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空门恨史>第42回缚猿心万夸杨立 识郎义三戏擎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42回缚猿心万夸杨立 识郎义三戏擎君

小说:空门恨史 作者:七泉居士 更新时间:2018/8/18 0:15:26

诗曰:

佛光一散天暗淡,浓云滚雾妖泛滥。

周僧自幼仰玄奘,取经何畏路艰难?

佛猿志超孙大圣,一杵敢捅万魔山。

易除外敌魔鬼蜮,难防内患小人专。

取经白走南游路,扬名更是成空幻。

可怜多少正直人?都丧玲珑小棋盘。

话说空心战败而归,丝毫无沮丧之气。而是洋洋得意的蹦跶回来,见了三宝、空幻。喘着粗气道:“厉害厉害,仗义仗义。”

空幻早已歇了担子,三宝也坐在担子上听他说。听了半天,愣是没听出个一二三来。空幻喝责道:“那山可有妖否?”空心摇头,又点头道:“有。”空幻又道:“想必你已除了罢。”

空心又做腔做调道:“没有。”空幻抡起拳头唬道:“没有除还有脸回来?”空心笑道:“不是不除,是不忍心除。他是个十足的仁义汉子,实不相瞒,他将我打败还把我给放了。”

空幻骂道:“真是包脚布围嘴,臭了一圈了,你这肥坨还是乖乖挑担子去吧!”空心道:“师兄错了,说好的降妖捉怪,而这位仁义的汉子却非妖怪。”空幻冷笑道:“连人都降服不了,还有脸谈妖怪?”于是又把那挑担牵骑的活推诿给了他。

此时山下冒起一股浓烟,三宝用手指道:“徒弟们快看,山下那片林子里冒起了烟。想是村民在做午饭,走了一路,冻的脚麻耳红,不如我们去那暖和暖和。”

说着三宝下了坐骑,独自拄着禅仗走在前面。空幻走在中间,后面空心挑担牵骑。

不一会寻着脚印便来到那家人家,抬眼望去倒也有几分境界,有诗为证,诗曰:

日暮苍山远来人,

天寒白屋贫贵朋。

柴门闻犬吠狺狺,

风雪夜归人叩门。

话说三宝踏雪而来,远见的庙里竖着一杆旗帜。旗面上画着太阳、雨水、禾苗三物。

三宝绕过篱笆桩推开围栏栅,刚要再走一步,一条大黄狗窜出来汪汪大叫。吓的三宝脑子缺氧,两腿发软,丢魂落魄欲哭无泪。

空幻上前稳住三宝,嘿嘿道:“师父,卒子过河,勇往直前。”

那大黄狗卧在门口像狮子一样,三宝看都不敢看,哪敢往前走。空幻抚慰道:“大胆走就是了,常言道:‘露齿的狗儿不咬人,’怕它做甚?”三宝正为难间,从柴门里走出一个胡须洁白的长者,拄着拐杖来到门口打走了黄狗。

三宝见了先作礼道:“贫僧乃北龙神洋暨东土大周国去往南海普济寺取经的和尚,因天寒日暮,无个去处。适才见此生烟,故来贵府投宿一宵,望长者接纳。”长者虽老,胆量甚好。他见空幻、空心、骆驼犬异样全然不惧,笑呵呵地迎纳三宝师徒进门。

长者在炉子上烧了热水,准备给三宝洗手烫脚。完了又搬了木板,凑成大桌子请三宝吃饭。长者锅里煮的是扁食,煮好后盛在篮子里放到桌上,又每人碗里倒了些醋。

长者坐定道:“天寒地冻,且吃些扁食,暖暖身子。”三宝问是什么馅?长者说是白菜蘑菇,三宝方敢吃。三宝问道:“长者尊名贵姓?高寿几何?儿孙得几?”长者拈胡苦笑道:“老汉贱姓李,人人喊我李老汉。至于年龄姓名老汉皆忘了,子女儿孙更不曾有。”

空幻是个多嘴的人,他听有人忘了年龄姓名便道:“真是稀罕事,俄袁空幻自得人身以来,还从未听说有人把年龄姓名忘了的。”三宝斥道:“你懂什么?此乃正是李长者人生之大悟也,世间多少人想如此,却不能够。”李长者转问三宝道:“长老何名,佛寿几何?”三宝道:“贫僧俗姓张,叫文明。皈依我佛,与武王陛下结为姐弟,赐姓为周,简称周僧。又闻听舍利佛说南海有《三宝大云真经》,故武王赐号“三宝”,世人称我为唐三宝。自洛阳一别,也有六个春秋,过了今年,六十有三了。”李长者看看三宝,笑呵呵道:“不像,不像。”

