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空门恨史>楔子 为大圣秦伟伟奉旨写书 感石瑛二天人入戏演剧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楔子 为大圣秦伟伟奉旨写书 感石瑛二天人入戏演剧

小说:空门恨史 作者:七泉居士 更新时间:2018/7/31 0:39:24

诗曰:

已看西游无数遍,至今已觉不新鲜。

偶有银猿生混世,敢比大圣号通天。

话说吴承恩写完了《西游释厄传》后,百年来受无数华夏子孙喜爱。这部书不知历经多少人事才得以传至现代社会,可惜现代人张扬浮躁,不能了其真意,反而诽谤名著,黑白颠倒,真个人妖不分,是非不辩。更可恶者戏说恶搞层出不穷,真应那言:人先自辱,然后人辱之。

中国人都不珍惜自己的文化,等谁珍惜?外国人吗?外国人侮辱咱们的名著,咱们应该制止或者呼吁抗议,而我们呢?非但没有,反而跟着起哄,孙悟空是正义化身,白骨精是邪恶化身,现代人竟让他们谈恋爱。是不是正邪不分,孙悟空不需要谈恋爱,孙悟空的眼睛里只有正义与邪恶,没有美女与帅哥。孙悟空也不喜欢贪恋爱,那只不过是现代人利用孙悟空的感情上的净土来种植摇钱树罢了。

举个例子,我看见城市里有的人把那狗打扮的跟人一样,穿衣服,戴帽子。看起来很萌,其实呢!很悲哀!做狗的悲哀。从此以后这只狗没有了奔跑力,没有了反抗力。说白了,它已不是一条狗,而是被圈养在笼子里的兔子。一旦被主人抛弃,它必死无疑。真正的狗,就应该像军犬那样狂野,那样凶猛,但很忠诚。如果无人阻止这种现象,我估计孙悟空也要从齐天大圣变成宠物猴了,直至没有了战斗力,被世人所遗弃为止。

六小龄童老师说:中国从来不缺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希望可以给美猴王留下爱情的净土。我求求你们,放过孙悟空吧!不要让外国人说我们遍地伪娘,没有一个血性汉子,让孙悟空成为我们的骄傲吧!那些个奸商们,实在想拿猴哥挣钱,也可以,但可不可以不要用“孙悟空”三个字,你可以是“李悟空”,或者“王悟空,”只是那个“悟空”不要姓孙。造型嘛,也不要非得是猴子,你也可以是猿么,或者猩猩。没有这么一部小说吗?确实没有,鄙人不才,愿为孙大圣之清白而杜撰一本小说,名为《南游记》,亦名《南游外传》、《空门恨史》。

有一人姓秦,名伟伟。从不信鬼却信神,为何?伟尝曰:“吾知吾诞生之事,吾生时家中失火,浓烟满盖,吾昏厥,吾母掐人中救之。又曰:“吾幼时看窗户剪纸,其中走兽竟抵角相斗也。”伟犹言,失足坠崖,瞬间只知头晕,落地不伤一体。伟稍长,自言能预知天色之变,众不信。伟以某某日乃阴晴风雨说之,丝毫未差。问故,伟曰:“吾心情好其必为晴,心情不好必为阴。吾哭必为雨,吾怒必为风。”虽如此,然至十岁,天不庇佑,神气突失。如今二十三岁一事无成,空做了不少荒唐梦。有一梦最是荒唐,梦到两个仙人请他游览名胜古迹,都是与猿石有关。第一处乃是一座海岛,岛下被水淹没的地方露出一个古猿石像来,仙人告诉说:“这是荒岛囚猿。”

还有一处是大海中心里矗立着一个穿着五色仙衣的万丈女子,她的巨脚下踩着一个跪地的和尚,那和尚年轻俊俏,只是右边额头发紫。仙人说:“此处风景叫尘埃沧海。”秦伟伟愚钝,不知何意,二仙人微笑,继而冷笑,接着大笑,又是狂笑,直至灰飞烟灭,惊魂未定,海岛野猿复生,沧海女像存活,一猿一石直逼伟来,伟惊醒,大汗淋漓,缓气道:“还好是梦。”

