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少校从商记>第20章 哎,倒“血霉”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0章 哎,倒“血霉”了

小说:少校从商记 作者:向宇轩 更新时间:2018/10/9 15:38:21

华啸林和曾晓斌坐火车回到江都,再搭的士去美华集团向梅婷汇报与顾芯的交易事宜,梅婷对他们雷厉风行的办事做派表示赞赏,可听华啸林说已经把货款全部付给顾芯后产生了担心,预感大事不妙。

梅婷不愧是久经商场的大老板,处变不惊,她不动声色地与深圳厂家联系,获悉三辆大卡车的车牌号后,命公司副总火速赶往107沿线“视察”。

这个副总名叫顾德鸿,长相儒雅,戴着一副深度近视眼镜,年约四十,是梅婷的同龄人,离异,他也是梅婷的得力助手,暗恋梅婷多年,但始终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对梅婷言听计从,他跟随梅婷打拼十多年,即使在梅婷倒霉时也对她不离不弃,在梅婷那次西服被人调包后,帮着梅婷看管仓库。

顾德鸿看梅婷有些紧张,问下缘由。梅婷也不对他隐瞒,说:“我担心华队他们这次再发生我当年的那种事,如果这批货被人调包了,那他们就惨了,以他们初涉商海就遭受这么大的打击,让我担心这起事故会把他们从此毁了。”

“梅总,那不至于吧,吃一堑长一智,这点风波他们受不起的话就不要下海打拼了,老老实实干点别的。”

“话虽这么说,但这学费未免也太贵了,他们俩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能看到他们俩被这样的事故毁掉,你快去办,注意观察,同时注意保护自己。”

“是,那我这就去了。”顾德鸿领命,带着三个五大三粗的保安,开上集团公司一辆奥迪A6轿车沿107国道向广东方向驶去。

三辆大卡车趁夜在107国道上“火速”奔往江都,在过郴州宜章段时正好与顾德鸿他们的奥迪轿车相遇,顾德鸿也真是眼尖,一眼就发现了这三辆大卡车,可惜这时这三辆大卡车上的货物已经被肖晓丽收买的人给调了包。

大约晚上九点,三辆大卡车驶入美华集团大院。华啸林和曾晓斌二人如释重负,指挥美华集团搬运工卸货,而后请三位卡车司机到附近饭店吃饭。

可还没等他们走出大门,顾德鸿等人就追了上来,他命保安把三位卡车司机控制,接着向华啸林说道,“华总,出大事了,我们的技术人员刚才试验了一下,您的这批电脑全是二手货,有很多电脑还开不了机,我们怀疑这批货被人做了手脚,兴许被人中途调了包。”

“做手脚?调包?不会吧?”华啸林顿时懵掉,头晕目眩,“顾总,这一大批货可是我亲自在厂家验过后装箱的,按照时间推算,这三位卡车师傅也是按点到达我们公司,他们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做出什么手脚的,这可是整整三大卡车货呀。”

“华总,你先别急,你回想一下出了什么差错。”顾德鸿安慰华啸林一具,转而审视三位卡车司机,“三位师傅,你们那个速度应该早就可以到了吧?”

“我们都是一路赶着过来的,中途连歇都没歇一下。”一位卡车司机说。

另一位卡车司机见事不妙,连忙狡辩,推脱责任。

这位卡车司机说:“喂,你这位老总,这货可是你们的人亲自去厂里验过的,我们只管开车。担心出事故,我们中途连水也没喝几口,到现在可以说水米未进,再说了,我们吃了豹子胆也负不起你说的这种责任。”

“好,这事一言两语说不清,你们仨就暂且委屈一下,到我们接待室就餐,这事非同小可,我们只有报警查案。”顾德鸿接着交待保安招呼他们。

“完蛋了,这可怎么办?”华啸林有些乱了阵脚,感觉五雷轰顶,转头求助曾晓斌似的吼道,“晓斌,你想下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曾晓斌哭笑不得,无言以对,只好安慰华啸林沉住气,他说:“大哥,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只有求助公安帮我们查案了。”

“岂有此理,查出真相后,我决饶不了他们。”华啸林愤然吼道。

“华总,我们梅总请你去她办公室,你是我们梅总的救命恩人,凡事先不要太着急,事情总会查明白的。”顾德鸿说着向华啸林做个“请”的手势。

华啸林点下头,对他道声谢,然后领着曾晓斌去梅婷办公室。

梅婷已经命秘书泡好茶水等待他们,她完全可以体会华啸林被骗的心情,想当年自己就是连跳楼自杀的心都有,她担心华啸林这次受不了打击,所以在这节骨眼上想对华啸林好生安慰,并希望他吃一堑长一智再接再厉。

华啸林和曾晓斌一会来到梅婷办公室。

华啸林灰头土脸,目光呆滞,还没坐下就向梅婷诚恳道歉。

华啸林说:“婷姨,不,梅总,是我办事不力,被人算计了,让你被人看了笑话,你放心,我一定把案子查出来,欠你的钱,我想方设法,即使砸锅卖铁也尽快还上,还请梅总你多消消气,再给我一点时间。”

