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空门恨史>第七回 二郎神火烧凌霄殿 袁天野权压北海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回 二郎神火烧凌霄殿 袁天野权压北海峰

小说:空门恨史 作者:七泉居士 更新时间:2018/8/3 1:17:41

诗曰:

愚猿不识解机禅,为捞井月死亦甘。

穷时独善六义通,达生乖戾十善残。

学艺初衷一念然,练道专横二致慲。

权压北海石为镜,歙心敛欲诵涅槃。

三千世界须弥小,十万诸佛俱能堪。

话说太白金星奉旨下界招安,来到鹊华山野麓,看到一群老猴在岩石底下吃蚂蚁、胶土。太白路过,问:“那猴精,你们大王在哪?”

老猴道:“我这里没大王,只有一只蓝眼猿在洞里玩风弄月。”又反问:“看你打扮,不是本地的。本地的从不找他,你怎么来找他?”

老太白道:“我是天上的神仙,人间老子的大徒,姓李,因属西方长庚星宿,故人叫我李长庚,天上叫我太白金星。我是奉了玉帝圣旨下界招安,许授大王为通天太圣之封的。”老猴听了,喃喃道:“天也不开眼,不开眼。”太白金星道:“我来时看见那片山上结有老大的桃子果子,你们不去吃甘果,怎么躲在石头里面吃蚂蚁,泥土,那寡外外的有甚吃头了?”

老猴叹道:“只能看,不能吃。”问为何?

老猴道:“要说以前,我这里方圆千里都是自由之地,无人称王,无人作威。大家都是同出同进,同来同往,丝毫没有约束,那时我鹊华山繁华起来竟有十万八千猴。自打通天太圣来了,学了神通,修了本事。便顾盼自雄,不可一世。平日里欺压同类,毒打老幼也罢了。可巧又来个狐狸精,正好配对,一个好色,一个卖笑,他两个狼狈为奸,整日里出点子害我们,先是设了四级将,后又应时点卯,迟到了就要做”揭锅宴”。这不,又搞什么“劳得制”,说的是劳而所得,不能好吃懒做。”

太白笑道:“和我那里一样,这也没错,本该如此,想必是你们年老体衰干不动活,所以没给。”老猴哭道:“却冤枉死也,却冤枉死也。我们是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吃的比猫少,干的比驴多。活着像人,死了像鬼,不活不死折磨人。”

太白道:“既然干了活,他怎么不给你吃桃子?”老猴道:“给了和没给一样,被那二猿四级将层层克扣,但我们这里只剩下一些烂桃烂果,既吃不饱,又容易得病,如今死的死,逃的逃,整个鹊华山不足两千猴兵,反而尽是些豺狼虎豹看家做主,欺我猴群。”太白道:“圣人说,为人臣止为敬,定是你们不尊敬他,故而他不亲同类,反亲异类。”老猴唉声叹气道:“不说了,不说了,说多了嘴累心烦,你快去找他去吧。”

却说袁天野正和狐狸精温存,豹足将入内报:“太圣老爷,洞外有一白髯老者,自称天使,号太白金星。说是奉旨而来,吵着要见太圣爷。”天野撇了狐狸精,衣鞋不穿,出洞急问:“老太白何在?”原来天野眼高,眼睛抬到了天上,谁知那太白老就在他脚下,拜伏道:“老朽参见大王。”

天野却才将他扶起,嚷道:“老太白下凡,找俄作甚?”太白道:“前日圣上封大王为查牌官,大王嫌小,返下界来。圣上不忍人才埋没,自认有眼无珠,不识大王本领。今番命我下界,走时再三叮嘱,千万请大王上天拜受官职,就任通天太圣。”喜得那天野嘻嘻哈哈,得意忘形,于是迫不及待先太白金星一步,早驾翔云翅飞上三十三重天,直奔凌霄宝殿而去。

