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卧虎>三十三、老鹰叛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三、老鹰叛变

小说:卧虎 作者:疏梅淡影 更新时间:2018/9/7 8:22:48

乍暖还寒的时节,枝头已经冒出一葱嫩芽,迎着阳光,恣意的展示着它的芳容,好像马上就要拥抱葳蕤的样子,拼命地伸展着它的枝丫。

天津城像是一个刚刚从冬眠中睡醒的孩子,嗅着海水中咸甜的味道,慢慢舒张四肢,准备投向一个尚未可知的未来怀抱。

从重庆述职回来的何芷兰刚一进到天津站的大门,就遇到花素臻在打扫院子,何芷兰冲她点点头,花素臻报以微笑道:“特派员回来了?”

何芷兰点点头说:“刚刚到天津,戴老板还让我给您带好呢,他可没有忘记您这位军统的资深专家啊!还让我问候站长夫人呢,说你们这一花一叶是军统的宝贝!”

花素臻笑笑说:“难得戴老板有心啊!我这老婆子还劳他费心,我真是感激不尽啊!”

“我走这一周时间站里有什么重大事情吗?”何芷兰看着花素臻问。

花素臻笑了笑说:“何特派员还真是看得起我,我一个老太婆能知道什么?你问问海棠姑娘吧,我就知道啊,沙队长要订亲了,就在这个月的二十号,站里每个人都收到了请柬呢!”

“哦,那可真是大喜事啊?”何芷兰说着把手上一包东西递给花素臻说:“戴老板给你的”

花素臻接过去看着何芷兰说:“谢谢特派员,谢谢戴老板,还能想着我!”

何芷兰看了一眼花素臻说:“臻姐您太客气了,您是戴老板的老部下,戴老板怎么能忘了您呢?”

就在何芷兰与花素臻聊着的时候,沙如海的车子开进大院。

沙如海从车上下来老远就喊着:“特派员回来了?”

何芷兰扭头看看沙如海笑着说:“我刚到,听臻姐说沙队长好日子将近,真是替你高兴啊!”

沙如海一笑走到何芷兰面前拿出一份请柬递过去说:“这份请柬在我这已经一个星期了,就等着特派员回来亲自交给你呢,还望特派员到时能来参加沙某的订婚宴哦!”

何芷兰接过请柬看了看,再看看沙如海说:“恭喜沙队长,不知何时可以喝到你和凤凰的喜酒呢?”

“很快,哈哈,要不是抗战期间军统有规定不允许军官结婚成家,那还能轮到蓝凤凰啊?我早就当爹了,哈哈!这也是缘分吧,有些时候,有缘无分,有些时候有份无缘,现在缘分都有了,所以也该把事情办了,否则,我那个嫂夫人得天天的嘟囔我,絮叨的我这头都大了!”沙如海说着扭头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花素臻说:“老太婆,你可不许去告状啊,我可是怕了我那位嫂子了,要不是嫂子催得紧,我还想再玩几年呢,你看特派员都还没有嫁人,你说我一个大男人着什么急啊?”

“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花素臻和何芷兰异口同声的说。

沙如海看着何芷兰调侃着说:“我跟特派员就是有缘无份啊,你说是不是啊?”

何芷兰收住笑容看了一眼沙如海说:“沙队长,以后这种话还是少说,小心你那位金发凤凰!”

“我看也是,你呀,该收收心了,你说说你身边有多少女孩子啊,可是你……”

沙如海看了一眼花素臻道:“老太婆,嘴上把门的今天休息了吧?”

何芷兰看着二人微微一笑说:“你们这对忘年冤家在这掐吧,我先进去了!”

“别忘了,二十号啊!”沙如海看着何芷兰的背影喊着。回头看着花素臻小声说:“这个小娘们其实还是不错的,你瞧那屁股,还有那身段,真是不错啊!”