话说天上有二仙人,一男一女。男仙乃云仙,女仙为雨神。喜阅《西游记》,看完后,男道:“真是本好书,尤其是孙悟空最让人称羡。”女道:”可惜孙悟空一路上只懂得降妖除怪,打打杀杀的,虽一时热闹,热闹过后仍是凄凉。身边也没有个女子作伴,岂不寂寞?如能让孙悟空有所心爱之人,那最好不过了。”男道:“万万不可胡来,孙大圣乃忠勇正直之人,毕生心愿都为西行取经,心中岂可有邪念?”女听了,怏怏不乐道:“他不过是书里的人罢了,找个人把故事修改一番便罢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却来计较。”

男的听了,好言劝道:“书里人物书外事,人虽假,事却真。你看历朝历代的那些将军士兵们?,哪个不是割舍了七情六欲为国从军,他们眼里只有正义,没有什么私人情爱。此书也不可以随意更改,不然是对射阳先生的不敬了。如果你非要看,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不能用孙悟空的名号,得用他名。也弄一个取经的和尚,也有三个徒弟。大徒弟也是个猴类,有个心爱的女人,二人相亲相爱,白头到老不就成了。”那女的听了,果然欢喜,搂着男的胳膊问:“可是世上哪有这故事,又叫何人去编撰?”男的睁天眼,慧观三界,伸出右掌,叫声“来”。

只见一个物件飘到了他手里,女的拿来细看,只见是一只小猿,怀里抱着一块晶莹剔透的长方石块。女两手把玩,瞥见猿背上刻着八个蝇头小字,细看来见写的是:猿贼不死,瑛心不灭。

女仙不解,问男仙何意?男仙接了那物件,走向云端道:“不需多问,快随我寻那编撰之人去也。”女仙道:“恐不能够了,如今之世再非往日之时了。”男仙笑问:“哦?如今之世怎的?往日之时何说?”只听女仙道:“如今之世,追求效率。只求多,不求精。如今写书的人一个月就写完一本书,古时一本书要写十几年。”男仙听了道:“说到此,便想起个故事。有一人一天画一幅画,一年都卖不出去。后来有人说:‘如果你一年画一幅画,那么一天就卖出去了。虽然如此,总不能教这一段故事湮没。此番前去,我不欲找那成名的人写此书,恐其古文功底不足,却活生生写成了言情小说。虽能卖钱哗众,但有违本旨。我向日听龙华圣君说,山西省忻州市静乐县杜家村镇七泉坪村有一个废物,名叫秦伟伟,号七泉居士。此人加冠之年便有作诗之才,奈何他天生愚蠢,不入潮流,三百六十行,行行无果。只是东飘西荡干点侍侯人的活,如今近了年底,他正在家里看书呢!”女神道:“你这么说倒勾起我的兴趣了,你说说看他是怎么个废物法,是天生的还是自生的?”

男仙道:“天生的也有些原因,他从小就只知其母,过着家暴生活。脑子被打傻了,六岁上学,只知三比二多,二比三少。其母说他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个三多二少。九岁不会穿衣服,还得他妈侍候他。十岁认不得表,有一次他妈问几点了,他就说六点五了。他妈觉得时间不对,回家一看表是六点二十五。十二三岁不会洗衣服,不会穿鞋,衣服最脏,鞋子往往是反着穿。你说他是不是废物一个,就算是现在依然也是一无所有,有一年说是去襄阳找女朋友,结果被骗进小门里,呆了两月,钱财一空,光有烂命一条。”

雨神笑道:“确实是废物一个,他的母亲不气吗?”云仙道:“气能怎样?这废物虽然诸事不能,还有点孝顺之心。这废物不管他的母亲怎么打骂他,他都不记仇,也不躲避,照样烧火、刷碗、扫地、砍柴、锄禾。做事情跟他的母亲抢着做,生怕他的母亲累着。小学六年级儿童节老师发了一包糖果,他硬是一颗不吃留给了他妈,他妈给他吃,他说他不爱吃甜的。学校食堂里有什么饼子呀,馍馍呀,鸡蛋呀他都攒着给他的母亲。别的同学盼星期盼放假都是为了和朋友出去玩,他倒好,就是为了陪母亲,朋友也没一个。如今外出打工,知道他的母亲爱吃鱼,别的肉也不买,光买鱼。别人欺负他打他,他也不说,还编出一套歪理说:别人打了我,我可以忍着。我打了别人,别人就会找上门去,我不想让我妈为难。别人说你怎么不报警,他怎么说,他说警察的事多着呢,我不好意思麻烦人家。其实就是怂,没胆子。”雨神听了,道:“这个家伙挺有意思,我得去见见他。”

