:2018/8/13 22:17:37

随着南郡星被占领,荆星系其他各星球先后投降扬军或被扬军攻破,除了**军全面收复的南阳星,大半个荆星系全部落入扬军手中。

欣喜若狂的扬商得陇望蜀,当然他们还不敢奢望染指英雄军大本营——益星系,却又不顾子明刚刚阵亡的现状,强迫尚未确定新指挥的“紫鲸”尽快夺取资源丰富和拥有大量潜在廉价劳动力的交星系。

(孙)仲谋暂时顾不上去满足扬商的无尽欲壑,因为(陆)伯言向他报告的情况,让他十分警惕。虽然夺取荆星系是仲谋梦寐以求的事情,但有人恶意控制子明杀害云长,分明是要让扬军与英雄军的关系彻底恶化,而对方的能力匪夷所思,绝对不像是“虎贲”所能达到的水平。

目前唯一的好消息是,英雄军控制的尚勇星已经被**军攻克。这颗人造行星与普通行星不同,可以采用科技设备让它的位置相对固定来牢牢守卫益、荆边界,也就暂时截断了一条两星系间的交通航路,让英雄军进军路线受限。

尚勇星的丢失,据说主要归功于(孟)子度的临阵倒戈,而寇封则因临阵脱逃,玄德亲自下令将他这位首席儿徒处决。其实,无论是哪一方都心知肚明,寇封之死,并非因为丢失阵地,而是由于没有及时救援云长。看来,在玄德心中,兄弟比儿徒更重要。

此事对仲谋震撼极大,虽然此刻英雄军与扬军之间只是关系恶化,尚未正式开战,但既然玄德为了云长连儿徒都能杀,又有什么做不出来?他又怎么会放过“紫鲸”,放过扬军?

为了缓解与英雄军之间的矛盾,仲谋曾考虑过放弃荆星系,但扬商控制的议会那一关肯定过不去。他也想过将云长的尸体交出去,又怕被玄德误会是向英雄军**。

仲谋还想过让妹妹仁香去跟玄德解释,说扬军是迫于扬商压力,不得已向荆星系进军,而云长之死,则是他人所为。可是一来,玄德早就于益星系再婚,仁香心恨玄德,不愿见“负心人”。二来,“英魂”竟然也有人在云长牺牲现场生还,此人当然就是(廖)元俭,元俭完全没有看见巴尔,在确认云长死讯后,便设法偷渡到益星系,力证是“紫鲸”杀害云长。这样一来,仲谋更加百口莫辩。

此时,仲谋已经不知道该找谁商量,最终只能叫来伯言。伯言不仅仅是“紫鲸”中智勇双全的将领,同时现在的他也是仲谋的亲戚,因为他娶了孙伯符女儿为妻,对于仲谋来说,是亲信加亲人。

考虑再三之后,伯言提出一个建议,那就是将云长尸体放入冰棺,完好无损地送到许昌。此举一是向**军讨好,争取万一与英雄军发生冲突,**军可以予以援助。二是为了向英雄军表示,扬军是受到**军的胁迫,才会不得已向云长开刀,真凶主谋不是仲谋,而是(曹)孟德。

这固然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也只能暂且如此做。仲谋刚刚争取到将扬星系政治经济中心迁移至会稽星秣陵市,并将城市改名为“建业”,如今正是百业待兴之时,却在扬商迫使下多生枝节。

要完成议会交予所谓“收复”交星系的重任,仲谋又不想出动太多“紫鲸”主力,只有让文武双全的伯言率领一队“紫鲸”与部分扬军出发,争取在最短时间征服交星系。

说起来好笑,对荆星系,议会用的也是“收复”一词,就好像这两个星系本来就在扬商统治下似的。

就这样,在伯言出发之际,盛放云长尸体的冰棺也运往许昌。云长尸体所到之处,当地军民无不好奇围观,可惜他们最多只能看到运输冰棺的飞船。孟德早已下令,该飞船若非添加燃料,不得接近任何星球任何城市,也绝不允许任何人围观云长,更严禁任何程度的亵渎行为。

当初负责在南阳星进攻云长的公明亲自负责护送。他一路神情悲戚,固然在战场上不可避免地与云长厮杀,但在他内心深处,依然将云长视为良师益友。如今,好友真的永远倒下,想到与云长过去并肩作战的往日经历,他心中忍不住悲痛万分。

冰棺到达许昌,孟德一身葬礼服,神情哀伤地率领重要官员前来迎接。见到云长遗体,孟德声泪俱下,口中喃喃:“云长,我无时无刻不盼望与你重逢,可偏偏是在我最担心的状况下再度见到你!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不能并肩作战?为什么一定要生死相搏?难道我错了吗?难道我真的错了吗?”

