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骄傲的大明>第四十二章 争这个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二章 争这个利

小说:骄傲的大明 作者:丑老豆 更新时间:2019/10/24 14:24:12

随着手中有数不尽的银钱,这些人开始不安分了,明朝有规定,商人不得科举,于是这些人便将目光放在了南方各个书院之中,而东林书院那时规模虽小,但其科举上榜却十分突出,这些商人便将目光盯在了东林书院。

只不过东林书院那时虽然也接受商人捐献,却并不过多的听从于商人,于是经过商议范青松便以求学的名义进入了学院。那时的范青松不过三十多岁,也是能出口成章,渐渐的便在书院中有了名气,在参加乡试之后,范青松借故没去参加京城会试,然后便以安心作学问为名在书院中留了下来。

十年前,在商人的资助下,范青松终于坐上了副院长的座位,从那时起,操纵会试便是东林书院一直在做的事情。钱谦益当上东林魁首后自已为风光无限!却不知范青松才是操控这一切的人,他钱谦益不过是台前的傀儡!

随着东林党为官的人越来越多,江南各地商会从中得到了巨大的利益。和北方商人为了暴利耍冒着杀头的风险相比,南方商人却是悠闲的哼着小调,便将无数的银子装进了腰包!

随着钱越来越多,商人的胃口也越来越大。四年前,铁头王习武下山便被范青松挑中,铁头王是他的侄子,其父早年病故,一直是范青松供养他。从商会护卫队中挑出三百多好手,由铁头王带着占了一座山,然后开始对小商队打劫,结果是小商队最后全都关门大吉。

解决掉小商会之后,铁头王又奉了范青松的要求在无锡成立了四海帮,将那些青皮混混解决掉后,又开始对那些小商铺进行敲诈勒索。

商会借此除掉了许多竞争对手,从而越来越壮大。而人的贪婪是无限的,终于海上贸易的巨额暴利引起了这些人的注意,经过近半年的谋划,一个巨大的计划制定了出来,就在计划准备实施时,范大中来了,最终信没有送出去!

而更为疯狂的是,范青松此时正在谋化更加疯狂的计划,那便是和北方的北方做生意!

范大中震惊了!这些人疯了,疯到已经不顾危险要和建奴做生意了!他立刻将情况报与魏忠贤,魏忠贤也是大吃一惊。立刻下令将南京城中几个商会查封,为首的几人立刻下狱,然后立刻派人将钱谦益找来了。

钱谦益听了后差点没疯了,这些人竟然疯到了这种地步。他“扑通”就给魏忠贤跪下了:“公公,救我!”这能不害怕吗?这可是灭九族的大事。魏忠贤将钱谦益扶了起来:“钱大人不必害怕,你立即带人整理犯人口供,明日便将此事公知于众,范掌班!”范大中跪下:“厂公,小的在!”

魏忠贤说道:“你立刻将人犯押解进京,记住!一定要在殿试当天到达京城!不许早也不许迟!”范大中一听就急了:“厂公,只剩下九天时间了,恐怕来不及了!”

魏忠贤眼一瞪:“办法自己想,必须那天到达,否则提头来见!”范大中一听也顾不上磕头了,跳起来就跑,魏忠贤笑道:“小崽子,不给你点压力,我怎么和皇上交差!”

范大中跑出屋子,立刻命人备马,三百人准备了九百匹马,立刻将范青松和铁头王以及那几个商会负责人共十几人绑在马上向京城急驰而去,每到一处驿站,立刻将不能跑的马换掉,一连七日不眠不休,终于在第八天赶到京城郊外。

他没敢进城,只是偷偷进城打听了一下情况,得知明日便是殿试,这才将心放回肚子里,将人全部安排在城外锦衣卫一处秘密据点,所有人是吃饱喝足倒头便睡,一直睡到第二天天亮,他立到命人去锦衣卫调人,直到一名锦衣卫千户带着大批人马赶到,他这才带人将人犯押至午门。

看着押上来的人,张溥等人傻眼了,范青松所做之事,他们多少知道一些,这次怎么办!没等他们想出对策,范大中便将所有口供递了上去,朱由检看罢勃然大怒:“无耻!居然无耻到此种地步!你们真是枉为读书人!”