象空心一转眼就吃了三大碗扁食,喝了三大碗汤。肚子还是空空的,又听他们说个没完没了,心里一急,喊了三个“饿”字。李长者又去做饭,三宝阻止道:“长者且歇火罢,我那徒弟是个没饥饱的,不知要吃你多少米面才算。”

长者笑道:“能吃是福,不怕吃穷我,不怕吃穷我。”说着又进厨房忙活一阵,做了一锅大杂烩。里面有白菜豆腐,茄子山药,粉条海带。这下吃的空心大汗淋漓,心满意足。

三宝喜道:“李长者,今年可是丰收之年?粮食打了多少?卖了几个钱?”李长者哽咽良久,乃道:“今年乃荒灾之年,颗粒无收。”

空幻道:“老儿不实在,既是灾年,没有收成,怎么还有粮食做饭?”三宝也提出这样的疑问,李长者于是就把山神土地如何剥削、压迫百姓,杨立如何学道斩山神、灭土地之事说了。最后又是如何得罪上天,所以惹恼上天,三年不曾降雨,最后又是如何义捐过冬粮的事说了一遍,三宝听了赞叹不已,空幻口虽不言,心为之钦激不已。

三宝问道:“贵村何名?人户几何?何人管辖?李长者一一说道:“我们这村叫羊角村,有一座桥自北向南而往,又叫南桥羊角村。桥下有八百户人家,共计三千人口。我们这里有山神土地管辖,但自从杨立灭了山神土地后,就选了三五个村长管辖。”李长者说完,咳嗽了一阵,三宝往火炉里添柴炭。还为他洗锅刷碗,李长者称谢不已。又问:“贫僧来时,曾见有一面旗帜,别村没有,独此村有,何意也?”李长者道:“那是杨立所设村旗,上有太阳、雨水、禾苗,意为村人年年有余,岁岁丰收。”

饭后,李长者与三宝坐在热炕上闲聊。空心坐在火炉旁烤红薯,专心致志,悠哉悠哉!

三宝想起来时所见之山,因问道:“长者,贫僧来时看见有一山耸立青云,山势如角,不知是座什么山?”李长者道:“那山叫羊角山。”

没等李长者再说一个字,三宝便激动的起身直喘气叫:“羊角山,羊角山。到了,到了。”李长者问空心:“你师父怎么了?”

空心道:“不知道,中邪了。”三宝道:“你们不知道,当初我奉命南游取经,武王陛下于洛阳龙泉寺为我煮面送行之时,我曾说我没有去过南海,不认识路。是舍利佛跟我说,南游路上有三座山,只要过了这三座山就离南海不远了。”

空心问哪三座山?三宝道:“羊角山、紫云山、眺海山。”三宝又问:“李长者,山下可有寺庙?”李长者道:“杨立说等过了冬,要盖一座观音寺庙,现在木料砖瓦都已齐备,就等图纸开工,短则两三个月,长则半年有余。长老要是不嫌弃,村里倒是有一座庙,不过不是供奉佛祖的,是供奉杨立的,叫擎君庙。”

三宝道:“不妨事,有庙就好。”说着就要去,李长者道:“天黑了,雪冷路滑,明天再去也行。”长者收拾好床铺叫三宝睡觉,三宝激动的睡不着,嘴里一直念叨:“羊角山到了,羊角山到了。”

空心、空幻也被三宝吵的睡不着觉,空心听李长者之言想起了杨立,于是以外出撒尿为由,叫走空幻道:“哥哥,李长者所言那人,正是我白天巡山所见的那汉子,真个是难得的帅才,百年不遇的仁义之辈。我把他的一个鹤妖打倒了,他出来就说:‘有事找我,休伤我兄弟’。还有他手里有一杆亮晶晶的银枪,更是了得,竟把我迅雷鞭给挑成五六截。他把我擒了,我以为要杀我报仇,可他却把我放了,还修好了我的迅雷鞭。

你没听那长者说,杨立斩山神,灭土地,春花结义。天上有春花府,地下有羊角山。自家种地,救济村民。天下人都说:妖石瑛,人杨立,二者重情又重义。哥哥要是能将他说动,给师父做徒弟,给我们做师弟,这一路上也省的劳动哥哥,也省得那老和尚有事没事就说咱们的不是,有了他还能调和调和不是?”

