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逍遥王爷>第七章 拜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拜师

小说:逍遥王爷 作者:莹火之森 更新时间:2018/9/26 3:44:48

  自那天大量订单过后,后面几天洗衣机的订单量慢慢的降了下来,再者市面上开始出现别人做的洗衣机,毕竟有心人只要买一台拆开来看,虽然看不懂什么原理,但是照猫画虎还是没错的,这世界有没有什么侵权一说。洗衣机市场也慢慢达到了饱和度。

  

  随着洗衣机销售量的下降,司徒这几天也是难得清闲。脑子里始终萦绕着一个身着鹅黄色的女子的影子,除了每天从海子哪里打听谢静今天干了点什么,今天开心吗,吃的是什么,喜欢什么,,,诸如此类的。听到某某公子给谢静写诗,司徒便怒不可揭,听到谢静拒绝某某公子的邀请,便心花怒放。到如今,海子哪里还不知道司徒要干什么,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早已经诽谤多次了。

  

  “二郎,你说现在洗衣机卖动不了,咱们就这样一直耗着吗?市集上出现了很多洗衣机,而且比咱们便宜,要不咱们也低价卖么?”张老汉向司徒问道。

  

  张老汉觉得叫司徒名字有点生疏,便开始叫司徒二郎,大朗自然是海子,海子比司徒大月份,且是亲孙子。司徒对此倒也没说什么。

  

  “咱们现在手里有多少?可否足够盘个店面做些生意”司徒说着。

  

  “手里银钱加起来倒有个二百多两,组个铺面但也足够了,说是盘那是不够的。”张老汉想想说着。

  

  “这样啊,那我这两天想想法,挣点钱出来,再做后续计划。”司徒沉思会说着。

  

  “咚咚咚”院外敲门声想起。

  

  这个时候是谁来了,平时也没什么人来往啊,难道是海子回来了?张老汉和司徒都有点纳闷。

  

  张老汉起身去开门,打开院门,只见两个身着捕快服饰,腰上挂着刀,神情冷淡,语气倒是客气道:

  

  “老丈,请问司徒可在此处居住?”

  

  张老汉有点错愕,不知道司徒怎么会招惹到官司。

  

  “官爷,不知我家二朗所犯何事?他可是一直老老实实的和老汉我生活在一起的”张老汉忐忑的说道。

  

  “司公子的一位旧识想请请司徒过府一叙”其中一个捕快说道。

  

  “噢,那快请进,喝点茶水,二郎就在屋内”张老汉一听捕快不是来拿人的,赶忙请两位捕快进屋。

  

  两位捕快随张老汉进屋后,却是不见司徒身影。

  

  “二郎,二郎”张老汉唤了两声,并不见人出来。

  

  三人往屋外找去,只见一个少年身上背着包袱,踩这凳子,正努力的往墙上爬,因为凳子略矮,他使劲的往墙上跨,可是却跨不上去,这个爬墙的少年不是司徒又是何人。

  

  “二郎,你这是做甚?”张老汉慌忙的问道。

  

  司徒见爬不上去,索性不爬了,从凳子上跳下来:

  

  “所有的事都是我一人所做,与张爷爷无关,要抓就来抓我好了。张爷爷承蒙你多日来的照顾,我走之后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

  

  张老汉听着司徒说完即感动又好笑:

  “两位官爷是来请你过府的,说是有位认识你的先生想和你一叙。”

  

  司徒听完,心里略微惊讶:

  

  “不是来抓我的?还我旧识?劳资的旧识都在21世纪呢,骗鬼呢”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还是不要让张爷爷担心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司徒暗暗想道。

  

  随即将背上包袱递给张老汉,对着两个捕快说道:

  “两位大哥,咱们走吧”

  

  司徒出院门的时候还悲情的对着张老汉挥挥手,颇有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架势。

  

  一路上无论司徒如何在捕快哪里旁击侧敲,捕快总是一句话:

  

  “先生是你旧识,命我们前来请你过府一叙。”

  

  司徒很无语,难道这个世界的官差都这么高冷。

  

  两个捕快带着司徒来到了城主府,其中一捕快进去通报了,没一会,一个中年男子跟着捕快出来。

  

  这中年男子端详了一眼司徒便说道:

  

  “公子,又请了”

  

  司徒不好说什么,跟着中年男子就往里走,司徒看着中年男子的背影,感觉这人应该是个管事,说不定知道自己来这里到底是为何。

  

