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星际三国英雄传>第五章 双龙救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双龙救援

小说:星际三国英雄传 作者:东旭鹰 更新时间:2018/8/14 22:33:15

(陈)叔至见对方来者不善,正要出手,却被(刘)玄德打手势制止。面对神秘的面具人,玄德以颤抖声音缓缓问:“是你?你别来无恙?”

不知为什么,对于玄德的问候,面具人竟然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沉默了几秒才以柔和语气问:“你怎么认出我来的?”

玄德:(苦笑)我们毕竟相处了几年,我怎么可能认不出来你?分别的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思念你!

面具人:(怒)别再拿那些鬼话来吓我!如果你思念我,为什么不来接我,为什么那么快又娶了别的女人?

叔至:(大惊)她,难道她是……

玄德:她是仁香,叔至,能让我们两个单独谈谈吗?

叔至:是!不过,玄德,你们要快,敌人很快就会追上来的。

说完,叔至便重新回到一直自动跟随他们的机甲当中,打开所有雷达,随时准备应对来敌。

玄德缓缓走近仁香,充满浓情厚意地说:“对不起,仁香,我也是不得已!我不仅仅是你的丈夫,也是‘英魂’的领袖,我肩上的责任太重。当时我不能去扬星系接你,因为我不可以代表‘英魂’向‘紫鲸’示弱。”

仁香:(摘下面具,咬牙切齿)所以你就娶了另一个女人!

玄德:我娶她,是出于两个原因。第一,她的家庭来自益星系本地官员,我们两个结婚,可以进一步安定益星系官员之心,让他们与我们“英魂”团结在一起。

仁香:(冷笑)又是政治婚姻,跟你我一样!那第二个原因呢?

玄德:我……我想让你死心。毕竟我们两个年纪相差太远,我又没有真的和你结合。你趁年轻,还有的选择!

仁香:(更怒)你胡说什么?你把我当成什么样的女人了?原来你根本就没有想跟我白头到老,怪不得一直不肯碰我。可是我孙仁香要么不嫁人,嫁了就不会再朝三暮四,而且如果我嫌弃你的年纪,如果我不爱你,就算用枪指着我的头,我也不会嫁你!我对你是真心真意,你却对我始终有所保留。刘玄德,你该死!

话音未落,仁香猛地发出一串水泡,水泡迅速将玄德包裹起来,浮起在空中。不知玄德是来不及提防,还是根本没打算闪避,竟然让仁香轻易得逞。

叔至察觉不妙,慌忙用机甲重枪对准仁香,但是又发现玄德依然在打着“不要动手”的手势。

一时间,叔至不知道应不应该开枪。如果不开枪,玄德可能就会被憋死在水泡里。如果开枪,伤了仁香,玄德一定不答应。但两者之间,总要有所取舍,有什么比玄德的生命更重要?叔至打定主意,当即就要对仁香射击,却猛然察觉到更加强大的能量袭来。

出于异能高手的本能,叔至立即操纵这特制的机甲,发出数十水羽。数十水羽打在一支极速飞来的黑光箭上,恰到好处地与来者同归于尽。但叔至随即发现,那射向玄德的魔箭并不止一支,而此时他已经来不及再发水羽阻止。

危急关头,玄德的水泡自行破碎,而仁香迅速飞奔到玄德身前,以一堆绚丽多彩的水泡企图阻止另外一支魔箭。原来,她也及时察觉到了浓烈杀气,注意到了强敌的袭击。不过,这魔箭的威力非同小可,叔至以异能机甲强化后的水羽,才勉强打掉其中一支,仁香的区区水泡又怎能挡住?

在玄德的惊呼声中,魔箭穿破了所有水泡,狠狠扎在了仁香的胸口上。玄德慌忙抱住仁香,痛心问:“你不是恨我吗?为什么要救我?”