口供被王承恩拿在手中,就在午门之上开始宣读,随着王承恩的话语,文武百官的脸上精彩分呈,武官站在一边看笑话,但这个笑话不好听,一些武官已经忍不住小声骂了起来,而文官则是全都傻了,尤其是那些东林党人,一桩桩一件件事,让这些东林党人面红耳赤!

这时被抓在一旁的宋子奇高声喊到:“诬陷!这是诬陷!诸君勿要听信,这是阉党诬陷!天!阉党猖狂!忠贞之士蒙冤!天理何在!”

终于文官之中又站出几人,几人跪倒:“臣等泣血上奏,清陛下勿要听信小人构陷!寒了忠贞之士报国之心!”这个时候决对不能承认,否则东林党就完了!

朱由检冷笑道:“构陷?那好!听听他怎么说!”朱由检一指,锦衣卫立刻将范青松带了上来。“有人说你是被诬陷的,那朕便听听你如何自辩!”

范青松抬头看了看朱由检,也听见了宋子奇的话,他不屑一顾道:“我等苦心经营十数载,却不想东林书院百年大计皆毁于你等之手,我东林诸君与你今后不死不休!”这等于是变相承认了!文官们彻底无语了!

宋子奇高叫到:“你这个疯子,胡说什么!”范青松瞄了他一眼:“你不过是我计划之中微不足道的一个,连棋子都算不上,在这里吠吠不止什么!”哦!宋子奇愣在了那里,打脸!赤果果的打脸!

皇宫内,张皇后带着人急急忙忙赶了过来,自已的小叔子又惹事了,只能自己出面将事情压下去了,她远远的站在那里,却发现好像自已想多了!张皇后远远的看着,也不上前,好半天见文官没动静,张皇后一笑:“没事了,我们去皇后那里!”

张皇后走了,朱由检可没完,既然你们不跳出来,那也不行,我必须解决文官,否则今后还会有麻烦。

他向下看了看众人,“温体仁!”温体仁这次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就是皇上挖的坑,而自已却主动跳了进去。闻听朱由检喊他,他急忙振作精神出班跪到:“臣在!”

朱由检冷声道:“这便是爱卿为国举贤的结果吗?”温体仁以头杵地:“微臣有罪!请陛下责罚!”朱由检看着他说到:“此次会试,东林书生全部不予录用,其他人依名次录取,你等会试官员全数革职,永不录用!”

温体仁愣了半天!叩头道:“臣谢主隆恩!”官虽然没了,但好歹命保住了!

张溥一下子蒙了,这官身说没就没了,他叩头道:“陛下,臣不服!”朱由检一笑:“好!既然不服,那便好好议议,朕会让尔等心服口服!”

张溥一拱手:“陛下!我等也是寒窗苦读,既使有大错,也不宜将东林其他书生牵连进来吧!”朱由检一笑:“你想多了,其实对于我来说不管是谁,你们我一个都不想要!”

这句话一出口,王承恩曹化淳差点没坐地上:“皇爷爷哟!你这又是发的什么疯哟!”乱了!底下彻底乱了!刚在还兴奋异常的其他举子们全都愤怒了!

张溥一摆手,“陛下何出此言,此话岂不寒了天下读书人之心!”朱由检问道:“好!朕来问你,你等读书为何?先不要急于回答我,好好想想!”

坑!张溥眼前又出现一坑,大道理说出来自已都不信,实话实说可能吗?放在以前能说,现在能说吗?

见无人说话,朱由检笑了:“既然你不说,那就由朕来说。你们会说为天下苍生,为万千黎民百姓。也会说我做官是为了升官发财是吗?”

“尔等口称圣人子弟,却不尊圣人教诲!圣人况且要周游列国,与百姓同甘共苦,可尔等呢?口口声声为国为民,何曾为民想过一件事做过一件事!”

