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空门恨史>第61回 三人三请袁空幻 一圈一套金刚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61回 三人三请袁空幻 一圈一套金刚子

小说:空门恨史 作者:七泉居士 更新时间:2018/8/26 0:14:30

话说三宝在白木桥边喝了奶,吃了粥。再与四美闲谈,下午时分仍不见杨立归来,四美起身作别。三宝吩咐空心道:“取纸笔来。”空心打开行李箱取出纸笔铺在箱面,三宝执笔而题。四美将身围凑,托腮指字,念曰:

久行旱地漫思泉,已觉南海路不宽。

穷途欲哭思无泪,野径飘香谁煮餐?

黄牛叫醒取经人,方知牧童贞下凡。

煮奶斋僧佛陀事,熬粥济饿腊八缘。

无家最是天地亲,有梦空成楼海幻。

死罢净瓶播仙露,生何丹辇诉青鸾?

三宝将诗献于四美道:“三宝何德?枉劳上苍下爱,三宝受之有愧。心中忐忑之际手题一诗,奉于上苍,聊表谢意。”

九天侍女道:“诗虽好,可惜无题。”洁神厕女道:“题目好办,就叫《四美斋僧》。”金王寿女道:“这个可以作画名,叫《四美斋僧图》。但不可作诗题,诗题就叫《午作白木桥》。”

三宝果然将《午作白木桥》题于诗首,以充题目。九天侍女裱褙一番,欣然收下。

巫山神女拍手道:“妙妙妙,如今天下已有“四大名图”了。”众姐妹问:“哪四大名图?”巫山神女边走边比划道:“《囹子图》、《义捐图》、《斋僧图》、《战佛图》”不就是四大名图么?”洁神厕女拉着姐妹之手,羞笑道:“《斋僧图》是不是就是说的我们?”巫山神女搂着她,咯吱一下,哈哈道:“当然指的就是我们了。”

“那为什么少了两个字?”

“哪两个字呀?”

“四美。”

哈哈哈哈……

金王寿女道:“请问姐姐,那三个图,说的都是谁?如何算作名图?”巫山神女告道:“《囹子图》讲的是石魔女王之子小金刚,小金刚出生时生性好动。趁人不在,偷下农田和一个小孩抢吃的,小孩不给,小金刚一拳把小孩打死。小孩的父母都是农民,正在地里干活。发现孩子死在地里,非常伤心,石魔女王路过,问他们为何伤心?他们将小金刚打死孩子的事说了。

石魔女王回到家里,就要杀了小金刚。是众人苦劝,石魔女王方饶了他一命。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石魔女王把自己儿子杀人的事报了官,坐了四年牢。众人都说石魔女王傻,都说石魔女王绝情。石魔女王却说:‘我之子是亲生?难道农民之子就非亲生乎?同样为骨肉,何以农民贱而独我贵乎?’官府收押了小金刚,又问石魔女王索取贿赂。石魔女王不给,众人又说她傻,石魔女王说:‘人人皆恨贪官污吏,殊不知贪官污吏尽是人们所养之乎?’石魔女王乃三界义士,为人处事无不自律。所以《囹子图》算是名图。”

“《义捐图》讲的是杨立学艺归来,斩山神,灭土地。与九义妖春花结义,同居羊角山。因杨立反叛天庭,所以上天不给羊角村下雨,以致秋收无望。过冬之时,百姓没有粮食吃,只能等死。杨立平时就在山下开荒种地,又有呼风唤雨的本事,所以粮收万石。过冬之时,杨立将粮食都捐给村中百姓,不留一粒。他的义举天下皆知,能与石魔女王相媲美。所以《义捐图》也算名图。”

“《战佛图》讲的是虫神庙作恶多端的海龟王被袁空幻追杀,日光菩萨前来庇护海龟王。袁空幻为此大怒,毅然决然要杀了海龟王。日光菩萨乱了法门龙象,跳下莲台与袁空幻决斗。袁空幻英勇无畏,杀了海龟王。袁空幻不畏神佛后台,敢于为正义而战,所以《战佛图》也算名图。”

九天侍女道:“《囹子图》、《义捐图》、《战佛图》皆为大义,所以出名。可惜我们这《斋僧图》没有大义,只存小爱。”

九天侍女拿出一小篮,蓝内盛一株草,三宝接过,九天侍女道:“此草名曰“灵蓂神草”,每月初一结一荚,到十五日共结十五个荚。到第十六日开始落荚,月底落完。玉帝怕圣僧苦行忘日,故向百花仙子借此灵草奉与圣僧,以计天时。”三宝施礼谢过,

三宝道:“空心,杨立不见回来,你去找一找他。”空心遵命,呼风唤雨而去。在云层旋转已久,身觉渐冷。于是返下云层,自觉陷入玉冰山中。

空心上前叫骂,洞门一开,出来个小子,正是小金刚。小金刚一看空心模样,笑得流泪。空心看小金刚模样,也自好笑。空心上前喝道:“呔,你是哪家的小娃娃?为何在此占山为妖,拐卖人口?”小金刚道:“你就是瞎操心罢?”空心道:“爷爷叫象空心。”小金刚道:“小爷不与你交战,叫袁空幻和我决斗。”空心道:“他被我师父赶走了。你要找他决斗就去鹊华山流金洞吧!”

