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渡者,生于黎明之前>第九章 夏雨之幕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夏雨之幕

小说:渡者,生于黎明之前 作者:雨时寸阳 更新时间:2018/8/13 21:03:12

少年把土填好,一块近似于长方形的石头被竖直着插在着片土地上。辰新往下摁了摁那块石头,石头缓缓下沉,最后辰新怎么都摁不下去了。辰新拍拍手,站在一旁。荒月和涉儿也等候在旁边,少年站起来,和他们站在一起。

涉儿手里握着一把剑,她双手提剑停在胸口,剑刃反射出的寒光照在她的脸上。四面早已点起了火把,光芒不住地闪耀着。她闭上眼睛,把剑插在石碑前方。

再没有人说话。

“这就是我们的最强逆旅——无双的墓。”涉儿回头,她前面是一块块巨大的石头,石头的夹缝中不时闪出一点火光,那是老人门板前的火堆发出的光。

“回去了,无双那么强的人,他不会让你去给他哀悼的。”涉儿走了,她随便跳几下,几个人高的石头无法阻挡她。少年知道那是同调的一种运用,后来的不断地学习中他也掌握了这种移动方式。辰新拍拍那块被当作墓碑的石块,也离开了。荒月走的时候对少年招了招手,“快吃饭了,别耽搁了。涉儿会生气的。”他也从石缝中跳跃着走了。

少年还站在碑前,其实他们都知道,土里面什么也没有。无双的剑被当做纪念插在土里面,这是少年提议去做的,辰新他们三个就跟来了。从出事到现在,没有人问过无双是怎么死的。侍徒和铁龙,这两件东西只是一直出现在少年的回忆里而已。又过了一会儿,少年才转身走到石头边上。身后的火把还没有燃尽,少年也没有取走它们。一下,两下,少年也跳上石块。

他撞上迎面过来的涉儿。

涉儿这次穿上了一件白色的长袖T恤,并不是逆旅统一着装的那种高领T恤,上面混有一些英文,连衣帽挂在衣服后面,跟着涉儿的动作一颠一颠地跳着。少年总是惊讶于涉儿的衣服,她总是不穿逆旅的装束,而且她的衣服换地太快,睡几次觉起来就看到她换了衣服。

“走啦,吃饭了。”涉儿一笑,扯着少年就跑。

少年也觉得涉儿的脾气很奇怪,一开始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之后又开心地和少年聊天。少年有一次再吃饭的时候偷偷问辰新。辰新就说,她从小就这样,其实还蛮好相处的。接着他捂着嘴巴偷偷地靠近少年,“其实长得漂亮的都有这个毛病,所以说太优秀了反而不好。”那天少年练剑的时候,辰新被逼着当靶子。

涉儿今天扎了个马尾辫,长长的头发都要到她的腰上了。少年看着那个**一甩一甩的不知怎么就想伸手摸一下,然后他就一缩头好像怕涉儿在他脑袋上敲一下。每次惹她的时候,她都会狠狠敲少年的头然后再放跑他。

少年就这么想啊想,忽然笑出声来。

身旁传来爷爷的声音,“笑什么?快吃饭。”

少年四下里一看,他现在正坐在火堆前面,手里拿着几个窝头和两片火腿。辰新和爷爷坐在他边上,涉儿坐在荒月旁边,都在吃着饭。老人啃了一口手里的窝头,又吃了半片火腿,“嗯!每次吃都觉得逆旅的伙食不错。”他笑了笑。少年也吃了一片火腿,开始吃自己的窝头,他忽然看到辰新偷偷把手伸到荒月的右边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荒月右边坐着涉儿。辰新趁他转头的时候,偷偷撕了半片他手里的火腿,夹在自己的馒头里,啃了一口。少年捂着嘴偷偷地笑,辰新看到少年笑了,他跟少年比了个V的手势,把手里的窝头吃光。