说话间,二仙至了七泉坪,访着秦伟伟,此时秦伟伟已是大小伙子了,别的倒没什么,就是怕见人。二仙说明来意。秦伟伟站出来道:“敢问是个什么故事?”男仙仍给那个物件,顺口说道:“是个瑛猿故事。”那秦伟伟入了邪心,红了脸道:“我没结婚,不知男女之事,这姻缘我……。”女仙喝道:“你这厮真是自作多情,这瑛乃石中之玉,猿乃犬旁之袁。”秦伟伟看看那物件,发现背上题八字:猿贼不死,瑛心不灭。他才恍然大悟,羞得又是两脸通红。久之方抬首道:“世间有的是出名大作家,因何找我?我学历低,又没见识,怕是写不好。”男仙道:“那大作家心高,焉能写此荒诞之文,再有,他们笔法直白,无古之感,读来如嚼西药。”那秦伟伟见如此抬举他,便卖弄起来,背弓搓手,作小人态问:“如我写成此书,笔费几何?”二仙容变,喝道:“你这个秦伟伟,好不奸诈。那吴承恩、曹雪芹也写过书,怎不听说他们也有笔费?你之作品比此二人如何?你这东西却不欺心自傲。”说的秦伟伟低头不语,良久乃道:“弟子受教,愿以毕生之力著此书成。待我死后,只愿搬一电视,与承恩、雪芹同写小说,共看电视。”二仙闻后,笑道:“会的,会的。”秦伟伟拿了那物件,看了看,又问:“?不知这东西出自哪朝哪代?”男仙道?:“二十四史皆有年代可考,可读者几人?可见世人所重者乃其中之轶事也,至于朝代,张冠李戴也未为不可。”秦伟伟点头受教,临行之时又请教二仙姓名,乃告曰:“云仙雨神。”真个无情最数光阴,不老唯有日月。

十年光景一时无,

五十万言小说出。

多少纸笔染春秋,

一经神目汇成书。

十年后,云、雨二神仙又来至七泉坪,问秦伟伟要书。秦伟伟道:“书已写完,可惜少一篇序,不能诉我心也。”云仙接书看过,道:“本仙为你作序。”说罢口中吐字道:

盛世无能之人,何如茅梁之石。既乏补天之资,又无砌阶之用。因报遗弃之仇,为泄白眼之恨。故以顽童之笔书成人.之事,或善或恶,或好或坏,览一目而知全部。孔子曹操马逸,七泉伟子心酸,鱼虽好吃,刺卡喉内,不吐不快耳!

云仙念罢,字从仙人口中跑出排成一队列于书首,成为书序。雨神拿过看看,道:“容我再送他四句诗。”也吐字念道:

尸魂遍地走,神鬼满天飞。

多少人间泪?藏进油芯里。

云仙笑嘻嘻道:“妙呀,雨神妹妹,可谓锦上添花。”秦伟伟道:“我先出去打工,回来之际,可否将书归还?”二仙道:“这个自然。”说罢,二仙带书去别处看了。雨神因要看爱情故事,所以先夺了那书,看完后雨神泪流不止,哭声不绝,云仙问话,她只说:“石瑛死了,石瑛死了。”云仙问:“石瑛是谁?”云仙呜咽道:“是书里人物。”云仙想要拿来看,雨神道:“不许你碰她,我讲给你听。此书虽五十万言,但只写活三人。袁空幻的功名心,杨立的虚伪心,石瑛的情义心。能使我落泪者,石瑛也!

