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空门恨史>第43回紫额郎掉肉泣亲情 周长老扫雪收徒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43回紫额郎掉肉泣亲情 周长老扫雪收徒弟

小说:空门恨史 作者:七泉居士 更新时间:2018/8/20 0:20:15

话说杨立露出水晶枪,横逼空幻道:“大胆妖孽,竟敢戏耍本擎君?”空幻变回本相,倒惊的杨立收枪立脚,不敢向前。只见空幻模样:

蘑菇头,蛤蟆嘴。蓝眼睛,三角鼻。壶把耳,干瘪腹。弯弓腿,鸭子步。歪戴朱顶禅巾帽,斜穿白衽羊皮褂。手插圣旨裤,肘蹭金甲衣。

杨立见了空幻模样,突然下跪道:“小将杨立拜见太圣。”空幻“咯咯咯”一阵怪笑,叉腰立定,假装斯文道:“下跪者可是冰木矢杨立?”

杨立低头应声“是”。空幻道:“大点声说话,跟娘们一样。”杨立羞红脸,只顾傻笑。空幻眨眨眼睛又道:“你认得俄?”杨立又磕了几个头,试着高声道:“认得,认得。太圣当年勇退一等大神,佳配杨圣使,雄霸鹊华山。真是威名选震,三界闻名。”

空幻忍不住手舞足蹈,乱了斯文。扶起杨立道:“杨立,俄听说你也反过天,杀过神。还与九义妖春花结义,共同惩奸除恶,不知有无此事?”杨立乃违心之人,不说实话。只笑道:“虚名罢了,不及太圣。”空幻道:“你这庙里有酒么?咱两一醉方休。”

本来有酒,他也喝酒。他却违心道:“我不擅饮酒,平时只喝茶。”空幻赞道:“郎君真雅君子也!”说着二人驴饮香茶,谈天说地。杨立初时腼腆,聊着聊着就豪气冲天,不可抑制。天亮后,二人方别。空幻回李长者家,杨立回羊角山。

话说杨立回到羊角山,三重天上的侍女下来羊角山,请杨立道:“擎君爷爷辛苦!贺老大叫擎君爷爷上春花府用餐。”杨立点头,穿戴整齐后便飞上三重天,进春花府之门。九义妖早已恭候,请杨立上座。侍女们斟酒摆肉,吃喝不尽。杨立饮口酒,夹了一块鸡肉,没夹紧,鸡肉掉在地上。杨立放下筷子,离开座位,蹲下身子捡起鸡肉,当着众人面把鸡肉吃了。

杜小白眉头一皱道:“紫郎,掉在地上的肉能吃吗?不怕生病?”杨立道:“我杨立乃穷苦出身,小时候别说吃肉了,就是喝糊糊都喝不饱。就算过年,饭里也只有一点油水。我父母都是怂人,没有本事。没有给我留下好家业,只传给我勤俭度日的好品德。我杨立不才,学了点本事,挣了点家业,也算村中首富。可是,我……我……骨子里还是……穷人,我始终丢不掉穷人的……习惯。”

杨立说着说着,情不自禁哭红了眼睛。九义妖也悲伤落泪。杨立斟酒泼地,泼了三杯,然后自饮一杯,流着眼泪道:“我的母亲活了二十五岁,她就从来没有吃过肉。每次别人给的饼子,她舍不得吃,都给我留着。桌子上的这些菜,她见都没见过。还有我的父亲,他总是被人欺负,被人打,被人骂。可是他很爱我的母亲,很爱我。我小时候很听他的话,就有一句没听。他让我跟着亲戚做生意,学经商。我没有听他的话,没有啊……。”

杜小白、胡映雪、毛笑花把杨立扶起来,好言宽慰,杨立越哭越伤心,几乎痛绝。贺老大赞叹道:“大哥虽是肉身成圣,富有天、地之宅。依旧保持穷人模样,不挥霍,不浪费。情追父母,义济平民。真上古之贤人也,虽石魔女王亦不过如此。”

杨立哭泣着道:“从今往后,我当不再吃肉。”九义妖问故,杨立哭道:“因为每一吃肉,就会想起我父母嚼菜根的情形。它勾起了我的回忆,使我不能平静。”

杨立哭,九义妖也哭。三女妖更是哭的撕心裂肺,死去活来。都说:“大哥不吃肉,我们也不吃了。”杨立道:“不必,岂能因我一人之心事而绝众人之口欲?你们还吃肉,我自吃野菜。”九义妖听了,皆泪流不止。以为杨立忠孝仁义,誓死追随,许以死报。后人观书至此,有诗专道杨立,诗曰:

掉肉思亲泣可怜,赚得英雄奉先贤。

违心杨立非阿瞒,更比曹操百倍奸。

再说三宝冷的睡不着,靠在墙角哀叹平生。一束烛光照进门缝,三宝推门一看,只见李长者正在抄写经文。义净道:“李长者真信佛之人也。”李长者礼拜道:“谈不上。不过寡居抑郁,心生烦闷之时胡乱抄写而已!”三宝又问:“经文出于何人?”李长者道:“紫额郎杨立。”

“喔喔喔”三声大公鸡的叫声吵醒了三宝,三宝起身,不见了空幻。因问道:“你大师兄哪去了?”空心揉揉眼睛,打个哈欠。懒散道:“担心个甚?丢不了,丢了倒省得麻烦。”三宝道:“丢了倒好,就怕丢不了,还惹是非。”

李长者敲敲门道:“长老出来吃饭。”三宝整好衣帽出去用饭,正看见空幻在那吃,沉下脸问:“昨晚上死哪去了?”空幻心生不悦,更加坚定想收杨立做师弟的想法。不由回答:“杀人去了,放火去了。”三宝听到这样的回复,心里也已不耐烦,甚至是厌恶。