小金刚略沉思:“赶走了……?”

正思虑间,空心偷袭小金刚,小金刚发出“绿衣冰丝网”套住空心。小金刚踩在空心头上,唾骂道:“死象精,还敢偷袭小爷。”说着又是一阵踢,踢的空心牙松、嘴歪、眼肿、头晕。

小金刚提起空心道:“象精,小爷放你回去,叫袁空幻出来。给你三日时间,若是叫不出来,小爷先杀了杨立,再封了此路,叫你师徒取经不成。”空心领教过这娃的厉害,不敢多言,只是叩头称是。

话说三宝在白木桥畔踌躇良久,仍不见空心回来,无奈之下,骑上骆驼犬往前赶。没走几步,空心从天而降哭泣道:“白走了,白走了,经取不回来了。”

三宝惊的跌下骑来,连滚带爬到空心跟前,一把扯住空心领子问其原因。空心一一说明,三宝哭道:“投针偶穴非同喻,束马悬车岂等程?”空心悲吟问:“师父,取经四人,已无其二,不知师父有何打算。是分是合?是进是退?”

三宝直起腰,向南远望,含恨道:“取经只有三人,我心只有杨立。他已不是我徒弟,再与我无任何关系。今遇他的仇家,不知实情,将我取经人挡住不放。直言要我交出袁空幻,奈何他远在鹊华山,不在我之侧。”

“你去鹊华山把袁空幻找来。”

“找来?师父真会抬举弟子,那泪人猿几时听过我的话?”

“你就说他的外甥小金刚在此等候多时了,他必会前来。他一来,是生是死我不管,我等三人又能前行了。”

再说袁空幻自被赶走,先去了一趟步天仙山,本打算投靠石瑛。却遇墓仙,并说石瑛已死。空幻不信,返身回去。在鹊华山呆了一段时日,觉着无聊。遂驾白驹翼马,打算游历三山四海,结交千朋万友。

话说象空心驾云到东鹤神洋之鹊华山,云层上突然钻出一只怪物来,怎怪?但见:

毛如凤凰,头似麒麟,一怒变金乌,六足四翼。体型巨大,咆哮使天黑。

话说此物名曰“帝江”,被空幻封为保空神。原来,自从托塔李天王用调虎离山之计踏平鹊华山,土埋流金洞后。袁空幻便成了无家之人,后来,袁空幻斗杀锦鸡大帝,因锦鸡大帝的鸡脚山与鹊华山相似,袁空幻便搬山过海,重建家园。又于他处招了些猿猴之类,看管家园。不过他仍不放心,于是就制服了三个怪物,乃是玄虺、帝江、猼訑。

玄虺是一条又粗又长的黑蟒蛇,伏于地表之下,封为“守陆神”。帝江是一只长有六条腿,四双翅膀的神鸟,伏于云层之间,封为“保空神”。猼訑是一只九尾四耳,背生双眼的山羊,伏于大海之中,封为“御海神”。

话说空心被保空神帝江所阻,举起迅雷鞭,要与之战。帝江一怒,化作金乌。口里直喷三昧真火,空心被烧的要蒸发了,赶紧念了咒语逃跑了。

空心回到三宝身边,见他烟熏火燎的样子,问他怎么了?他只叫唤,喊疼。此时骆驼犬变成人,伏拜三宝脚下,慷慨激昂道:“弟子愿效犬马之劳,替师父解此危机。”三宝神泣,扶起骆驼犬道:“爱徒请起,一路小心。”骆驼犬复拜,四脚奔腾,乘云而去。空心乃道:“师父啊,弟子差点就成烤肉了。”说着便把帝江拦截之事说了,长老志诚念佛,以求骆驼犬平安无事。

话说骆驼犬变化成人,驾云去了东鹤神洋,快至鹊华山时,帝江破云而出,喷火吐电,扇风弄烟。骆驼犬身被火烧,肩被电打,眼被烟熏,可惜:

