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新夏>043章 向庞筠大建造师学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43章 向庞筠大建造师学习

小说:新夏 作者:欧耶 更新时间:2018/9/5 14:10:27

表演不用怀疑,庞筠直接拿起一支毛笔,在一块长木板上画了一条长约70厘米的直线,虽然在用笔轻重上略有停顿,但整根线条真如一气喝成,重要的是,它是笔直的!

庞筠的表演,让唐剑锋想起一句话:“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庞筠,这是一个励志故事啊。

想到这里,唐剑锋就说道:“庞老啊,你这个表演,百分百没问题。但在表演后,你总得给年轻人说几句话吧,譬如你当年是如何练出这一手功夫的?”

“唐庄主,我就知道这事儿没这么简单。”庞筠虽然说了这么一句,但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这事儿,对谁都有好处。

待各项节目准备好了,春节也就到了。

第一项是除夕的前一天,召开的年度表彰大会。

宋庄登记在册,并在宋庄各作坊做工的人,务农的人,包括士兵在内,总人数已经超过13000人了。

从13000人里,选出130名各方面最优秀的员工进行表彰,不但可以获得最低20两银子的奖励,而且还有一张由大庄主亲自签发的奖状,想一想就很荣誉。

考虑到宋庄人员素质的参差不齐,这个优秀是分门别类进行的。

如果不分职业统一评选,估计这先进就被管理人员给占完了。宋庄具体的标准,普通工人(不包括管理人员),每200人评选1名优秀;管理人员,每50人评选1名优秀;匠师、技师等,每20人评选1名优秀;士兵中,每一个排评选1名优秀;军官中,每10名评选1名优秀。

特别贡献奖,选举那些崇祯十一年内,对宋庄贡献最大、功绩最大的人,总人数不超过20人。

于是,庞筠这位“大建造师”、“总建造师”自然榜上有名,管事胡百万,骑兵连长左峰,义勇一营直属侦察排长刘安,一营炮兵连长赵二成,火枪厂总匠师张立,火炮厂总匠师刘信等皆是“榜上有名”。

至于庄主们,许雅文、周东翔、代勋、李正全等也成了先进,与大家一同上台领奖。

宋庄的这些优秀人物,并不是大家“选”出来的,而是“考评”出来的。平时,宋庄各厂都有管事,管事分大中小几级,在普通工人中,还有小组长、大组长等兼职管理人员,对工人所做之事,皆有评价,更有打分。

譬如以砖工为例,一是做砖的数量,二是砖的质量,这两项是主要的,然后才看啥同事评价等。

后世的评先进,水份居多。以其说是评先进,还不如说是评关系。因为其主要考评分数,不是来自于业务本身,而是“投票”;哪怕涉及到业务一块,也是“同行考评”与“领导考评”两块,而且这考评还是“匿名”的,完全是印象分。

实际上在考评这一块,真要做好也并不难,有如那啥说的,“难的是‘认真’二字”,只要认真了,事情就好办了。

后世为啥很多好的东西最终都流于形式?原因在于,你认真也好,不认真也好,天都塌不下来。

也就是说,在大多数单位,干多干少、干好干坏一个样。

大学教授,教好教坏一个样,所以没人喜欢去教书;再加上写论文做学术又有项目钱可拿,又有名可图,何乐而不为呢?

中学老师,却又有所不同。虽然也有吃大锅饭的情形,但中考、高考是要论文排位的,你教得如何,学生考得如何,是骡子是马都是要出来溜的。于是便有了名师,更有了课堂之外的补课了。

宋庄人深知后世之害,所以既然要评选优秀,那这个标准,以及反馈机制、纠错机制等都得建立。

譬如一个作坊内,如果管理者没有将真正优秀的人推荐出来,而又被别人举报了,只要查证落实,那是要“连坐”的,这种连坐,轻者罚,重者下,再严重者除名。

总之,如果你是一个管理者,必须完全出于公心,否则犯了错,百分百拿下。后世的问题在于,制度设计上,就没有纠错功能,所以每一任领导都喜欢修改规划,都喜欢做政绩工程。

至于如何来保证这种公心,一是高薪,二是监督,三是处罚!