这轻声喃语,如果被孟德的敌人听到,一定以为是他矫情造作,可是孟德身边的(贾)文和却很清楚,这是孟德的衷心真言。自从得知云长死讯,孟德常常在梦中哭醒,虽然对云长的擒杀令是他下达,但他却从来不相信真有人能够杀死威名远播的“四关”。

如今,故人永别的噩耗传来,这位已经开始频频怀旧的老人,根本无法接受。他那偏头疼的老毛病,也愈演愈烈,或许是因为与心病相关,即便是先进的现代医学也难以治愈甚至减轻症状。

孟德的六个儿徒都深切感受到师父的变化,短短几天的时间,师父的头发几乎完全化为雪白、脸上皱纹也增添了不少。虽然医生建议孟德入院治疗,他却执意不肯去,无论是哪个儿徒劝说,都无法改变孟德的固执。

这样一位固执的老人,执意为云长举办了盛大的葬礼,并且在葬礼上终究忍不住嚎啕大哭,令见者伤心、闻者落泪。

葬礼之后,孟德的身体愈加恶化,他却宁肯在自己家中养病。能见到孟德的人越来越少,最后也不过是文和、(曹)子桓、(曹)子建、(许)仲康,他甚至还特意接见了几次女婿伯和,而另一个女婿兼儿徒(何)平叔都没有这待遇。

据子建与伯和回忆,病榻上的孟德每次见到他们两个,十句话中必有七句“对不起”,这让两人感到十分意外,因为他们印象中的孟德是个轻易不肯道歉的人。不过,这种异常也让他们心生不祥之感,因为他们感觉孟德不是在为自己所杀掉的人,如董车骑、伏寿、杨德祖等人道歉,好像是在向英雄社道歉,这又意味着什么?难道孟德要再做出什么对不起英雄社的事情?

道歉背后的真意,似乎只有孟德才清楚,他却从来没有为此多做任何解释。

许昌高层每个人心里都清楚,这个老人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在愈加错综复杂的乱世中,失去了孟德,将意味什么,谁都不敢去想象。所以,他们都希望这老人能尽量多拖一些时间,即便是彼此敌对的(曹)子桓与(曹)子建,在这一问题上,也是同样的想法。

而孟德自己,则仿佛随着云长的下葬,渐渐失去了对人生的留恋,死气沉沉地静卧床上,好似等待着生命结束的时刻。他曾向子建念叨说:“如果真有一个另外的宇宙,那我一定还会看到所有被我击败的敌人、所有我惦念的朋友。我现在真的好想再见到他们,无论是吕奉先、袁本初、董车骑、马寿成,还是郭奉孝、荀文若、关云长、典韦,我真的再想跟他们聊聊啊……”

病卧床榻,让孟德意识越来越模糊,甚至已经分不清现实和幻觉。某一夜,他迷迷糊糊感觉有个人站立在床前,他以为是敌人,想要去摸枪,却什么也摸不到。

这时,孟德听到那人说:“放心,我不会伤害你!我本来是想寻求你的帮助,但是没想到你即将油尽灯枯,难道真是天意吗?”

孟德:(强行挣扎坐起)你,你是谁?我,我不怕你!

来人:你不必怕我,虽然你我信仰不同,我也从来没打算害你。你一直在派人抓我,可你却不知道,我如果要杀你,易如反掌,只是我的任务不是杀人,而你的存在对这乱世确实也有一定意义,你才能活到现在。可惜,在我最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你却要永远离开了。

孟德:你,你究竟是谁?

来人:我是“赤魂”现任大首领——左元放,代号“日”。

孟德:(苦笑)原来是你,我一直想见见你,没想到今天才见到。我一直想抓你,现在却想感谢你,感谢你让我终于见到了你这位传说中的“日”。我虽然快不行了,但未必什么都帮不了你,有什么事说说吧!

元放:算了,你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还是让我来帮帮你吧!我是一个“玉虚”,还算有些本领,如果你还有什么心愿没有完成,又不违背我的信仰与原则,我看在你毕竟从各地军阀手中统一了大半个汉光国,我会尽力帮助你完成的!

孟德:呵呵,我的心事,恐怕你帮不了我。我现在非常想再见见刘玄德。

元放:(愤然)你都这个样子了,还想抓他?

孟德:(摆摆手)不,不是抓他,是真的想见他。汉光英雄,唯有我与他而已,他是我今生最难战胜的敌人,也是我最欣赏的英雄,离开这个世界前,我真的很想跟他聊聊。可惜,我现在去不了蜀都,他也来不了许昌,这个心愿,恐怕很难实现了!

元放:(转怒为笑)如果你真的是想跟他最后聊聊,巧了,我在“玉虚”学会了两套异能,其中之一或许能够帮你们安全见面。

孟德:(双眼顿时放出光彩)真的吗?如果你能完成我这最后心愿,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元放:不需要你的任何代价,请躺下,放松身体,自然呼吸。现在这个时间,蜀都应该也是夜晚,你们两个应该可以见面。

虽然不明白对方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孟德也确实感到少许疲倦,便按照元放所言,慢慢又进入了梦乡……

忽然,孟德听到了两个人在说话。他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竟身处四周白茫的神秘空间之中,说话者就在身前不远处。孟德感到自己身体似乎已经完全康复,便起身缓缓走去。

当他接近说话者,却发现对面只剩下一人,竟然就是刘玄德。

玄德面对孟德,神情悲怒交加,但又强忍着自己的情绪,开口说:“真没想到,你都这样了,居然还想见我,居然还敢见我!云长帮过你,救过你,你却挑唆‘紫鲸’把他杀了!你就这么忘恩负义吗?”