未踏名山第一步,已返南游数万重。

骆驼犬回来,见之狼狈,空心窃笑。三宝问事,骆驼犬垂头丧气,说:“天有瘟神,不济,不济。”三宝因想着杨立,乃对空心道:“送我到玉冰山冷水洞里,我要面见小金刚。”空心惊的道:“师父疯了?他会害了你的。”

“那杨立呢?他是我的贤徒,屡屡救我于危难之中,如今贤徒有难,做师父的反倒畏头畏尾,没些情分,叫人心寒。”

空心拜服,叫长老闭眼,空心念动风起云涌咒,将三宝送到玉冰山。空心叫门,三宝跪地。

小金刚出洞看到一位慈祥和蔼,满脸沧桑的老和尚跪在冰雪地上。两耳血红,满脸苍白。一双枯手合紧心中佛,两条腐腿迈定南游路。

小金刚心有不忍,刚要亲手扶起,三宝就道:“大王,害你者乃袁空幻,非我爱徒杨立。我求大王慈悲,放了杨立。”

小金刚瞪了一眼空心,空心远退。小金刚乃道:“我知道你是杨立的师父,我敬杨立一倍,恨袁空幻十倍,由此不能放过。”

三宝用苍老之气道:“收袁空幻者,乃贫僧也。纵袁空幻者,亦贫僧也。与杨立何干?凡间小人亦知冤有头,债有主之理,难道石魔女王的儿子就可以乱杀无辜吗?”

小金刚沉默了,因为小时候他的母亲石瑛就给他讲过这样的道理。

三宝见他犹豫,又道:“我愿囚此,请放我徒。”

空心跑到跟前拽住道:“不行,不行。您会被冻死的,会冻死的。”三宝道:“我本无用之人,死无用而生有用,值也!”于是不听空心苦劝,毅然走向冰窟洞。小金刚命:“将杨立带出。”

水怪冰妖衔命而去,不一会杨立带出,三宝带进。杨立碰见三宝,三宝已经全身霜雪,冰镇住了。杨立哭诉一番,出将洞来与空心会合。小金刚对杨立喝道:“杨立,三天已过两天,还有最后一天。如果还不见袁空幻,我就……杀了……你师父。”杨立不语,黯然离去。

杨立吩咐空心看好行李坐骑,然后飞天而去。帝江破云而出,挡住去路,杨立挥舞水晶枪,一枪刺去,冰箭齐发,镇住帝江。然后又刺一枪,穿破喉咙,帝江哀鸣一声,化为乌有。杨立落地,一条黑蟒蛇从地下冲出。杨立一枪下去,斩为两段,玄虺血尽而亡。行不数不,路过大海,海中出一怪物:

模样如同山羊,九条尾巴,四只耳朵,脊背上长者两只眼睛。其名猼訑,善攻心。

猼訑张牙舞爪向杨立攻击而来,杨立以冰箭射杀双眼,又一挥枪,刺破喉咙,猼訑沉尸大海,被鳄鱼所吞。

话说杨立杀了保空神帝江、守陆神玄虺、御海神猼訑。上的鹊华山,看见高山竖一旗,旗上书“通天太圣袁空幻”,两边飘着一副对联,上联曰:天生此地此成天。下联曰:王出我处我为王。杨立向旗而去,被众猿发现,拿刀欲砍。被空幻救下,杨立见眼前人物,煞是威风,只见:

头束孔雀翎,云肩系披风。金甲龙鳞套,银靴鹿筋缠。一双血眼红似红,满身光环亮如阳。

空幻见了杨立,笑道:“杨师弟,多日不见,变得形销骨立了。”杨立陪笑道:“承师兄惦念,还好,还好。”

空幻随即将杨立请入里殿,吩咐美味。又弄了二十坛陈酿,一人十坛。喝到半醉,杨立先道:“师兄,师父被困玉冰山,性命可危,但念昔日之恩,可否前往一救?”空幻恼的摔了一坛酒,道:“老秃子对俄有何恩?养猪是为吃肉,养狗是为看门。他待俄犹如猪狗,何谈恩字?”

空幻埋头痛哭道:“俄委屈,俄袁空幻向来崇尚公平正义。心中没有一丝邪欲,见恶杀恶,见善扶善。俄有错吗?”杨立违心道:“没错,师兄没错。”空幻大声高叫道:“不,俄错了,俄错了,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你知道么……杨师弟。”说着说着就醉过去了,杨立看天还早,把空幻扶床安睡,又叫小猿们熬醒酒汤。

你道袁空幻为何如此伤心?原来,空幻周游诸天,以求交朋结友,可是他逢交友、便为敌。最后他一气之下返回本土,路过一片竹林,虽是寒冬,竹却茂密。竹林中飘着白气,空幻随白气而去,看见平地有一茅屋,茅屋下有个白胡子老头看书,空幻过去,鞠躬道:“长者,问讯了。”老者起身还礼道:“希客,希客。”

