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少校从商记>第21章 被“小情人”骂晕乎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1章 被“小情人”骂晕乎

小说:少校从商记 作者:向宇轩 更新时间:2018/10/10 16:15:11

曾晓斌看华啸林一筹莫展,灰心丧气,如同一匹喜怒无常的狮子,故而心里为之纠结,曾好几次都想把与肖晓丽的过往向华啸林说出,可出于对华啸林的敬畏,他犹豫了好几次也不敢对华啸林说出口。他现在也有所反省,觉得被肖晓丽利用是件非常幼稚和耻辱的事,怪自己“精虫上脑”着了她的道,搞得他在华啸林面前直不起腰杆,若是往常,他定然会把事实真相向华啸林说出,而一旦对华啸林说明,事情也就不会造成现在这个糟糕的样子了。

由于受了重大打击,华啸林这几天头不梳,脸不洗,不几日就胡子拉渣,表情呆滞,双目无神,即使他想去查案,他现在也得好好理个头绪出来。

“大哥,要不我们去楼下喝几杯吧?”曾晓斌从隔壁睡房来到华啸林的房间,向蒙着被子睡觉的华啸林轻声说话,说的有情有理,“就像梅总说的,事情不出已经出了,接下来我们商量一下该怎么面对,好好地捋一捋。”

“……”华啸林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身,接着打个呵欠,他说:“晓斌,你说对了,我们是该捋一捋,那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必须如实告诉我。”

“什么问题?哦,你问吧。”曾晓斌顿时紧张,深怕华啸林敏锐到什么。

华啸林审视曾晓斌一会,正色地向他问道,“我们既然要捋一捋,那我就得了解情况,我问你,我们在山东时,你有没背着我见过什么人?像贾总和肖总,或者其他什么人。”

“……,这,这个,没有啊,我们一直都是形影不离的。”

曾晓斌立马慌了,深怕华啸林接下来暴揍他一顿,论打架他可不是华啸林的对手,即使想逃也没机会。

“你别紧张,有什么就说什么,我绝对不会怪你,我只需要你把真相告诉我,这几天我想了很多,认真地分析了一遍,也回想了你在我们从万达广场出来后说的那番话,你说我那样做会害了顾芯,那个时候我没反应过来,现在回想起来,你那话绝对不是空穴来风,你一定在此之前听到什么风声。”

“哎,是啊,是有风声。”曾晓斌虚惊一场,庆幸华啸林没有敏锐到他与肖晓丽“勾搭”关系,“大哥,常言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没混过社会,不太懂道上的一些事,我作为旁观者,从贾总和肖晓丽的眼神和言谈中,发现他(她)们对你垂涎欲滴,以他们混社会的做派,到嘴的肉绝对不会允许轻易飞了,所以你去与顾芯那个小老板签约,肯定会被他们从中作梗,想晦暗点,他们完全可能把顾芯整惨了,并迫使她就犯,我们可以推理一下,如果事情真是这样的话,那调包我们货物的人就是他(她)们的人了。”

“说的好,我想也是这样,通过梳理,我觉得完全可能是贾总或者肖晓丽等人干的,这样,我们马上去趟公安局,审讯那三个卡车司机。”

“可他们死不承认,我们也没辙呀。”曾晓斌担心事情真是猜想的这样,这时又打起退堂鼓来,说:“华队,我们不是警察,可没有审讯权。”

“这事你别管,我有办法。”

华啸林立即起床,穿上衣服,到卫生间匆匆洗漱一下,不一会就领着曾晓斌出门,可他刚拉开铁门,就被前来“发飙”的柳晓芸猛推进屋。

柳晓芸杏眼圆睁,不由分说对华啸林一顿臭骂,还对他脸上指指点点,像个泼妇似的,与她那一贯的淑女形象完全判若两人。

柳晓芸气急败坏地冲华啸林骂道,“好啊,华啸林,你真是有能耐呀,不费半点功夫,一百多万这么快被人骗个干干净净,你脑袋是不是进水了?你脑残吗?你那几年部队生涯是怎么混的?还少校军官?你配吗?”

“对不起,晓芸,我借你那钱一定尽快还清。”

华啸林被她骂的无法招架,倒退到客厅沙发上坐下,一边回话一边用手挡架,深怕柳晓芸把他撕碎似的,让曾晓斌看得不禁发笑。

“混蛋,我来是跟你说那钱的事吗?我是要打醒你,你要想经商就得跟人学着点,一点经商之道都不懂,人家不骗你骗谁啊?现在事情出来了,你躲在屋里算怎么回事?骗子会那么好心再把货给你送上门来吗?……”

曾晓斌像看戏似的插不上一句嘴,一是由于柳晓芸的嘴巴太快,二是被柳晓芸的气势惊住了,他还从来没有见过柳晓芸这样泼辣又干脆的女人。

柳晓芸把华啸林一顿大骂和数落,把他们俩当年的糗事也一块数落出来,她虽然骂骂咧咧,但脑子极为清晰,就像大学教授讲课文似的把华啸林从小到大对她欺负和追求的糗事一股脑骂出,还把郑海燕也一同骂上几句,说:“华啸林,你害我一次不够,还要害我一生,那个郑海燕追求你多年,搞得我人不人鬼不鬼,我现在跟你说清楚了,以后我们俩一刀两断,这辈子你也不许再缠着我,像你这个脑子,我们俩也根本不配,你就是跟郑海燕那样式的一个级别,一个档次,你们俩都是脑残,幼稚天真。”

“晓芸,你话不要说的这么绝吧,我刚出道,当然难免会出点差错,你放心,我就不信这次就栽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一定把骗我的人找出来。”华啸林说的理直气壮,可他心里一点底气都没有。他站起身来,把柳晓芸按着坐下,说:“我知道你很生气,对,是我不争气,疏忽了,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和一点时间,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关我屁事,蠢猪。”柳晓芸怒着撇下嘴,再对华啸林翻个白眼,“哼,就你这智商,即使被人骗了,还会帮骗子数钱,世上有那种掉馅饼的好事吗?也不想想从你第一步兴许就被人算计了。”

“啊,什么意思?什么第一步?”华啸林觉得柳晓芸的话里有话,“晓芸,你把话说明白点,是不是听到什么了,梅总可是大笔一挥预付一百万帮我的,那可是真金白银。”

“切,你以为你是谁呀?人家凭什么帮你?”