宋庄人有决心改善华夏的未来,也愿意从细节入手,进行管理改革。但天下之事,向来如此,那就是在有外力威胁之下,往往做事情都很有活力创意,而这种外力压迫一旦消失或自以为消失,就很容易走向僵化、死板、形式主义。

历朝历代如此,后世亦如此。

总之,宋庄人的年度表彰大会,在宋庄掀起了一股热潮新风,让普通百姓,看到了一种崭新的气象。

“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这宋庄,有大气象啊!”

“谁说不是呢?宋庄此举,可谓深得民心啊!”

“是啊,就是普通的匠人,只要做出了贡献,也能与主家同桌喝酒吃饭,这是莫大的荣誉啊!”

这些言论,都是在宋庄外临时商业区内经商的各路商家说的。因为经常与宋庄打交道,属于“友好人士”,也被邀请前来观礼这个年度表彰大会。

显然,长年累月地研究宋庄,也让他们看到了一些东西。宋庄人做事,看似离经叛道,实则深合人间大道。

表彰大会取得了空前的成功,但春节联欢晚会却让宋庄的庄主们有些郁闷。

或许是明末的民众太过苦难深重,他们的笑点实在太低太低,他们花费了若大的精力从后世移置而来的相声、小品,基本上没啥笑声。

反而是晚会请来的戏班子小丑,临时在台上做了几个小丑动作,逗得数千观众哈哈大笑。“为毛会这样呢?”宋庄人想了好久,才想明白。民众的笑点,并不是以故事本身是否好笑而笑否,它是以民众的文化接受能力为基础的。

此时太早,人们的笑腺还没开发出来,你觉得好笑的东西,可大明不觉得有多好笑啊。或许,你觉得那是伤人的东西,譬如模仿残疾人的动作表演,宋庄的庄主们就表演不出来,那伤人啊,低俗啊,可明末的百姓就喜欢看那个。

虽然有些歌曲被包括请来的戏曲班子看好,但这交春节联欢晚会,在宋庄人看来,是一场实实在在的失败。

让除夕当天及次日,庄主们都无话可说。

有人想到,这应该算是“代沟”了吧。这个代沟,真的很大,大致数百年数十代。今人和古人啊,在看到月亮时,大家想的肯定不太一样。

“咋啦咋啦咋啦?”首席元老王坤,走进议事室,看到一众人没精打采,出声问道。

没人理他。

“不就一场晚会么,有那么要紧吗?后世的晚会,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观众的反应都是早排练好了的,哪儿该有掌声,哪儿该有笑声,哪儿该有吆喝声,都是早就定好了的,而且给你们看的还是录播!

如果你们在乎这个,只需要给我10两银子,我就能找到数百个人给你们起哄啊!那巴巴掌绝对拍到手心发红!来,来,来,给哥笑一个,笑一个,对,笑一个……”

众人一愣,尼玛,王坤说的很有道理呢。

本来电视观众觉得不过如此,但电视里的现场观众在笑啊,于是也就学着笑、跟着笑了,于是整个节目的档次、水准就都上去了。

这种人,应该被称为“笑托”!

……

北方的冬天很长,但宋庄人的春天却必须提前。

有很多事,或者说有太多事,等着宋庄人拿主意。

宋庄的人口,一直在不停地增加,可以说每天进入宋庄的人都在上百人甚至数百人。试想,一个进入就可获得温饱的庄子,谁不愿意进来啊!

在明末,这种失地农民至少有数千万,如果加上老小,说不定其总人口要上亿。这也是李自成、张献忠之流,几十万人打完后,换一个地方又拉几十万人起来。

这个朝代,什么最贱,就是人命最贱。

宋庄人的增多,涉及到很多事情。

真要说给碗饭吃的民生问题,在别人看来是最困难的事,可在宋庄却是最简单的事。因为宋庄有产业,而且这些产业都很赚钱,更重要的是这些产业只要有人,就能不断发展壮大下去。

宋庄人遇到的第一个麻烦,或者说宋庄人觉得是个麻烦的事,这就是教育。

此时宋庄的庄主们,正坐在议事室里,讨论有关教育的问题。

教育部部长是龙昌武,让一名军人来担任教育部长,也只有宋庄才想得到这个办法。好在宋庄经过半年的发展,也给龙昌武配置了几个助手。

宋庄人今天讨论的,还不仅仅是孩子的教育,它还包括**的教育。

**应不应该有教育?

这个答案是清楚的,有,必须有!