这时张溥硬挣着说道:“我等为民请命,请陛下不与民争利,这难道不是为民吗?”

朱由检冷笑道:“不与民争利,自我登基以来,听的最多的便是这句话,那好!今天朕便好好和你们说说!”

“不与民争利,争谁的利,是那些辛勤劳作的农夫吗?不!你们不让朕争的是那些商人的利,你们的民是那些商人,历朝历代以来农人商人缴税便已有之,从未听谁说过与民争利,况且本朝税赋乃历代以来最低!历经百年也从未听说过谁说与民争利,怎么到了朕这里便成了恶政,成了与民争利!这是何道理!”

“农人交农税,商人交商税,此乃国家运转之基石,官员俸禄靠税,修桥铺路要靠税,兵士守国要靠税,而尔等什么都不懂,却在这里大言不惭!真是可笑!不靠税朕靠什么!户部尚书!”

毕自言出班跪倒:“臣在!”朱由检冷声说道:“给这些为国为民的君子好好算算帐!户部的收入和支出尽管说来!”

毕自言叩头说道:“启禀陛下,户部每月支出军饷共计七十余万两,尚拖欠军饷二百七十余万两,官员俸银每月支出近百万两。户部每月收银一百三十余万两,实际每月亏损四十余万两!陛下所说修桥铺路之银,户部根本无银支付!”

朱由检问道:“先帝在时,户部可有亏损?”毕自言说道:“启禀陛下,先帝朝户部每月尚能结余三十万两!”朱由检冷笑道:“先帝朝未曾听说过与民争利,尚能结余三十万两,如今朕与民争利了,居然还亏损四十余万两,请诸位君子给朕说说这是为什么?”

张溥汗下来了,身后众举子也都沉默无语!朱由检说到:“如今国库空虚,诸位与我说说可有什么办法!”

没有人说话,好半天才有一举子说道:“陛下,能否适当增加些农税!”朱由检冷笑:“增加农税?亏尔等说的出口!毕爱卿!你说说农税如何!”

毕自言再次说道:“启禀陛下,如今天下农田十之八九已经不在税收之列,每月农税摊下来不过百万两,每亩折银近二两,农户早已入不敷出!”

朱由检冷冷说道:“天下商户如今每月纳税不过几十万两,这是何道理,既然尔等说朕与民争利,那好,朕今天便争这个利,来人!传旨!”

王承恩跪倒在地:“奴才在!”朱由检冷冷的说道:“从今日起,江南各商会每月需缴纳税银七十万两,江南各地官员罚俸五年!如果江南官员商税收不上来,那便由他个人来掏!如果想闹事,可以!朕只有一个字,杀!从今日起,大明各沿海地区取消海禁,官员不得阳奉阴违!违者杀!诛九族!今日朕在此把话说明白,今后谁再拿祖制压朕,那朕便用刀子和他讲道理!”

“陛下不可!”十几个官员跪下了,“陛下,海禁乃祖制,不得违背啊!江南民生凋敝,陛下不可啊!”

朱由检叹了口气:“朕也不想,但朕也没办法呀!军事民生那一样不要钱!朕也难啊!要不几位给朕出个主意?”

其中一官员说道:“陛下,如今流民甚多田地荒废也有许多,陛下可命其多开垦农田,农田之上多种植作物,这样产量增加了,自然税收也就多了!”

朱由检大喜:“不错,爱卿这办法不错,还有吗?诸位还有吗?”那十几名官员跪下了,又有几人跪下了:“臣等附议!”

毕自言一阵头疼,真是一群猪啊!没看见皇上这是在挖坑呢吗!这时就听朱由检说道:“锦衣卫何在!”刘忠华急忙跪倒:“臣在!”

朱由检开口道:“与诸位大人和举子说说这些人的家产吧!”刘忠华起身从怀中取出一册子:“兵部郎中韩正,其家族在泉州有船五艘。刑部郎中匡威其家族在广州有船八艘。”说话间跪着的十几人脸色变了。

0

第四十二章 争这个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