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空门恨史>第74回惊圣梦误上贼船 进鸨窝逼学石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74回惊圣梦误上贼船 进鸨窝逼学石瑛 

小说:空门恨史 作者:七泉居士 更新时间:2018/8/30 2:41:36

话说三宝听了国王之言,歇了急去南海之狂心。与三徒弟住进后宫偏殿处,喜得一夜无眠。又磕头又烧香,见月圆出,心中百感交集,吟诗曰:

昔日奉旨出洛阳,今朝临海入经乡。

三千劫难无遗憾,十万功德不可量。

辛苦如昨不觉累,精神百倍立佛旁。

至四更天,三宝才觉困意。上床歇了,睡梦中,梦见一只怪物把他的心给吃了。三宝吓得惊醒,出了一身冷汗。揉眼看看,已是天亮。

三宝洗了脸会合三徒弟与国王游于寺塔之间,受到不少高僧尊敬爱戴。三宝皆一一还礼,之后随国王参观佛寺。因见一寺名曰:七莲寺。入内观看,只见如来手执五莲,如来左边有一尊女像,手执二莲。

国王不解道:“高僧可知此为何意?”三宝道:“这一尊女像乃是如来前世之妻,名叫瞿夷。如来前世叫做儒童,当时是燃灯佛在世为教主,有一天,儒童看见她拿着七枝青莲,心生喜欢,因此用五百金钱买其五枝,瞿夷见如来花高价买青莲,觉得奇怪,就问他,买青莲有何用,如来回答:‘用以供佛。’瞿夷听了,十分感动,对如来说道:‘原来如此。愿我来生能与君做夫妻,永不相离。’瞿夷又对如来说道:“请君将我此愿令佛知晓。因我身为女子,不能近佛前求愿。’

说罢,瞿夷将手里剩下的二枝青莲花递给如来,请代献佛。如来到燃灯佛处供七枝青莲,又见地上泥泞容易污染佛足,因此脱下衣服铺在地上,见还不够,又解开头发,以发铺地让燃灯佛履其衣发而过泥泞,燃灯佛因而对如来授记说,由于你这一次敬佛的功德,所以过了九十一劫后,劫号为贤劫时,你将成佛于世间,名释迦牟尼。

而此女子也将被封为具足千万光相如来。国王听了,赞叹连连。空心却笑道:“佛祖定了五戒十律,他自己先破了情戒,这真是作法自毙。”

三宝怒目视之,他才默然退下。三宝急着要去南海,国王道:“海上多险恶之徒,再待两天我亲自送你。”国王转对袁、象、杨三徒道:“朕的军队有些涣散,还请三位高僧亲临指点。”空幻喜道:“好是好,只是师出无名,怕众人不服管理,一时……还请陛下赏我等封号。”

国王即封:“封袁长老为辅国大将军,封象长老为辅国左将军,封杨长老为辅国右将军。三大将军共同操兵,以御外敌。”袁、象、杨三人接旨,喜孜孜的去了。

三宝心中恍惚,对国王道:“陛下先请回宫,贫僧再次游览一番,以解困乏。”国王再次劝道:“圣僧万不可乱走,恐有危险。”三宝答应,目送国王回去了。

三宝来到街市上,看见两个侠士斗着一个小偷,没两招就将小偷擒住,夺回银子给了妇人。二侠士走过来,看见一个秃头老和尚面生忧,便问:“老师父为何面带不悦?”