石瑛重情而忘死,重义而忘情,虽为妖精,却是别样妖精。她读人书,学人礼,吃人饭,守人伦。她虽貌美如花,却自尊自爱,令邪念之人不敢近身。她宽容大度,她……不说了,反正她就是好,她的精神只能意想,不可描述。作者为她写了四副对联,我只喜欢这副,上联是:

换三工,吃二饭,论四种男人,云长仁贵变李刚。下联是:

斫八指,亡九义,战七次雷音,玉帝如来封石圣。

你要想看,你拿去看吧。”云仙看了,也叹息不已。云仙道:“此书有五斗,乃神佛斗、正邪斗、善恶斗、名利斗、贵贱斗。”雨神道:“你能和我演绎一段石瑛的故事吗?”云仙好奇:“怎么演?”雨神道:“我演石瑛,待会儿你根据台词内容演另外的一个角色,可以吗?”云仙也左右无聊,正好玩玩,于是答应了,只听云仙道:“演三场,第一场,女王入学被涂面。你演旁人,你先说。”

只听云仙道:“汝非柔弱之人,受此羞辱,何以不怒?”雨神道:“为何如此?”云仙道:“女者求美,不美妒也!必是其视汝太美,心生嫉妒,故以墨汁涂面,以辱之。”雨神笑道:“呵呵,人之美在于皮,吾之美在于心。皮黑可拭,心黑怎擦?其涂吾面,不染我心,已是感激,实不知怒从何来?”演完后,雨神笑道:“很好玩,不错,再来一场女王初入四周山。我先来。”

只听雨神道:“吾谢罪之机至矣!”云仙一副呆萌样子道:“何谢罪之机?”雨神道:“疼否?”云仙恍然大悟,道:“若君能摄下此物,还我自由,我愿化作飞禽作骑。”雨神摇首道:“做我之骑,亦不自由,与不救等。”演完后,云仙道:“还有一场,演什么?”雨神想了想道:“演女王招赘约三事,我先说。”只听雨神道:“吾有三事,倘应之,吾从。不应,宁与他死,不与尔生。”云仙怒眉问曰:何三事?

雨神曰:“一,此洞乃我之造也,不可轻弃。若与我婚配,只可入赘,不可随嫁。”云仙笑曰:“此不难,应也。”雨神曰:“二,汝既爱我,当知我之心乃招贤复仇。仇若未复,汝不可与我同房。”云仙道:“身为大丈夫,理应如此。”

雨神又曰:“三,汝虽我夫,但非洞主。汝若遇囧事,不可传令于众妖,更不可恃强凌弱。此三事,有一事违之,宁死不从。”云仙搂肩笑曰:“得妻如此,万事可依。”演完后,雨神道:“云哥哥,我还想演,最后一场。”云仙道:“当真最后一场。”雨神笑道:“当真。就演女王斫指遭怒斥,你先说。”云仙怒道:“你不想活了,可以去死。为什么要自残,你给谁看呢?”雨神道:“大仇未报,吾不能死。权斫手指以分痛,意为手指相连,不离不弃。无指之痛,痛一时耳。无亲之痛,痛一生也!”

演罢,云仙道:“剧情表演不止是背台词,最要紧的是与时与景与人物相融合方可,当今影视有四大名演,令我折服。譬如李保田以趣胜、唐国强以味胜、李幼斌以气胜,郭涛以质胜。达此境界,戏非戏也,乃人生也。”

雨神会心一笑,道:“我会努力的,我们先为他起个书名吧!”云仙道:“叫《南游记》吧!”雨神道:“俗,叫《空门恨史》吧!”云仙道:“不好,叫《陌路瑛袁》?”雨神道:“叫《南游外传》吧,不许再变了。”云仙也觉得好,便不改了,云仙道:“只是这个秦伟伟把二郎神写的如此虚伪,又让他功成名就,何也?”雨神道:“大概世间尽此类人吧!咱们天上的二郎神就不是这样的人。”他二人肆无忌惮的议论二郎神,谁知二郎神就在他们身后,二郎神接书一看,大笑道:“吾真想成此类人也,书之作者是谁,本将要赏他黄金万两。”云仙道:“在山西省忻州市静乐县杜家村镇七泉坪村。”二郎神到后,又是来年春节,二郎神将一宝箱送到秦伟伟手上,说里面有一万两黄金。等打开后,只有三块钱,秦伟伟愤怒之下,去超市买了瓶啤酒,喝完大醉。正是:

世事能从书上写,原来神仙不可污。

不知这是一段怎样故事,竟令堂堂二郎小圣如此忌讳,且听下回分解。

1

楔子 为大圣秦伟伟奉旨写书 感石瑛二天人入戏演剧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