“华队,你见外了,来,坐下说。”梅婷风姿绰约,笑容满面,像个没事人,一副无所谓的表现,接着请曾晓斌也一同坐下说话。

曾晓斌向梅婷感激地点下头,坐到一张单人沙发上。

华啸林苦不堪言,坐到另一张单人沙发,屁股刚落下又站起来,向梅婷深鞠一躬,说:“梅总,真是对不起,你就处罚我,不管如何,我都甘愿承受。”

“华队,你真是你言重了,坐下说。”梅婷对他摆下手,极为大度的样子,说:“华队,事情现在不出已经出了,既然出了,那我们就想办法解决问题,做生意就像你们部队打仗,每一环都要环环相扣,小心无大错嘛,如果打仗时不小心脑袋就会搬家,而做生意如果不小心就会被人算计的倾家荡产,我那时就是这样。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因此我们再回到我刚才说的那句话,说明白了,就是环环相扣四个字。”

“是,梅总,是我华啸林粗心大意忽略了,好心办了糊涂事。”华啸林愧疚不已,把与顾芯的交易过程再向梅婷简短地说一遍,“梅总,那个顾芯确实不像那种会捣鬼的女人,她虽然生意做的不大,但为人挺诚实,我怎么也不敢把这种调包的事跟她联系起来,我想她也没这个胆,更没这个能力。”

“嗯,这倒没错,你刚入商场,还不太熟悉这里面的水有多深,如果你想复杂点就会想明白的,顾芯虽然没这个胆和没这个能力,但其他人呢?”梅婷看华啸林还不开窍,便刻意点明,说:“据我所知,你去济南这几天已经成了济南电脑界的谈资,对于代理商来说,你就是一块肥肉,谁都想啃上一口,从肖晓丽和那个贾什么宾对你们招呼那么好就可以看出,那个贾什么宾的我不太了解,但我对肖晓丽的事听说一些,她在济南电脑界可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而且口碑也不错,你想她都觊觎你们,那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是的,婷姨,我当时就向华总说了这些情况,可他……”

曾晓斌赞赏梅婷的分析能力,同时怪罪华啸林一意孤行,看华啸林现在难受,所以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这样吧,这事你们别太着急,现在是法治社会,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他们不可能不留下痕迹的,我们要相信公安,他们一定会帮我们把这个案子查个水落石出,由于跨地域,我想查起来要些时间,急不来的。”

“哎,岂有此理,待查出来,我决饶不了他们。”华啸林又愤然地砸下沙发围脖,咬牙切齿地说,“妈的,敢骗到我头上,看我不剥了他们的皮。”

“啧,华队,你可千万要沉住气,商场不比战场,这里是没有硝烟的战场,有时候连敌人是谁也分不清,你要想成大事,就必须按捺性子。”梅婷这话说的真有水平,典型一个混迹商场的老手心地,这比当年华啸林初识她时完全不是一个人,以此也可看出,谁也不是那么一帆风顺地打拼过来,她说:“还有,华队,你是杰出军人出身,在特种部队可以指挥若定,即使到商场了,我相信你经过一系列打拼,将来也一定会成为大商人,你想我一个连初中都没毕业的人都能干出一番大事业,你有什么不行的呢?”

“是啊,大哥,我们就听婷姨的,一定会很快东山再起。”

曾晓斌赞叹梅婷对华啸林的关爱程度,也对自己在梅婷心中的微薄分量而失落,从他们再次认识梅婷以来,他就像一个透明人似的在梅婷眼里飘来飘去,虽然梅婷对他也尊重,但从未有过一丝她对华啸林这样的敬重与关爱。

公安很快介入这起“调包案”,他们对三个大卡车司机连夜突审。

市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郭晓东向主管经侦的副局长“会合”,二人再向局长报告这起大案,市局次日上午在公安大楼5楼会议室召开专案会议,局长要求经侦干警从速从快把这个案子查个水落石出。

三个大卡车司机遭到公安连续审讯,精神和身体逐渐坚持不住,但他们深怕一旦供认就是牢狱之灾,故而一致咬死他们当初的约定,只说一路没有停歇,一路快马加鞭,说的全是原来那一套,由于这时路上监控设备不全,加上他们调包选择的地域是穷乡僻壤,使得这起案子一时陷入僵局。

查案需要证据,也需要耗费巨大的经费,这起跨越山东、广东和湖南的“调包案”一时想查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济南警方不久传来不幸消息,顾芯人已失踪,店门紧闭,人已不知去向。

“妈的,老子就这样被人算计了?他们真是环环相扣呀。”

华啸林这几天茶饭不思,悔恨交加。听到警方传来的消息,他不禁为之火起,决定亲自查案。“操,我还不信了,这么一大批货就这么平白无故地飞了?”

气归气,可他华啸林能查出来吗?

一切皆是他咎由自取,华啸林现在连死的心都有了。

3

第20章 哎,倒“血霉”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