????????袁天野上天,正好碰上托塔天王,他带着十万天兵正从南天门过,天野心里只想着做通天太圣,也没和他打招呼。随后太白金星路过,与托塔天王使眼色,天王会意,带兵下界,直赴东鹤神洋鹊华山流金洞,天王命:“众将听令,下界诛杀大小妖魔,通通杀灭,一个不留。”众将听令,果然持刀拿剑杀下界来,可怜众猴没有武器,全被杀死。豺狼虎豹尽是些虚架子,顶不住众将的神兵利器,俱都血洒家园。托塔天王领兵杀进流金洞里,正看见狐狸精与狼肩将偷情,而床下金光闪闪,正是王母娘娘丢失的五彩霞衣。托塔天王大怒,一剑杀了狼肩将,狐狸精胆战心惊,自知无路可逃,跪地乞怜,卖弄风姿。天王大喝:“贱妖看错我也!”一剑砍去,人头落地,满地污血,化为无头狐狸。

天王剥了游龙戏凤的文胸,又收好五彩霞衣。走时下令:“火烧鹊华山,土填流金洞。”天王令下,莫敢不从。真的放火烧了鹊华山,确实土填了流金洞,顷刻间山鹊华山和流金洞都成了平地,无数生灵死灭,而这一切袁天野都不知道,还在做通天太圣的美梦。

却说玉帝召见了袁天野,道:“你可愿做通天太圣?”天野道:“一百个愿意。”

玉帝道:“好,敕封袁天野为通天太圣,赏钱百万,金花十朵,玉液千坛,玛瑙玉石若干,往圣祖庙上任。”太圣道:“舅丈,之前让我看门,今番怎么又让我守庙?”

玉帝笑道:“你这个三花子,没什么脑筋还不肯听我使唤。那圣祖庙是谁你可知道?那圣祖庙供奉的是天地之祖,诸神之父,开天辟地的盘古大神,去年被我封为神考大帝,东旻与西天共同祭拜他老人家,今年也快了。”太圣道:“我在圣祖庙管多少人?”玉帝道:“我封你为大宗伯之职,位次三公,权盖六卿。另拨三神为小宗伯辅佐你,再配五百肆师、八百大司乐、三千大祝、五万大吏供你驱使。圣祖庙居东,凌霄宝殿居北,在西另起一座通天太圣府,天奴百人,仙娥五十,门神力士百人,朝夕服侍你,可好么?”太圣听了,心驰神往,笑容满面,连说:“好好好,今番俄必长住天宫,誓以死报。”

当下太圣穿了官服,受了封赏,一路上有人赶着官架,风光无限,羡煞旁人。先到通天太圣府歇了一夜,仙娥左拥右抱,享用不尽。天亮后,仙娥服侍他洗漱穿戴好,门外有人驾龙马宝车来接上任,太圣摆了官威,迈着官步拿腔作调坐车去了。

????????来到圣祖庙,果见神圣庄严,气势恢宏,令人生畏。早有小宗伯、肆师、大司乐、大祝、大吏齐齐跪满庙院,磕头迎接道:“我等拜见通天太圣。”太圣道:“免礼,请起。”?随后进庙瞻仰盘古庙像,并上香拜献。毕,耳边闻有丝竹之音,问左右,左右答曰:“乃王母娘娘在瑶池设蟠桃嘉会,令百花仙子弹奏阳春白雪,太阴公主跳霓裳羽衣舞。太圣所闻者,乃天籁之音也。”

太圣道:“王母设宴,请的是谁?”左右道:“请的是太上老君、南极仙翁、青华大帝、诸天散仙、群岛游神。西方如来佛祖、东方药师教主、无极老姥、地藏王菩萨、虚空藏菩萨、日光菩萨、月光菩萨、四大菩萨、八大金刚、十大弟子、十八罗汉。”

太圣笑道:“可曾请我通天太圣?”左右摇头说无,太圣恨道:“俄贵为太圣,权倾环宇,他怎么不请我?待我找他问个明白。”

正待驾车而去,从北方飞来一队鸾凤,鸾凤上都是妙龄仙子,她们相约而来,手捧竹篮纷纷上前跪拜道:“太圣,因王母设蟠桃嘉会人数甚多,座位不够,故不曾请得太圣。玉帝特教我等把上等仙桃、御酒、甜点等各装一篮,教我等专程送来,以慰太圣办公之辛。”太圣欢喜无限,教力士把赏赐收了,又亲送众仙子返回不提。