仁香尽力露出得意的笑容:“你……是,是我老公,只,只准我,我打……”

“打”字余音未尽,仁香便永远闭上了双眼,玄德顿时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声,但无论他如何呼喊自己的前妻,这可爱的女孩子再也无法回到他的身边……

怒不可遏的叔至看准来者是一个黑衣箭手,操纵异能机甲发出连绵不绝的水羽。可是那人身法十分灵活,轻松避开了所有攻击,又找准空隙发出一箭。

叔至的异能甲中了这支魔箭,一切机能都旋即停止了下来,仿佛所有能量被瞬间吸干。叔至慌忙试图打开舱门,没想到舱门纹丝不动,紧急弹射钮也毫无反应。

叔至顿时慌张起来,那倒不是担心被关在异能甲中窒息而死,因为异能甲本身就有特殊设计,即便能源全失、机械瘫痪,也有氧气可以源源不绝地渗入。可是叔至不能离开机甲,就不能保护玄德,玄德岂不是凶多吉少?

这其实就是箭手的意图,他不愿跟叔至多做纠缠,一心要取玄德的性命。玄德面对杀害仁香的凶手,怒火填膺,他双手再度出现许久未使用过的光明双剑。

那箭手便是屡屡与“英魂”为敌的巴尔,他见状冷笑说:“玄德,这是你最后的异能能量了吧!可惜现在是黑夜,你的徐鹿戒无法再补充更多光明,虽然你拥有如此强大的戒指,却不是我的对手。这下好了,继云长、翼德之后,‘英魂’三大创始人的最后一人,也要死在我手上了!你们兄弟三人终于可以团聚了!”

玄德:(惊)什么?云长、翼德,都是你杀的?

巴尔:(得意洋洋)当然,除了我这样的“命运”高手,谁能杀了“四关”与“六张飞”?

玄德:(愈加惊愕)翼德果然是“六张飞”,可是他从来不叫张飞,你们为什么这样称呼他?

巴尔:说起来也蛮可悲的,你们所处的宇宙,是来自一个怪物基于他自身世界文化所创造出来的空间,你们汉光国这些年来的一切经历,也不过是那怪物看过的一本书的映射。而在那本书里,翼德的名字就叫“张飞”。换句话说,你们这轰轰烈烈的历史不过是一本破书的山寨产品,虽然有太多的不同,比如沙摩柯的来历、吕伯奢的死等等,但是基本流程都与那本书如出一辙,你们都不过是那个食古不化怪物摆弄的玩具。所以,今天你的失败,也要感谢那个怪物,记住他的名字,他叫“洛葛”!等你到了冥宇宙,再想办法去找他算账吧!现在,我就送你去见你的兄弟!

说着,缓缓前行的巴尔又射出一支魔箭,但魔箭飞出去没多远,忽然遭遇到一阵狂风。这区区狂风,不仅将魔箭吹偏,更让黑光箭因为冰冻瞬间变色。

目睹异常,巴尔顿时脸色大变,而一个巨人古装将军从远处呼喝杀来,他所经之处,沿途尽染冰霜。巴尔此刻看到的,不仅仅是即将扑至的古装将军,而是将军身后一道看似无形的身影,而巴尔却完全看清那正是“英魂”第一神速高手——(赵)子龙。

结果,当巨人手中巨型长枪还未触及巴尔,巴尔便化为黑气四散,叔至的异能甲也随之恢复了正常。叔至慌忙打开舱门,与子龙会合后奔向玄德。

此时玄德已经收起了光剑,他知道自己根本无力去追杀巴尔,只有回到仁香身边,一遍遍呼唤着。仿佛仁香只是熟睡,只要再多呼喊两遍她的名字,她就会醒过来继续对玄德抱怨、对玄德撒娇、对玄德发着她的小脾气……

此刻,(陆)伯言已经发现了仁香的离开,他不由大为焦虑。带着妻子的姑姑踏上战场,本来就是他被迫瞒着(孙)仲谋所为,如果仁香有个三长两短,他回去如何交待?

因此,本来只是身处夷陵城中心,以新缴获的忠烈戒——“交禺戒”来火烧敌营的伯言,不得不乘坐战车,领着一队战士,沿着玄德逃走的方向出城。没想到,他们刚来到汉军阵地,忽然一辆坦克砸来,将最前方的引路车砸碎,并挡住了追兵前行的道路。

伯言急忙命令下车作战,因为他很清楚这种战术,正是支提族惯用的野蛮战法。伯言更不明白,在如此猛烈的火攻下,怎么还有支提人潜伏在这里,伏击吴军?