空幻心里已“砰砰”乱跳,真恨不得他此时就做他师弟,好让他过过大师兄的瘾。空幻见众人都夸杨立仁义,心里未免嫉妒。又听传言:‘妖石瑛,人杨立,二者重情又重义。’即刻变了脸,道:“我瑛子姐姐才是重情重义的人,什么狗屁杨立,就怕他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你且回去告诉老和尚,说俄今晚要会杨立,少时便回,让他宽心。”空心道:“好好好,最好此时就把他拉过来。”

话说空幻驾白驹翼马,少时到了羊角山崖,此时已是深夜,看不见山下美景。只看到洞边梅花争放,香气扑鼻。又近前,看到洞壁上有副对联,联曰:

有理礼先山中客,无情勤让世间人。

空幻看罢对联,念声“阿啰诃帝”的咒语,摇身一变,变做一个大肚肥婆,手中还拿一把斧头,好说是上山砍柴的。

再说羊角山洞里灯火通明,茶滚火旺。杨立睡不着觉,正围着火炉看《华严经》,杜小白也睡不着觉,想着怕杨立着凉受冻,把自己的棉被送到杨立房中。看见杨立看书,偷偷将棉被搭在杨立身上,杨立抬头一看,见杜小白深情脉脉地看着自己,杨立斜视道:“三妹,夜深了,快去睡觉。”杜小白道:“紫郎,你觉得我怎么样?”

杨立最是违心之人,心不应口,口不应心道:“和平常一样。”杜小白道:“紫郎,你不知道我。”后面的话还没说完,胡映雪捧着果盘进来,喂杨立吃水果。毛笑花也抱着琴进来,要杨立教她弹琴。

杨立道:“”三妹、四妹、八妹。你们怎么都不睡觉去,吵得我书都看不了。”

三个女妖争风吃醋,围着杨立团团转。都说:“我们三个愿服侍紫郎,紫郎,你愿意娶我们吗?”杨立违心一怒道:“住口,忘了春花结义之情了吗?你我情同兄妹,竟说出这禽兽之语,若再如此,我便负义先死。”

三女妖乃止,羞着脸蛋,垂头不语。杨立又笑道:“三妹、四妹、八妹,你们要想嫁人,就嫁村里人。”三女妖嗔怒道:“紫郎,你居然要我们嫁给农民,农民懂爱情吗?”说着,都委屈的哭了起来。

杨立道:“昔日,石魔女王于人间求学之时,曾与众姐妹往名山观花择婿。谈到爱情,众姐妹列举古今名人爱情,皆被石魔女王一一否决。众姐妹问何为爱情,石魔女王曰:‘喜欢过度谓之爱,愿共白头谓之情’。又曰:‘春耕是为情种,夏锄是为情生,秋收是为情熟,冬藏是为情固。吾以为爱情之至纯至圣,非农民莫属也!’石魔女王乃三界之义士,天下之楷模。连她都说农民有爱,你们焉敢蔑视农民?”

三女妖闻言,羞愧难当,汗然自责。正退间,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哭喊,有童子报:“擎君爷爷,外面有个老妈子跌倒了,正哭呢!”杨立立刻起身出洞门,果然看见有个胖乎乎的老妇人四脚朝天,爬也爬不起来,像极了乌龟倒背。老妈妈乃空幻所变,见擎君生的模样?

先是鹅蛋脸,再是茄子紫额头。愁鹰眼,狼笑目。小鼻子,厚嘴唇,身披一身白,手拿一卷经,更显得温文尔雅。

空幻递手过去撒娇道:“小郎君救命。”杨立俯首问:“大娘,你叫什么名字?是哪户人家?”空幻略一思索,哼哼唧唧都:“大娘叫知见袁,是外地来的,因上山砍柴不小心砍了脚,路也走不了,小郎君背背我吧。”

“不许背。”三个女妖齐声叫道。

“哎呀!妖怪啊!救命也,救命也!”空幻吓的一把扯住杨立的裤腿,杨立脚下一滑,正好滑倒在空幻怀里。空幻手臂长,抱住杨立来回滚。气得三女妖这一头拉,那一头扯,怎么也拉扯不开。杨立像溺水一般呼道:“知大娘,她们不是妖怪,是我的义妹,我背你回家。”空幻心里一笑,才把那粗胳膊粗腿松开了,杨立起来满头冒汗,粗气直喘。胡映雪指着空幻道:“你吃了多少粮食,如何长这肥?跟猪一样,你怎么上山的?”

毛笑花道:“你比山都重,叫紫郎如何背得动你?”空幻作娘娘腔道:“哎!错了,村里人都说山上有个活菩萨,专门为老百姓办好事,现在一看才知道都是假的,是为了骗个名声而已。”杨立歇好后,活动筋骨。真个把空幻拉起来搭在背上,一步一步下山去了。空幻把脚尖一踢,杨立踉跄一下便跪在雪地里。空幻也“啊呀”一声,飞了出去。杨立连说对不起。如此,压得杨立在雪夜里跪倒七八回才下了山。空幻道:“小郎君辛苦,大娘家在前方。老汉在家,改日来做客,请回吧!”