三宝吃了两个馍馍,喝了一碗南瓜粥。三宝开门,哇!好厚的雪,真是:树穿棉装路盖被,山刷石灰河涂粉。三宝不禁诗兴大发,随即作诗,诗曰:

一觉与寒同一梦,醒来积雪寒意更。

鸡鸣早饭出门后,忍蹂素裹除微坌。

又诗曰:

昨夜雪使万物僵,今晌林庭注声忙。

雪宁益于圊中土,决不图夸树上花。

三宝回到家中,俯首道:“长者,贫僧能否借一把扫帚?”长者应允。三宝拿了一把竹子扫帚出门扫雪,空心要抢过扫帚自己扫。三宝硬是不让,自己走一步扫一下。手冻不松开,腰疼不直腰。喘气不缓歇,冒汗不去擦。就这样从辰时分扫到申时分才扫到擎君庙,三宝驻足抬眼,只见擎君庙好生气派,只见:

朱墙万丈,碧瓦连绵。五柱撑天,四洞通幽。宝顶插针,八角含珠。向上仰首,似有八千台阶。从底而起,更乎一座天梯。四周草木全枯死,唯有苍松青且直。

三宝略歇一会,登阶直上。空心、空幻左右扶着他。行至庙门口,眼前伫立一位白衣少年,只见他:

鹅蛋脸,愁鹰眼,狼笑目,鱼鳍眉。紫额青唇,白衣蓝履。身高米八,垂手侍立。

杨立也见义净面相,只见:

身高八尺男儿,不胖不瘦硬朗。眉深眼浅,五官端正,四肢矫健。头戴五佛冠,身披白玉袈裟,熠熠生光。手里一把竹扫帚,心中一个佛世界。

三宝不叹道:“真天人也!”三宝见了杨立,心中大快,再看空幻时,便心生不悦。于是白了空幻一眼,径直往庙里去,坐在蒲团上诵经。空心给空幻丢眼色,空幻进了擎君庙,问长老:“您觉得他做您徒弟怎么样?”

三宝道:“徒弟岂是乱收的?”空幻道:“这好办,我去西天请示佛祖。”三宝道:“你不是说佛祖去了故土罗卫国传经说法去了吗?”空幻笑道:“好糊涂,那三千世界不知有多少佛祖,少了如来便怎么了?”

话说空幻正要往西天大雷音寺,脚还未挪一步,天上金光下降,耀人眼目。三宝师徒与杨立抬头望去,只见天上现执莲观音,也叫多罗菩萨。传说观音菩萨在无量劫前,已普救了无数众生,可是有一天,菩萨用她的慧眼观察六道,发现受苦的众生并未减少,顿生忧悲,双眼流出眼泪成了莲花,莲花又变成了多罗菩萨。

三宝拜道:“弟子唐三宝拜见菩萨,不知菩萨亲临,有何圣谕?”多罗菩萨道:“如来回归故土罗卫国时,曾有法旨留下。待你南游至羊角山时,请务必收杨立为徒。”三宝道:“弟子谨遵法旨。”

三宝行于杨立前,行跪礼,真诚道:“擎君,可愿做我徒弟?”杨立跪下回礼,羞红着脸,也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三宝拿了戒刀要给杨立剃度,就在这一刹那,空幻耳朵嗡嗡直响,越响越厉害。跳到三宝跟前,打落了戒刀,指着杨立道:“师父,这人不是好人,不可收徒。”

三宝呵斥道:“你这侏儒野狖胡说什么?”空幻道:“我听到他不是好心。”空心道:“师父别被他哄了,但凡人之好坏,全凭慧眼一观。哪有用耳朵听,就能听出人之好坏来?当初在碧云国时,他就说骆驼犬有邪气,要谋害师父。如今又说杨立不是好人,也真有点欺人太甚吧!”

三宝听了空心之言,登时气愤,朝着空幻吼道:“你不是说别人,你是在说我不是好人。你有能耐,你自成一路,不用跟着我受气。”

空幻道:“师父,你听我说,这杨立早有预谋,他做你徒弟是为了害你。你不听我的话,迟早要后悔。”

杨立也不发言,只是低头。空心道:“哥啊,你中什么邪了?刚才还要收他做师弟,怎么一转眼就变了?脑子锈钝了?”空幻道:“俄的眼睛虽被幽灵蜮吹过,可耳朵还好使。之前被他用憋心术蒙蔽,所以一时不能分清好坏。如今他自以为得计,放松警惕。他的邪心杂念顿起,是故耳朵听的最清楚。”

三宝连叫三声“放屁”,道:“刚才多罗菩萨的话,你没有听见吗?连佛祖都要我收杨立为徒,你凭什么阻拦?”于是不听空幻之言,执意拿起戒刀给杨立剃度。

剃度后,空心笑道:“你们看,成了秃头显得更英俊,可惜就是额头上那片紫伤太碍眼了。”三宝笑道:“要是没有那片紫伤,又怎么能叫紫额郎呢?”空心道:“师父,快给他取个法名吧!好赶路。”三宝道:“空如来藏,无生法忍。你大师兄叫空幻,你二师兄叫空心,你就叫空忍如何?”杨立拜谢道:“空忍谢过师父。”随后叫空心取出通关文牒,将杨立的法名注了进去,杨立无言,唯有拜谢,又称空幻为大师兄,称空心为二师兄。空心乐的屁颠屁颠,独独空幻不乐。未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0

第43回紫额郎掉肉泣亲情 周长老扫雪收徒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