随即请入里间,亲奉上茶。空幻四处张望,无意间看到墙壁上挂着一副图,图中画着一个人射箭,一只猴子在对面跳。

空幻看的入神,老者顺目看去,乃拍醒空幻道:“此图名曰‘《搏矢图》’,讲的是一个人训养了一只猴子,用箭射它,不管射到哪,小猴都能用口接住。”

空幻沉思一会,忽道:“那要是一群人射呢?”老者捻须道:“必死无疑。”

空幻物伤其类,不免心酸。继而扭转话题道:“长者姓甚名何,怎么在俄地盘居住?俄却从无见过你?”长者道:“我是无心长老,自古就在此住,与你做了万年邻居。你心高好远,常常去往别处,焉能到此拜访于我?”

空幻自知失敬,跪地连磕三头。把取经之事说了。无心长老道:“如来说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天地间唯有草木最逍遥,你是被名所害,所以不得自在。”空幻顿觉这长老庸俗不堪,反驳道:“常言道:‘自在不成人,成人不自在。’俄已悟透人生,天生我辈,我辈必以功名酬天。

空幻酒醒后,杨立说出小金刚之事,空幻激动不已,主动与杨立携手赴难。空幻驾驹,杨立御枪,呼吸间就到了玉冰山界。空幻上洞,水怪冰妖慌张应战,空幻嘻嘻哈哈道:“列位儿郎,休动刀兵,你我原是一家。快去通报你家大王,就说他亲舅舅来了。”未几,小金刚持两把宰牛尖刀上阵,洞门一开,看见一个猿头猿脸的在嬉皮笑脸。二话不说,握紧尖刀就冲空幻心脏捅去。这一捅,却把自己的手掌割破了。

原来,空幻体内有金甲神衣。刀子捅去就像一根筷子扎在砖头上,非但丝毫未进,反而退插手心,割破了手心。血未落地已结冰,落在地上血珍珠。

空幻心疼,一把拉住小金刚之手,紧紧一握。小金刚恼怒,举起手来抓挠空幻双眼,空幻将眼紧闭,小金刚顽皮。抬起一脚踹在空幻下三路,疼的空幻抱团打滚,小金刚得意道:“贼猿狲,你害我奶奶死去,父亲疯癫,母亲失踪。贼猿狲,今日落我手里,定叫你碎尸万段。”

说完,祭出绿衣冰丝网。刹那间,天上飞来一对法宝。一件是金圈,一件是银套。金圈将绿衣冰丝网网收去。银套挂在小金刚的脖子上。小金刚举头四望,只见云上坐着一个光头佛祖,小金刚斥喝:“你是什么人?何故抢我法宝?定我真神?”

佛祖道:“小金刚,我乃须菩提佛祖是也。你小小年纪,手段为何如此毒辣?”小金刚自知非佛祖之对手,乃哭诉道:“佛祖容禀,这个贼猿狲害得我家破人亡,我无家可归。故设此山南阻取经人,泄愤贼猿狲,平日并不曾杀生害命。”须菩提道:“小金刚,你错怪空幻了。此乃天意,你不必细知。你既无家可归,可否与我做个沙弥,日夜修善,将来也好与你母亲团聚,可好?”

小金刚一听还能见到母亲,激动的忘了一切恩怨。当下跪地磕头。双手一合,铠甲一去。头发一落,木鱼一敲就侍立在佛祖身旁了。

杨立救出三宝,见了须菩提。空幻欲走,被须菩提叫住,对三宝道:“佛言:恶人闻善,故来挠乱者,汝自禁息,当无嗔责;彼来恶者而自恶之,汝虽多闻,不肯从闻、思、修三慧并进,说得一丈,不如行得一尺。”

三宝泣拜,无甚言语。须菩提又对空幻道:“汝法力广大,神气通天。本无敌对,只是内心不坚,容易坏死。今后做事,不可专心杂用,免得遭祸。”

空幻拜服。问道:“菩提爷爷,佛祖在罗卫国传经说法完了么?”菩提道:“未完,佛祖知汝有难,特命我前来。”须菩提端坐云天,遍观众人,见杨立眼中有杀气,乃遣散众人。

三宝跪地听教,须菩提道:“汝观杨立如何?”三宝道:“殷勤少语,乃弟子之贤徒也。”须菩提摇头道:“我观此人心上有刀,汝当心。”三宝不以为然,面带不屑道:“佛祖宽心,弟子必当小心。”须菩提顿感无言,悲叹一声带着小金刚回西天去也。

这正是:睁眼人看闭眼人,不知是死还是迷。

未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0

第61回 三人三请袁空幻 一圈一套金刚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