“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永远改不了的臭毛病,我告诉你啊,你可小心点,这可是一支带着毒刺的玫瑰,不是谁都能伸手摘下的,再说了……”

“行行行,打住吧,老太婆,你等着,咱走着瞧,我早晚把这支带毒刺的玫瑰给她摘了!”沙如海说着转身迈步走进楼内。

韩斌祥站在窗前看得一清二楚,站在他身后的秘书温珮端着一杯茶看着他。韩斌祥头也不回的说了句:“把茶放茶几上,你去把如海给我叫来!”

温珮点点头,将茶杯放在茶几上转身走出去。

“小妹妹送情郎啊,送到那…….”沙如海嘴里哼着小曲走上楼来,温珮看见他笑了笑冲他招了招手,沙如海看见温珮一笑快步走到她跟前。

沙如海伸手在温珮的脸上摸了一把,温珮竖起柳眉,瞪起眼睛,沙如海嬉皮笑脸的看着她问:“怎么,想我了?”

“没个正行,想你有什么用,你都是那个黄毛凤凰的人了!”温珮说着撅起嘴。

沙如海眼睛一瞪低声道:“怎么说话呢?那是我即将过门的老婆,你再瞎说小心我……”

“怎么?你还要吃了我?给你,你敢吃吗?”温珮说着把身子贴上来,沙如海往后退了一步看着她说:“老子没有不敢的,行了,别扯了,说吧,找我什么事?”

温珮指了指韩斌祥的办公室说:“我才懒得找你呢,是站长让我叫你,他在办公室等你呢!”

沙如海点点头,温珮说:“你快进去吧!”

“等老子有时间一定好好稀罕稀罕你!”

温珮白了他一眼说:“你去当你的新郎官吧,以后别来找我了,你以为我没看见啊,刚才和那个姓何的眉来眼去的,哼!”温珮说完挺着胸仰着头走开了。

沙如海来到韩斌祥门前喊了一声:“报告!”

“进来吧”韩斌祥在里面喊道。

沙如海推门刚进来,韩斌祥便说:“什么时候变得有规矩了?知道喊报告了”

沙如海一笑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吗,那个凤凰天天跟我说男人要有修养还要有什么品位,还说男人要有那个什么来?”

“男人要有修养,有品位,还要有绅士风度”韩斌祥补充说。

“对,对,没错,风度,还得是绅士风度,他娘的,也不知道她哪这么多穷规矩?”沙如海说着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着韩斌祥问:“大哥,什么事?是不是有任务啊?”

韩斌祥依旧站在窗前说:“何芷兰回来了”

“我知道,刚才在楼下看到她了!”沙如海说。

“春节后,她是从我们天津站直接去的北平,然后从北平又到重庆,这次回来,还是先去的北平,然后从北平又到我们这”韩斌祥说。

“我知道啊,这有什么?她刚来的时候不就说过要去北平吗?大哥,你就直说吧,到底有什么事情?”

“这个女人表面上是在国防部二厅情报处,实际上她是戴笠一手安排在国防部二厅的,另外,这个女人跟北平的谭笑天关系很好,你知道吗?”韩斌祥说着转过身来看着沙如海问。

“他和谭笑天关系如何我不清楚,但我知道,这个谭笑天不是个好东西,最擅长的就是明里一套,暗里一套,是个两面三刀,见风使舵的家伙,我记得抗战刚胜利的时候,这老家伙为了弄一个接收大员,暗地里使了不少金子,上蹿下跳的,好不容易把自己弄到北平来,目的就是为了大捞一把!”沙如海看着韩斌祥说。

“最关键的是这个人不仅贪财,还善于投机取巧,阿谀奉承,还是一个官迷,一心想要往上爬!这个谭笑天看上去像个温和易于接近的白面胖子,实际上这个家伙心狠手辣,那张白面胖子的脸庞欺骗了多少人啊,给人乍一看吧,温和,亲善,骨子里却阴险毒辣,心狠手黑”韩斌祥说着坐在沙如海对面。

“大哥,你到底要说什么?”沙如海看着他问。

“这个白胖子给何芷兰送了一份大礼,原本这份大礼应该是我们的,可是没成想,便宜了这个胖子!” 韩斌祥说着拿出一张照片扔给沙如海。

沙如海拿起照片看了一眼,心中大吃一惊,照片上的人他认识,不但认识,而且还很熟悉,他看着韩斌祥问:“这个人怎么了?他是谁呀?”