这太圣送回众仙子,又返将回去与众人品尝御酒仙桃,正欢乐间,二郎神入庙来,守门力士不放入,却被二郎神打翻在地,太圣知之,心惊肉跳,正思逃走,却被二郎神一把掐住后颈骨,用力一甩,把太圣甩出门外,匍匐在地。三小宗伯、五百肆师、八百大司乐、三千大祝,五万大吏俱是埋在土里的兵马俑,贴在墙上的财神像。只看着被打,不动手帮忙。

太圣跳起来,笑嘻嘻的迎入二郎神,道:“真君爷爷到我这里有何指教?”二郎神闭目道:“你就是掌管圣祖庙的通天太圣?”太圣陪笑道:“虚名而已,虚名而已。”

二郎神道:“快将开山钥匙拿来。”太圣道:“什么开山钥匙?”

真君不答,左右道:“就是开启桃山的钥匙,当初小圣与天庭闹翻,是如来佛祖出面调和,方达成协议,小圣受天调遣,而玉帝也许他们母子每年中秋节相见一次,小圣今番来取钥匙,想是中秋节到了。”

这太圣明白这个缘故后,心里不慌,有了撑腰的架子。他又有些记仇,当初二郎神把他的头叼走,差点成了无头鬼。今番他是来求人的,倒摆的好架子。

二郎神复开口道:“拿来。”

太圣道:“拿什么来?”二郎神大怒,睁鹰眼,现凤目,一把扯住太圣道:“你这狗东西敢戏弄爷爷,爷爷数三个数,若不拿来,即教你死无葬身之地。”太圣道:“二郎神,你别猖狂。今时不同往日,如今俄受玉帝指派,亲赴圣祖庙接任重职,你敢殴打朝廷命官,我上奏玉帝,叫你母子不得相见。”二郎神道:“你想怎样?”太圣道:“不需怎样,你只要向玉帝讨一道圣旨来,我便将开山钥匙送你,没有圣旨,我怎么敢拿给你?”

二郎神为图大计,只好隐忍不发,转身去见玉帝,先到了凌霄宝殿,守殿大神道:“陛下不在殿内,退了朝回宫去了。”真君即又来至弥罗宫内,又有守宫大将道:“陛下不在宫内,受王母之邀,往瑶池赴蟠桃嘉会去了。”

真君又至瑶池门外,却被卷帘大将所拦,真君道:“玉帝曾有言曰,待人间团圆之夜,仲秋之时便叫我母子重逢,如今正值仲秋团圆之时,何不让我母子重聚,是何道理?”卷帘大将道:“末将素知真君孝义无双,真君不去圣祖庙向通天太圣讨要开山钥匙,却来此地作甚?莫不是要赴蟠桃盛会,编话哄我。”

真君心有反感,推开卷帘大将,进入瑶池,里面众仙云集,你来我往,唱唱和和,吵闹之极。众仙见二郎来临,俱举杯共迎,二郎大手一挥,把众仙手里的尊、壶、爵、觚等都打落在地,众仙恨道:“真不识抬举。”二郎来至玉帝王母处,欠身拱手,斜目而视道:“愚甥二郎,请陛下降旨圣祖庙,令其将开山钥匙交付愚甥,感激不尽。”

玉帝道:“蟠桃会乃一年一度之大事,朕不能轻易废之。会上云集诸天大神,西方众佛,汝之礼失,叫外来天神看朕笑话,权且退下,待蟠桃嘉会落幕之时,朕自当降旨,稍安勿躁,退下。”

二郎嚼唇咬牙,鹰眼生电。脸面生灰,红筋暴露。王母怒喝道:“二郎神不走怎的,还想抗旨吗?”二郎神咬字道:“臣告退。”二郎神怒气冲冲出了瑶池,又见卷帘大将,卷帘大将上前就要抓他,不料二郎手快,一个拳头打过来,把卷帘大将打的迷迷糊糊,如酒醉觉少,呼呼的睡过去了。

二郎神也不他去,占了卷帘大将的岗位,只在瑶池门外站着不动,众神见了,进也不敢进,出也不敢出。约摸过了三四个时辰,杨戬唤天奴过来道:“蟠桃会可曾落幕?”天奴道:“不曾落幕,才令太阴公主跳完了兴天舞。这会子正请李谪仙做《天宫赋》呢!”二郎神又忍了三四个时辰,又叫天奴:“蟠桃会可曾落幕?”天奴道:“没有,玉帝正与佛祖猜谜射覆,众仙正各自献宝助兴。”