涉儿看见少年在笑,也开始笑了。荒月一脸懵逼地看着突然笑起来的涉儿,“莫名其妙”荒月转过头来,接着吃自己的窝头,咬了两口窝头之后又吃了半片火腿。辰新看见他又开始吃火腿了,就开始眉飞色舞起来,少年被他逗得一直笑,嘴里的窝头卡在喉咙里,弄得他使劲咳嗽。涉儿这次没有看他们,她低着头看脚边的火堆,柴火噼里啪啦地响着,爆出火花。少年发现涉儿竟然变安静了,火光照在她的头发上,就像照在黑夜里。

老人拿出一个葫芦,“看,今天的成果!”他把壶嘴打开,一股奶香从葫芦里冒出来。少年也有一个那样的葫芦,他的葫芦也挂在自己的腰上,不过里面已经空了。

每个人接过老人的葫芦喝了一口,葫芦最后传到老人自己手里,他把葫芦整个翻过来悬在嘴巴上面。一滴奶从里面滴下来,老人擦擦嘴,把壶嘴塞上,“味道不错,就是少了点。”他说。

少年突然有些懊悔自己刚刚没给爷爷留点。老人突然把手伸到少年面前,“乖孙子啊,借你的葫芦用用,明天再换你哈。”少年给吓了一跳,连忙说好好好,我等下给你拿。

老人的葫芦里是竹奶,他每天就提着自己的竹竿上岸,到处猎杀狂人,让来福把它们的尸体吃掉。其实每天收集的竹奶数量应该更多一点,只是没有很多的东西装。

饭后,少年随着三人到场地去练剑了。

老人回到房里,躺在床上,屋顶上破了一个洞。他一直没补,这样看天他觉得挺好。

“有颗星星啊,挺好。”他说。

来福被他放在桌子上,忽然有一滴雨从破洞里滴下来,雨渐渐变大了。夏天的雨总是这样,闻起来带着一点泥土的腥味,听起来就像一颗颗小石头砸下来一样,可是真正淋到一点还有一种清凉的感觉。

“到夏天了,”老人把斗笠待在头上遮雨,越来越多的雨水打在斗笠上,溅起水花。

“再过一会,就有的忙喽,来福。”他翻了个身,似乎要睡觉了,竹竿还放在桌子上,静悄悄的,似乎感觉不到老人对它的呼唤。

......

少年在涉儿他们的房子里避雨,自从她们上来以后,除了辰新上过一次岸,她们就没回过自己的营地了。

他们四个人团团围坐在一盏灯旁边,外面的雨砸在屋顶的木板上淅沥沥的响。少年的身上有点湿,因为刚刚开始下雨的时候还在外面练习新学的剑势。荒月哼着小曲,擦着自己的剑。门开着,辰新把手伸到外面去接雨水,天上还是黑漆漆的一片,少年都感到一点压抑。

涉儿也看着外面的雨,说,“感觉不是怎么好,对么?就是一种,感觉空气都在挤着你的感觉?”

少年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

涉儿淡淡地笑了,“真正的逆旅都会有这种感觉,当他们看见天上的黑夜的时候。我们都想着有一天,太阳还能回来继续照着这片土地吧。”

少年恍然,“‘日月经天,江河行地’对吗?”

涉儿没回答,她忽的站起来,把手放在胸口上,用一名逆旅该有的郑重口吻说出那句话。

“日月经天,江河行地。”

“日月经天,江河行地。”辰新收回了手,放在胸前,那上面还留着雨水,把他的皮甲护颈都弄湿了。

“日月经天,江河行地。”荒月已经把剑又扣回了剑鞘,刚刚那只擦剑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前。

少年这才回忆起站在他面前的人是谁,他们是逆旅。把信仰和尊严放在首位的人,不论是大小姐一样的涉儿,还是时而脱线的辰新。他们都是逆旅。他忽然想看看无双这样郑重的时候脸上是什么表情,那个强大的人,脸上总是挂着温和的笑,和他的称号一点都不相像,除了出剑的时候。

“日月经天,江河行地!”少年也站起来,单手放在胸前,脸上出奇的郑重。

辰新又伸手去接雨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荒月取了点木料放在地上烧着,涉儿和少年也盯着那团一跳一跳的火。

