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野人特种兵>第22章 大战落幕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2章 大战落幕

小说:野人特种兵 作者:砚缤 更新时间:2018/8/31 23:31:18

“小鬼子全线撤退,过泉城向东而去!”

“再探再报”,注意,密切关注那六个少年的情况,传令全师,有发现马上汇报。”林志远直接替周长鹤下达了命令,因为这时候,周长鹤正死死的盯着一张地图在忘我的神游。

“厉害啊!”

“这一招太妙了!”

“好!太好了,过瘾!”

“这里怎么回事,他是怎么知道对方的目的?”

“这个刺客是怎么去到那里的!”

“他们是怎么跑掉的,走的什么路线,这么多鬼子兵。”

周长鹤犹如疯癫一般,自言自语,手在地图上比划着。

“师长,您怎么了!”林志远有些担心的轻声问道。

“这简直就是战争天才啊,要是跟着我,最多两年,我能把他变成。。。。!不对。。。本来就是天才。”周长鹤嘀嘀咕咕的,老脸憋的通红,自语道“找到他,必须找到他,我得亲自问问这最后的几步他是怎么完成的。”

“师长,您先坐下,等过几天我把那小子给你喊来,您随便问,要是他让您不满意,您锤他!”庞山岳赶忙拉住上蹿下跳的周长鹤,真怕这六十多岁的老头摔了。

“好!庞山岳,这可是你说的,去给我倒点水喝。”周长鹤举着颤巍巍的手说道。

“好的,我这就去!”庞山岳拿起茶壶倒水,边说道“师长,后面的事情我虽不知道,但前面的事情都是我跟老林一块跟那段小子商量着办的,放在您眼里,那就是小打小闹。。。”

不等庞山岳的马屁拍完,林志远突然捂住了庞山岳的嘴,一脸担忧的偷偷看向周长鹤。

这一看不要紧,吓得庞山岳一激灵,手中的茶壶差点掉在地上。

“你说这话,你也不闲牙疼啊,你可真够不要脸的,比我还不要脸!”周长鹤腾的一声站起来,指着庞山岳骂道,气得全身直哆嗦。

“我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口中的段小子,给我们全师上了一课,你懂吗!就这个小打小闹的,我们华夏也找不出几个能做到的!”周长鹤这次是真的怒了,直接甩飞了手中的茶杯。

“师长,消消气,老庞也是一时说错话,您别在意。”林志远赶紧打圆场。

“滚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周长鹤逮谁咬谁,脾气暴躁如天雷。

“得!还是闭嘴吧,某人受刺激了。”庞,林二人同时暗道,这段小子打了一场仗,刺激到周长鹤了。

“你们俩还真别不服气,这场仗就算打完了,你俩也不明白!”周长鹤神色黯淡的低声道“其实,我也有很多地方想不明白,哎。。。。丢人呐。。。丢人呐!”

“其实,我们一开始就错了,错的离谱。”周长鹤不由得后退一步瘫坐在一块石头上。

“师长,您没事吧!”庞,林二人赶忙分两边抬住周长鹤的胳膊。

“我没事,你们坐吧,”周长鹤摆了摆手,示意二人坐下,接着说道。

“所谓兵者,诡道也,虚则实之,实则需之,以前,我觉得我理解透了,现在才发现,原来我错了,我们都错了。”

“这次的行动,明石建仁摆明了是针对你俩而来,我们也知道他现在不敢屠杀百姓,可是,我们不得不来,因为我们赌不起,更输不起,他明石建仁占据西城口,华家庄,晴天涧,摆下了天罗地网等着我们往里钻,那是真狠啊。”

周长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走到那张地图前说道“你们做的决定严格来说,没有错,你们不惧生死,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你们都以为这场仗很艰难,你们赌上了三千兄弟的性命去疏散群众,去跟明石建仁的八千鬼子兵周旋,在你们心里,最好的结果就是成功疏散群众,最好还能杀掉几个鬼子,这是你们所敢想到的唯一的胜仗。”

“可是,如果这一切真的按照你们的部署去做,去实行,你们想过后果吗!”周长鹤双眼瞪起,却又有些语重心长。

林志远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叹了口气。

“最后的结果会是全军覆灭!”

林志远,庞山岳听完这句话没有丝毫意外,因为周长鹤说的没有错。

“但是,这里却出现了一个意外,庞山岳带来了段韧,一个十五岁得少年,而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啊!,是他成功疏散了百姓,完成了任务,万马军中直取上将首级后全身而退!”

话,虽然是周长鹤说的,但庞,林二人均是身体一震,心中一阵后怕。

“他也遇到了跟我们一摸一样的问题,可是他段韧却在你还有你,还有那死了的明石建仁,在你们一万多人的眼皮底下摆了一个大阵,扭转乾坤!”

