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被绑架的拯救者>第五章困龙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困龙

小说:被绑架的拯救者 作者:漫天云卷云舒 更新时间:2018/8/1 22:07:56

阿新努力的睁开眼刺眼的阳光让他不自觉的眨了眨眼。闻着淡淡的药香味他知道身上的衣服已经换过了,不在是自己的衣服而是来到这里后自己那几个所谓的姐姐们给他添制的衣服,她们很讨厌自己穿回自己的衣服和说自己的话,开始还只是隐蔽的想要改变他,而这半年来已经是公开的强迫了,她们收了他的衣服和包,强迫他说他们这里的话,不让他见外面的人。他已经被她们软禁了半年了,他知道遇到了无论那一个姐姐他都不可能再逃脱的了。

“阿新醒了,来我扶你起来把粥喝了。歇会咱们再吃药。阿春把粥端来。”

“阿新你已经昏迷四天了,再有半天咱们就到家了。到家了叫你三姐给你看看,那样好的快点。”

听着李文雅的话就着她的手喝了半碗粥,实在太过疲惫阿新便又昏睡了过去。

半个月后。

阿新努力的想要忽略背后落下的腾鞭带来的疼痛,可是无论他用任何方式都无法摆脱那背上刻骨铭心的痛。手脚因为太过用力挣扎而开始有痉挛的感觉,可尽管如此疼痛他却怎么也没法晕过去。他现在总算知道行刑前李文文给他硬灌下去的那幅药的作用了,除了提高皮肤的敏感度让他更为疼痛外,就是防止他在行刑中晕过去以躲避惩罚。

李文静、李文雅和李文秀看着阿新从一开始拼命挣扎到现在整个人无力的摊软在刑架上。担心的望着李文文,必经阿新刚刚才大病初愈这样的疼痛对身体健康是否造成损伤大家都没有底。

李文文看着姐妹们担心的眼神心里也没有了一开始的自信。抬手示意停止鞭打,来到刑架上阿新的面前,将手放在了阿新的胫动脉上试了试脉,脉动是弱了点可却未伤经骨。惩罚仍能继续只是两百鞭今天不能全打完了,否则就真的要打坏了。伸手抬起阿新无力低垂的头望着他已经完全失去神彩变的空洞的双眼,李文文抬手在阿新的头上扎入了三根银针,“继续。”

随着再一鞭的落下手上的头猛烈的挣扎起来,那双无神而空洞的眼中突然亮如闪电,猛烈而挚热仿佛要燃尽自己,李文文认真的盯着那双亮如闪电的眼,看着他从挚烈又慢慢变成绝望和空洞。而手下的身躯也从猛烈的挣扎到再次无力的摊软下来,当数数到一百时,试意停止了行刑。

 “阿山、阿水来把阿新解下来,注意别碰到他的背后,轻一点把他放在榻上。阿夏谁让你乱动的。”正在帮着调整阿新趴着姿势的李文文抬头看到阿夏解开了勒住阿新嘴的布条时不觉高声喝到。是的阿新从一开始就被一张软韧的大布巾堵住了嘴为了防止他吐出口中的布巾还在他的嘴里勒住了一条宽布条。不但如此他的手腕、脚腕跟十根手趾都被缠了厚厚的一层布条,所以不管他挣扎的如何厉害都无法弄伤自己一点。

“阿春,我叫你准备的布带拿出来,照我昨天说的把阿新在塌上固定好”李文文说完自顾接过阿春递过来的布带将阿新的双手在头两侧一层层的从肩膀一直到手腕牢牢的缠在塌上。而一边的阿春也将阿新的脚踝、膝盖和腰一层层牢牢的缠在塌上。

“阿新,今天我们不一下罚完不过还有脚底的一百下,今天就罚对半吧,好了开始行刑。”随着李文文的声音落下。削的两纸厚两指宽的竹条便带着风声落在了阿新的脚心。

随着脚底传来的剧烈疼痛,阿新觉的自己受不了,这样的疼痛还不如死在这里,现在他只感到疼痛、疼痛还是疼痛不是说人在承受长时间的极限疼痛时会变的麻木到最后就不会在感觉到疼痛。他也曾经亲自证实过这一点,可是这一次怎么不起作用了,他一直都感到疼痛而且一次比一次还要疼痛,他想一定跟那碗硬被灌进去的药有关。这漫长的疼痛什么时候才会结束,他不想再尝试这种疼痛,真的好痛。