“你刚刚说出来的时候好认真,你在想什么呢?”涉儿问。

少年没有偏过头去看她,那个看上去并没有比他大多少的姐姐总是问一些让他都感觉很深奥的问题。“我只是想,如果无双活着在这里的话,会怎么做。”

涉儿没接嘴了,似乎不愿意讨论关于无双的话题。她盯着木料,看着那一团火熄灭。荒月又去搜集木料了,他似乎挺喜欢看某些东西烧着。

少年想跟着去帮忙,他站起来,走到荒月身边去。

背后传来涉儿轻轻的声音,“他要是在这的话,估计光是风压就要把火星给吹灭了吧。毕竟,他是个很强韧的人啊。”

少年跟着荒月把木料拿过来,这次的量有点多,估计要烧好久才可以烧完。

“荒月,无双大哥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少年问。

他在新点起的木料旁边坐着。涉儿跑到辰新那边说话去了,雨又下大了,滴滴答答地打在辰新手掌上,水花溅出老远。

涉儿在辰新边上坐下,辰新还是看着外面的雨不说话。气氛一下子沉下去了,涉儿听见里面荒月和少年在聊着什么,但是听不见。涉儿气鼓鼓地撑着头,雨点也落在她的身上,但是没几滴。辰新突然转过脑袋来,他问涉儿,“涉儿,你说,无双他怎么会死呢?他比我们都强,但是只有他死了。”他的眼睛里看不出情感,但是他的脸上似乎沾了雨,湿乎乎的。“我知道,询问别人的死法在逆旅中是最伤害死者的尊严的,人们都希望,每个逆旅死的时候都要像个英雄。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地想去问他,那么强大的人,怎么会被一点犬竹给害死!”辰新捂住脸,长长的红刘海盖住了他的额头,他的手也微微发红。涉儿的眼底也闪过悲痛的光芒,“我也知道,谁都在意无双大哥的死。少年他也在意,他把无双的死当作自己的过失,在深深的自责。但是我知道,无双是最坚强的逆旅,他不会畏惧狂神对城墙的进攻,也不会畏惧潮水一般的狂人的冲击,我相信的是,他死的时候绝对是微笑着的,笑的像个英雄!”

雨还哗啦啦地下着,好像没有停下来的意愿,少年不时会想,这雨怎么这么烦人,一直一直下个不停。

荒月的回答还回荡在他的耳边。

无双以前是一个英雄。荒月就是这么回答的,少年记得他还补了一句,“我相信,无双死地也像个英雄。”

就是这样,少年又回忆起那个刮着狂风的晚上,他被侍徒一剑一剑地虐待者,无双跳了出来,把侍徒的意志又逼回去,他脸上的微笑确实像一个英雄。

雨停了。

天还暗着。

“日月经天,江河行地。”少年轻轻的说。他拿起一柄剑,出门。涉儿和辰新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辰新不住地揉眼睛,可能有几滴雨落到他的眼睛里去了吧。少年想着,走到他们身边。

“还要努力啊,少年!无双老大还在天上看着呢。”辰新一只手拍拍他的肩膀,转身起落。涉儿也笑笑,她朝后面来的荒月招招手,让他快点。三人一起到了练习场上。

天上雨停了,好像有阳光照下来似的,四人的脸上都带着微笑了。少年面对着荒月三个逆旅站好。

涉儿说,“你一开始学的,‘破剑势’‘裂剑势’‘割剑势’‘闪剑势’都是基础剑势,虽然你除了破剑势和闪剑势其他的都还没学,但是现在时间不够了,你必须在这个夏天里,掌握我们三个流派剑势中的其中一个,不然考核的时候根本无法自保。”

少年点点头,“好的”

涉儿说,“原本这座岛上最容易学的是‘逆风旅剑势’也就是无双所属的流派,可是......”气氛一下子就低沉了下去。

无双你为什么要死(涉儿)

无双你为什么要死(辰新)