三宝只说年老感伤,光阴易逝而已。又转问二人姓名,穿蓝道:“我是武青平,他是柳大同。我们乃宝树庄人氏,因慕石瑛,东往三年拜访,可惜石瑛未能容纳。又闻南桥羊角山,杨立义无边,故原路而返……。”

还没说完,三宝心烦了,忙打断道:“杨立正是我徒,现在宫中操练兵马,你去找他吧。”

二侠听了,如梦一般,拜别三宝往宫里去了。三宝行于街上,声音千万种,独一种声音最高,便是那摆摊占卜的算士,高喊道:“知人知鬼,知福知祸。相面解梦,断人因缘。”

三宝脑中想起昨晚之恶梦,于是想让断一下,走到一个年轻算士边,正欲和他搭话,三宝又嫌他太年轻,恐算不好。

看见拐角处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算士,在那闭目养神。三宝过去,盘膝而坐。老算士微睁双目道:“和尚心中有结?”三宝笑问:“易公怎知?”

算士道:“看你徘徊不定,所以知道。”

三宝追问:“那易公可知我有何结?”算士道:“你结在心中,心在梦中。请说来,我与你测个吉凶。”

三宝就把怪物吃心的恶梦说了出去,算士哈哈大笑,连说:“和尚好命啊,不同寻常啊!”义净也满脸笑意道:“易公请讲。”算士道:“怪物吃心,怪字无心乃是圣,和尚啊,你将来要出凡入圣了。”

三宝心里乐开了花,想道:“我唐三宝要取得真经,成就女朝万代之天下了。”算士又问:“和尚是做什么的?成功之日也好让我沾光。”义净含笑道:“不可说,贫僧成功之日必会重赏与你,可现在身无分文……。”

算士道:“无妨,我料你必会大富大贵,些许小意,不计也罢。”说着,三宝满怀得意踏春而去。没走两步,就听有人打鼓喊道:“为行善事,免费摆渡。南海风光,一览无涯。”义净听到“南海”二字,赶忙问道:“南海,南海

在哪?”那人是个黄头短汉子,小眼睛,大肚子,两臂肌肉突出。敲着铜锣招人,看见三宝是个个高老和尚,乃背弓献笑道:“老师父高姓,弟子好带去。”

说着把三宝请到“渡游馆”中,奉茶献果,再三称谢。因说道:“贫僧法号三宝,乃东土大周人氏。因承帝命前往南海普济寺拜佛取经,此南海可有普济寺?”

那人道:“有有有,过了紫竹林便是。师父一路至此,可有弟子随行?”三宝道:“有三个徒弟,在宫中操练兵马。”那人突然道:“师父请回吧,弟子不渡你了。”三宝问原因,他说:“我们晚上就要开船,而你徒弟还在宫里,分明没有去南海之意。”

三宝急忙道:“船长不用担心,他们各怀神通,自会赶上,船长只把我送过去就行。”

那人高兴的点点头,吩咐随从,要为圣僧摆渡。众人抬一顶轿子,让义净坐上,经过一路颠簸,终于到了海边,码头上锁着许多船只。大海果真一望无际,海风徐来,海浪急拍,当真是舒服极了。等上了船,就看见一群男人乱搞女人,想要下船,却不能够了,船已开到海中央。

紧接着那群男人就让三宝拉网捡鱼,干重活,稍有不从,便是一阵痛打。三宝求道:“大爷饶了贫僧。”

众人又打,道:“你是和尚吗?给老子装,是不是?再说你是和尚,老子扔了你喂鱼。”三宝此时已是鼻青脸肿,头晕脑胀,只得告饶道:“不是和尚,我不是和尚。”众人才不打他,晚间吃饭时,众人皆吃鱼肉,三宝有气无力趴在甲板上,微弱道:“大爷,给个馒头吃。”

众人把他按在木板前,把鱼肉塞进他嘴里,道:“肉都不吃,要吃什么?别惹老子,一会没力气干活,别怪老子手狠。”

三宝满眼泪珠,忍恨吃了,心里痛道:“唐三宝啊唐三宝,你就那么爱追名逐利么?迟两天走就误了你什么了?悔不听国王之言,致有此祸。我吃了鱼肉,破了佛戒,今生无缘面见佛祖了。”又痛哭一番,望着急急海浪,想轻生又不敢往下跳,只得忍辱偷生。