二郎听了,气的满面通红,也不等了,径直离去,路过凌霄宝殿,更加恼火,恨道:“玉帝,你把我杨戬当成什么了,爷爷是你想哄就哄,想骗就骗的吗?凌霄宝殿,凌霄宝殿,爷爷让你凌霄宝殿。”说罢,拿一火把一扔,把个凌霄宝殿烧了起来,里面镇殿大神出来喊:“着火了,快救火。”被二郎神一拳打昏,哈哈大笑,从容而去。

却说玉帝正与群臣欢喜间,忽卷帘大将惊报:“陛下不好也,您的凌霄宝殿失火了。”玉帝乍闻,吓得半口虚张,眼凸欲掉。久久不能平复,是一班老臣道:“快先救火,快先救火。”天兵天将各拿水桶往凌霄殿来回跑动。跑了三四十遭,方才把火灭了。

玉帝回转过来,亲见宝殿被烧的干干净净,只剩下残砖烂瓦,破败不堪。玉帝怒问守殿大神:“此是何人所为?”

守殿大神道:“烧毁朝堂宝殿者,乃陛下外甥二郎神也。”

玉帝闻言盛怒,道:“这逆奴,定是嫌我不给他降旨圣祖庙,让他拿取开山钥匙与母团聚之故,便把我的朝堂烧了。殊不知那时我正与众仙致辞图励,完了之后就给他降旨圣祖庙,让他领取开山钥匙与母团聚。怎么他就如此性急,不能等那一会?朕越想越气,这个逆奴,自以为有些法力,便目空一切。传朕令:命一等大神托塔天王率天宫所有战神出战灌江口,生缚逆奴,问罪斩首。如有抵抗,就地正法。”

托塔天王遵旨,不多时便率领天宫众将神围困灌江口。

二郎神正与众兄弟喝酒畅谈,并说烧了玉皇大帝的朝堂宝殿,以此为荣,哈哈大笑。

正谈笑间,外面鬼判进来道:“爷爷,闯祸了。”二郎问:“何祸?”鬼判道:“托塔天王在天上围困,把我们都包围了也。”二郎神笑道:“天庭虽众,其奈我何?”

遂不惧之,与诸兄一同杀上天去,天王惧败,乞告于帝,帝亲自出战,对二郎神道:“逆奴,你要造反不成?朕劝你束手就擒,不然朕毁了桃山,害了你母。”

二郎闻之,弃甲归降。帝命众神押赴斩神台,如来佛祖闻之,向西而来,合掌告求曰:“小圣因孝,怒犯天威,且念私情,贫僧请陛下饶过小圣。”玉帝道:“若不看佛祖之面,定斩不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朕谕:将二郎神除去神籍,重打三千神棍。而后剔去仙骨,废其法力,扔下凡间,永不录用。”执法天官一一照办,二郎神受刑之间,不露疼颜,不发痛声。如来赞曰:“真君真乃孝神也,虽我大目犍连尊者亦不及也。”

????????再说那通天太圣在圣祖庙正与众人打扫卫生,不经意间顶上掉下一个红木匣子来,匣子被摔开,现出一张纸来,纸面隐约看得见字迹。天野疑为天机,于是散退众人,展开一观,观后大惊失色,如晴天霹雳,只见那上写的是:遗嘱:下面写的是:

吾乃混沌之盘古也,先天地早分,奈天地寂寥,宇宙无声。兼吾孤心孑意,无与为邻。遂以私心拈天粘地,合为一体,吾以地为床,天为被,一寐万年。醒后觉呼吸不畅,故重分天地,再立阴阳。吾不思重复前辙,故以死谋生,吐气造了十神子,大神子乃玄穹,当封东旻玉帝,掌东天众神。二神子乃如来,当封西天佛祖,掌西方世界。三神女乃女娲,当封中天皇母,掌六欲天。四神子乃药师,当封琉璃教主,掌琉璃世界。五神子乃青华,当封救苦天尊,掌东极诸天。六神女乃骊老,当封无极老姥,掌三山五岳。七神子乃老子,当封太上老君,掌兜率宫。八神子乃乞叉,当封地藏菩萨,掌地狱幽冥。九神子乃虚空,当封库藏金刚,掌娑婆国土。十神子乃银猿,当封护天大帝,掌九天权。