“他段韧跟我们一样也看出了明石建仁的诡计,他知道明石建仁在西城口,华家庄,晴天涧设好了埋伏,可是人家没有往里钻,就在护鲁一团,二团在华家庄跟鬼子兵大战的时候,他把你们二人当成鱼饵送到了八里街,他段韧也知道,这样的小把戏瞒不过明石建仁,果不其然,就在你们刚到八里街的时候,小鬼子就已经跟了上去,岂不知,这却是段韧计划的第一步。”

“他利用八里街为转折点,迅速的在大田,河口,新民,绵阳四处埋伏好伏击点,而后更是夜入晴天涧干掉了一个鬼子少佐,这件事,在你们看来,是他段韧艺高人胆大,但是,你们错了,根据我了解的情报,那个鬼子少佐死的非常惨,而且我还得知,原本的真相是那鬼子少佐身上的伤痕都是死后被人造成的。”

“啊,这是为什么!”庞山岳双拳紧握,眼巴巴的看着周长鹤问道。

“呵呵!”周长鹤气笑了,不过,仔细想想,这也不怪庞山岳,毕竟就连明石建仁也上当了,就算是自己,如果不是了解了整个战局部署后,肯定当时也看不出来。

“是为了激怒明石建仁,迫使明石建仁必须亲自去八里街捉我们。”这时,林志远接过话来说道。

“只要明石建仁移动,身边绝对会有大批鬼子跟随保护,只有这样,段小子才有机会在新民与晴天涧之间,也就是我们现在待得地方,做好伏击点。”

“那跟那个鬼子少佐惨死有什么关系。”庞山岳依旧不明白的问道。

“老庞,如果是你的兄弟为了保护你被严刑逼供到死也没有出卖你,你会怎么做!”林志远不答反问道。

“这还用说,当然是。。。我明白了!”庞山岳狠狠拍了一下手掌道“好个段小子,这样他明石建仁为了做给手下看,只能选择亲自捉拿我们俩了,所以才被一路引到了入云峰!”

“没错,相信那时候明石建仁也已经看出来那鬼子少佐身上的伤不正常,可是他没有别的选择,等明石建仁追到了八里街,段韧变对你们说了那句,炮未动,马先行,单车横跨,直逼将宫,那时候,他段韧就已经给明石建仁判了死刑!”周长鹤伸出大拇指用力点了点。

“后面的事情你们俩应该明白了,华家庄拖住了两千鬼子兵,大田,河口,新民,绵阳拖住了三千鬼子兵,然后让你俩引开了明石建仁的左右手之一的红野太郎之后,你俩绕了一圈,回到这里,又拖住了将近一千个小鬼子。”

“那时,明石建仁已经到达了入云峰,应该说是艰难的打进了入云峰,如果是顺利进入入云峰,明石建仁肯定会起疑心,因为那时他已经意识到陷入了一个陷阱里,在他眼里,就算是进入入云峰也可能是一个圈套,可是他段韧明明就是要让明石建仁进入入云峰,但是却又极力出手阻止明石建仁进入,这样,就打消了明石建仁心中的芥蒂,让他误以为入云峰已经脱出了陷阱的范围了。”

“事情到了这里,也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段韧安排的六处战场战况激烈,我方人员及处劣势,但尚能苦苦支撑,所以明石建仁便更改原定计划,加派援兵剿灭你们,等入云峰兵力不足之时,段韧直捣黄龙干掉了明石建仁。”

“只是我想不明白,他是怎么进到入云峰的。”周长鹤双眉紧皱,苦思无果。

“对了!”这时,庞山岳突然拍了一下大腿,吓得林志远一哆嗦,差点摸出枪来。

周长鹤也吓得翻了个白眼不耐烦道“又想起什么了!”

“我知道段小子他们怎么进的入云峰了。”庞山岳激动的说道。

“什么!你快说!”周长鹤直接一把抓住庞山岳的脖领大声喊道。

“咳咳咳。。。。师长,您先放手。”庞山岳憋的老脸通红还不敢反抗,只能苦苦哀求。

“哦哦,好,你说,你快说。”周长鹤摊开双手后退两步说道。

庞山岳像个受委屈的小媳妇般嘟囔着,假咳着,拿捏着,又是摸裤兜找烟,又是看茶杯有没有水,一顿瞎忙和。

林志远看着庞山岳一阵咧嘴,赶紧退后几步,害怕溅一身血,因为这时,周长鹤的脸在慢慢变黑。

“他娘的,把老子的歪把机枪拿来!”

一声大喊后,周长鹤咬着牙,瞪着眼,搓着手,跳着脚,那架势,仿佛要生吃活剥了庞山岳一般。

“别别别,师长,老庞只是在仔细回想经过”林志远边说着,一边给庞山岳使眼色。

“这老头,这么大岁数了,脾气还这么暴躁,还去中央军校进修,原来修成这样了。”庞山岳心中暗道,其实,他本想卖个关子,准备用这个信息换点东西,没想到,捅了马蜂窝了。

庞山岳赶紧陪笑道“就是就是,我现在想好了,马上就说。”

“段小子是我一个老友的徒弟,那天我们一起从章厉县城出发,路过入云峰的时候,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一个冷面少年,十五六岁年纪,与段小子嘀咕了好一会,后来段小子他们几人又在入云峰那里好一顿忙和,后来就再也没见过那个冷面少年!”