柳晓芸看曾晓斌“戳”在屋里,话到嘴边咽了回去。

华啸林反应过来,这时正好也到饭点了,便叫曾晓斌到楼下餐馆去点餐,曾晓斌会意地点下头,出门离去。

曾晓斌虽然有些劣根性,但他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他从柳晓芸说的话里也察觉到这事从开头兴许就像柳晓芸说的被人算计,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么梅婷那个女人的心地也太厉害了,深不可测。

“现在屋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华啸林听曾晓斌下楼,走去门口,把铁门关上,再回到柳晓芸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说:“怪我反应迟钝,你那话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太懂。”

“哎,那是怪你像头猪,愚蠢,总以为你自己是英雄,还以为你是特种部队大队长吗?我一个女人都知道一个道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直说吧,你就不要再绕弯子。”华啸林迫切地想从她嘴里听到真相。

柳晓芸顿一会,又翻华啸林一个白眼,然后叹息一声,说:“这个梅婷的背景极为复杂,早些年靠从事服装生意起家,在兴隆街那一带生意做的特别大,后来听说有一批服装被人调包,导致她的资金断链,被迫出走云南,而且差点被贩毒分子杀害,后被当地公安解救,她回到江都后,东山再起,把那批旧服装换上新包装高价卖出,再次赚了个流油,不久改行做化妆品生意,不几年就成了我们江都的亿万女富婆,像是把生意做的红红火火,可那只是假象,我们审计局的人对美华集团公司的账目来往经过摸排,发现她的美华集团公司是个空壳子,像是暗藏巨大的商业机密,只是现在还没对她动手罢了。”

“商业机密?”华啸林疑惑,猜测道,“难道她就是诈骗集团的主谋吗?”

“不是这么简单的,不过我也无可奉告,那都是高层的事,我一个刚参加工作才几年的普通干部哪知道那么多,我只是向你透露一点,你可不要被她算计了,那个女人的心思和关系确实是太复杂了。”

华啸林有些匪夷所思,被柳晓芸弄得立即反转,不经意地把梅婷那个好女人的形象想成十恶不赦的恶毒分子,但他怎么也不敢把梅婷那个美好形象与那种恶毒女人联系起来,为之不禁嘀咕一句,“啧,真是不应该呀,我们那时可是救过她命的人。”

“没错,这事我也听人说了,其实也早不是什么新鲜事,几乎成了她在外人面前炫耀的资本,说她当年有多么多么惨,现在有多么多么辉煌,还说人要知恩图报,将来一定要报答救她的那几个特种部队军人。”

“对呀,她现在就是这么做的,她如果要害我,怎么还会给我一百万呢?那不是她自己骗自己吗?”华啸林又迷糊上了。

“我也不知道,但我感觉那个女人就是太复杂,你要当心点,搞不好你会被她毁了,不要以为每一个人都是有良心的,农夫与蛇的故事不是少数。”

“好吧,我记住了,谢谢你。”华啸林可想而知柳晓芸对梅婷的情况也知之不多,她刚才发那么大的脾气,想她可能是恨他与梅婷搅合在一起,凭她借给他十多万做生意,他也可以想到她对他是有暗含真感情的,只是她目前的处境让她对他退避三舍罢了。

一场真挚的感情,由于社会关系的复杂性,让他(她)们形成一道鸿沟,不到水到渠成的时候,他们谁也迈不过去。

一句话,大家为了生存都需要在社会和单位上混,人生不仅仅是爱情。

其实,华啸林心里对梅婷的发迹之路也产生过怀疑,那时与她见面向她问过一句俏皮话,他说:“婷姨,发财是件很容易的事吗?”

而通过柳晓芸刚才说到的梅婷那种现象,让他敏锐到梅婷兴许真是藏有什么巨大机密,只是她对自己有什么谋划,目前也就无从不知了。

“算了,我不跟你说了,你好自为之吧,我走了。”柳晓芸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未等华啸林送行,就像风一样飘然而去。

华啸林了解她的性格,也没送她的意思,他坐在椅子上回想着之前与梅婷的几次接触过程,觉得梅婷对他是十分关心和敬重的,因此他打破脑袋也想不出梅婷更深的层次,最后只好决定继续追查这批货物的“调包”案,经柳晓芸刚才那么一说,他对调查这起“调包”案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兴奋。

当天下午,华啸林和曾晓斌到市公安局向主管经侦的沈副局长说了贾总和肖晓丽的一些情况,沈副局长心领神会,命手下审讯那三个卡车司机。

未料,这三个卡车司机依然一口咬定不认识贾总和肖晓丽等人,由于对他们“调包”一案缺乏确凿的证据,经侦干警依然对他们束手无策。

听说结果后,华啸林只是闷“哼”一声,而后带领曾晓斌赶赴山东济南。

次日上午,华啸林和曾晓斌再次坐火车来到济南地面上,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住到市区一家比较偏僻的家庭宾馆,然后准备下一步的查案计划。

可是,让他们做梦也没想到的是,他们这次差点把济南的天都捅破了。

2

第21章 被“小情人”骂晕乎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