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卧虎>十八、鬼影重重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八、鬼影重重

小说:卧虎 作者:疏梅淡影 更新时间:2018/8/17 11:02:32

“没有啊,我什么都不想干!只是看不惯她那个盛气凌人,趾高气扬的架势,更看不惯张嘴闭嘴戴老板,国防部的,想用这些来压我们吗?她要是还不走,我还要说呢,老娘我在军统的时候,她还没出生呢,在这跟我摆什么架子?她算个屁啊?她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戴老板见了我还得叫一声叶姐呢!什么时候轮到她在这里颐指气使的?”叶旻珍说着端起酒杯对沙如海说:“如海,来陪嫂子喝一杯!”

沙如海端起酒杯看着叶旻珍说:“嫂子这话我爱听,嫂子不喜欢的人我也不喜欢,嫂子您也别生气,没必要,您要是真的不喜欢这个何芷兰,您就别再让她来就是了,您要是特别不喜欢她,想起她就烦心,那兄弟我替您把她做了,一劳永逸,永不烦心!”

“越说越不像话,如海,你这嘴里一天到晚就不会说别的是吧?除了杀就是把谁谁宰了,要不就是做了人家,你就不能不把你这点军阀习气和土匪作风带出来?”韩斌祥看着沙如海厉声说。

沙如海伸了一下舌头说:“我闭嘴行了吧?”

叶旻珍看着韩斌祥再看看沙如海说:“如海,你要记住祸从口出,病从口入的道理,我刚才是说了两句过头话,但是这话我说可以,你要是这么说事情可就大了,你要记住凡事都要冷静,你大哥这个人心软,心眼实诚,又经不住女人的一点好话,所以,有时候我只是提醒一下他,没有别的意思,切不可整天到晚把杀人的事情挂在嘴上,你马上就是有家的人了,要学会控制,不能莽撞!”

韩斌祥看着叶旻珍无奈的叹口气说:“都是你惯着他,你这张嘴也够呛,人家一个大姑娘,被你这么一说,好像就要嫁不出去似的,你说说你,这话说的多损啊?”

沙如海看看二人笑着说:“大哥,嫂子这事都不说了,喝酒,来喝酒!”

韩斌祥端起酒杯说:“如海啊,你和凤凰姑娘的事情要考虑一下了,是不是先选个时间,把婚先定了啊?让你嫂子给你张罗张罗,你看怎样?”

沙如海一听这话眼睛立马亮了,叶旻珍看了一眼韩斌祥说:“他巴不得呢!不知道人家凤凰答应不答应?”

“什么事啊?我答应不答应?”蓝凤凰边说边从楼上走下来,韩佳雪拉着她的胳膊跟着问:“妈,您说凤凰姐答应什么啊?”

叶旻珍看着走下楼的蓝凤凰说:“来,凤凰过来坐下!”蓝凤凰坐在叶旻珍的身边看着她,叶旻珍拉起她的手说:“凤凰,我们打算给你和如海先把婚事定下来,不知道你什么意见?”

蓝凤凰听完低下头没有说话,叶旻珍看着沙如海使了一个眼色,沙如海笑着说:“凤凰,你说句话,这事情我不勉强你,要是你觉得我们认识的时间有点短,在考虑一段时间,也没有问题,我可以等!”

“现在时局不稳,有些繁文缛节的事情就省了,凤凰你就说说你的想法吧?”叶旻珍看着低头不语的蓝凤凰。

蓝凤凰微微抬起头看看叶旻珍声音弱弱地说:“我妈妈死得早,爸爸又……所以,我一切都听您的,您说怎么地就怎么地吧!”

韩斌祥听到这话一拍大腿大声说:“好啊,我就喜欢凤凰这个痛快劲,那就这么定了,旻珍你明天找个算命先生,把这两个人的八字合一下,选一个黄道吉日,先订婚!”

沙如海高兴的站起来一仰脖子喝光了杯中酒看着韩斌祥和叶旻珍说:“感谢大哥和嫂子成全,如海这一生视大哥和嫂子如同再生父母,绝不忘记大哥嫂子恩情!”沙如海说完离开座位就要跪倒。

韩斌祥站起身一把拦住他说:“你这是干什么?自己兄弟说这些话岂不见外了!这事情你就让你嫂子张罗吧!”

沙如海拉着蓝凤凰一起站在韩斌祥和叶旻珍面前举起酒杯说:“我和凤凰一起敬大哥和嫂子一杯!”

四人举杯同干,韩斌祥看着合不拢嘴的沙如海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表情……

走出韩公馆的何芷兰气得双眼圆整,咬牙切齿。跟在她身边的随从海棠看着她问:“特派员,这个叶旻珍也太不像话了,完全不给你面子,你看是不是要敲打她一下,让她收敛收敛!”

何芷兰站在原地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气息,喘了一口气说:“你别跟着添乱,这个叶旻珍仗着她是军统老人,又是韩斌祥的夫人,说话自然是刻薄,无所谓,没必要跟她计较,只是,今晚这个蓝凤凰我看着绝不像他们说的那么简单,我从她的眼神和举止言谈中能多少感觉出一些,这不是一个简单人物,她的眼神中透着一种睿智和机警,我仔细观察了她的手指,虽然,记者是需要打字的,可是你别忘了,一个专业的报务人员手指上也一定会留有痕迹!”