。。。。。。。。

“嘶。。。”周长鹤,林志远同时吸气,他们不敢,也不愿相信段韧在还没到西城口甚至还没了解具体状况的情况下就已经算计上明石建仁了。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你们从入云峰开始到现在五天了,难道那个冷面少年还能在那里埋伏五天吗,天大的玩笑。”周长鹤直接否决了。

可是,除了这个理由还能有什么办法逼近明石建仁千米之内,要知道,那可是将近两千人重重保护起来的。

“难道他真有通天彻地之法吗!”庞山岳也不信能有人在一个地方一动不动待上五天。

整件事情到了这里似乎已经无解了。

“呵呵”周长鹤苦笑一声,自语道“老庞老林,其实,我们错了,可以说错的太离谱了。”

“我们错在哪里”庞山岳,林志远急声问道。

看着眼前的二人,周长鹤无奈的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你们俩怎么连个少年都不如,打仗比不上人家就罢了,怎么心性也如此不沉稳。”不过周长鹤说完,又摇了摇头道“我有什么脸说你们,我也是一样。”

“其实,从老庞带着段小哥过来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已经错了,或许还会更早一些。。。。。。”

看着周长鹤自我检讨却一句话都没说到点子上,林志远只能干着急却不敢追问,只能赶紧把一只香烟放在周长鹤得嘴上替他点燃。

周长鹤猛吸一口烟,长长的出了口气,继续说道“我们的过错在于,死板,迂腐,就拿这件事说,遇见这种情况,我们首先想到的是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先要成功疏散百姓,然后在与鬼子兵周旋,甚至已经做出了最坏的打算,我们一直在西城口,八里街等地被小鬼子牵着鼻子走,可是那段小哥。。。。。。。从一开始就想好了要干掉明石建仁,于是他选了一个地点。”

说到这里,周长鹤直接一巴掌打在地图上,手掌的中心地方正是入云峰。

“这里!”周长鹤激动地说道,“就在我们在想该怎么跟鬼子兵周旋的时候,那段小哥已经在计划怎么把明石建仁引到入云峰了。”

一时间,这间简陋的临时指挥所一片安静。

。。。。。

良久之后,庞山岳重重的叹了口气,眼珠一转说道“师长,马上就要入冬了,我们旅的物资什么时候发下来,我们有的战士还穿着单衣,还有,武器方面也严重紧缺,有很多士兵都是两个人用一支枪。”

提起这个,周长鹤更加头疼,不是他不想给,问题是现在真的没有啊,还不能直接说没有,还得照顾,安抚战士们的情绪。

“师长,您可别再说等等了,我们可是等怕了!”庞山岳看着周长鹤的脸色不对赶忙说道。

“嗯”周长鹤点了点头,庞山岳心中一喜,暗道“有门!”

可是接下来,周长鹤的话直接让庞山岳差点喷出老血。

“你听信吧!”周长鹤一本正经的说道。

“啊噗。。。”庞,林二人同时内伤,在物资方面,最怕的就是一个等字了。

就在这时,一个传信兵跑了进来,递给庞山岳一个信封说道“这是那个段小哥让我转交给您的。”那传信兵双手递上一个信封。

“他在哪!”周,林,庞三人同时喊道,把那传信兵吓得一哆嗦,差点哭了,诺诺的说道“这。。是昨天夜里就给我的,让我在十二点准时给您,。。。别的,我真的不知道。”

庞山岳此时顾不上别的,赶忙撕开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张信纸,纸上字迹工整,大气凌然,纸上字不多,却震惊了三人。

“庞叔,见字如面,吾兄弟绝不辱庞叔信任,明石必死,来时,吾师训示,必解庞叔之忧事,今以明石四千士兵之物资赠与庞叔,另此次之战,全系庞叔之领导,与我兄弟无关,庞叔珍重,他日必有相见之时,勿寻!”

薄薄的一张信纸,此刻却又万斤之重,庞山岳的双手此刻是颤抖的。

“臭小子,连个招呼也不打,下次非揍你!”庞山岳恶狠狠的说道,只是两行热泪悄然无声的落了下来。

“咦,明明是八千人的辎重,怎么变成四千了!我也想揍那段小子!”林志远咬着牙哼道。

“你俩不吹能死啊。”周长鹤气呼呼的呵斥道,心里莫名出现一股深深的失落感。

“你闭嘴!”庞,林二人心里也不是滋味,听到周长鹤的话,下意识的同时反驳道。

只是说完以后。。。。。。。。

秋天的正午,慵暖的阳光,原本的惬意被外面阵阵的血腥味冲散,可在这个简陋的破屋中传来几声惨叫。

“师长,我错了,我不是说的您,我。。。啊。。。。你毙了我吧,物资坚决不分!!!”

3

第22章 大战落幕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