杨立走了没多久,空幻又变做一个骨瘦如柴的老汉子。仍在洞门口哭喊,杨立刚要睡觉,又听到有人哭喊,小童报:“禀擎君爷爷,洞外有一老太爷哭喊。”杨立出来,也没见过这么瘦的人,就问:“叫什么名字?哪里人氏?为何到此?”老太爷哭诉道:“我叫袁知见,外地来的。我的婆姨早上上山砍柴至晚上未归,老汉我心中焦急上山找人。没料想,脚下一滑摔断了两条胳膊一条腿,现在动也不能动,只得哭救。”杨立问:“你婆姨叫什么名字?”空幻道:“她叫知见袁,小郎可否见过?”

“见过,不就是那个胖猪么?早被我大哥背下山去了,你回家去吧!”老大贺飞道。

空幻道:“啊呀妈呀,妖怪啊,小郎你这洞里怎么养妖怪啊?我婆姨弄不好是被他吃了。”说着就哭,杨立上前宽慰几句,然后施法把胳膊和腿接好了。空幻站起来道:“天这黑,路这远,月这寒,心没胆。老汉我今夜就在此睡一晚,明天天亮了再回吧!”杨立道:“老人家,我背你回去。”空幻摇头加摆手道:“老汉这把骨头架子,经不住颠簸。”

“若不嫌弃,住洞可否?”杨立礼貌道

空幻大笑说“好”,空幻被扶回洞中。坐在火炉炕上,看到几个妖精,乃鹿、兔、狐、鸡、狗、猪、猫、羊。心里又是一惊,呕吐在杨立袖子上,杨立命九义妖给空幻赔罪,九义妖果然听话。纷纷跪下道:“老太爷勿惊,我等虽妖,皆为良善之辈。”

空幻道:“我这一吐,又有些饿了,你有吃的吗?”杨立叫人端来面条,空幻道:“我不是面,我吃肉,还有酒。肉要兔肉,酒要鸡酒。”杜小白一听要吃兔肉,纪鸣也听要喝鸡酒,二妖立刻就要动手打老太爷。被杨立喝退,杨立道:“袁太爷勿怪,我等兄弟向来只吃素,不吃肉。”空幻咳嗽几声道:“谁信耶?不吃肉不就是和尚么?你们要当和尚吗?”杨立道:“愿意。”

空幻道:“老汉得走了,怕婆姨心急,小郎勿送。”说着杨立搀扶着他出了洞门,又命小童护送回去。

空幻下山之后,睁脑后眼,于陡峭处见一庙,题为“擎君庙”。空幻不禁赞叹道:“想我通天太圣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庚,有无上法力,兼无穷变化。从来没有人为我建造庙宇,想不到他一个凡夫俗子,竟然受香火供奉,真难得也!”空幻仍不甘心,叫声“变”,那庙便成了户人家。空幻又摇身一变,变成童子,然后又来到羊角洞外哭闹。杨立刚睡着又被吵醒,九义妖去天上春花府睡觉,所以没在。

杨立出来观看,见是一个三岁小孩在雪里打滚,还露着屁股。杨立笑着将他抱起,不料被尿了一脖子。杨立打了他几下小屁股,把他抱回去给他换尿布,然后亲昵问道:“你是谁家孩子?叫什么名字?几岁了,怎么在这?”空幻伊咿呀呀道:“我是袁太爷的孙子,我叫袁见知。今年三岁了,我爷爷奶奶丢了,家里只剩我一人,我害怕,所以就来这找了。”杨立道:“你爷爷奶奶叫什么名字?”空幻道:“我爷爷叫袁知见,我奶奶叫知见袁,杨叔叔是不是见过他们?”

杨立道:“见过,他们都在家呢?”空幻用指甲抓杨立脸道:“骗人,骗人,根本就不在,不信你跟我去看。”杨立抱着空幻果去看,空幻吹口仙气,门外多了两个骨头。空幻跑过去拿起骨头哭道:“爷爷奶奶被狼吃了。”然后道:“杨叔叔,你叫些和尚道士给爷爷奶奶超度亡魂。然后办些酒席请村民哀悼。”说着就要把擎君庙改成灵堂,什么“英魂永在”,“万古长存”还把二老的灵位摆在杨立面前,让杨立当孝子,杨立正欲磕头。猛听到这三岁小孩的笑声,于是一把握住空幻手腕道:“你是何方妖孽?竟敢戏耍本擎君?”

不知空幻如何自处,且看下回分解。

0

第42回缚猿心万夸杨立 识郎义三戏擎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