孟德:(苦笑)玄德,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从来没想过要杀云长,我只想摆脱当时的困境,所以要尽一切手段来转败为胜。“紫鲸”将云长尸体送给我,不过是想将你的怒火转移到我**军而已。我已经将云长以汉光寿亭将军的身份安葬在国墓,他的英名将永载汉光史册,后代子孙都会将他视为英雄!

玄德:(稍稍平息怒火)算了,你能做到这一步也不容易了!不过,我真没想到,你这样的枭雄,竟然会老到今天这地步。我还等待与你最终决战的机会,看来,你是不打算给我机会了!

孟德:谁说我不能?我现在身体全好了!你要打仗,我随时奉陪。只不过,我今天只是来看看你这个老朋友!

玄德:难得你还把我当作朋友,那我也实话告诉你,是左元放以“造梦术”给我们制造了见面的机会。你不是身体好了,只是你在梦中可以暂时摆脱病体的拖累。元放已经告诉我了,你现在最多只是还能回光返照,你的病情已经回天乏术了!

孟德:(黯然)原来是这样,不过能见你一面,也算心满意足了!

玄德:你见我,是要向我们英雄社道歉吗?

孟德:呵呵,也许吧!说实话,这些天我反思了过往很多事情,尤其是我与英雄社的关系。不管你玄德信不信,我最初真是一心为了复兴英雄社、重兴汉光国而战斗。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愈发相信只有战争与权力,才能解决一切问题,才能保护我所有想要保护的亲友。我开始认为,英雄社的玉虚信仰很理想,却不如军国主义实际,敌人必须要杀,朋友必须要管,战火才能毁灭一切障碍,恐惧才能让那些愚妄者俯首听命啊!

玄德:(冷冷)所以你忘却了初心,沉迷于战争与杀戮,偏偏忘记了民心的重要性!

孟德:没错,民心很重要,得民心者得天下,但死亡可以让民心不得不倾向于我!

玄德:,你错了,民众畏惧死亡,却也更关注幸福与尊严。虽然他们有时候也会犯这样或那样的错误,但主导者存在的意义,就是纠正错误,去引导他们走向自强不息、自我尊重的道路。如果每一分对社会进步有意义的劳动都能得到应有的回报,每一个劳动者都能凭借这样的劳动为自己换取幸福未来,那么我们的文明才会持续不断地向前飞速发展,社会才是真正属于人类的社会!

孟德:(感慨长叹)是啊,这本应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啊!但这个残酷的乱世以及乱世之前的官腐恶风,让我失去了耐心,过于追求用最直接、最简单的方式去解决问题。所以,我才会输给你!

玄德:(若有所感)唉,孟德,你知不知道,我曾经对你寄予了多大的希望,甚至宁愿作你的先锋,为你开疆辟土。但是一场场战争的胜利,刺激了你的欲望、蒙蔽了你的理智,让你渐渐初心消逝、急功近利。我们本来应该是战友,是你对权力的贪欲、对劳动者根本力量的忽视,将我逼到了你的敌对面啊!我们本来不应该是敌人,而应该是战友的!

孟德:是,我们本来应该是战友,应该共同为平定这乱世并肩作战。为了平定这乱世,重振我汉光,我们却因为信仰发生了分歧而互相厮杀。如果我们能合力携手并进,恐怕这汉光早已重现光辉。仔细想想,这么些年,我们都在做什么?浪费了多少人力物力,造成了多少不必要的牺牲!连云长……都不在了……

玄德:……云长是因你而死,但更是死在自由经济主义者对我们的背叛上,这个仇我一定会报!汉光国我也一定会救!我们两个今生的恩怨,也只能到这里了!

孟德:是啊,我不知道,我死之后,**军会变成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你能否能击败我的继承者,结束这乱世?我只是希望,如果有来世,我们不要做敌人,而能做朋友。希望在那个世界里,我们可以率领所有信任我们的人,共同成就一番大业,共同对抗扰乱宇宙和平的敌人。这才是我们应该走的路!

玄德:是啊,如果有来世,哪怕是在另一个宇宙之中,希望我们不要再自相残杀,能够放弃各自分歧,为了共同的目标共襄盛举……

听到玄德也这样说,孟德忽然感到无比轻松、心情顿时畅快起来。他与玄德击掌为誓,这对汉光国内冲突最为激烈的敌人,共同发出爽朗的笑声。

不过,在笑声中,孟德渐渐消失无踪。玄德不由慢慢收起笑容,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口中喃喃说:“孟德,我昔日的战友曹孟德,一路走好……”

注:

子桓:对应曹魏集团的“曹丕”

子建:对应曹魏集团的“曹植”

伯和:对应汉献帝“刘协”。

元放:对应东汉末奇士“左慈”。

平叔:对应曹魏集团的“何晏”。

1

第五章 敌友永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