话说七口妖龙屡受石瑛白眼,在石瑛那里始终得不到她的真心。石瑛整天和众妖,兄弟来兄弟去,丝毫不把他放在心上。自打鲸水圣、阴火狼、通天巨蟒王死后,石瑛更是拿他出气,动不动就拳打脚踢,怒目相视。

晚间,女王祭拜完亡灵后,回房看《节义传》读至“周主忠妾”之媵婢之言曰:主辱而死,而妾独生,是无礼也;代主之处,是逆礼也。无礼逆礼,有一犹愈,今尽有之,难以生矣。女王读书至此,叹曰:“众人皆言吾愚义,岂不知愚义之人尽在书中。”

女王合书欲睡,瞥见守洞小妖站立不直,弯曲其躬。女王问:“何故如此?”守洞小妖答:“中午吃的少,肚子饿的不行。”女王问:“用饭之时,何不饱餐?”小妖道:“吃饭先紧着肉食者,肉食者吃完。又轮素食者,素食者吃完,才能轮的上我们这些站岗守洞的。”

女王唤七口,曰:“汝速往人间买三净肉与小妖烹饪一餐。”七口道:“天晚了,夜深了,明天再说吧!”女王不允,责令速去。

七口无言,悻悻而去。七口既去,女王搦笔题《开饭令》,规定:一日三餐,三荤三素。先紧守洞小妖吃饱,再让素食者吃,最后才让肉食者吃。此令一出,群妖雀跃,山呼万岁。守洞小妖无不感念女王之德,泪眼歌颂,皆感为女王之兵而荣。

话说七口奉命去人间买肉做饭,路过青楼。有仙女子招摇于市,七口久不行房,心甚痒之。追逐烟花女子,至女楼,匾曰“海花楼”。七口进去,一片欢歌笑语充斥双耳,红男绿女,交杂其中。欢呼放荡,艳音不绝。

老鸨见有人来,问:“大爷,要几价的?”七口道:“有几价的?”老鸨道:“有三价;上价一千五,国色天香,一夜良宵。中价一千,倾国倾城,半夜销魂。下价五百,秀色可餐,欢快一时。”七口随心道:“要上价的。”

老鸨带七口上楼梯,转朱阁,入红闺。见一女子秀发如丝,红肚兜,粉底裤,手着毛笔书大字,纸上写着:“公子若卉传香手,玉人如蝶舞花容。”七口观之,搂腰细吻,压声道:“不知我这朵花能否引来蝴蝶翩翩起舞呢?”女子皓眸一笑,拥至床上。褫衣裎裤,欲行私事。七口道:“不着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水秀。”

“读过书么?”

“读过《诗经》,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我喜欢和有文化的女人睡觉。”

“你老婆没文化吗?”

“有,可是她很冷。她从来不谈情说爱,整天就知道兄弟义气。”

水秀湿体按七口于床,以口舔之,道:“舒服否?”七口乱叫,飘飘欲仙,道:“舒服死了。”

七口道:“你不叫水秀,你叫石瑛。你跪在地上求我,就说:‘夫君,瑛子错了。瑛子不该忽视你,不该为了那群下脚货而冷漠了你。瑛子错了,夫君,让瑛子来好好服侍你。’就这么说,学会了吗?”水秀道:“石瑛是你老婆?”七口点头。水秀哈哈道:“想不到堂堂的界主,七口妖龙也会臣服于石魔女王之下?更想不到妖界之主会光临人间青楼,背着石魔女王另寻新欢。”

“你是谁?你一个烟花女子,怎么知道那么多?”

水秀道:“不光我知道,全天下的人谁不知道石魔女王重情重义?”七口按着她的头道:“废话少说,此刻起,你就是我老婆,快给我服软道歉。”水秀道:“不,石魔女王乃清白耿直之人,而我只是一介烟花。我不配学石魔女王,更不能学她向你服软道歉。”

未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0

第74回惊圣梦误上贼船 进鸨窝逼学石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