  “大叔,请问怎么称呼啊”司徒问道。

  

  中年男子并没有回头,而是接着往前走,但是却回答了司徒的询问:

  

  “小人鄙姓张名大年”

  

  “那小子便叫你年叔了,年叔可还知道今日叫我过来所谓何事?”司徒说道。

  

  “公子高才,小的不敢高攀唤我名字即可。至于找公子,公子见了我家老爷便知。”张大年说道。

  

  张大年把司徒领到了书房门口,作揖道:

  

  “公子请”

  

  司徒点点头迈步走了进去,张大年却转身离开了书房,司徒举目环视书房布置。

  

  书房里充满古色古香的气味,正堂之上挂着一块写了上善若水四字的牌匾。正堂左边有书桌,看来是主人家经常写东西的地方了。纸上的字迹并没有干,只见上面写着:

  

  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司徒看到这句话,哪里还不知道是谁啊,就是那天河边哪个积极劝学的老头呗。

  

  “至于么,不就装逼了么,难道这个世界装逼犯法?看不出来那老头竟然是一封疆大吏,一府之主,这下可把人得罪了,他奶奶的臭老头度量也太小了吧”司徒心里正暗暗诽谤着。

  

  “咳咳咳”显然是有人进来了。

  

  “拜见大人,小的那天有眼不识泰山,不知府主大人微服私访,冲撞了大人,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绕过小的吧”司徒头也不敢抬的朗声说道。

  

  “哈哈哈,,我可不是什么府主,我只是借府主地方一用,会一会你”老者说道。

  

  “就算不是府主,能随便使唤府主的人,而且能借用府主书房,就知道不简单啊”司徒心里想着。

  

  司徒头低着,身子微弯作揖着。

  

  “起来吧,那天在河边可不是现在这样唯唯诺诺”老者说道。

  

  司徒抬起头来,望向老者,果然是那天在河边被自己整懵了的老头。

  

  只见老头走到书桌前,念了一遍纸上的字:

  “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虽然这话说的对当今圣上不敬,但却彰显了一个国家的宁死不屈的气节。”

  

  “小子,老夫李彦”老者说罢,眼光灼灼的看着司徒。

  

  司徒看着老者,似乎是感觉到了老者的期盼,随即说道:“小子司徒。”

  

  司徒说罢,还得意洋洋的笑着。像是告诉看着我懂你的意思,不就想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么。

  

  李彦看着司徒:

  

  “我说我叫李彦”

  

  “对啊,你是李彦么,我叫司徒啊”司徒赶忙道。

  

  “哼,老夫乃当朝宰相李彦”李彦似乎对司徒不认识自己颇为不爽。

  

  “宰相?”司徒一听,惊呼一声。差点就弯腰往下跪去。

  

  李彦看到司徒如此,总算是去了几分怒气,心中暗暗道:

  

  “总算是把这小子镇住了。”

  

  “小子,我问你,如何可以使我国不在仰人鼻息”李彦正色的问道。

  

  “强大”司徒缓缓说出两字。

  

  “呵呵,老夫问得是你说出的答案,你可知如何作答”李彦讪笑着。

  

  司徒开始低头沉思,以前他就喜欢看看新闻什么的,但是电视上那些未必就适应于现在的大渝,李彦见他低头沉思,也不打扰,只是静静的坐着。

  

  “军事,经济,政治,文化这有这几个方面强大起来,方才是真真的强大”司徒说道。

  

  李彦并不说话,眯着眼,在等司徒继续说下去。

  

  “政治大渝已经达到了基本要求,文化这方面大渝和其他两国并没有太大差距,而军事和经济才是重要的,,,,”

  

  随后,司徒便简单的说出了一个计划,李彦听完双目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司徒说了这么久难免有点渴,两眼转动,看到李彦面前有个茶壶,随即拿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小子,我要你拜我为师”李彦严肃的说道。

  

  “噗,,,”司徒把刚喝得一口水喷了出来,正好喷在了对面一脸的李彦身上。

  

  李彦身子微微颤抖,似乎在压制着怒气。

  

  “竖子,尔敢如此欺我”李彦咬牙切齿道。

  

  屋外可听到茶具破裂,各种碰撞的的声音,但却不知里面发生了什么。

  

  

  

  

 

  

 

  

  

  

  

  

  

  

  

  

  

 

  

  

  

  

  

  

  

0

第七章 拜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