韩斌祥拿过照片看着说:“这可是一条大鱼,而且是一条肥得流油的大鱼,这个人叫方忠谋,是**北方局的高级情报官,代号老鹰,从去年这个时候他一直在天津、北平一带活动,我曾经暗中派出三拨人试图找出他的藏身地从而抓捕他,都被他侥幸逃脱了,谁曾想,这个方忠谋居然在北平被谭笑天这个笨蛋抓了,不但抓了,而且连刑都没上,这家伙就一股脑的全招了!你说这不是让谭笑天白捡了一个大便宜吗?”

“方忠谋被谭笑天抓了?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这么高级别的**情报官,居然会栽在一个饭桶手里,真是上天不公啊!那这和何芷兰有什么关系吗?”沙如海再次拿过照片看了看抬头问韩斌祥。

“这个方忠谋说他认识唐三彩,说他可以在天津帮着谭笑天抓到唐三彩,你说,你说这不是打我的脸吗?但是,这个家伙有个要求就是关于唐三彩的事情,他要亲自跟戴老板讲,他要求谭笑天把他送到重庆,或者戴老板派专人来把他接到重庆,否则他一个字也不说,这次何芷兰回来先到北平,就是奉了戴老板的命令去跟这个方忠谋谈条件的,三天后,谭笑天会把方忠谋先送到天津,然后再由何芷兰陪同他一同回重庆面见戴老板!”韩斌祥的一番话让沙如海心中波兰涌动,他看着韩斌祥问:“大哥,你要做什么?杀了谭笑天还是这个方忠谋呢?”

“我不想让他见到戴老板,我希望在天津能够撬开他的嘴,你明白吗?”韩斌祥看着他说。

“我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不从北平把他直接送走呢?非要转道天津呢?”沙如海佯装不解的问。

“这还用问吗,唐三彩在天津,如果,这个方忠谋能在天津帮助何芷兰指认谁是唐三彩,还用再去重庆吗?我看这次何芷兰也要下血本了,弄不好她要亲自上阵了……”

“亲自上阵?什么意思?”沙如海问。

韩斌祥看着沙如海说:“据说这个方忠谋是个色鬼,你想啊,何芷兰如果以身相许,那方忠谋还能不开口吗?”

“哦,明白了,我明白了!要是那样的话,大哥,你我可都没什么事情可做喽,这样一来,搞不好,天津站和北平站就会合并,成立平津站,那这个站长可就难说是谁的了?”沙如海一针见血直指韩斌祥要害说。

“戴老板早有此意,所以这才是我的担心呢!”韩斌祥叹了一口气说。

“那就只能一不做二不休,谁他妈也别想赚便宜,鸡飞蛋打,给他们来个竹篮打水一场空!”沙如海说着站起身看着韩斌祥。

韩斌祥微笑着看了看沙如海说:“这件事,你我都不能出面,也不能动手,把消息散出去,**对待**是绝不留情的,只要我们把方忠谋到达天津的时间散出去,让**知晓,剩下的事情,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沙如海看着脸上狞笑的韩斌祥,脑海中在快速做出分析和判断,这会不会又是韩斌祥散出的烟雾弹呢?沙如海此时想到这件事必须马上和唐三彩碰面,无论真假只要和唐三彩见面之后便会有个分晓。

沙如海想到这看看韩斌祥问:“那谭笑天什么时候送这个老鹰过来呢?”

“刚刚来过电话跟我商量,我这不把你叫来就是打算和你商量一下,这件事必须要做稳妥,要滴水不漏,不能留下一点口实给人家,你明白吗?”

沙如海点点头说:“时间大哥来定,其余的事情我来做!”

“你怎么做?”韩斌祥盯着他问。

沙如海看着他笑着说:“大哥忘了,小白楼那边那家白俄开的凯乐斯酒吧了?”

7

三十三、老鹰叛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