李文文一直盯着阿新的眼睛看着他一点点的变的惊恐、害怕到绝望。看着他的眼里慢慢的充满了泪水直到滴落。鞭打已经结束可从他眼里看出他还沉浸在鞭打中。李家的四个姐妹都已围了上来,李文雅轻轻解开了勒嘴的布条,将嘴里的布巾掏出就听到阿新已无意识的不断重复道:“好疼,好疼,我害怕我好怕。”

互相对视了一眼,四姐妹不约而同的蹲下了身子。

“乖,已经结束了。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李文雅轻柔的将阿新挡住眼睛的已经汗湿的头发抚到了一边盯着他的双眼问道。

随着问话阿新慢慢回过神来,无声的沉默在李文文将手轻轻抚上脚底时整个人一阵颤抖中结束,“李文新。”随着声音的还有着一阵轻轻的哽咽声。

“乖,我是谁。”

“二姐,李文雅。”

“今年几岁了,去过什么地方吗?”

“十九,从小身体不好养在家里从未出过后院。”短暂的沉默后断续的回答再次响起。

“姐,痛我害怕。”不等问题再次提起,在抽咽中第一次主动出声道。

“阿新记住这个疼痛,记住这种感觉。不要让自己在经历一次知道吗?我们不介意你恨我们如果你再逃跑那怕只是、偿试我们也会让你知道今天只是很轻很轻的惩罚。”李文雅成功的看到了在她说出这句话后,阿新的双瞳收缩了一下双眼中的恐惧毫无保留的反射了出来。

“不,不会了,再也不会了。姐,我痛我难过放开我好吗?”除了疼痛全身不能自控,那怕握紧一下手都无法做到这更让他感到恐惧害怕。

“不行,三天后你还要接受剩下的另外一半惩罚,在你伤完全好起来以前这一切都得维持原样,这是为了防止你弄伤自己。好了,乖把嘴张开让姐帮你把嘴堵上免得你不小心弄伤自己。”李文文并没有强制捏开阿新的牙关,而是以不容至疑的目光盯着阿新,等着他主动张开嘴。

看着李文文的坚持,阿新知道自己只能作出选择要吗屈服接受她们安排的一切或是继续坚持下去直到一方崩溃,可他们并非生死仇敌,弄到两败俱伤毫无意义。阿新犹豫着张开了嘴,而随之而来的就是深入咽喉的添堵,这引起了他一阵阵的恶心。布条勒过时更引起了一阵蔽息,让他不自觉的挣扎想摆脱这种痛苦,可是布条仍缠过了三道后才在脑后打结。他还在平复调整着呼吸让自己慢慢适应那种蔽息和恶心感,双眼就被另一条黑布来回缠绕了三圈绑住了。而耳朵也随即被塞住,这下他彻底的陷入了不能说,不能看,也听不见的境地。他不知道她们的打算,但他知道剩下的日子将更加难熬。

“文文,你是怎么打算的。”作为大姐李文静今天头一次发出了自己的疑问。

“阿新跟别的人不同,你们也看到了在这样的疼痛下他仍能保持清醒和判断。甚至能想到用示弱来博取同情减少痛苦,别说一般人就是经过专门训练的人也很难作到。我在志国留学时曾协住他们的特殊部队专门训练过刑讯,我使的手段不过只是今天的五成,便只有聊聊的几人通过,可你们看看今天阿新的表现,我相信如果我们跟他是敌人关系,那他今天决不可能会屈服。”在短暂的沉默过后,李文文信心十足的娓娓而谈。

“三姐,你怎么知道阿新还没有完全屈服,前面连二姐问他名字和年龄他都回答了,要知道之前这一切根本就不可能。”李文秀忍到现在总算可以开口了,在大姐问过后就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疑问问出了口。

“他是回答了,可你没看到他犹豫吗?第一个问题还可以说是因为疼痛还没有缓过来,可第二问题的犹豫和我叫他张嘴时的迟疑,都说明了他心里还在选择恒量。他还没有真正的害怕和屈服。”

“那你准备怎么办,这样疼痛尚且不能使他彻底的屈服,那你现在只是这样能够有用吗?”李文雅看着榻上的阿新担心的问道。

“那是你不知道一个人在无尽的黑暗、寂寞和无助中独自呆着是多么的可怕。时间长了能将一个人逼疯,在这期间只要一点点温暖都会被他从心里所期盼、所依赖。以后即便没有屈服可再想逃跑时,他便会犹豫只要他有犹豫那便是我们的机会。”李文文经验老到的说道。

0

第五章困龙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