太圣见到自己名字,又惊又喜,惊的是自己乃是盘古十子,喜的是玉帝如来是自己的大哥二哥,还能当个九天大吏。太圣收了遗嘱,径往凌霄宝殿而去,玉皇坐殿,两班文武山呼万岁,玉皇曰:“卿等择良木,选贤材,为朕重建朝堂,真乃忠义之臣。今无大事,当与众卿设宴排劳。”

正高兴间,天奴跑跳将来道:“陛下,麻烦了,麻烦了。”玉帝道:“有甚麻烦?”天奴道:“通天太圣不在圣祖庙理事,竟然拿着一张状纸说要和大哥二哥打官司。”

众人听了,嬉笑不已。玉帝怨道:“这个侏儒野狖,读了几本法律?见过几场讼告?还懂写状纸,还懂打官司?你去问他,看他和谁打官司?”天奴道:“陛下耳朵不好使,他才说和大哥二哥打官司。”玉帝笑道:“原来是家事,你去告诉他。一家人不告一家人,亲情有爱,法律无情。若真打起官司来,虽图一时之快,而终生反目也。”

天奴出去将玉帝原话对他说了,他道:“我告的不是家事,是后事。”天奴问:“什么后事?”天野道:“我父亲生了兄弟姐妹十个,我是最小的,我老十。老父临死时,把家产平分众子弟。可是大哥二哥把家产分了一大半,剩下的又教别的兄弟姐妹分完了,到我这什么都没了。”天奴将话传进玉帝耳中,玉帝也道:“这老大老二忒坏,既是兄弟,也得平分家产,怎么就不能做大爱小呢?”

满朝文武都埋怨老大老二。玉帝道:“他大哥二哥都叫些什么名字,这样目无法纪,待查清后,却好处置。”

天奴又跑跳出去问道:“玉帝问你,你大哥二哥叫什么名字,玉帝好为你做主。”天野捶胸道:“我大哥叫玉帝,我二哥叫如来。”

此言一出,吓得天奴连滚带爬,直叫:“疯了,疯了。”玉帝听见问:“你怎么疯了?”天奴道:“不是奴婢疯了,是通天太圣袁天野疯了。”玉帝道:“他怎么疯了,莫不是分不到家产,气疯了吧!哈哈。”

天奴道:“不是不是,他说他大哥是陛下,他二哥是西天佛祖。”玉帝闻言,软下腰去,歪头斜眼,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众文武都污言恶语骂那天野胡乱攀亲,不识时务。

少时,天野不见动静,心情大怒,掏出木鱼杵打死守门神,闯进凌霄宝殿,守殿大神来阻止,天野狂心入魔,亦被打死。托塔天王大怒,连叫各路天兵入殿护驾,天野公然不惧,发起威来,众神不能抵挡,皆败退之。

玉帝惊魂未定,道:“袁天野,朕待汝不薄,为何行凶犯上?”天野恨道:“大哥,你我同为盘古之子,你在天上做皇帝,我在人间做妖精。父亲临终有遗嘱,教封我为护天大帝,掌九天权。你快遵照父意,快快封赏,不然就是一场官司,再不然俄把你这凌霄宝殿一把火烧了,图个人人平等。”

玉帝恐,为稳其心,玉帝假意笑曰:“十弟可先此歇息,容我后庭商议一番。”天野见其理屈,亦不想得寸进尺,只道:“速去速回。”

????????玉帝脱了身,急命太白金星去西天求助如来佛祖。太白金星二话不说,就要前往。玉帝忙叫:“慢行。”太白金星道:“事情紧急,陛下还有何吩咐?”