很快,伯言便看清楚,确切来说,他们面对的不是支提军队,而是仅有的一个支提人。那人对于伯言来说并不陌生,他就是昔日逃走的抵抗军领袖——沙摩柯。

原来在刚才的火攻中,沙摩柯吸入浓烟昏迷过去,却凑巧并未被烈火焚烧。当他感觉到有车队接近,抬头看去,恰好发现伯言坐在车内。于是,他不顾烈火灼烧,举起附近燃烧的坦克便扔了过去。

当激光纷纷打来,壮硕却不乏灵活的沙摩柯躲开了激光射击,又扔了几辆战车或坦克,不知砸死砸伤多少吴军战士。

这时,忽然伯言出现在他前方不远处,高声呵斥:“沙摩柯,我敬你是条好汉,才对你一忍再忍。如果你还不知进退,今天我绝不留情!投降吧,我会给你兑现最高的优待条件,超过任何支提人!”

对于伯言的招降,沙摩柯以怒吼回复:“真正的支提人是永远不会向你们的有钱主子投降的!我们宁肯血洒大地,也不会苟延残喘,做你们的狗!”

说着,沙摩柯又举起一辆战车准备扔出去,伯言不愿再跟这巨人悍将纠缠,他迅速举起右手,手指上那可以制造炎热天气和无敌火凤的交禺戒熠熠发光。

随着火凤飞出,沙摩柯连人带举起的坦克全部瞬间被火焰吞噬,他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巨大身形便被焚烧成灰。

放下手的伯言似乎有点愧疚与伤感,但他实在没有时间陷入无聊的情绪,出于对仁香安危的担忧,他急速率人继续向前行进。

终于,伯言带人发现了叔至的异能甲,他们急忙发动了攻击。叔至也操纵机甲,以一人之力,抗击起伯言的队伍。这时,伯言依稀看到玄德似乎抱着什么人踉踉跄跄地打算离去,而被抱者貌似就是仁香,更让伯言惊惧的是,仁香似乎已经没有了任何反应,是她被玄德打昏了,还是已经……

伯言不敢再想下去,他在呼叫周围吴军立即来援同时,匆忙下车,故技重施,放出火凤。

不过,这一次,火凤未能吞没叔至的机甲,因为巨型古装将军瞬间出现,只是随手轮出一枪,已足以令火凤消散。

伯言见状大吃一惊,这时才看清机甲前还站立一人,他自然认出对方是子龙。他也记得情报显示,子龙已经获得蓟幽戒。

这时,伯言不由好胜之心顿起。他长期私下研究忠烈戒,深知虽然忠烈戒都是增强主人力量的神器,但又各有不同。蓟幽戒是至寒之戒,而交禺戒是至热之戒,根据史**载,拥有这两枚忠烈戒的英雄社前辈曾多次较技,结果不相上下。伯言打算再度延续这种历史性的较量,看看究竟这两枚忠烈戒谁更胜一筹!

于是,伯言命令部下后退,自己随后召唤出更为巨大炽热的火凤,其散发出热浪,让吴军更加不敢停留,叔至也忍不住向后退去。而子龙却毫不畏惧,其身后的将军幻影没有丝毫改变,只是骤然向前冲去,迎向扑面而来的超级火凤!

胜负几乎就在刹那间决定,火凤再度消散,而伯言被狂风掀起,重重摔落在地。虽然伯言本领不错,落地中及时翻滚抵消了下坠之力,几乎没有受什么伤,但他依然惊愕于两者实力的绝对差异。

这时,伯言才再度想起,子龙在命运榜上可是排名第二,难道说在“二赵”面前,就算拥有忠烈戒,还是连一招都抵敌不过?

当伯言起身,还想再战。他突然听到子龙说:“陆伯言,这次战争虽然是我汉军输了,但我们还有能力再战!而你吴军如果咄咄相逼,不仅别想再占到便宜,而且你们当心被魏军渔翁得利!”

伯言:……多谢你的提醒,我早已作好准备。既然你来了,我当然奈何不了刘玄德了,可是仁香姑姑是我们行政长的妹妹、我妻子的姑姑,你们不能把她带走!

玄德:(猛然回身怒吼)仁香是我的妻子,是我的爱人,她为我而死,我不能再抛弃她,不能再把她交给你们“紫鲸”!

伯言:(大惊)什么?仁香姑姑死了?是你们杀了她?