但该用什么思想去教育**?爱国主义?集体主义?貌似都太遥远,可以说,明末的人还没受过现代国家意思的熏陶,也没受过现代工业的熏陶,不太了解这两个词语的含义。

那么,**教育应该搞一些啥?

传统的内容,有好有坏。但不论好坏,宋庄人都觉得暂时不去碰为好。或者说有些事可以做,但却不能说。

大家议来议去,最后找到了几条可以推广的内容。

第一条就是华夷之别。这个内容古典文献里有很多,但华夏在对等夷人的政策里,却有着很矛盾的甚至是很虚伪的东西,这就是喜欢标榜正宗,喜欢热闹,喜欢面子,一旦别人能讲两句汉话,就觉得自己很伟大。

其真实情状不是你多伟大,而是这种语言有一些商业价值。譬如洋人会说一口很溜的普通话,绝对比任何一个会说普通话的华夏人更容易找到工作,更容易找到更好的工作,甚至还可以从事啥“对外贸易”。

华夷之别,首先要讲“别”,要讲生存空间,要讲竞争,然后在我有利的情况下,可以讲“同”与“和”,不能把主动权交给歪果仁。

而在这个时代,**等完全是亡我之心不死;西洋诸夷,同样想在我们身上咬一块肉下来。

华夷之别中,要特别去掉“自大”字,啥俺们在世界的正中间啊,客观真理表明俺们在地球的北半球、东半球,亚欧大陆东部,太平洋西岸。条件成熟时,要给骨干人员讲世界地里,要讲地球上还有那么多地方,属于无主之地。

至于那些土地上的土著,此后华夏大家庭的一员,可以让其掌握俺大华夏的先进文化思想,要特别向他们灌输儒家思想,要让孔子真正成为全世界的“圣人”。

这个内容,要由教育部来主持,具体该怎么讲,像后世那样,编很多软文故事?这个操作细节,可以商量。

第二条就是“新义利观”。后世的义利观,问题大大;但现在的义利观,其实问题也很大。此时人们在谈到义利时,往往喜欢说啥“舍身取义”,但如果你去细究天天挂着“舍身取义”这些人的日常生活,你就会发现,他们**腐化、欺上瞒下、见利忘义、妻妾成群、为害乡邻、无恶不作。这个时代最恶劣的人,就是嘴上说着“大义”,但实际上见利忘义为所欲为的士绅及其狗退子。

这其实是华夏文化最为虚伪的面纱!

宋庄人对此,却有着后世的神器。后世从理论上讲,关于义利其实已经颇为透彻,后世主要问题在于法律对于“不义”之言行,惩处力度太弱。

事实上,想要让人们在重利之下还要“重义”,靠说教的方式肯定不行,得靠严酷的律法,譬如后世那啥立波在美国吃官司,那啥强东被美国人抓进警局,据说有可能判12年监禁。

美国人才不管你是啥人物,有啥了不起的业绩和地位,在律法面前,谁都必须低下头颅!

也就是说,“新义利观”与治理律法,必须同步开展。当然,当前的任务是讲“利”的合理性。

利于人生,有其合理性。如果说“义”把人生指向价值与意义,指向某种高度;那么“利”就指明了生命的基础,指向了生存的基础,指向了温饱、健康、安全等物质层面。

道理并不复杂,只是承认不承认罢了。

那么,一个人应该如何获得利益呢?所以这绕来绕去也绕不过画直线的庞筠。庞筠,以技能取胜于时代,完全称得上是勤学苦练的典范。

或许在后世来讲,庞筠是一碗心灵鸡汤;但此时,庞筠真称得上可以改变了人生的命运!家族有传承是一回事,你是否有愿意为这个承传而努力是另一回事。

因此,有人提出,应该在宋庄提倡“向庞筠大建造师学习”的口号。

3

043章 向庞筠大建造师学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