玉帝取出“地理图”道:“见了如来,说明情况,许以分云割地。”太白金星道:“佛法慈悲,必不会受人财物。况且分云割地乃天庭之耻辱也,自神考大帝以来,未尝有此屈辱!”玉帝道:“天以神为尊,地以人为本。神若有失,虽万里江山,空空如也!朕虽分云割地以受辱,可保天庭无危矣!”太白无语,只好速去。

话说西天胜境,法相庄严。如来门下十大弟子常常度化世人,以致天下信佛者甚多,庙宇不计其数。虽如此,还是容不下众多僧人。如来闻之,告曰:“可于各地名山大川建造寺庙。”

久之,山川不够用,建资亦不够用。

一日,?如来在精舍正与众僧讲经说法。忽报:“门外有许多人请求佛祖剃度。”如来叹道:“近来沙门外道猖獗,假意修行,坏我佛门圣地。今日我修得一双法眼,可洞察其修行之真假。”?众僧道:“愿请世尊临授。”

如来道:“放入。”?但见金门一开,涌进上千人,俱称要随佛法修行。先上一女子,捧鲜花进拜!如来观之曰:“假。”?众僧将女子扔了出去。又上一胖妇,手捧香火进拜!如来观之曰:“假。”?众僧又上前,提起胖妇扔了出去。第三个上来一位长须商人,手拿钱钞进拜!如来频频点头曰:“真。”

如此数千人,凡无钱者皆为假修行,有钱者乃真修行。众僧看不过去,正退间。又报:“东旻有太白金星到此访问。”?如来道:“迎进。”

叙礼毕,如来问:“上神到此何干?”?太白金星喘气道:“天庭危急,陛下教我请佛祖前去救急。”如来问:“有何危急?”

太白金星将袁天野打官司逼宫一事说了,并极力请求如来靖难。如来道:“天庭猛将如云,量一野猿何足道哉?况贫僧寺中多务,急需办理,恐难抽身。”?太白金星将“地理图”奉于如来道:“我主陛下许以分云割地。”

如来拿起“地理图”,见将南天门外的海云楼划分给西天,还将人间的名山大地分割出去。如来乃云:“贫僧之与玉帝,兄弟也!唇亡齿寒,理当去救。”

话说太白金星回报玉帝,言如来愿意前来救急,于是心里有了底,重新登殿。天野见玉帝出来,起身逼问:“可封俄为护天大地否?”

话音刚落,就听背后传来福音道:“是谁在这里大放厥词?”天野转身一看,见来人:

丈八金身,双耳垂肩。背后二十四道金光,左右一十八位珈蓝。坐下妙品宝座莲台,莲台下氤氲万里,熠熠生辉。

天野道:“你是哪来的巨人,敢来管我?”十大弟子舍利佛道:“妖猿不得无礼,此乃西方极乐世界世尊释迦摩尼,阿弥陀佛,如来是也。”天野跪哭道:“原来是二哥到了,二哥……。”

“闭嘴,哪来的野猿竟敢与我佛称兄道弟?”舍利佛道:“妖猿,哪里来回哪里去,不要得寸进尺,任意胡为。”天野道:“俄没有胡为,俄有盘古遗嘱为证,你们休想抵赖,快快封我,不然我就告了你们。”

如来哈哈道:“好妖猿,天大地大,神佛最大。你上哪里告我们?不如这样,我与你打个赌注,我在手上写一个字,你若能搬得动,我叫玉帝就封你你做护天大帝,掌九天权。你若搬不动,还是乖乖下界修炼,再勿捣乱。”

天野暗思道:“人都说个大没脑子,我看也是。掌心里的蝇头小字如石子一般,如何搬不动?”于是雄赳赳道:“好,就与你赌“手掌搬字”,我若搬得动,二哥你能做的了大哥的主吗?”

如来道:“做得,做得。”天野笑道:“那就请二哥题字吧!”只见如来用右手沾口唾沫在左手掌心写了一个“权”字。然后那“权”字呈石形,天野收了法象,跳到如来左手上,双手抱住“权”字石用力搬挪,用了十分力气,那字未动一下,而他倒气喘吁吁,汗如雨下。就在他无力之时,想要跳下手掌之时,如来却把手掌一覆,那“权”字巨石便压的他掉下界去,落在北海峰旁边。天野左右挣扎竟无济于事,不禁泪如雨下,痛心疾首,大有心死之势。

????????玉帝见如来接了围,高兴的不行,立马于瑶池设宴,再举蟠桃盛会,请如来坐首。如来吩咐舍利佛道:“去北海峰看看他,不要叫他心死。”舍利佛领佛旨而去,未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0

第七回 二郎神火烧凌霄殿 袁天野权压北海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