玄德:(怒视伯言)不,是你们杀了她,你们勾结的“命运”杀手杀了云长、杀了翼德,还杀了仁香,是你们“紫鲸”害死了她!

伯言:(愈加不解)什么“命运”杀手?玄德,你到底什么意思?不管怎么样,留下仁香,她已经不是你的妻子,而是你的前妻,你没有资格带走她!

玄德:谁说我没有!她是爱我的,我也一直爱着她!我要带她走,谁也不能再阻止我!

伯言见玄德有些近似疯狂,知道没有道理可讲。他刚打出手势,让吴军战车前进,忽然天空洒下灯光,一艘可以装载运输机甲的飞船竟然缓缓落下,还有不少赤红轰战机扫射而来。伯言慌忙以火护罩阻挡激光,战车们也纷纷还击仰射。

好在汉空军无意与吴军缠斗,叔至与子龙护送玄德登上飞船,便匆匆离去。伯言怒不可遏,命令吴太空军派遣飞船来接他。他来到太空军中,得知一队赤红太空军突然冲来,打乱了陆逊之前的太空部署。不仅是玄德,相当部分汉军舰船都已成功升空突围,随着援军远去。

伯言依然不肯罢休,为了最大程度杀伤汉军,他早在隔绝南郡星对外联络前,就下达密令,让荆星系各地吴军在约定时间来会合,共同围杀汉军。如今,时间已经差不多,果然陆陆续续有其他星球的碧蓝太空军赶来。

在伯言领导下,养精蓄锐的吴太空舰队浩浩荡荡向汉军追杀而去,伯言不仅要夺回仁香尸体,更要将汉军死灰复燃的希望彻底掐灭!

就在吴军舰队即将追上敌军,战机队也即将与敌人交手时,突然周围出现一片金色,最前锋的战机纷纷失去控制,自相碰撞,毁于一旦。伯言急忙查看四周,只见有八个巨大符号正围绕着整支吴舰队旋转。

伯言慌忙命令舰队停止前进,战机暂且回到各自母舰,庞大的舰队就停留在这八个符号中间,一动也不敢动。伯言通过各种监控系统,仔细查看那八个符号,意外发现它们竟然就是震旦东方文化中的“八卦”。

就在吴军将士们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应对时,一组联络信号传来,伯言面前随即出现了(诸葛)孔明的全息幻影。

面对与当年(周)公瑾齐名的孔明,伯言不敢怠慢,恭敬行了个军礼,并请教:“请问卧龙先生,这是您的异能吗?”

孔明:(微笑)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伯言:(苦笑)您的雕虫小技,可是让我的部队损失不小啊!

孔明:若不是贵军咄咄相逼,这种损失本来是可以避免的!

伯言:咄咄相逼的是你们汉军吧!如果不是我凭借交禺戒的力量,只怕我军主力都被你们消灭殆尽了!

孔明:如果我军全力以赴,你的交禺戒也救不了吴军。如果论损失,我们汉军远远大于吴军。加上之前云长、翼德的死都与你们或多或少有些关系,荆星系又被你们抢占,始终是你们吴军欠我们汉军更多。你现在还想杀害我们的领袖吗?

伯言:(一时语塞)杀害刘玄德,不是我所愿,但请你们将仁香姑姑交还给我,不然只怕我们两军仇恨将越来越深,只会给魏军可乘之机!

孔明:既然伯言你还知道,我们两军相争,指挥对魏军有利,那你们吴军还有救。仁香夫人是为了保护我们领袖,而被命运网杀手所害,所以刘玄德决定将仁香以自己妻子的身份安葬到益星系。其实,仁香回到扬星系后,刘玄德即便另外娶妻,也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仁香,我们就不要再打扰他们了!请回去转告孙仲谋,提防扬商、提防“命运”,既然我们收复荆星系失败,日后我们两军关系如何收场,还需要从长计议。今天就到这里吧,否则我们两军只会两败俱伤,告辞!

随着联络中断,赤红舰队消失了踪影,待到八卦符号消失,伯言彻底失去了追击的勇气,他喃喃自语:“赵子龙和卧龙,只要汉军有这双龙佑护,恐怕谁也无法彻底击败他们!”

1

第五章 双龙救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