海棠点点头问:“特派员的意思是此人有来头?那我是不是要暗中盯一下?”

何芷兰想了想说:“先不要过早的下结论,毕竟要考虑沙如海和韩斌祥的面子,这件事我们要从长计议,总之这个人值得怀疑!”

海棠看着她说:“明白了,特派员!”

沙如海和蓝凤凰从韩斌祥的家里出来时已经是深夜了。蓝凤凰挽着沙如海的胳膊走在寂静的马路上。沙如海把小马驹子和梁秉宽被杀一事全部讲给了蓝凤凰。蓝凤凰听完后站住脚布看着沙如海说:“你有什么想法?”

“我觉得,这两个人的死不是一人所为,小马驹子的死可能和我有关系,因为他的一句话丧了命,他说沙如海每次都跟花素臻叫老太婆,而我没有这么称呼她,但是,梁秉宽的死我始终觉得是他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内容,被人灭了口!杀人者是敌是友,目前还不清楚,我要继续追查下去!”

蓝凤凰点点头说:“从你所说的来分析,我觉得还应该是两人个分别杀了小马驹子和梁秉宽,但是,杀人者出于什么目的杀人,的确需要我们再进行分析和判断。这样,明天下午三点钟,在沈阳道有一个醉风茶楼,天津地下组织的领导将和你第一次接头,届时,我也会到场,到时候请天津地组织的同志帮着我们分析一下,这是接头暗号!”蓝凤凰说着递给沙如海一张小纸条,沙如海看完后将纸条塞进嘴里。

“这个何芷兰这时候来到天津站,到底是什么使命?目前我们不得而知,另外,她身上是否有那份三零文件,也不知道,还有就是国民党的高级特务黑狼是否已经到达天津,这个何芷兰是不是黑狼?这需要我们尽快确认!”沙如海看着蓝凤凰说。

蓝凤凰点点头说:“军统的一花一叶,黑狼这都是非常资深的老牌特务,再加上这个刚来的特派员何芷兰,看来敌人是动用了他们最具有能力和杀伤力的人都到了天津站。何芷兰说自己是国防部二厅的,但是,她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我们也不得而知,也许,这一切都需要明天和天津地下组织的同志见过以后才能知晓”

两个人边说边往前走,转过一个弯之后,沙如海突然一把拉住蓝凤凰闪身钻进旁边的胡同里。蓝凤凰一惊,看着他刚要说话,沙如海伸手捂住她的嘴小声说:“身后有鬼!”

二人快速进入到胡同里,来到胡同另外一个出口时,两人看到眼前的情景同时都人愣在了当场。

胡同口处站着两个黑衣打扮的人,脸上蒙着黑纱,手上拿着明晃晃的匕首,匕首在月光下泛着寒光。

沙如海拉着蓝凤凰刚要转身往回走,身后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还想走?你也不看看还能走得了吗?”随着说话声,身后走出两个同样打扮的人,手上依然是匕首在握。

沙如海看看前后四人,再看看蓝凤凰,顷刻间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他俯身在蓝凤凰耳边说:“你靠墙站一会,我把这几个打发了再说,你记住,你不要出手,这是在试探你,他们希望的就是你出手,你明白吗?”

蓝凤凰点点头问:“你能行吗?”

沙如海微微一笑,伸手把腰间的两支枪拿出来交到蓝凤凰手上说:“既然他们要玩刀,那我就陪他们玩玩!你拿好了我的枪!”

沙如海拉着蓝凤凰靠在墙边,看看逐渐围上来的四人笑着说:“有能耐出来找麻烦,就没胆量亮出真面目吗?”

四人相互看看也不搭话,一拥齐上。沙如海冷笑一声,脚下用力,一脚踩住墙面,另一只脚狠狠踢在了第一个扑上来的黑衣人的脖子上,紧跟着一个鹞子翻身,再一脚踹翻一个。沙如海麻利的一个转身,脚下一个扫堂腿,撂倒了第三个,顺势捡起地上的匕首猛地甩出去,匕首结结实实的扎在了一个家伙的胸前上。顷刻间沙如海干掉了一个,打翻了三个,蓝凤凰双手拿着枪抱着头闭着眼睛蜷缩在墙根里。

这时,一个家伙,拿着匕首冲向蓝凤凰,沙如海眼疾手快,拿起地上半块砖头扔了出去,砖头打在了那个家伙的后脑上,那个家伙便直挺挺的扑倒在地上。

剩下的两个家伙见势不妙,转身想跑,沙如海快速飞奔到蓝凤凰跟前,一把拿过蓝凤凰手里的枪,一声枪响之后,一个家伙倒了下去,眨眼功夫,就剩下一个,他转身便跑,沙如海说了一句:“想跑?”抬手又是一枪,随着枪声响起,那家伙一个趔趄倒在地上,蓝凤凰小声说了句:“如海,留活口!

沙如海奔着那个家伙奔过去,就在这时,一阵枪声响起,密集的子弹打过来,胡同口一个黑衣人手里拿着一支汤姆森冲锋枪疯狂的扫射着,嘴里喊着:“跟我来!”

等沙如海从地上再次爬起来的时候,那个受伤的家伙已经无影无踪了,这时,尖利的警笛声传来,沙如海掀起一个倒在地上的黑衣人的面纱看了看,这时,蓝凤凰一把拉住沙如海说:“快走!”

6

十八、鬼影重重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