无双你为什么要死(荒月)

无双你死的好惨啊(少年)

涉儿接着说,“流派剑术并不是说一个人只能学一种,但是有主修和副修的区别。学习这种剑术的时候,要时刻感觉那种流派所代表的东西,比如‘逆风旅剑势’就是要吹着风才可以练得。所以我考虑了一下,只有辰新的‘逆火旅剑势’学的最容易,也很适合你。所以从今往后辰新就是你的师父了。”涉儿一拍辰新的肩膀,辰新被拍的一抖,“轻点,疼!”他说。

辰新又看向少年,“虽然名义上我是你师父,但我们一直到是好朋友不是吗?而且你也快成年了,和我差不多大,叫我师父怪奇怪的,还是只叫名字算了。”

少年一愣,“名字?”

辰新一笑,“哦,就是代号,我们逆旅死的时候不需要立碑的,大多数人死了就是被狂人给吃掉。所以名字就取得没意义了。”

少年惊讶,他一直以为逆旅不自报姓名是为了隐藏身份,原来是这样。

他忽然感到有些奇怪,“那涉儿......?”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看涉儿。

“不是,‘涉儿’就是我的代号”涉儿连忙解释,“那是英文,英文你懂吗?‘sure’就是‘当然’的意思。”涉儿指着自己,一副‘我和你们这些人可不一样,我是读过书的’的表情。

果然,是个大小姐吗!(少年)

辰新把少年带到场地中间,“你还得有心理准备,‘逆旅剑势’练久了头发会变色的。”他指着自己一头的红发,“你也会变成这样的哦。”

少年恍然,“哦......那涉儿......”

涉儿本来要和荒月一起回去了,她突然感觉到场上两人不善的目光。

“她的头发是黑色的啊。”少年看着涉儿对辰新说。

“对呀对呀,黑的黑的。”辰新看着涉儿对少年说。

涉儿猛地冲到两人面前,一个人就是一拳头敲在脑袋上。荒月在远处看地直摇头,“哎,不知道跟着辰新那个炎头怪学能学出个什么来。”

涉儿站在辰新和少年面前,她把**解开,用手从头发里翻着,最后翻出长长一撮金发来,“看,我有变色的。”她指着那搓毛说。

果然,是个大小姐呀!(少年)

“噗”少年笑了,接着又被敲了一下。

......

夏末,黑夜里还是无法清除地感觉到夏天的流逝。但是秋天确实要来了,跟着秋天的还有一连串的雨。跟夏雨没什么两样,噼里啪啦直响,但是少了点夏夜的清爽。同样噼里啪啦地响着地还有涉儿他们房子里的火堆,老人上岸弄了好多木料来生了一堆火,少年和涉儿搭了个木架子,刚好够铁桶放在火上烤,桶子里装满了竹奶,咕噜咕噜冒着泡。辰新荒月和老人也在这里,一边避雨一边喝着热奶。荒月和辰新又开始打打闹闹,涉儿就咯咯地笑。少年吹了吹碗里的奶,仰头灌下去,热奶顺着下巴流到衣服里面,少年被烫地打了个机灵。

涉儿也回过头笑他,少年不好意思地摸头,“喝的有点猛了。”他的头发靠近发根的地方已经成了红色。涉儿突然扯住他的头发,他疼的大叫,“我早就想揪了,哈哈。有本事就揪回来啊!”她挑衅着。少年大叫,“你说的。”扑过去就扯住她的**,“我也早就想扯了!叫你老是敲我头!”两个十六七岁的孩子就这么打起来了,不是你踹我一下就是我揪你一下。打闹的荒月和辰新也停下,来看着那两个家伙打架还在边上起哄。辰新就一直帮自己的徒弟喊加油,荒月就不让辰新好过,一个劲地帮涉儿喊加油。老人在边上看着,不时喝两口碗里香飘飘地奶,“多热闹啊,”他笑着说,“你儿子和你不一样啊李阳,他有一群了不起的好朋友呢。”

1

第九章 夏雨之幕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