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话东周>召陵降楚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召陵降楚一

小说:大话东周 作者:百代兵精 更新时间:2018/8/24 19:37:20

当时的楚国国君叫楚成王,这人也算大半个乱世枭雄,还险些作了联合国宪兵总司令————春秋霸主。(后面咋们讲晋文公血战城濮和楚庄王饮马黄河,楚成王他还要重点出场。)

一看八国联军兵锋正盛,来势汹汹,楚成王不敢有丝毫大意,赶紧作了全民总动员,决定亲帅大军迎战。 两军在陉这个地方对峙,楚成王自知不是八国联军的对手,于是立马派了个叫屈完的大夫,前去讲和。

? ? ?屈完能言善辩,一进联军大营,开口便打了个哑迷,自创了一个经典成语————风马牛不相及。

我尊敬的齐候:贵国身在北海,楚国身在南海,一个在山东,一个在湖北,天南地北的,井水犯不着河水,就算楚国的母马发情了,也绝不会去找你们齐国的公牛配种,对不对?(注:风是发情的意思。)不知君侯您干嘛要如此兴师动众。

是啊,这500KV的高压线非要往直流12V的IP模块上面怼,那不是明摆着烧人吗!

屈完这么一问,联军大营一大帮子人一下就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关键时候,管仲挺身而出了。

少说这些风凉话,先前商王子武庚叛乱之时,周成王下了圣旨给咋们老太公:五侯九伯,实得征之。天下诸侯敢有不敬天子,不听号令的,咋们齐国都有权兴师问罪。再者,尔贡苞茅不入,王祭不共,无以缩酒。————自己说说,你们楚国给周天子进贡的茅草断了多少年,搞得周天子的祭祀大典,祖宗神灵都喝不上清酒。今天咋们也要拿你楚国是问。还有当年昭王南巡丹阳,走到汉水边上,就再也没有回来,这事情你们楚国也脱不了干系。

于是管仲就给了屈完这么三条理由。

那管老夫子所谓何事?

所谓苞茅,那是南方所特产的一种茅草,古人用来过滤酒浆。酿酒行业中的蒸馏技术起源于北宋时代,宋代以前的酒都是发酵而来的,其酿造工艺就和现在酿葡萄酒、酿醪糟差不多。发酵酿出来的酒,度数很低,最多不超过十几度,因而唐诗中时不时就有:酒逢知己千杯少、会须一饮三百杯、李白斗酒诗百篇之类的名句。

那么酒精蒸馏技术又是们啥技术呢?

讲到这里咋们普及一点科普常识。原来发酵酒是通过酵母菌的发酵作用把淀粉和糖类转化为乙醇的。因为乙醇有很强的消毒功能,浓度超过了一定的比例,酒浆中的酵母菌便会被杀死,整个发酵过程便会终止。但是乙醇本身的沸点又要比水低二十几度,挥发性又强,所以说咋们可以通过蒸馏技术,将发酵酒的蒸馏温度控制在酒精与水的沸点之间,将酒浆中的乙醇分离出来,不断发酵、不断分离,最终获得高浓度的白酒和酒精。

扯远了,言归正传。

发酵酒不仅度数低,而且还很浑浊,有渣滓,而苞茅的秸秆上面有一层又细又密的绒毛,把它扎成团,捆紧了,正是过滤酒浆的上等材料。因为苞茅的这一用途,茅草便与酒浆就结下了不解之缘,据说今天茅台酒的大名,也与苞茅这种植物颇有渊源。

其实对于咋们平头百姓来说,管他浑酒、清酒,有酒喝就不错了,哪还犯的着挑三拣四。可对于周王室那些品位高端的贵族老爷们就大不一样了。再者,所谓国之大事,在祭在戎————《左传》,先秦时代祭祀活动乃是任何一个国家的头等大事,用浑酒作祭,犯了大忌,是对祖宗神灵的大不敬,是要遭五雷轰顶的。于是这时候就更需要用苞茅来滤酒了,现在楚国不给周天子进贡了,苞茅断了,周王室的列祖列宗们也就喝不上清酒了。这就是管仲所谓的:尔贡苞茅不入,王祭不共,无以缩酒。

至于另外两件事儿。五侯九伯,实得征之,前面咋们已经讲过了,说的是西周初年,商王子武庚勾结东夷人叛乱,周公旦启用姜太公率军助剿,授权齐国便宜行事。至于昭王南征而不返,指的是西周第四代天子周昭王三伐荆楚,全军覆灭,本人也命丧黄泉的战争。

有道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说句老实话,以上三件事情真可谓鸡毛蒜皮、陈谷子烂芝麻,就算脑袋被驴踢坏了,也绝不会因为这些事情发动如此规模的国际大战。

因而管仲话一说完,屈完便忍不住暗自发笑。

哈哈!齐国佬啊、齐国佬,你们也太拿鸡毛当令箭了,姜太公都死了好几百年,骨头都烂成渣了,还搞什么:“三侯五伯,汝实征之,真是太平洋的警察————管得宽!

尊相莫要生气,苞茅断了嘛,是咋们的错,咋们立马给周天子他老人家补上。至于昭王南征而不返,都过去几百年了,你们自己到汉水边上慢慢查吧。

啥,汉水边上?咋们自己去查?这叫什么话!

........

于是议会不欢而散了!

( 齐侯与蔡姬乘舟于囿,荡公。公惧,变色。禁之,不可。公怒,归之,未绝之也。蔡人嫁之。 四年春,齐侯以诸侯之师侵蔡。蔡溃。遂伐楚。楚子使与师言曰:「君处北海,寡人处南海,唯是风马牛不相及也。不虞君之涉吾地也,何故?」管仲对曰:「昔召康公命我先君大公曰:『五侯九伯,女实征之,以夹辅周室。』赐我先君履,东至于海,西至于河,南至于穆陵,北至于无棣。尔贡包茅不入,王祭不共,无以缩酒,寡人是征。昭王南征而不复,寡人是问。」对曰:「贡之不入,寡君之罪也,敢不共给。昭王之不复,君其问诸水滨。」————《左传.僖公三年》、《左传.僖公四年》。)

0

召陵降楚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